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五零章 计算中的死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多谢了。”叶信缓缓说道。

  气氛再一次陷入了平静,叶信不动,那神庭修士也不动,良久,那神庭修士有些忍不住了:“你怎么还不走?”

  “不急。”叶信回道。

  “你……这是在抢掠啊……”那神庭修士显得很无奈。

  “我只是对这种力量有些好奇罢了。”叶信说道。

  在叶信背后的衣衫上,已经沾满了无数细小的紫色结晶,而从那神庭修士袖口探到身后的铁线,也已变成了深邃的紫色。

  “好奇?那块方碑还不能满足你的好奇么?”那神庭修士说道:“你们叫混沌,我们叫真元,其实都属于同一种力量。”

  “我想知道你的和我的到底有没有区别。”叶信说道。

  “也罢,那我们不用藏着掖着了,各凭本事,怎么样?”那神庭修士露出微笑。

  “好啊。”叶信说道。

  轰……那神庭修士突然释放出自己的铁线,铁线掠入到空中,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只是瞬息之间,便铺满了天幕。

  叶信全力吐出一口气,他的气息化作汹涌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卷去,那种声势与刚才分神释放出攻击差不多,冲击波以极快的速度涌至数千米开外,并且强行透过无数条铁链的拦截,冲上高空,离远看去,好像有一道巨大的半圆形光幕把叶信笼罩在中央。

  接着叶信又开始吸气,时光恍若在刹那间逆转,巨大的半圆形光幕向着叶信急速坍塌,等到接近叶信时,光幕已经变成了紫色。

  两个人并没有爆发冲突,事实上他们是在争夺弥漫在空气中肉眼、神念都无法察觉的真元,真元当然不会平白无故的滋生,刚才有成千上万的邪路修士就在这里殒落,他们所拥有的化界真气到处崩解,与这里的元力相融合,生成一种奇特的力量,这种力量在天域被称为混沌,在神庭则为真元。

  “好霸道的法门。”那神庭修士悠悠说道,接着他抬手召回自己的本命法宝,漫天穿梭的亿万条锁链被他一袖扫荡一空。

  不过,远方还有几个受了重创没办法动弹的大圣级邪路修士,在他召回本命法宝的刹那,似乎有隐隐约约的黑影从那几个修士附近掠过,直接把他们抽得粉碎,化作一道道迸射的血光。

  “比不上你。”叶信叹道,他看到了这一幕,心中的感受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眼前那神庭修士应该是他所见过的最无情无义的生命了,曾经的铁心圣、狄战等等对手,总会有自己所牵挂的、有自己一定要维护的,而那神庭修士似乎什么都没有。

  “我的修为要比你高了一些,加上动用了本命法宝,如果这样都被你占先了,我不如马上打道回府。”那神庭修士说道,接着他抬手认出一块黑玉令牌,扔给了叶信:“以后有事情找我,把真元打到令牌里,我自然就知道了。”

  “没有这东西,你好像也能找到我。”叶信端详着手中的令牌。

  “一种小法门而已,等你的神格真正复苏,也可以做到。”那神庭修士说道:“而且我还需要男君的帮助,可现在他强行施展预断,已伤了真府,这一年半载他是帮不到我了。”

  “你上一次也可以把令牌给我,又何必把人逼到这种地步呢?”面具下叶信眉头紧锁,从理智说,对方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但他又实在看不惯对方藐视生命的那种心境,薛男君伤了真府?那肯定是被对方逼的,换成他,如果手下有这种能人,爱护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去勉强?!

  “对了,启动令牌需要法诀。”那神庭修士回避了话题:“我叫神夜,我的名字就是法诀。”

  “我记下了。”叶信收起令牌,随着纵身掠入空中,向着方碑消失的方向追去。

  那神庭修士看着叶信消失在天际,随后伸出指尖点向空中,他的指尖前出现了一抹黑色的烟气,接着烟气如倒入水中的墨水一般,在空气中弥漫开。

  远方的叶信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向身后,发现一蓬蓬黑色的烟气快速弥漫着,而被烟气覆盖的天地好像已经消失了,感应不到任何波动。

  叶信长吸一口气,加快速度,天道碑虽然已经飞走了很久,但都在同一域之内,而且天道碑已经出现了裂痕,保护天道碑的力量同样出现了破绽,他能隐隐感应到小天界的波动。

  叶信飞掠了几个小时,终于发现前方出现了紫色光环,他再次加快速度,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天道碑追去。

  温容不见了,应该是从天道碑的裂隙中返回了小天界,叶信化作的流光终于掠至,透入天道碑上方那道紫色裂隙。

  下一刻,叶信已落到了小天界,当他看清周围的景象时,已目瞪口呆,这还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小天界么?

  天穹出现了无数道裂痕,裂痕附近已形成了肉眼清晰可见的气柱,小天界内的元气正快速向外倾泻,一团巨大的蔓藤正在天穹中拼命滚动着,好似要用自己的枝叶堵住裂缝,但裂缝太多太密,那团蔓藤能堵住的最多只有数百米方圆的天穹,叶信能感应到小天界的生机正一点点衰败下去,天诛莲已经尽力了,但它的能力远远不够,如果情势无法逆转,几天的时间,小天界将不复存在,真真所倾注的无数心血精力也会全部毁于一旦。

  偌大的平原一片狼藉,真真在这里种下了无数珍贵的灵花妙草,现在已被莫名的毁掉了大半,不止如此,叶信嗅到了沉沉的死气,昭示着这里的生灵遭受过惨烈的屠戮,伤亡惨重。

  叶信连嘴唇都变得发白了,他纵身掠起,下一刻,已落在了小天界的中央。

  原本这里有天道碑的,但天道碑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一个坑,真真安静的躺在坑中,她的肤色本就过于苍白,此刻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唯有嘴唇红得吓人,但那是被染红的。

  谢恩和郝飞都在这里,一个举着参宝,一个把小瓷瓶递到了参宝嘴边,此刻参宝已化为人形,她的舌尖露出在外,而郝飞用小瓷瓶收集的就是她的舌尖血。

  温容果然是回来了,但她已身负重创,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半躺着靠在母鼎下,不停的喘息,已经过了几个小时,她依然没能恢复。

  感应到叶信的波动,谢恩和郝飞都向着叶信这边看来,看见叶信,两个喋血沙场的汉子居然发出了哭音。

  “老大,真真姐不行了!”

  “幸亏有参宝的血吊住了一口气,老大,你想想办法啊!”

  叶信的视线落到真真的胸口上,日月匣在散发着霞光,他能感应到真真的灵蕴已化作无数丝线,探入到日月匣中,心内不由松了一口气,真真是在借命,只要日月匣的元力没有耗尽,她就暂时不会有事。

  真真会显得如此虚弱,是因为小天界已接近枯萎!

  叶信曾经以为,真真在小天界缔造出的力量之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天道碑内外,积攒下了那么多由混沌之气凝成的紫晶,现在已经都消失了。

  “让开!”叶信低喝道,随后他一步跃入大坑,俯身抓住了真真的手。

  嗡嗡……叶信的胳膊连同手腕开始颤动起来,手背上能清晰的看到紫色的筋脉,他和那神夜抢夺弥漫在灭法世的真元,并不是对力量的贪婪,而是为了回去参悟混沌与真元到底有没有区别,没想到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时间不大,真真的手背上出了一道道紫色的纹路,她的呼吸也由停滞陡然变得粗重起来。

  见真真出现转机,谢恩和郝飞近乎喜极而泣,温容也挣扎着爬起身,坐到了坑边,良久,真真一点点张开了眼睛。

  真真没有恢复清醒时,叶信还能控制自己,现在真真张开了眼睛,他反而接近失控了,额头、脖颈都有青筋崩起,只是真真还很虚弱,他只能勉强把自己的怒火压下去,咬牙切齿的说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知道真真肯定做了天大的事情,否则那么多紫晶不会全部耗尽的。

  “你说过……你的家乡有一种奇怪的生命……”真真吃力的说道:“他会永远保持理智……没有情绪……用最完美的计算去做决定……你说如果人也能做到那样……就永远不会犯错……”

  “我说的不是这个!”叶信的脸色变得狰狞了。

  “我们死了,你活着……我们就没有输……如果……你死了……我们活着……我们永无法翻身……我在……计算……”真真长吸一口气:“这么多年……我了解你……只要你还有一口气……一定会拼死……为大家撑起这片天……可这一次……你撑不住的……”

  叶信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突然想起了赤阳道那顶天立地的巨人毁灭性的一击,当时他见势不妙,直接退入虚空,全因毫无牵挂自由来去,可如果浮城就在他身后,他能退么?

  不能……这对他来说就是死局,明知不敌,也只能拼劲全力迎上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