天路杀神 第一一四三章 主宰之力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白衣修士接连两次败下阵,更已身受重创,他满眼都是无法置信,身形在剧烈颤抖着,那不是害怕,而是愤怒,做为行走天路的劫者,行使着劫宫的最高主权,居然还有人敢向他出手,而且他居然没打过!

  叶信缓步向前走去,他每跨出一步,围绕在他周围的气息便又膨胀一圈,他知道此番遇到了妖族的劫者,与明界的那几个劫者相比,眼前的对手明显要强了一些,不过,这种威力的劫雷尚无法对他构成致命威胁,他是稳操胜券的。

  那白衣修士脸色变幻不定,他一点点举起右手,掌心出雷光闪烁,散发出的元力波动在不停的暴增。

  叶信露出冷笑,接着突然回头,一道青光正向着他激射而来。

  刚才与无问真人对峙的青衣修士已赶过来支援了,他的右掌推在最强方,身形与地面保持水平,向前飞射,恍若化作了一支利箭,右掌释放出的雷光已经凝聚成一颗光球,但散发出的元力波动却很微弱。

  那白衣修士不停的催发自己的元力波动,应该是为了掩护同伴,但这种小伎俩对始终保持小心谨慎,时时不忘用神念笼罩全场的叶信而言,完全没有意义。

  下一刻,叶信伸出剑指,他的指尖骤然亮了起来,而周围凝成的领域如潮水一般消退,或者说,领域中蕴藏的力量已全部聚在了指尖上。

  接着,叶信一刀斩落,无声无息的无道杀意闪电般逼近那青衣修士。

  轰……那青衣修士手掌前端由劫雷凝成的光球被斩破,接着轰然炸开,化作万千道迸射的雷光,随后那青衣修士的手掌开始破碎,他的小臂、上臂接连化作爆炸的血光。

  而叶信的刀意余势未尽,一路摧枯拉朽继续向前,并且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宽达数尺的笔直裂痕,斩开沿途的一切阻碍,最后涌入到一片密林中。

  那青衣修士被刀势裹挟的劲风卷飞,肩头的创口甩出一蓬蓬血雨,口中也不由自主发出了哀嚎声,而他的眼睛死死盯着一点随着尘暴掠向高空的光点,那是他的劫雷法印,是他的命根子,能纵横天路,到处赢得广泛的敬畏,全靠劫雷之威,而叶信这一击把他的劫雷硬生生剥离出去了。

  百余米开外的景公子,飞掠而来的无问真人和小胡子都是目瞪口呆,叶信的攻击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长达千余米的裂痕,堂堂的劫者,居然连叶信一刀都挡不住!

  叶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从一开始就在扮猪吃老虎么?不可能的!或许小胡子会看走眼,景公子和无问真人可都是老江湖,别的不说,上一次叶信挡住明界的四位劫者时,所散发出的元力波动明显不如现在。

  面具内的叶信皱了皱眉,他对自己很不满意,抽取领域的力量,把所有的无道杀意凝聚于一招,这是很冒险的,一旦落空或者没有见效,他就有可能反受其制。

  现在他的目的虽然达成了,但明显用力过猛,保留一部分无道杀意,结果亦是一样的。

  他对自己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了解,但对各方敌人的了解却很有限,不过,这种见识只能靠着时间日积月累,没办法一挥而就。

  这时,那白衣修士全力掠起,叶信的领域已散,他看出现在是叶信最薄弱的时候,立即向着叶信发起攻击,口中同时发出吼叫声:“走!快走!!”

  “走?!”叶信再次发出冷笑,他不惜抽空领域,就是为了打一场闪电战,击杀两个劫者,不给他们逃生的机会,如果两个劫者从一开始就逃走,他没有办法,现在已欺到他身边,这时候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

  叶信长吸一口气,突然抬头看向高空,一片巨大的光幕轰然落下,把叶信周围数千米方圆全部笼罩在光幕之中。

  镇世之光!

  “我……”小胡子只来得及叫出一个字,身形便向前扑倒,尽管他在全力挣扎,但镇世之光蕴藏的强大力量不是他一个区区真圣境修士可以对抗的,他的全身骨头已被压得咯吱作响,好像随时都会粉碎。

  更惨的是以赵厚土为首的影月剑宗修士,赵厚土虽然确信两位劫者出手可以解决任何麻烦,但他认为自己身为主人,总该出场走一走,谁知到了这边,发现两位劫者的状况都非常不妙,还没决定是不是应该逃走,光幕从高空卷落,已把他们全部笼罩在当中。

  巅峰状态的赵厚土,当然可以扛得住镇世之光的压力,可他已身受重创,没有恢复,直接瘫在了那里,动弹不得。

  轰轰轰……那向叶信扑去的白衣修士砸落在地面上,不过他飞纵的力道没有消失,竟然贴着地面滑行出了四、五十米,掌心耀眼的劫雷把沿途的泥土轰得片片焦黑,可惜,距离叶信太远了,他这一击对叶信没有任何影响。

  无问真人抬头看向高空,他眼中充满了惊骇,这是天域之光,叶信怎么可能掌控着天域法门?!

  受伤的景公子也抵不住镇世之光的压力,他单膝跪倒在地,双手死死撑着地面,但他的双掌乃至膝盖、双脚都不由自主的向着泥土中陷去。

  “呵呵……”叶信再次伸出剑指,他的笑声中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杀意。

  其实镇世之光并不可怕,至少对大圣级的修士无法构成立竿见影的杀伤,仅仅是让大圣级的修士行动艰难一些,好像突然多出了几万斤乃至十几万斤的重负,不过,镇世之光加上叶信本人,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镇世之光持续的几秒钟的时间里,完全不受影响的叶信,可以释放出无法估量的杀伤力!前番明界的四位劫者,就是在相同情况下被他先后斩杀的。

  叶信飞掠而起,遥遥落向了那白衣修士,那白衣修士的斗志倒是很顽强,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还想着跃起来迎向叶信,可惜在镇世之光的笼罩下,连生有光翼的天族修士也同样飞不起来,更别说他了。

  在距离只有五十余米时,叶信的指尖向着那白衣修士斩落,那白衣修士勉强支撑的圣体再次被叶信斩裂,身形也不由自主向后翻倒。

  叶信指尖接连划出,刹那间便发出了十几刀,每一刀都让白衣修士的肉身飙射出一蓬血雨,紧接着,一道光影从那白衣修士的肉身中剥离出去,向着天际掠走,看样子那白衣修士自知今天无法幸免,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元神上,试图逃生。

  不过,元神同样受到镇世之光的压制,逃逸的速度慢得可怜,光影被叶信一掌拍散,而逸散出的弧光都融入到震荡的无道杀意之中。

  接着叶信又掠向了那青衣修士,那青衣修士已失去了劫雷,更身受重创,暗淡的圣体被叶信一刀斩灭,接着他的脑袋和脖子便分了家。

  镇世之光开始逐渐暗淡下来,小胡子、景公子等人也逐渐恢复了行动能力,远处那些影月剑宗的修士呐喊一声,分头逃散,昏迷不省人事的赵厚土却被留下了原处。

  景公子、无问真人和小胡子都在用看到鬼一样的目光盯着叶信,他们到现在也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不管叶信的实力有多么厉害,他们都可以接受,而且是愉悦的接受,叶信越厉害他们自然越安全,但,叶信动用天域法门,这是怎么回事?

  “收拾一下,我们尽快走!”叶信说道,随后他点了点那赵厚土的方向:“小胡子,你去那边。”

  叶信总是习惯性的俯览全场,他知道如众星捧月般冲过来的赵厚土地位肯定很高,从某种角度说,这属于他的特长,因为神念笼罩的范围越大,消耗得也越快,而叶信的神念强横无比,有资格恣意任性,天下绝大多数修士是不敢的,尤其在生死相搏的时候,他们要把所有的力量都用来攻击敌人。

  “你的伤势怎么样?还能不能支撑?”叶信落在了景公子身侧。

  “我……还好吧。”景公子咧了咧嘴,随后忍不住说道:“小叶,你这半年是不是有什么奇遇?”

  “奇遇?你真是听故事听多了。”叶信叹道。

  “那你怎么能释放天域法门?你是杂……不是不是,令尊或者令慈是天域修士么?”景公子说道。

  “我从步入修行开始,一直修炼的就是天域法门,有什么好奇怪的?”叶信说道。

  还没等景公子说道,凑过来的无问真人突然截道:“小景!”

  看到无问真人的表情,景公子略有所觉,不再追问,随后无问真人低声说道:“镇世之光?”

  “还是真人有见识。”叶信点了点头。

  “小叶,你的来历真是够神秘的……不过……也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兄弟几个就陪你走一遭了!”无问真人长吸一口气,随后转移了话题:“你怎么拖延了那么久?再慢一步,就只能替我们收尸了!”

  “我不想在他们面前暴露自己的虚空之力,所以要留一座魔法阵,先把那边灭法丹田里的修士打扫干净。”叶信说道:“谁能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妖族的劫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