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五八章 兵不血刃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片刻,叶信三人已先后停下了脚步,暂时没有人说话,都在想着自己的心思,这里是一座小院,班远航坐在亭子里的栏杆上,用脚尖很有节奏的轻轻点着池水,雷公子背靠着一株柳树,闭上双眼,他的耳朵时而轻微的动一动,好像在听着风声,而叶信看着一座石碑,在石碑左下角的尾端,居然有三个小字:钟正南。

  上一次为了救景公子,叶信进入明界吉祥天,先后与雷公子、三元隐圣中的宫无法斗了一场,雷公子的实力要比宫无法强,也更聪明,到最后一刻并没有选择与叶信死缠烂打,而是当场认输。

  雷公子或许是为了隐藏自己的杀手锏,以便能在天梯之战中赢得先机,或许是有自知之明,意图保存实力,不想为他人做嫁衣,不管是哪一种,能克制住自己刚刚出关后迸发出的锐气,心志、头脑都非常人所及。

  叶信不敢小瞧眼前的雷公子与班远航,对付一个,他是必胜的,对付两个,也应该能占据优势,不过,两样神兵全面爆发,很可能让他付出一定的代价,至少这已经失去了法阵保护的太虚之地将变得一片涂炭。

  何况雷公子与班远航并没有敌意!

  天下修士总会拼命的追逐力量,却不知道力量需要相应的头脑去控制,只有力量的傻瓜,通常都会成为炮灰。

  叶信从来不是崇尚暴力的人,他始终把血与火当成最后的手段。

  “两位真有闲情逸致。“叶信微笑着说道:”这个时候还到处管闲事么?“

  “我们也不想来的。”班远航叹道:“但没办法,纪天凤拿出的东西,我们没办法拒绝。”

  “哦?是我让两位失望了。”叶信说道,他对雷公子和班远航又高看了几分。

  对弱者亦要讲规矩,这很难得,如果换成那个神夜,十有八九是选择直接干掉纪天凤,把自己想要的抢过来。

  “谈不上失望,运气不好罢了。”班远航又叹了口气,他心中有万般无奈,往下界跑,全是为了躲避劫宫的昭令,他实在不想与叶信碰上,看着不远处的叶信,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这是缘呢,还是命?

  “两位还是早些回去吧。”叶信说道:“风雨将至,你们的亲友需要你们的庇护。”

  “不知来也兄指的是什么风雨?”雷公子急忙问道。

  叶信沉吟了一下,把神夜告诉他的秘密泄露出去,让明界早早做好准备,是否会惹出麻烦来?

  “来也兄放心,雷某可以在这里起誓,绝不会把来也兄的话转告给第二人。”雷公子猜出叶信在犹豫什么。

  “我班远航亦不是那种长舌之人。”班远航说道:“能让来也兄动容,恐怕事情不小吧?”

  雷公子和班远航的脸色都变得凝重了,明佛在明界的统治力是无所不至的,可以说,吉祥天、净垢天、无恨天是明佛铁打的江山,如果有人敢去攻击雷家与大班家,需要他们回去守护,那代表着明界已经彻底失控了!

  他们两个已经表现出了退让的姿态,不愿与叶信爆发冲突,叶信没必要危言耸听,把他们诓骗回去,给出一个暗示,肯定是掌握着他们不知道的信息。

  大殿这一边,诸位星主已经走到了殿门处,遥望着远方的小院,他们虽然听不到叶信等人在谈什么,但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小院方向的气氛很轻松、祥和,都没有释放出气息,叶信与雷公子、班远航就象是几个朋友结伴游园,那属于真正的平起平坐,昭示着叶信的身份、地位乃至实力,至少与雷公子、班远航是相当的。

  季书虎和季书蝶兄妹很吃惊,他们知道叶信与景公子是朋友,但以为景公子才是主,叶信只属于从,到了此刻才明白,他们本已经把叶信当成千年难见的妖孽了,可还是低估了叶信的本事。

  “黑色。”叶信淡淡说道。

  班远航眉头一挑,立即明白了叶信的意思,化界真气就是黑色的,而且当下有无数邪路修士越界作乱,正应了叶信的暗示,他随后说道:“现在的风雨还不够大?”

  “差远了。”叶信说道。

  雷公子与班远航对视了一眼,先后直起身,接着班远航喃喃说道:“如此……是应该回去了。”

  “今日来也兄提点之恩,雷某必有所报。”雷公子沉声说道:“如果来也兄有闲暇去吉祥天,还望到我雷家坐一坐。”

  班远航一愣,眼中有那么一刹那显得有些懊恼,随后接道:“大班家离雷家也不是很远,还望来也兄不要厚此薄彼。”

  班远航虽然慢了一拍,但他的头脑亦是很灵活的,马上懂得了雷公子的用意,叶信竟能掌握邪路修士的动向,来历神秘,深不可测,请得叶信去那边坐一坐,或许可以帮上他们的忙,再不济也能试探出一些消息。

  至于这会不会引起劫宫的不满,他们已经不在意了,如果明界真的会象叶信所说,堕入失控的局面,劫宫也好不了,甚至可能自身难保!

  在三十三天中,没有哪个宗门能对劫宫造成威胁,就算有足够的力量也不敢逆天行事,因为劫宫背后是天域,能对抗天域的,唯有神庭!

  莫非叶信的意思是神庭有可能亲自降临么?只是想一想,就让他们感到心慌。

  雷公子和班远航都无心逗留了,转身向着大殿掠去,落在近前,班远航探手取出一只匣子,他盯着匣子看了看,叹道:“天凤殿主,此次是我们对不住了,东西还你,你另请高明吧,不过……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得提醒你一句,冤家宜解不宜结,懂么?”

  班远航认为自己当初拍了胸脯打了保票,现在毁约有些对不住纪天凤,所以给纪天凤一个暗示,服软吧,马上服软还有一线生机。

  叶信落在一边,他看出班远航很是肉痛,随后说道:“东西既然已经到了你手,那就带走吧,算是我们送你的,天凤殿主这边的损失,我给她补上。”

  班远航和雷公子都是一愣,他们没想到事情还能这样解决,这时,纪天凤突然勉强一笑:“这是我天凤殿送给雷公子与班公子的礼物,送出去岂有拿回来的道理?”

  班远航把匣子收回到自己的纳戒中,看着叶信,眼中充满了唏嘘,随后躬了躬身:“多谢来也兄,我们后会有期。”

  班远航嘴里在客气,心里却在暗叫厉害,叶信此举做得漂亮,之前他对叶信是有着几分嫉恨的,道理很浅显,他已经等了足足一千年,就为了在天梯之战中一鸣惊人、走上巅峰,结果又发现了叶信,让他遭受巨大打击。

  现在叶信先是给他们透露一个举足轻重的消息,又把对他影响极大的宝物送给他,使得他原本的那几分嫉恨已经近乎消失了,眼下叶信的身份是天路头号通缉犯,他不敢过于亲近,以后证明叶信说的消息是真的,这个朋友他交定了。

  “其实……天凤殿主聪明过人,颇有才干,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班远航说道,感于刚才纪天凤的顺水推舟,他也再次回报,又为纪天凤铺了几步路,后面的就看纪天凤自己了。

  雷公子与班远航向着法阵的方向掠去,转眼消失在远方,诸位星主噤若寒蝉,等着叶信说话,连那与叶信最亲近的俪青花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好乱开口,保持着沉默,不过她眉眼全是笑、全是得意,幸好做为一方星主,她还是有自控能力的,否则说不定要哼起歌来了。

  “他们去的方向应该是天凤殿主的星殿吧?”叶信说道:“不回去看看?”

  “不需要的。”纪天凤依旧笑得很勉强:“雷公子与班公子都是年轻俊杰,他们不可能胡乱害了自己的风评。”

  “你确实够聪明。”叶信点了点头。

  气氛又变得沉寂了,这句话可不是晚辈对前辈说的,而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评价。

  纪天凤低下头,好像在用这种动作,表示自己领了这个评价。

  “我说要给你补上的,这个给你。”叶信取出一只匣子,扔给了纪天凤。

  纪天凤伸手去接,陡然发现匣子出奇的沉重,使得她手腕一沉,匣子差点落在地上,她急忙运转元脉,把匣子死死抓住。

  这匣子足有几千斤了,里面是什么?纪天凤按耐不住好奇,缓缓打开了匣子,发现里面满满当当都是璀璨的金色元髓!

  一匣金髓的价值或许比不上她送出去的奇宝,但,这是她现在最需要的,刚刚勘破瓶颈,她必须尽快稳定自己的境界。

  “多谢叶殿主。”纪天凤缓缓说道。

  “这是你应得的,不要客气。”叶信说道:“好了,我们回里面去吧。”

  诸位星主转身向着殿内走去,而叶信却没有动,依然站在殿门前看着远方。

  这世间总会存在着无计其数的小规矩、小暗示、小细节,不要以为它们太小就可以忽视,一旦它们释放出自己的影响力,足以决定人的命运。

  譬如眼下,新帝登基!

  是臣子们先站在两边,等着新帝缓缓走上王座,还是新帝早早坐在王座上,傻傻的等待着臣子们从远方赶来?

  排场!

  领导开会,第一个走进会议室的绝不可能是领导,尤其在新官上任的紧要关头,一定要迟到,那就等着小鞋吧,至于晚来的臣子,肯定活不长。

  而且叶信要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诸位星主鱼贯走进大殿,他们的动作看起来从容自然流畅,其实早就有了想法,默默的走到座位边等着,首座,被让出来了。

  他们的视线或者落在了首座上,或者看着殿门处叶信的背影,表情各异,其中盯着首座的纪天凤表情最为复杂,她眼中有惆怅、有哀怨、也有深深的无奈,那个位置,她终于坐上了,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叶信等了十几息的时间,才转身向着殿内走去,诸位星主们都安静站在座位旁,等待着他叶信。

  看着空空的首座,叶信笑了笑。

  兵不血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