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五章 人多心杂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秋祥单独把叶信带入帐中,问了一些事情,战马已经准备好了,他把撤兵的事宜交代给其他院长,随后单人独骑,向九鼎城的方向狂奔而走,去追赶铁心圣了。

  叶信已成了奋武营的核心,短短几个小时,他的名字已被传颂了成千上万次,几乎每个学生都在和同伴般谈论着叶信还有叶信的狼骑。

  叶玲、温容几个人都显得很平静,这一次随着叶信出征,或许实力上并没有什么提高,但眼界提升很高,脑洞也是大开,她们第一次明白,原来拳头硬并不能解决一切,庄不朽的实力够强了,至少在九大公国内,足以排进巅峰强者的序列中,但被叶信盯上之后,他从头到尾都被叶信牵着走,最后又被自己人袭杀,可悲可叹。

  奋武营学生们的兴奋尖叫,落在她们眼中,是那么的幼稚,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们和其他学生已变成了处在两个层面上的生命。

  回到第五营的营帐,李崇楼那些学生是一路伴随着温容等人走过来的,他们的眼神充满了敬畏,毕竟是阵斩了大召国的统兵大帅庄不朽,就算脑子再不清醒的人,也知道这里面绝对不止是运气。

  进了帐中,叶信把杀神刀放在一边,又把小紫貂从腰包中拎出来,战事应该会暂时告一段落了,庄不朽之死,会让大召国国主姜能大惊失色的,几个月之内,他的精力都会用在舔伤口,还有重新分配牌局上,不可能再起战端。

  只是不知道大羽国的血山军团怎么样了,墨衍有没有出纰漏,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判断、去谋划。

  “此次大胜,主上一定会大加封赏的,你们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沈妙轻声说道。她这个‘你们’肯定是包括叶信和叶玲,只不知道有没有算上温容。

  “是啊,这一战魏帅有罪无功,太宰大人也没有什么建树,只有狼骑斩获奇功。”邵雪说道:“我看用不了多久,信哥就要重组天狼军团了。”

  自从庄不朽死后,她们称呼叶信的方式已发生了变化,象王猛那样都叫信哥,一方面是为了表达和叶信的亲近,另一方面因为以前的称呼太不礼貌。对真正的强者必须秉持尊重。

  “哥哥还没满二十呢,恐怕不太可能。”叶玲摇了摇头,她有些担忧,用不了多久,叶信就会成为整个大卫国家喻户晓的大英雄了,崛起的速度太快太惊人,纵使她早就知道了哥哥拥有很强的实力,但还是有些不适应。

  “有志不在年高,没满二十又怎么样?”邵雪撇嘴道:“太宰大人的年纪倒是够老。但这一战一丁点贡献都没有啊,只是带军在北线转了一圈,一战未发!”

  “是啊,如果这样主上还不让信哥统兵。岂不是寒了天下人的心?”沈妙说道。

  “哥,你以为呢?”叶玲看向叶信。

  “温容,你怎么看?”叶信张开眼睛,笑着看向温容。

  “让信哥自统一军。应该是肯定的了,大召国有年富力强的萧魔指,有更年轻的渔道。而大卫国的年轻将领中,没有谁能与萧魔指和渔道相对抗,信哥的出现,弥补了这个空白,这不是主上自己能做主的,无论如何也要起用信哥,在这种大势面前,连主上也要让步。”温容见叶信特意问她的想法,她脸色微微一红:“不过,信哥以后也不会太好过的。”

  “这是怎么说?”叶玲一愣。

  “有些事情不用我提,你们也明白,狼帅是前因,主上怎么会放心?他必然会派人来制衡信哥的。”温容说道:“而且人多了,心就会杂,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家父在担任军监的时候,曾经被困在二龙滩,只有狼帅挥军相救,当初的战况极为惨烈,其实只要魏帅再派出一支援军,就可以轻易解围,但魏帅恼怒狼帅不服将令,按兵不动,不止是想坐看狼帅的笑话,或许还有借刀杀人的用意,唉……人心是最可怕的!”

  “说得没错!”邵雪正色道:“这次能阵斩庄不朽,主要是因为信哥做到了出奇制胜,而且,狼骑都是靠得住的,我们也不会给信哥拆台,人多了,良莠不一,说不定就有人不愿看到信哥再立大功,甚至有可能故意给大召国通风报信,让信哥陷入危境!”

  “是啊。”温容连连点头:“这种事肯定是层出不穷的!”

  “连狼骑里都有奸细呢!”叶玲忍不住说道。

  温容等人肃然,这件事早已说开了,秋戒察也为此自责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绝对想不到,老兄弟里竟然也有大召国的内奸,幸亏被叶信发现,否则必将给大家带来难以估算的损失,别的不说,这次设计伏击庄不朽,就未必如此轻松,甚至可能反被庄不朽所算计,渔道的处境也危险了。

  叶信笑呵呵的看着温容几个人探讨交谈,都说人才难得,但对叶信而言,只要善于挖掘培养,人才遍地都是,难得的是可以信任的人才。

  天罪营的将士还是太少了,如果想控制住国器,控制住大卫国,他需要来自各个方面的协助,而且他还得有理由信任对方。沈妙背后是沈忘机,邵雪背后是大卫国最庞大的商团,只要让沈妙和邵雪坐上自己的战车,他将获得两股臂助。

  温容的地位有些特殊,虽然已被温家逐出家门,但温弘任和温容是风向标,铁心圣在殿议中羞辱叶家,是温弘任挺身而出,扫了铁心圣的面子,又公开要把温容许配给他叶信,从某种角度说,是否善待温弘任和温容,成了他叶信是否遵从道义的象征。

  当然,这些是从冷冰冰的、不夹杂任何个人情绪的逻辑层面作出的判断,但他叶信是个有感情的人,其实他可以再隐忍一段时间,那样他大有可能和平接受国器,只所以如此急迫,不止是因为牵扯到了宗门,更因为他猜到了铁心圣接下来的种种举措。

  叶信不忍心。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喧哗声,接着王猛的身形冲了进来,几步靠近叶信,探手就在叶信胸膛在重重击了一拳,随后疯了一般大叫着:“信哥,你做得好大事!好大事啊!怎么不带我一个?!我他吗早知道就跟着你混了!”

  随后铁书灯也走了进来,他的视线从温容身上扫过,脸色一暗,接着看向叶信,脸上重新露出笑容:“小信,你真厉害!我们第一营输得心服口服!”

  “呵呵,运气好罢了。”叶信笑道。

  “去他吗的运气啊!你这不是当傻子么?”王猛叫道。

  “小信,王猛说得没错!”铁书灯叹道:“换成我们,不要说能不能干得成,就算机会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也不敢去摸老虎屁 股啊,那岂不是找死?!”

  “信哥,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做的?”王猛的双眼瞪得如铜铃般大,他原本是想在没人的时候单独叶信,但看到叶信之后,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

  “真的是运气。”叶信笑道:“当初我只是想带着狼骑混入大召国内部,趁着他们国内空虚,到处转一转,占些便宜,没想到在攻占老龙口的时候,擒获了一员敌将,经过审讯之后才知道,那敌将是庄不朽最看重的孙子,叫庄善渊,听说庄不朽把那庄善渊当成庄家的宝贝,我就生出了一念头,想试一试把庄不朽引出来,结果他真的上当了。”

  “引出来你又能怎么样?那可是庄不朽啊!”铁书灯长长吁出一口气,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他还是在为叶信当时的荒诞念头而吃惊。

  “既然他很在意自己的孙子,那我就不怕了。”叶信的神色很轻松:“何况我座下都是狼骑,打不过我们可以逃么,仅靠着那几匹胭脂宝驹,只有跟在我们后面吃烟的份,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秋祥询问详细经过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逻辑上勉强说得通。

  “那你的胆子也太大了。”铁书灯露出苦笑:“说起来我们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疯狂!”

  “这算什么,我倒是感觉小时候欺负铁人豪才是真的发疯了呢,连殿下都敢惹。”叶信笑道:“反正我已立于不败之地了,连试一试都不敢,太给父帅丢人了。”

  “你这一试,试出了千古奇功啊!”铁书灯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但想让庄不朽伏诛,恐怕没那么轻松吧?”

  “说起来倒是有些心惊肉跳。”叶信说道:“我带着狼骑和庄不朽谈一阵,又跑一阵,和他们耗了整整四天四夜,我不放人,庄不朽只能跟着,无界天狼的速度要比胭脂宝驹快得多,我们总有喘息的时间,庄不朽在那四天四夜里,却连眼皮都没合上过,最后已是精疲力竭了。”

  “信哥,你立下这等大功,主上肯定会让你自统一军的。”王猛涎着脸:“给我留个位置好不好?以后我就跟着你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