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六一章 一条道走到黑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接下来的时间,叶信陷入了一种疯狂修炼的模式,他已经得到了证明,把自己的意志投入到神格之中,释放出的破坏力确实要比理智状态下强大得多,因为没有实物,无问真人无法了解他那一拳有多么可怕,但他自己知道,那一拳已把上古遗迹的封闭空间硬生生打穿了,幸亏这里的法阵经过无数年的运转,积蓄了无穷的力量,在叶信的拳劲散去之后,迅速弥补了空间的裂痕。

  所以,他一定要尽可能在理智与失控之间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点,这不止需要极高的悟性,还需要一次次的尝试,卖油翁的神乎其技,便在于常年不断的水滴石穿。

  有句话说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从自我修炼的角度简单剖析,心有猛虎指的是力量,细嗅蔷薇可以理解成一种完美的控制。

  尽管心中隐藏着一只恐怖的猛虎,但依然可以保持绅士风度,彬彬有礼,用善意欣赏着这个世界,绝不轻易把猛虎放出去。

  叶信的难处在于,如果他不再控制猛虎,那一瞬间的杀伤力或许能冠绝天下,就算与那神夜对上,亦不会落于下风,但他会进入无知无觉的状态,除非有人用底层口令,使得他退出神格,恢复自己的意志。

  可这种方法不能经常使用,先不说知道底层口令的人不一定总在他身边,用得多了效果会逐渐减弱,直到有一天他会彻底变成神夜那种人。

  转眼叶信已在上古遗迹中不停歇的修炼了一个多月,他完全没注意到时间的流逝,这很正常,很多闭关修炼的修士在出关后,总会下意识问别人过去了多久,因为在定境中感觉不到时间,好像一切都是弹指之间。

  但这一天,正在湖面中央静坐的无问真人突然惊起,抽出一块玉简看了看,接着向叶信这边急速掠来。

  心境的变化会让气息自然而然的膨胀开,叶信察觉到不对,张开双眼,看向了无问真人:“什么事?”

  “小景那边出事了!”无问真人急匆匆说道:“花补真君在向我求援。”

  其实现在的叶信很希望能放下一切,安安心心的修炼,如此用不了一年,他把意志投入神格的深度会逐渐增加,在他本身的境界没有任何提升情况下,实力依然会变得厉害得多,但景公子出了状况,他绝无可能袖手旁观,只得跳起身。

  反过来说,这也是如明界几位佛主,乃至天域诸神都需要网罗大批附庸的根本原因,事事都要亲自出面,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把自己毁掉,尤其是天域诸神,他们一次闭关就要几百年,甚至更久,必须要有相应的得力助手负责平衡神域内的一切变化。

  而叶信只算刚刚冒头,哪里有得力的助手?他只能亲力亲为。

  “真人,你守在这里,我去看看。”叶信说道。

  “好,你自己小心。”无问真人点头道,他目睹了叶信可怕的变化,对叶信自然是充满信心,当下的叶信就算对上东宫猎、银鸢那样的巅峰大能,应该也能支撑一段时间的。

  叶信伸出手划向空中,一道黑色的裂隙就在他眼前出现,接着叶信的身影穿入到裂隙之中,下一刻,他已进入景公子等人藏身的遗迹,正看到老豹子瘫坐在台阶上,连连喘着粗气,而花补真君遍身染血,正手忙脚乱的在一堆匣子中翻找着什么。

  看到叶信出现,老豹子猛地跳了起来,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但他也算够狠,居然硬生生把后面的血咽了回去,接着叫道:“叶先生,景公子有危险!”

  “在哪里?”叶信喝道。

  “出山门东南角,四千里开外!”老豹子回道。

  叶信的身形陡然化作一道金光,向着前方掠去,掠出遗迹的山门,站在崖边左右辨认了一下方向,再次纵身掠起。

  四千余里的距离,对寻常人来说是难以企及的,不知道要走多久,但对大圣级的修士而言,毫无难度,快得二、三十息就能到,慢的七、八十息怎么也够了,很快,叶信已看到前方奔涌的霞光,那是景公子真仙锤散发出的波动,虽然霞光好像被什么东西轰开,但随后再次掠起,代表景公子至少还活着。

  叶信加快速度,掠到了战场上空,而因为感应到他叶信散发出的波动,下方的战斗已暂时停止了。

  景公子和小胡子在一边,景公子已变得衣衫褴褛,不过持着真仙锤挺立的身影依然显得威风凛凛,小胡子缩在后面,他背上还背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修士,身影摇摇晃晃,可能是受了伤。

  叶信如流星般落下,落在了距离景公子不远的地方,他没有去观察对面那些修士,只在看景公子,随后叹道:“你属猴的么?屁股就是坐不住?非得出来惹是生非?!”

  叶信对景公子是有些怨念的,他的参悟正在最关键的时候,却因为景公子不得不提前出关。

  “回去之后不管你怎么骂我,我都听着,但你先帮我把这口气出了!”景公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叶信没词了,兄弟已经认了错,他还能说什么?如果一定要问清前因后果,主持绝对的公道正义,那兄弟还有什么意思?

  “那边又是怎么回事?”叶信看向着侧方。

  “厉正奇在那边挡住了另一群家伙,免得我们被前后夹击。”景公子说道。

  “小胡子,你去让厉正奇撤下来吧。”叶信说道。

  “好。”小胡子应了一声,纵身掠向空中。

  在叶信与景公子对话的时间里,对面那些修士都在静静的看着,他们并不是很有风度,而是因为这时候保持沉默属于最好的应对方式。

  如果他们更强,可以轻松碾碎景公子召来的帮手,保持沉默并不影响结局,如果他们处在弱势一方,保持沉默等于创造了一个回旋的机会,然后搭一搭相互的关系、人脉,有可能全身而退。

  当叶信的视线转过去时,一个外貌看起来在三十许、相貌端庄而清秀的妇人缓步走了出来,微笑着说道:“老身擎天门车鹤灵,敢问尊驾是哪一位?”

  “无名小辈而已。”叶信淡淡说道。

  那个叫车鹤灵的妇人皱了皱眉头,叶信掠来时气势雄浑无比,显然修为精深,她不想无端惹上强敌,何况她原本也没打算伤害景公子,只是因为景公子的臭脾气,事态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而已。

  既然叶信拒绝与她攀关系搭人脉,她也只能放弃,接着她的视线又转向了景公子,叹息着说道:“景公子,你又何必执泥不误呢?老身毕竟与贺羽仙有千余年的交情,怎么可能害你?说实话,老身此次应劫宫昭令,赶往化界捕杀计、丁二贼,如果不是因为我来也,看到你也只会当没看到。”

  “呵呵……”景公子发出冷笑声。

  “景公子真是不懂老身的苦心啊。”那车鹤灵又叹了口气:“老身杀了你,该如何面对贺羽仙?擒了你交给劫宫,贺羽仙明面上不说,暗地里定会恨我多管闲事,老身并不蠢,怎么会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师尊已经把我赶出门墙了。”景公子冷冷的说道:“要杀要剐,你尽管放马过来!”

  “你啊……糊涂!”那车鹤灵说道:“老身真要杀你,你焉能撑到现在?贺羽仙已在你身上倾注了六百余年的心血,你当真以为他舍得把你彻底毁掉?还是你一直把你的师尊当成傻子,你的朋友混入羽仙阁来救你,他却一无所知?!”

  “这一切不过是劫宫的阴谋诡计罢了!”景公子说道,劫宫是为了利用他引出大批极上秘龙道的修士,后来发生的事情已经证明了。

  “可怜……可怜……”那车鹤灵连连摇头:“你就没想过,你师尊无可奈何之下,不得不顺势而为么?因为这是你唯一的活路。”

  景公子突然呆住了,他有些转不过来弯。

  “景公子,现在知道老身为什么没有动用重手了吧?”那车鹤灵乘胜追击:“老身并不想难为你,只要你告诉我,那个我来也的真正来历!”

  “为什么要放过我而找他?”景公子说道。

  “你不过是一时糊涂入了邪教而已,何况你师尊为明佛出力数千年,总要给他几分颜面,所以你还是有机会重入羽仙阁的,当然,你要用自己的功劳证明自己的清白。”那车鹤灵说道:“而那我来也早已被劫宫下了格杀令,如果能斩杀此人,功绩比擒住计、丁二贼还要大,所以老身才会停在这里劝解你。”

  “呵呵……哈哈哈哈哈……”景公子突然狂笑起来,他心中在骂着,你们这帮SB啊,我来也就在你们眼前,可你们不知道!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景公子有些动心了,但车鹤灵已表明一定要咬住我来也不放,让他重新变得坚决起来,他不能反复的,如果他反复了,这些拼着性命来帮他的朋友们怎么办?叶信是为了救他才斩杀了劫宫的劫者,然后他叛变逃回羽仙阁?

  就算是为了叶信,为了这份交情,他也必须要一条道走到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