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五一章 迷茫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真真虽然得到了叶信输送的真元,但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见叶信不说话了,她闭上了眼睛,也陷入了沉默。

  谢恩和郝飞见真真已经有所恢复,便拎着参宝悄悄退走,这东西是绝对不能放在地上的,叶信不在小天界的日子里,参宝先后闯过两次祸,她对大地拥有着毁灭性的杀伤力,一走一过,便能把地元汲取一空,幸好有天诛莲盯着,及时把参宝拽离了地面。

  叶信扫视着四周,他依然能听到隐约的哭泣声,不是一个两个人在哭,而且很多人同时嚎哭,这使得他的心境变得非常沮丧。

  煎熬挣扎了这么多年,浮城、小天界是他最大的财产,也是唯一的财产,他收集到的所有资源,都存在小天界中,谁知刚刚触摸到天域诸神的力量,来的还仅仅是法身、分神,就已经让他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如果这段时间没能找到那几处遗迹,现在的他将变得一无所有。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叶信都能保持喜怒不形于色,可现在他没办法控制自己,脸色惨败,额头、脖颈间的青筋一直在随着血脉流转而跳动着。

  温容看得出叶信现在的心情极其恶劣,几度欲言又止。

  良久,叶信低声说道:“这里的损失大不大?”

  叶信问的当然不是这片天地,焉或原野中的药田,这些用眼睛就可以看到,温容犹豫了一下:“谢恩、郝飞他们已经步入了圣元境,可以抵挡电光的冲击,圣境以下的人就撑不住了,只要被电光沾上,就会烧得灰飞烟灭,损失……我也不清楚,但应该不会少。”

  说到这里,温容又想起了什么:“叶叔叔、邓姨他们都没事,小玲不用你操心,幸亏她在叶叔叔身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叶信沉默片刻,一字一句的说道:“以后再有这种事,你不要听她的,必须提前告诉我。”

  “我想告诉你,可是……”温容不由露出苦笑:“真真姐说,最后实在不行,她会拼个鱼死网破,而且她偷偷藏起一缕你的无道杀意,等到浮城被毁,那两个法身会以为无道者的传承已随着浮城一起消失,然后返回天域,这样至少可以给你争取到几十年的时间。”

  叶信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刚才真真那句话,刺痛了他的心,现在,他又被刺痛了。

  这一次,你撑不住!

  真真刻意要瞒着他,正是因为了解他的性格,到了那种生死攸关的时刻,他绝不会忍辱偷生,所以宁愿以浮城毁灭为代价,保全他叶信。

  这对生活在浮城的人来说,太不公平了,可真真做事情向来是随心而行,才不管什么公平不公平,她所有的牵挂就是叶信、鬼十三和天罪营的老兄弟们。

  保全了他叶信,鬼十三在灭法世,一直把温容留在小天界,也应该是为了逃逸做准备,到了最后一刻,真真会把温容送走,再利用温容的母鼎,带上谢恩、月虎、郝飞等人,然后她将微笑着迎向死亡。

  如此推算,温容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真真不可能让温容出战,是温容见势不妙,想用自己的命换取浮城的安全,然后彻底打乱了真真的节奏。

  叶信在咬牙切齿,如果他不是这里的主宰,温容不是主母,真真也没有那种神级的丹道,三个人都属于山野中的凡夫俗子,与世无关,他很想把这两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按倒,然后抄起皮鞭抽一顿。

  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这个要为他叶信牺牲,那个要为浮城拼命,老子同意了么?!

  叶信呆立了一个多小时,真真再一次睁开双眼,接着她长吸一口气,身体中突然散发出万千缕紫色的丝线,丝线逸散在空中,接着飘飘摇摇向上飞去。

  “你就不能休息一会?”叶信沉声说道。

  “如果我现在不把小天界的裂痕补回来,等到灭法之暗降临,这里就剩不下多少人了。”真真笑了笑:“不用担心我,你还不知道我的本事?”

  “你有个屁本事!”叶信气冲冲的说道,放在以前,他可没胆子与面前的真真姐这样说话。

  “你说我就是在说你自己呀。”真真还在笑:“无道者的轮回之力,我们一人一半,我得了生,你得了死,你又能比我强多少?”

  “轮回之力?”温容一愣,她第一次知道:“三光有轮回之光,是同一种传承么?”

  “差不多。”真真点头道:“三光的运道极好,也极不好,如果他只有灭道之光和镇世之光,必将被天域视为奇才,说不定以后神位也有他的一份,但他偏偏多了一光,又是轮回之光,那天域就容不得他了。”

  “啰里啰嗦的,该做事就做事,然后也好去休息。”叶信说道,随着他跃出大坑,向回走去。

  真真居然又忍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向着温容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很明显,他在气头上呢,只能你去哄哄他了。

  叶信胡乱行走着,他静不下来,脑海中异常杂乱,走了片刻,突然发现自己在接近天狼讲武学院,急忙转身换了个方向。

  果然……刀不磨要生锈,人不磨要落后,当初他刚刚成为天罪营的首领时,看到将士们出现伤亡,总会变得目眦欲裂,恨不得立即冲入敌阵,为自己的兄弟报仇雪恨。

  见过的鲜血越来越多了,他的心也变得越来越硬,如果把天罪营的时间分为三段,分别打分,第一段只有六十分,勉强及格,第二段差不多七十分,算是有了起色,第三段应该九十分,他已经熟悉战场了,一颗心也变得极为强硬,没有破绽,最后虽然败给了庄不朽,但那是因为庄不朽出现得太突然,非战之罪、亦非谋之罪。

  步入修行以来,他把大家保护得很完善,死在途中的朋友兄弟并不多,可久而久之,他的心也逐渐软化了。

  看到前方是天狼讲武学院,他触电一般往回走,是因为不想看到凄惨的场面,不想听到刺耳的哭声,那属于本能反应,转过身来之后,他才领悟到这些。

  所以,刀要磨,人亦要磨,否则便会退化。

  如此,叶信又想到了天域诸神,那些主宰着世界的神祇们,是不是也有一些地方早就退化了?

  神夜说过,天域诸神无法忍受卑微的生命过于靠近自己,这是高傲形成的天然缺陷,除此之外,别的缺陷呢?

  叶信一边思索一边茫然的走着,温容在身侧跟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说道:“你在想什么?”

  “我遇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人。”叶信缓缓说道:“不是分神,是一个邪路修士。”

  “可怕?”温容顿了顿:“那有什么?曾经的铁心圣,曾经的狄战,还有光明山那些修士,原本都比你强,可现在呢?”

  “那不一样,我当时承认他们的强,但我并不怕。”叶信轻轻吁了一口气:“而这个人……让我感到了恐惧。”

  “怎么?他对你有很深的敌意?”温容急忙问道。

  “不,他对任何人都不会有敌意。”叶信摇了摇头。

  “对任何人都没有敌意?世界上有这么单纯可爱的人么?”温容感到有些无法理解,就算是尘世间的贩夫走卒,也会有让自己非常厌恶的人吧?

  “我还没说完。”叶信轻声道:“他对任何人亦不会有情义。

  “这……”温容更加不能理解了,生命总要与其他生命交流的,不喜欢任何人,也不讨厌任何人,那是一块石头么?

  “我有些迷茫,不知道该不该与他合作。”叶信说道:“他的诚意是毋庸置疑的,怎么说呢……他拥有一件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本命法宝,如果他想要夺我的造化,今天我没可能活着回来。“

  “什么法宝?有那么厉害?”温容露出了惊骇之色。

  温容陪在叶信身边已经很久了,她从没见过叶信有这般颓丧的时候。

  “能封印分神啊……连天帝钟馗都不知道有如此恐怖的法宝,否则一定会告诉我的。”叶信说道。

  分神是由天域神祇抽离的神念凝成的,说白了,分神属于一团能量体,很难遭受毁灭性伤害,连分神都可以封印,那么封印他叶信只在眨眼之间,唯一的出路,全看能不能及时释放出虚空。

  不过,那神夜已经知道他叶信拥有两种神格,却依然想要与他合作,证明神夜确实需要他的帮助。

  换句话说,他的价值远在那两种神格之上。

  是什么呢?叶信怎么想都想不出来。

  “那个人这么危险么?”温容长吸了一口气:“要不然……我们想办法先一步把他干掉?”

  “我想过。”叶信苦笑道:“可我又隐隐明白,如果想与天域诸神对抗,那就只能与他合作。”

  因为他与那神夜的处境是一样的,天域诸神一定会除掉他叶信,而那神夜也必将为神庭所不容,这是合则两利、分则两害的局面,或许,那神夜早就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能抗拒两大神格的诱惑,希望能与他叶信结为同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