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五二章 非我族类:神性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小天界的损失虽然很大,但真真恢复了力量,就代表着还有希望,重头再来的希望。

  天空中的裂隙都已被补好了,至少可以抵挡灭法之暗的侵袭,而叶信在这些天里一直在拼命修炼,修炼的主攻方向就是虚空之力。

  叶信很聪明,也很有悟性,这两个优点可以使得他在迷茫中做出正确的决策,而命运总会由决策左右,对了是一条路,错了是另一条路。

  当事情发生时,危机迫在眉睫,不得不立即做出选择,这叫决断,属于见兔顾犬;决策是指事情尚未发生,便预先准备好了方法,这属于未雨绸缪。

  叶信知道自己与天域诸神的差距太大,而无道杀意和寂灭之力不是短时间可以大幅提升的,他想让自己有资格走上战场,只能在虚空上想办法。

  精力饱满时,叶信会不停的释放出虚空,往来穿梭,他想让自己驾轻就熟的掌控这种力量,元力损耗过大时,立即赶回上古遗迹闭关修炼。

  叶信擅于思考,他在拼命修炼虚空行走的能力时,也想到了很多问题、疑点。

  譬如说,能不能存在多个虚空裂隙?他现在先后开启两条虚空裂隙时,不管相隔的时间有多么短暂,前一条虚空裂隙都会莫名消失,假设有一天,能够有多条虚空裂隙并存,那他应该就是不败不死的了。

  再譬如说,虚空到底是什么?他与劫宫的诸位虚空行走,是不是共享着同一个虚空?如果是,那么他在虚空中行动时,是否有可能遇到其他虚空行走?如果不是,自己开启的虚空只属于他一人,怎么做才能把虚空的意义挖掘到最大?

  这一天,叶信正在小天界中修炼,突然心有所感,神夜交给他的令牌在不停的震动,他纵身飞掠小天界,向着远方掠去。

  果然,只是三十余息的时间,他便看到神夜站在山顶,向着他这边招手。

  叶信的身形从高空中卷落,斜刺里落在了神夜身前,这里有一方小茶几,还有两个散发着元力波动的蒲团,神夜侧身示意一下,随后坐在了一个蒲团上。

  “找我有事?”叶信一边坐一边问道。

  “嗯,是时候让你知道纷争的由来了。”神夜点了点头,随后端起酒壶,给叶信倒了一杯酒:“叶先生,你的前路……会有不少坎坷的。”

  “为什么这样说?”今天叶信没有带面具,神夜知道他的真实相貌,没必要遮掩。

  “因为你的心性还不够强大。”神夜缓缓说道。

  叶信只是笑了笑,没接话,他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

  “我知道你不服气。”神夜也笑了笑:“我们神庭有两三万年了,再没有新的神祇诞生,想来你们天域也一样吧?”

  “差不多。”叶信说道。

  “先生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么?”神夜说道。

  叶信沉默了片刻:“因为天域固步自封而已。宴席早已经摆好,客人也已做得满满当当,谁都不愿意再加一份碗筷。”

  “先生说的只是其一,没有说其二。”神夜说道。

  “其二?你是指什么?”叶信说道。

  “先生能说出天域固步自封,显然对天域有很深的了解,不过,着眼点还是浅了一些。”神夜缓缓说道:“在我看来,诸神不愿意接纳新的神祇,不怪他们,只怪那些半神级的大能,都缺了一种味道。”

  “什么味道?”叶信继续追问道。

  “非我族类,神性。”神夜微笑着说道。

  叶信又沉默片刻,摇摇头:“我不是很懂。”

  “先生应该有不少得力的下属吧?是不是会经常聚在一起商量事情?”神夜说道。

  “不错。”叶信回道。

  “就在你们商量事情的时候,有人把一条狗放在了座位上,吃着你们的食物,享受着你们的待遇,而那条狗还要时不时的叫几声,希望你们认真倾听它的吠叫,你会不会想一巴掌把那条狗拍飞?”神夜说道。

  “那是自然。”叶信说道。

  “道理是一样的啊,你为什么不能容忍?因为那只是区区一条狗。”神夜说道:“或许那条狗很聪明,很通人性,但通人性与拥有人性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

  叶信变得愣怔了,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可又好像更糊涂了。

  “天下所有修士都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神夜说道:“他们以为自己的力量足够强了,可以与神祇相对抗,便能拥有与神祇等同的地位,荒诞……实在是太荒诞了,异想天开!”

  “刚才说的那条狗,它也很强大,攻击力凶猛,足以咬死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让他们惧怕,不过,他们迟早会联合起来,把那条狗赶走,甚至是杀掉。”

  “因为与狗同席,对他们而言是莫大的羞辱与冒犯!”

  “你想让那条狗获得同席的资格,不要爆发冲突,它首先要拥有人性,如此……你想与神祇拥有同样的地位,首先要修炼出神性。”

  叶信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炸雷,他全明白了,为什么黄老会为天域所不容!

  在他眼中,黄老是一个有着悲天悯人情怀的大能,他看过斩业碑,黄老终其一生都在为人脉的和平发展而努力。

  他叶信是人脉中的一员,所以对黄老有着一种天然的尊敬,可对天域诸神来说,黄老就是一条狗,而且还是一条妄想上位的狗,有力量,足以造成威胁,天域诸神又岂能容忍?!

  那么,黄老之死属于一种必然,计星爵和丁剑白是被牵连了,他们是黄老一手带出来的,相互拥有近乎父子间的爱护与忠诚,得知黄老被害,一定会叛乱。

  “在我而言,神性与人性很容易区分。”神夜微笑着说道:“假如我是一个牧羊主,拥有成千上万只羊,有一天,我想一口吃成个胖子,一下子杀掉了几千只羊,拼命吃肉。我认为这一切理所应当,我想胖起来,我想吃肉,就去做好了,这是神性;可我不忍心,天天想着被杀的羊是多么的痛苦,父子分离母子分离又是多么的凄惨,宁愿自己饿肚子,也不去吃羊肉,这是人性。“

  “或许你的羊儿会感激你、崇拜你、愿意终生追随你,但身为牧羊主,居然不忍心杀羊吃肉,那你无疑是最失败的牧羊主了,至少你永远没资格和其他牧羊主坐在一起举杯畅饮。”

  “以你的角度,去揣摩天域诸神的想法,是非常可笑的,蝼蚁无法知道人在想什么,你也无法知道天域诸神要做什么,除非……你也修炼出自己的神性。”

  叶信屏住了呼吸,他完全明白神夜的潜意,也懂得了神夜为什么毫不在意那些追随者的生死。

  不是说神夜有多么坏、多么邪恶,而是因为神夜已修炼出了神性,他与那些邪路修士不是同一种生命,又何来的爱护与顾惜?!

  “或许……我永远没办法封神了……”叶信慢吞吞的说话,不过他的声音很有力。

  “为什么呢?因为你有很多牵挂?很多羁绊?呵呵呵……其实我以前也有的。”神夜发出笑声:“可是在我参悟之后,对这片天地感到毛骨悚然,然后我发誓,我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去做一个牧羊人,这样至少可以主宰我自己的命运。”

  “你说的我早就可以做到,但我不想。”叶信淡淡说道,得到钟馗的神能之后,他已明白,最快最有效的修炼方法是汲取所有修士的元魂元神,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他走过的地方,天下再不会有修行者。

  可是,那意味着彻底失控,说不定哪一天,他会为了让无道者的轮回之力重新聚合而杀掉真真,为了得到母鼎而杀掉温容,鬼十三、萧魔指他们也皆可杀。

  钟馗的法门,极其可怕!想抵御变强的诱惑,也极其艰难!

  所以,他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底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连陌生人他都不会无缘无故去伤害,自然更不会去伤害朋友。

  如果修炼出神性,代表着走入疯魔,那他宁愿自己永不成神。

  “你真的可以做到么?”神夜认真的盯着叶信的双眼,随后点点头:“好吧,不勉强你,你我之间终究有灭法相隔,我想做一个最大的牧羊主,把那一边的羊群全部抢过来,而你想带着这边的羊群暴动,把一个个牧羊主干翻,然后让所有的羊儿无忧无虑生活在阳光下,我们依然是殊途而同归的。”

  “你的眼神……”叶信顿了顿:“我怎么感觉你在嘲笑我?”

  “有一点,因为你选的路要比我的难走得多。”神夜又笑了。

  “我们两个……真的有些相像,但你要比我极端。”叶信一边思索一边说道:“以前我给朋友们讲事情,也经常借鉴狼与羊或者牧羊主与羊的结构,这样简单易懂,而你今天说的这些……很深刻,我确实没想过,佩服。”

  “以前不想没关系,可现在天域诸神已经盯上你了。”神夜说道:“你知道这一次神庭修士为什么倾巢而来么?知道几万年前发生过什么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