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五九章 有问题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浮城中的星轮散发出辉光,接着叶信与俪青花的身影出现了,等了很久的成化门长立即起身迎接,随后看到一个又一个人影落了下来。

  叶信与纪天凤是不同的,纪天凤试图积聚十二星殿的力量度过这场危机,所以她成为首座之后第一个行动就是要控制各个星殿的资源,而叶信压根没把其他星殿的资源放在眼里,身为坐拥万顷良田的土豪,会垂涎乞丐手中的那碗馊米?

  而且叶信明白强扭的瓜不甜,聪明人大都会等待瓜熟蒂落的那一刻,所以叶信没有提任何要求,亦没有试图做出什么改变,所以在诸位星主承认了他的首座身份之后,只是随便说了一些安抚的话,接着到太虚星主的府邸中转了一圈,便宣布散会了。

  诸位星主要离开的时候,叶信邀请卫金胎、季书虎等人去他的星殿坐一坐,得到叶信亲自邀请的几个星主欣然从命,云宝銮、顾风雷与路无常三位星主也想跟着走一趟,叶信等的就是这个,自然微笑应允。

  最后只剩下纪天凤、童四灵与祝寒象三人,显得形单影孤,叶信到这时候才开口邀请他们,纪天凤等人没想到叶信会率先传递善意,不敢扭捏作态,忙不迭的答应,现在十二星殿的十三位星主,都到了浮城。

  其实叶信是从底层一点点爬出来的,而且爬过不止一次,又非常擅于总结各种经验,他经历的岁月跨度肯定比不上纪天凤等人,但经历的磨难与风波,却不见得比诸位星主差。

  叶信总能在该宽厚的时候宽厚,该严厉的时候严厉,该认真的时候认真,该糊涂的是糊涂,这是独属于他自己的智慧。

  当年的曹操曹孟德在官渡之战大胜之后,也能一把火烧掉手下将官与敌人交往的书信,表示既往不咎,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成就有多大,还要看他的心胸有多广。

  这类的事情,叶信早就做到了,他成为天罪营统领的前后,谢恩、月虎、郝飞、薛白骑等人多有不服,可他全当什么都没发生,只是默默的用自己的努力做出证明。

  之前的矛盾,并没能影响他们成为兄弟,事实如此。

  不过,叶信也有自己的底线,就是对他叶信不能动杀心,心里不服,我们可以慢慢来,要动手把我叶信干掉,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触犯过叶信的底线的人,都被叶信用种种手段坑死了、害死了,他把天罪营原来的统领李猜赶走,也是因为李猜默许了那些行动。

  想做一个合格的领头狼,要恩威并重,人家都要从肉体上消灭你了,还可以宽恕、原谅,让别人怎么想?那……大家都来试一试好了,反正也没有后果。

  纪天凤始终没有出手,等于没触犯叶信的底线,其他种种,都是小节。

  说实话,有半数星主是抱着朝圣的态度来的,想亲眼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福祉之地,能支撑起叶信的强大,结果一眼看过去,发现这里到处都是废墟,片片狼藉,显得很惊愕。

  “叶殿主,你这贪狼殿是不是被谁袭扰过?”顾风雷开口问道。

  “是啊。”叶信叹了口气:“这是我第一次吃大亏。”

  “以叶殿主的本事……能把贪狼星殿逼到这种地步的,必定是天路中的巅峰大能了!”云宝銮喃喃说道。

  “是两个从天域降临的法身。”叶信说道。

  叶信之前对俪青花没有说实话,现在没必要隐瞒了,正好借这个机会试一试这些星主的心性,他干得是造反的事情,如果有的星主感到畏惧,现在就要退出,对他而言只有好处。

  诸位星主们都惊呆了,连俪青花也一样,她甚至以为叶信在开玩笑,不过转头看到成化门长脸上显露出一种骄傲之色,好像在说,除了我们,谁都撑得住神之法身的进袭?!

  “连法身……都没能……毁掉这悬山么?!”纪天凤见识最广,在天路中也观赏过古战场的遗址,所以她无法相信叶信的话,悬山散发出的元力波动尽管很强,好像有不弱的法阵护持,可是和神之法身的力量远远无法相比,不要说来了两个,仅仅一个神之法身轻描淡写的一击,便足以把这座悬山粉碎了!

  “我们逃得快。”叶信说道:“严格的说,也不算吃亏,虽然这里损失不小,但我们也灭杀了一个分神。”

  叶信心中有些奇怪,诸位星主的表情大都是震骇、惊恐、担忧等等,不太符合他们的身份定位。

  按理说天域是主宰,他叶信竟然敢剑指天域,这是大逆不道的,难道不应该受抨击么?而诸位星主只是表现出了对天域力量的恐慌,可缺了一点东西,好像心底里并没有膜拜在天域的权威下。

  人的微表情是极其复杂的,而叶信一向擅长观察细微的变化,譬如说,一个人满身是血的去见朋友,大拇指一挑,说他今天把一群小混子打了一顿,朋友们的眼神应该是惊恐和不解的,那种意思大概是,以前没发现这个人有暴力倾向啊,还有,和一群小混子较什么真?值得么?

  同样,一个人满身是血的去见朋友,大拇指一挑,说他今天把他老爹打个半死,朋友们的眼神除了惊恐之外,肯定有谴责,对忤逆的谴责,甚至会有深深的嫌恶,决定以后不能和这个人交朋友了,连自己亲爹都能打,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两者是惊恐,但在惊恐的背后,肯定存在着无数细微的不同。

  “灭杀了分神……”纪天凤的语调仿佛在呻吟。

  叶信眉头动了动,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太虚星主!太虚星主原本是天帝钟馗的仆人,天帝钟馗遇害之后,太虚星空逃往下界,创立了十二星殿,如此……太虚星主对天域诸神应该是充满仇恨的,或者言传身教,或者潜移默化,所以这些星主对天域诸神只有畏、没有敬。

  分析下来,他想要收拢十二星殿的想法是非常正确的,当前是力量不够强,如果有一天,真的能与天域诸神掰掰腕子了,诸位星主们应该不会有心理障碍。

  这一点连景公子都比不上,别看现在景公子咬牙切齿的恨着劫宫,等叶信要向天域开战了,可能会耗费很长时间才能克服心底深处的障碍,毕竟是要逆天而行啊……

  “走吧,我们去小天界看看。”叶信说道。

  ****

  时光流逝,转眼诸位星主已经在小天界中转了三、四天,与法身一战之后,真真虽然很虚弱,但她与叶信分享了无道者的轮回之力,稍微恢复之后,便让小天界再次萌发出勃勃生机。

  小天界内的景象让诸位星主连连称奇,尤其是叶信上次从上古遗迹中带回了一堆金髓,差不多有十几万斤,诸位星主看到金髓连眼睛都不会转了,他们在附近走过去,走出老远,依然死死对着金髓行注目礼。

  连身为虚空行走的计星爵都要为自己闭关需要的金髓犯愁,下界修士何曾见过这么多金髓?

  叶信当然是故意的,他抖威风已经抖得差不多了,应该让诸位星主认清自己的未来。

  不过,小天界虽然好,但诸位星主总归有自己的家,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们操办,接下来便先后告辞了,第一个离开的是祝寒象,接着纪天凤也向叶信告辞,叶信便把纪天凤请到了自己的书房里。

  进了书房的纪天凤保持着沉默,好像有些放不开,或者说,她还没有完全适应当前这巨大的转变,也没有完全接受自己眼下的身份、地位。

  “天凤殿主,你对祝寒象这个人怎么看?”叶信开门见山的说道。

  “他……”纪天凤愣了愣:“颇有能力,不过心胸有些狭隘,睚眦必报。”

  “我看没有这么简单。”叶信沉吟了片刻:“有一件事,不知道天凤殿主知道不知道,如果你知道,他还有些可信度,如果你不知道,那他……就有些古怪了。”

  “什么事?”纪天凤急忙问道。

  “他和明界的擎天门走得很近,你听他说起过么?”叶信说道。

  “没有。”纪天凤一愣:“擎天门?他很少去天路的,怎么会结识擎天门的修士?”

  “那就不对了。”叶信淡淡说道:“或许……他是想利用天凤星主去冲锋陷阵吧,然后自己另有布置,等到你大功告成,他再来个鸠占鹊巢。”

  纪天凤沉默良久,苦笑道:“叶殿主,你已占尽先机,又何必……”

  见纪天凤没有把话说完,叶信笑了:“又何必挑拨离间?哈哈哈……我确实没有挑拨离间的必要,今天把殿主请过来,就是要提醒你,这个人,你帮我盯着点,他有问题。”

  “我的问题应该比他更大吧?”纪天凤缓缓说道。

  “不,你是为了星殿的未来做打算,如果我在殿主的位置上,也会做同样的事。”叶信说道。

  “既然叶殿主认为祝寒象有问题,为什么把他请到这里来?”纪天凤皱起眉。

  “因为我不怕他泄露什么秘密。”叶信很笃定的说道。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