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四五章 上古遗迹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想现在就过去?”叶信的视线落在石观空与邹烈光身上:“两位殿主受困已久,能熬得住么?”

  “叶老无需为我们担心。”石观空急忙陪笑道:“满月剑派也不想搞得太过,给我们留了些体面,毕竟我家尊长只是云游天下去了,说不定哪一天还会回来,所以他们也有些忌惮的。”

  “哦,那就走吧。”叶信淡淡说道,其实满月剑派未必知道太虚星主的存在,石观空把家里尊长抛出来,只是为了提醒他叶信,十二星殿背后也是有人的,做事要留一线、日后才好相见,这就像小孩子之间打架,有个吃了亏的小孩在叫嚷着我爸爸是警察一样。

  叶信对星殿当然不会心存恶意,所以当没听懂就好了。

  众人走出了遗迹的山门,那卫金胎在前方引路,众人接连掠起到半空,差不多飞了六、七个小时,前方出现了一片雄伟的连绵山脉,卫金胎当先向着一座高峰落下,转眼消失在树丛中。

  叶信跟着落了下去,发现山巅上有一条狭长的裂隙,直通山腹,不过是被树丛遮挡住了,所以在外很难发现。

  沿着裂隙向下,山腹中别有洞天,卫金胎已落在一片明显是人工修成的平场上,平场左方有一具干尸,还有一条巨蛇的尸身,巨蛇大半个身体留在另一条裂隙中,在外只露出了如车轮大的脑袋,周围满目狼藉,好像发生过剧烈的战斗。

  叶信的视线在那具干尸上扫过,虽然辨认不出相貌了,但他能看出那个修士死了有半年左右。

  卫金胎见叶信留意到了干尸,有些尴尬的搓着手,随后解释道:“我们当初从这里路过,感应到山腹间有元力波动,才下来一看究竟,结果那家伙不由分说便向我们出手,我们也只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了。”

  叶信点了点头,原来卫金胎也是鸠占鹊巢啊……

  接着卫金胎运转元脉,伸手在空中一拍,平场尽头的空气陡然爆发出剧烈的波动,接着慢慢扭曲起来,随后在那里出现了一座茅屋,茅屋旁还有一道足有七、八米高的拱门。

  “老哥哥,这边走。”卫金胎迈步向着拱门走去。

  在卫金胎接近拱门时,拱门突然滋生出淡淡的弧光,弧光向着中央凝聚,最后形成了一道光幕。

  卫金胎消失在光幕内,叶信随后也走了进去,接着发现自己出现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周围连一棵树、一块石头都看不到,只有一道光幕竖立在原野正中。

  卫金胎对这里比较熟悉,他辨认了一下方向,纵身掠起,很快,前方出现了一道隐约的金光,随着距离的缩短,金光越来越明亮,叶信看到了一座散发着万丈霞光的高山。

  接近高山时,卫金胎改变方向,向着山后掠去,片刻,叶信眼前陡然出现了一幅壮观到了极点的画面。

  那是一面瀑布,从千余米高的山顶卷落,而瀑布的宽度足有数千米,整个瀑布都是凝固的,散发出的耀光连叶信都感到刺眼,扑面而来的元气流犹如实质,只是几息的时间,竟然在叶信的脸颊上凝成极细小的晶体。

  瀑布下是一汪湖泊,水面如金色的圆镜,华美绚丽到了极点,无数雾气在水面上卷动着、蒸腾着,那是更为细小的元气结晶。

  远方还有一条河,不过看起来同样凝固不动,但河岸两端的草丛树木似乎拥有无限的生命力,一些树木高达数百米,给人一种突破天际的感觉,连草丛都显得格外巨大,足以让人在草叶上玩耍奔跑,换句话说,人在这里好像变成了蚂蚁。

  第一眼看去,瀑布、湖泊乃至河水都是凝固的,但认真盯着看,才发现它们都在流动,只不过流动的速度非常非常缓慢。

  原来后方那座高山并不发光,主要的光源来自于这面瀑布,只不过那片山脉挡在前面,离远看去,才会产生山岳光芒万丈的错觉。

  无问真人先是目瞪口呆,足足愣怔了十几息的时间,接着顶着刺眼的强光冲上去,冲到湖泊边,低头抚摸着凝固的金色湖面,又触电般跳起身,然后仰天狂笑,甚至笑出了眼泪。

  叶信心中亦是非常激动的,只不过他控制得好,如果把遗迹分等级,鬼十三他们所在的地下宫殿远超过其他遗迹,而这座上古遗迹又把地下宫殿比了下去。

  叶信走到湖泊边,凝视着远方,随后不急不缓的说道:“真人,这里还好吧?”

  “值了!”无问真人大口喘着粗气:“别说得罪了东宫猎和箭台无业,如果能换来这样的地方,就算去把那大天劫骂一顿,也不算什么!”

  无问真人亦是见过大世面的,但这上古遗迹留下的福祉,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叶信和无问真人当然欣喜若狂,而卫金胎、邹烈光与石观空,脸色就有些难看了,毕竟这里曾经是属于他们的,却因为意外,不得不拱手让人。

  不过,他们的心性还算可以,卫金胎告诉过他们,当初他以交出上古遗迹为条件,才换得了叶信的援手,现在叶信已经把他们救出来了,必须要按着约定来,所以不管心中怎么样的波涛起伏,都要接受现状,何况他们也奈何不了叶信,叶信不翻脸已经算不错了。

  叶信回头看去,看到卫金胎三人正死死盯着瀑布不停的咽口水,便知道自己当初的预判成真了,生死关头,他们不敢有任何奢求,此刻已经安全了,本能的欲望便开始蠢蠢欲动。

  “卫兄,我答应过你,你们三人可以拥有三成。”叶信缓缓说道:“这面瀑布你们不能动,动了可能损害到灵根,别的地方,你们随意吧。”

  说完,叶信向着无问真人使了个眼色,无问真人心领神会,点了点头。

  这里的金髓无法估量,但品质相对是有差别的,瀑布中的金髓品质最好,湖泊中的金髓品质要差一点,河流中的金髓品质最低,饶是如此,把河流中的金髓拿出去,品质也超越天路中九成以上的金髓。

  “老哥哥,我说过了,只要您救出我的同门,这里我什么都不要。”卫金胎陪笑道,当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如铁石,现在却明显言不由衷,故意旧话重提,应该是怕叶信反悔了,试探一下,免得遭叶信毒手。

  跟着叶信这些天里,他看到叶信总是在不停的杀戮,所以他深信,如果叶信想杀他,肯定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我这个人最重承诺。”叶信说道:“说了给你们三成,就给你们三成,你们想不要都不行,否则,我和满月剑派又有什么区别?当初你是怕交出了上古遗迹,也会被满月剑派灭口,才想要与我合作,我总不能证明你看错了人吧?”

  “那……那我们就冒昧了。”卫金胎心中一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眼中露出感激之色,因为叶信没必要到这时候还骗他们,直接把他们往外赶,他们有胆子赖着不走么?

  随后卫金胎与石观空、邹烈光冲到湖泊边,撬取凝结的金髓,无问真人留在不远处监视,叶信不是怕卫金胎他们拿得太多,而是担心造成无妄的破坏。

  三成?以卫金胎他们手中的纳戒,别说三成,连千分之一都带不走。

  叶信纵身跃到瀑布下,开始静坐调息,他对能量的汲取效率是极其惊人的,每一次吸气,都有大片大片的雾气从四面八方向着叶信涌来,前后不过三个多小时,这片天地中弥漫着的雾气明显变得淡薄了。

  叶信睁开眼睛,他的双瞳精芒四射,没有任何别的动作,仅仅是视线中凝聚的压力,竟然引得凝固的瀑布出现了细微的震荡。

  叶信的境界距离巅峰还很远,但他出关的第一瞬间产生的效应,已接近了天域中登顶的那些大能!

  身后传来脚步声,无问真人正缓缓靠近叶信,叶信低声说道:“他们怎么样了?”

  “他们的纳戒早就装满了,但现在还是舍不得走。”无问真人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换成我也一样啊,要不然就永远留在这里,要不然就把所有的都带走。”

  “也罢,帮人帮到底。”叶信笑了笑:“这份天大的福缘是从他们身上得来的,总要对得起他们。”

  说完,叶信纵身向着湖泊另一端的卫金胎等人掠去,卫金胎三人相对而坐,正表情激动的争论着什么,见叶信掠来,卫金胎急忙跳起身,陪笑道:“老哥哥,这么快就出关了?”

  叶信看到湖泊边散落着各式各样的法宝法器,还有大大小小的瓷瓶、匣子,显然卫金胎等人早就想方设法腾空纳戒了,他心中暗笑,随后说道:“纳戒都满了?”

  “是啊……”卫金胎叹了口气。

  “这样吧,我们换一种方式。”叶信说道:“不管你们这一次带走了多少,以后每一年我都会送给你们一万金髓,你们自己分配,如何?”

  一万金髓在这里不算什么,到了外面就成天文数字了,当年身为虚空行走的计星爵,尚且为了混到几万金髓用以闭关而愁眉不展,当然,这因为计星爵严格遵从劫宫规守,从不谋私有关,但也证明金髓有多么珍贵。

  “老哥哥,你会送多少年?”卫金胎怯怯的问道。

  “你们能活多久,我就送多久。”叶信说道:“还有,如果遇到了什么难事,去找青花神殿的俪青花。”

  “老哥哥你认得青花殿主?”卫金胎大吃一惊。

  “她和我是朋友。”叶信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