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五三章 言多必失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终于要步入正题了么?”叶信说道:“我一直在等着呢,你说吧。”

  “还是用羊和牧羊人来说吧。”神夜说道:“天地变得风调雨顺,草场变得越来越丰美,羊儿也越来越多,可惜,万事万物都有极限,当羊儿的数量突破了极限之后,草场必将迅速衰竭下去,如果不施加干涉,任由事情发展,再丰美的草场也会被吃光,然后大群大群的羊儿饿死,牧羊人也活不了多久了。”

  叶信的双眼蓦然瞪大,他知道神夜说的是什么意思。

  “牧羊人知道必须要进行改变,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发起战争了,让各个部群的羊儿自相残杀,使得羊儿的总量急剧减少,草场也得到了喘息的时间,死去羊儿的鲜血、骨肉是最完美的反补,让大地变得肥沃起来。”神夜说道。

  “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叶信喃喃的说道。

  “你没有去过神庭,所以不知道。”神夜说道:“神庭每一域中都有着无计其数的修士,而且他们的数量一直在膨胀,那里的天地中已经不剩多少真气了,天脉地脉接连枯竭,凶兽大片大片死亡,怎么说呢……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感觉到一种日薄西山的气息!呵呵呵……那里的修士只了解自己的境界,对未来也抱着美好的憧憬,却不知道,天地要死了。”

  “三尺之地,只能养一个蚁穴,如果另有蚁王过来筑巢,两者必要先分出生死,这便是天道。修士虽然有移山填海之力,但在天道中,亦如蝼蚁一般微渺,如果两个蚁穴相互平安无事,让天道不堪重负,最后必定假神祇之手,重现平衡。”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叶信叹道:“那些神祇就是一个个灭霸,对吧?”

  “什么是灭霸?”神夜不解的问道。

  “算了。”叶信摇摇头:“所以神庭准备对天域发起进攻?”

  “神庭怎么可能进攻天域?”神夜哈哈大笑:“我刚才讲了半天,可你还没懂什么是神性!记住了,神庭与天域才是真正的盟友,他们属于自己人,都拥有神性,也就是说,他们散发出了同一种相互熟悉的味道,神的味道,纵使处在对峙的立场,并不耽误他们坐下来相互谈笑风生,而你我之辈,皆为羔羊,他们会随时来对付我们。”

  “那他们到底有什么好处?仅仅为了消耗?”叶信皱起眉头。

  “先不说好处,神庭要活下去啊,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越来越多的修士耗尽天地的生机。”神夜说道:“就说昨天你看到的那些修士吧,我记得在五百年前,他们是沙司一族的修士,刚刚来投奔我的时候,全族也不过一百余人,转眼五百年过去,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吗?数万名修士,还不算寻常女子和刚刚步入修行的孩子,这仅仅是一族,你知道我有多少族的附庸么?别说神庭受不了,连我都支撑不下去了。”

  叶信内心突然有些慌,他想起了沈忘机和王芳那几个极有辈分又老不正经的,他们修行无望,现在只步入了证道境,在发挥余热、建造并督管天狼讲武学院的闲暇,各自收了几房妾室,沈妙和王猛都多了几个弟弟妹妹,只不过沈妙和王猛一心修炼,凡俗之情淡化,对那几个弟弟妹妹没什么感情,从来不提。

  关键这只是一个兆头,而且他叶信修炼到今天才二十多年,真要是过了二、三百年,用单纯的数学大概算一下,让他心惊肉跳,小天界能容纳这么多人吗?

  此刻,叶信又意识到一件事,沈忘机、王芳他们对天狼讲武学院那么用心,表面上说要替他叶信培养精锐,实际上恐怕是为各自族人搭桥铺路吧?他们的后人族人只要进了天狼讲武学院,沾上‘天狼’二字,等于多了一面金牌,以后的修行自然拥有诸多便利。

  “何况不管是神庭修士死在天域,还是天域修士死在神庭,都会滋生出真元,这是各方神祇最需要的。“神夜说道。

  “你牺牲掉整整一族的修士,好像也没滋生出多少真元。”叶信说道。

  “你以为我很强?在神庭的势力很大?哈哈哈……你太高看我了。”神夜说道:“现在只是开始,等到神庭真正出手时,派出的修士是以百万、千万为计数的,仅仅一次血战,滋生出的真元便足够你修炼几百年了,当然,你要有足够的勇气去虎口夺食,面对我的时候,你一点不客气,等到面对各方神祇的分神、法身时,你可不要退缩哦。”

  叶信长长吸了口气,他的脑子有些乱,神庭有那么多修士么?

  “还有,羊肉并不是最鲜美的,如果有机会吃掉牧羊人,那才是真正的美满。”神夜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我们要拼尽所能,多吃几个!”

  “我怕把自己的牙崩掉。”叶信叹道。

  “就算你把满嘴的牙都崩掉了,也不能放弃。”神夜说道:“这种机会,可是几万年才能轮到一次的。”

  “你是说……几万年以前……”叶信一愣。

  “牧羊人会想方设法让羊群忘记悲惨的过去,否则不吃东西了,也不产奶、不产羔,牧羊人又将靠什么维持自己的生计呢?”神夜说道。

  “明白了……我都明白了……”叶信强行压制这内心的悸动:“可你为什么找我?”

  “因为男君的预断告诉我,你是我的同类。”神夜说道:“我找了这么久,你是我找到的第一个。”

  “他的预断是什么?”叶信说道。

  “你可以自己去问他。”神夜说道。

  “好吧……”叶信顿了顿:“你真的有把握对付神庭?”

  “我知道神庭,但神庭不知道我。”神夜说道:“而且,我真正的法门是一种魔法,神庭永远不可能了解。”

  叶信听到‘魔法’两个字,后背瞬间起了无数鸡皮疙瘩,他的脸上露出错愕之色:“什么是魔法?魔族的法门?你是魔族?我怎么没看出来?”

  “你不会懂的。”神夜站起身,背着手遥望着远方:“好了,三个月后,你尽可能到明界走一走,那里将是神庭进攻的第一个目标,一场盛宴啊……如果你错过了,不要怪我没告诉你。”

  “神庭为什么要选择明界?”叶信问道。

  “我又不是神庭之主,你问我?”神夜一笑:“看得出来,你很安于现状,我的劝说没有多大用处。”

  “我从没有安于现状吧?”叶信皱了皱眉。

  “我是说……你的本能在排斥神性。”神夜说道:“这样是不行的,你的朋友、兄弟,还有那些给与你温存和快乐的道侣,以及你对周围付诸的信任、情义等等一切因果,就是一张看不到的大网,死死缠住你,走出来,你会看到什么是海阔天空,其实我也曾经有很多不舍,但最后还是跨出了那一步。”

  “你会去明界么?”叶信不想谈这个,换了个话题。

  “去,当然要去。”神夜也没有继续开导叶信:“这是你我与天域神庭的第一战,怎么可能缺席?!”

  两个人又聊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神夜向叶信道别,纵身掠入了高空。

  叶信呆坐了良久,随后把茶几、蒲团都收了起来,向着小天界的方向掠去。

  等叶信进入小天界,温容急忙迎了上来,低声道:“你去见过那家伙了?怎么没有告诉我们?应该想个办法彻底除掉他的。”

  “不急。”叶信停下身形:“他暂时是可以信任的盟友。”

  “你的脸色有些不太好,是不是被他威胁了?”温容说道。

  “没有,他的态度是无可挑剔的。”叶信摇头道:“不过,我今天领悟了两个道理。”

  “是什么?”温容问道。

  “第一个,神祇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叶信说道。

  “我们早都知道啊,还用你参悟?”温容说道。

  叶信没有解释,虽然他很早就知道未来将与天域对抗,但理念是不同的。

  以前的叶信,可以说是一座城市中的流民,因为无意中得到了一件法宝,被城市的统治者们判决有罪,四处通缉,他当然要反抗。

  事实上这种反抗仅仅是为了生存,如果有一天,城市的统治者们改变判决,承认叶信的合法性,并邀请叶信成为统治者的一员,他还会继续反抗么?很难说,因为他的生存已经得到了保证。

  现在不一样了,统治者是另外一种从基因层面上截然不同的生命,举个例子说,当他发现自己是被外星人统治着,那他怎么可能放下手中的武器?!

  这终将是你死我活的战斗,或者天域诸神全部殒落,或者他叶信吐出最后一口气。

  神夜所说的那四个字,依然在他脑海中轰鸣,非我族类。

  “你说的第二个是什么?”温容说道。

  “第二个,言多必失。”叶信露出古怪的笑意。

  “这个……好像很浅显吧?”温容忍不住笑了。

  “这两个道理我以前就懂,只是今天,领悟得更深刻了一些。”叶信说道:“温容,你放心……”

  “我放心什么?”温容一愣。

  叶信本来想说,你放心,我永远不会抛弃你们,这是对温容的承诺,也是对自己的警告,不过他知道温容心思机敏,或许会产生误解,便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