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四四章 死仇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打扫完战场,老豹子和花补真君带着秘龙潜修也赶到了,与神庭修士分批进入仅存的传送法阵,叶信最后一个消失在法阵中,当他消失之后,法阵中的阵眼石突然莫名出现了一道道裂痕,那代表着叶信已在灭法丹田中毁掉了法阵,切断与影月剑宗的纽带。

  残垣遍地的影月剑宗陷入了死寂,差不多有百余息的时间,远方突然传来了剧烈的元力波动,接着一条人影如闪电掠来,看到战场上的狼藉,当即变得目瞪口呆。

  下一刻,又一条白色的人影掠至,那是一个背着长弓的女子,脚下还跟着一只神气活现的紫貂,发现影月剑宗的传送法阵都已被人破坏,那女子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奇怪了……这是谁干的?”

  “现在我们怎么办?”前方那手持一柄铁锏的年轻男子问道。

  “老丁还好,老计伤势很重,必须要找个地方让他闭关,我的法器支撑不了多久。”那女子长吸一口气:“那就去血月宫好了,距离这里不是很远,我们全力赶路,几个小时就能赶到。”

  “好,就去血月宫,你在前面带路吧。”年轻男子说道。

  那女子的眼神突然变得发直了,呆呆的盯着远方,年轻男子顺着同伴的目光看过去,接着大吃一惊:“劫雷法印?!”

  “两个劫雷法印,代表着这里至少殒落了两位劫者!”那女子一字一句的说道:“好大的胆子,这三十三天中居然还真有人敢把自己的剑指向劫宫么?”

  “应该是极上秘龙道的潜修……”年轻男子喃喃说道,他的情绪已经恢复稳定了,随后又道:“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们不是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么?”

  “不一样。”那女子摇了摇头:“如果我想和劫宫撕破脸,又怎么可能一直逃?”

  “我们帮了老计,已经撕破脸了啊……”年轻男子叹道。

  “还差那么一点点。”那女子说道:“所以明界亦要留有余地,不愿意真的把我们逼得无路可走。”

  “不要管那么多了,我们还是快点去血月宫吧。”年轻男子说道:“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但不知道为什么……”

  “走!”那女子说道,随后她纵身掠起,瞬息之间便已掠出千余米开外,年轻男子很轻松的跟在后方,片刻,两个人已远离了影月剑宗,掠入一片荒野,那女子突然来了个急停,而她脚下的紫貂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仰起头在空中乱嗅着。

  那女子停得太急,年轻男子没反应过来,冲出去有六、七百米远,才转身飞了回来,随后叫道:“怎么了?”

  “这附近有虚空的气息。”那女子缓缓说道。

  “真的假的?你看错了吧?”年轻男子不由瞪大了眼睛。

  “我的眼睛虽然不如金瞳太岁的无漏之眼,但比起感应,他要比我差得多。”那女子说道:“而且,就算我看错了,小貂总不会也跟着看错吧?”

  年轻男子看着紫貂紧张兴奋的样子,知道应该是真的,他长吸一口气:“来的是谁?东宫猎还是箭台无业?”

  “不知道。”那女子露出苦笑:“我们想退入灭法世,恐怕是一定要见血了。”

  ****

  遗迹之内,厉正奇与老豹子分别带着自己的修士找地方歇息,叶信立即进入密室,开始淬炼斩获的元神,可惜耽搁的时间有些久了,那两个妖族劫者,还有影月剑宗赵厚土的元神,都已失去了记忆。

  记得很久之前,他的神能还没这么强的时候,可以随意汲取元魂,但大圣级的元神不是那么容易汲取的,必须要先砸开外面的壳,才能把元神淬炼成最纯粹的能量。

  两个小时之后,叶信走出了密室,遗迹正中的平场上,只剩下了两个人,卫金胎缩在墙角,两眼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无问真人坐在平场的另一边,显得忧心忡忡。

  叶信缓步走向无问真人,而无问真人太过聚精会神,竟然没有发现叶信。

  “真人,在想什么呢?”叶信缓缓说道。

  “没事……”无问真人一惊,他抬起头看到叶信,露出笑容,不过他的笑容有些苦涩,随后说道:“今天我本想拦下你的,可是……”

  “拦下我?为什么?”叶信说道。

  “东宫猎与箭台无业最为护犊,你杀了妖族劫者,就是和他们结下死仇,他们会放下所有的事情来找你,最后杀了你!”无问真人说道。

  “那你为什么没有拦我?”叶信淡淡说道。

  “蛇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眼下我们几个兄弟刚刚绑在一起,正是你需要立威的时候。”无问真人说道:“小景本就生性张狂,小胡子亦很怪僻,今天我拦了你,他们看在眼里,以后或许也会对你指手画脚,如此迟早有一天会伤了兄弟之情,那就成一大憾事了。”

  “真人想的倒是长远。”叶信笑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无问真人叹道。

  “从真人的角度看,饶他们一命或许是对的,但从我的角度说,没必要前瞻后顾,因为我终将与他们为敌。”叶信说道:“不止是东宫猎和箭台无业,现在金瞳太岁应该也在诸天中找我呢。”

  “金瞳太岁?你怎么惹到他了?”无问真人急忙问道。

  “我杀了白秋彤。”叶信说道。

  “你……”无问真人倒吸一口冷气:“小叶,你是嫌自己的麻烦太小么?!”

  杀了妖族劫者,身为妖族虚空行走的东宫猎与箭台无业当然要追杀叶信,这是死仇;而杀了白秋彤,无疑是死仇中的死仇,金瞳太岁必定不惜一切代价,与叶信不死不休。

  “怎么说呢……人在江湖、随波逐流,所以身不由己。”叶信笑了笑:“其实我当时是防着你们极上秘龙道的那个护法,我感觉他的行止很怪异,遇到了白秋彤,赶走就好,因为我已经对秘龙潜修不太信任了,自然不会让他们惬意,人皇的任务是干掉白秋彤,我就偏要留那白秋彤一条命。”

  “那你为什么还是杀了她?“无问真人说道。

  “因为她和秘龙潜修相勾结,试图利用封神之地来干掉我。”叶信说道:“我的脾气一直这样,她想杀我,那我就要杀了她。”

  “除了金瞳太岁,你还有没有惹上过别人?”无问真人说道。

  “现在暂时没机会,以后说不准。”叶信说道。

  无问真人笑了笑,不过笑得很无奈。

  “好了,真人,在三十三天,我叶信确实不行,可进了灭法世,他们就奈何不了我了。”叶信伸手在无问真人的箭头拍了拍。

  小胡子很快就出关了,而景公子再次受创,足足闭关了十几个小时,才从密室中走出来,看起来面色尚好,但右臂依然软软的垂着,他的右臂骨肉几乎被自己的真仙锤砸烂了,纵使花补真君给了他伤药,也需要调整一段时间。

  叶信与景公子等人进入一座偏殿,让小胡子负责保护景公子,随后叶信动用虚空之力,带着无问真人和卫金胎进入下一个灭法丹田。

  负责守护灭法丹田的修士们因为传送法阵被毁,与天路失去了联系,慌得如蚂蚁一般,此刻叶信与无问真人并肩杀出,当即把他们杀了个人仰马翻。

  敢冲上来迎战的,叶信和无问真人自然不会客气,至于那些抱头鼠窜,逃向山门的修士,叶信和无问真人就懒得追了,反正那些修士逃离了山门后,等到灭法之暗降临,他们将会被卷入其他界面。

  叶信与无问真人接连扫荡一座座灭法丹田,那卫金胎早已被叶信折磨得麻木了,自然不用说,最后连无问真人都感觉杀得有些手软,唯有叶信始终保持着效率,显得心如铁石。

  倒不是说叶信的心境比无问真人高多少,因为他随时可以用自我催眠的办法把自己的情绪波动封印起来,化身成一架永不停歇的杀戮机械。

  叶信把月樱之地留在了最后,他和无问真人负责把这里的修士往外赶,而卫金胎去寻找同伴。

  只是片刻,月樱之地的修士便已被杀散,叶信与无问真人从月樱之地的山门返回来,叶信的神念遥遥看到卫金胎与两个修士躲在一座偏殿内,好像讨论着什么,他没有理会,开始静坐调息,短时间内如此密集的动用虚空之力,使得他感觉到很疲惫了,幸好满月剑派的所有灭法丹田都在同一域之内,从虚空走消耗的元力并不多,否则只能分数次清理了。

  良久,叶信睁开眼睛,那边的卫金胎与两个修士缓步向着这边走来,接着卫金胎轻咳一声,那两个修士抢上几步,同时躬身施礼。

  “十二星殿邹烈光拜谢叶老活命之恩!”

  “十二星殿石观空拜谢叶老活命之恩!”

  “两位殿主无需多礼。”叶信淡淡说道:“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这时,卫金胎干咳一声:“老哥哥,现在就过去么?我们离开星殿已经很久了,不知道殿内发生了什么,要尽快返回的。”

  叶信早看透了卫金胎那点小心思,卫金胎是真的被吓到了,不敢再与叶信等人有什么瓜葛,希望能早些离开,但是,可能么?

  满月剑派必定要垂死挣扎,如此用不了多久,卫金胎还会来求援,现在他要考虑的是要在什么地方给卫金胎留一道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