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六三章 后会无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由寂灭之气凝聚的人影被叶信的指风点中,身形陡然炸开了,与此同时,车鹤灵后方的一个修士突然化作迸射的血光。

  灰色的烟气冲天而起,而血光向下方溅落,随后灰烟与血光相互缠绕着、卷动着,还不到一息的时间,在一声炸雷般的轰鸣之后,灰烟与血光凝成了一点奇异的光斑,向着叶信落去,落在了叶信的指尖上。

  叶信凝视着自己的指尖,悠悠说道:“生死无界?一点文采都没有……据说当年还是落第的举子,书都白念了。”

  突如其来的死亡,让车鹤灵那些修士变得噤若寒蝉,他们确定,叶信并没有向他们出手,可那个修士是怎么死的?不过是点碎了一具雕像而已,完全没理由!而且,那个修士在粉身碎骨的刹那,圣体依然在守护着他,什么力量可以无视圣体的防御?

  “夫人,此人的道法太过诡异,我们还是走吧!”一个修士忍不住叫道。

  还没等车鹤灵说话,叶信已再次出手,击碎了一具雕像,和刚才一样,又一个修士毫无征兆的化作迸射的血光。

  这一次,那些修士当即炸了锅,如果叶信是靠着压倒性的力量击败、击杀他们,他们绝不会象现在这样恐惧,至少还有大名鼎鼎的擎天夫人车鹤灵挡在他们身前,可是,叶信的杀戮方式诡异到了极点,他们完全无法理解。

  轰轰……每一个修士都在拼力运转元脉,向着各个方向飞掠而去。

  “冥府岂是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叶信摇了摇头,接着他的手掌向下拍落。

  那些雕像几乎同时被震得粉碎,而向着各方逃窜的修士,也化作一片片迸射的血雾,车鹤灵突然发出一声哀嚎,她的身形如遭雷击,张口便吐出一口鲜血,她终于明白了那些修士是怎么死的,叶信的攻击并不是从外界卷来,而是从元神深处爆发,然后冲击元府、再冲击肉身,所以那些修士拼力保持的圣体根本没有用处。

  被震得粉身碎骨的修士与灰烟相融合,凝成奇异的光斑,落在了叶信的领域中,四下飘荡,而这片灰暗的领域好像突然变得鲜艳了一些。

  “擎天夫人名不虚传啊。”叶信微笑着说道:“如果在两个月之前,我或许就要想办法退避三舍了。”

  “混账!”车鹤灵勃然大怒,而且她清晰的感觉到叶信的气息变得衰弱了,叶信的法门固然诡异无比、前所未见,但必定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下一刻,车鹤灵的手掌也遥遥卷向了叶信,她手腕处的四合宝镯脱袖飞出,接着一股强横无比的元力波动轰然爆发。

  现在的车鹤灵,失去了面对景公子时的那份泰然自若,她已把叶信当成了一个恐怖至极的敌人,稍有不慎,自己就会命丧当场,所以全力发起攻击。

  四合宝镯化作一颗足有千余米方圆的巨型火球,瞬间便把叶信碾得粉碎,灭法世的大地陡然翻滚起来,就像被巨石击中的水面,沙尘冲天而起,裹挟着火光的冲击波高达数百米,以极快的速度卷向四面八方,沿途所有的阻碍全部被碾得粉碎。

  车鹤灵的全力一击无愧于她巅峰大能的地位,在毁天灭地的威势面前,叶信以前赖以自保的领域、圣体都近乎儿戏,单单从境界、力量上来说,车鹤灵不知道要比叶信高出多少。

  周围万米之内的世界,已算是被摧毁了,天幕有无数波纹闪烁,就像极光一般,大地黑烟四起,地面已被灼烧得裂开,犹如水分蒸发殆尽的湖底。

  车鹤灵长吸一口气,探手召回自己的本命法宝,她感应不到叶信的元力波动了,但还是不放心,接着挥袖卷向下方,滚动的烟尘被她的气息震散,接着,她的脸色陡然变得铁青,身形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叶信的领域居然能保持原状,灰色的蜂蝶依旧在花丛间飞舞着,灌丛树木依旧在微微摇晃着,她明明可以清晰的看到叶信,但她的世界与叶信的世界好像不在一个位面中,两者不会产生任何交集。

  车鹤灵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一个字都没说,突然转身向着远方急掠而走,这种诡异的法门不是她能破解的,现在亦不是思考的时候,先逃走保存自己的性命再说!

  车鹤灵化作一道金光,极速掠向天际,她拼命展动身法的速度比叶信还要快出一线,只是几息的时间,已掠出千余里开外,在她身后留下一道翻滚震荡的云气,望不到边,一直连到天际的尽头,昭显着她飞掠的轨迹。

  感觉已经摆脱了叶信,车鹤灵暗自松了口气,可就在这时,一道灰烟在前方极远处弥散开,而叶信的身影就在灰烟之中出现。

  车鹤灵发出惊叫声,她拼力转身,向着斜刺里掠出,避开了叶信的阻拦。

  只是,她的速度刚刚恢复极限,又一道灰烟在前方极远处弥散开,车鹤灵已经有了准备,立即再次转向,这一次她索性向着来的方向掠去,既然叶信已挡在了她前方,不如干脆往回逃。

  但这一次,叶信竟然出现得更快,她刚刚转向还不到一息的时间,叶信已经从膨胀开的烟气中走了出来。

  车鹤灵呆若木鸡,她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受,这不可能!没有谁的身法能达到这种程度!就算是劫宫的虚空行走,也不可能瞬息之间反复拦住她的去路。

  而且,她还看出叶信在不停的成长,第一次叶信拦住她,她已经飞掠了六、七息的时间,第二次就短了,两息的时间叶信便出现在她的前方,而第三次还不到一息的时间。

  叶信刚刚领悟这种法门么?等到了操控自如的地步,这种法门会变得何其恐怖?!恐怕连劫宫也会战栗不安吧……

  “夫人可能是年纪大了,耳朵不太好用。”叶信淡淡说道:“我已经说过几次了,已入冥府、永难回头。”

  “死!”车鹤灵突然发出怒吼声,她的元力波动再次爆发,手中的四合宝镯闪电般向着叶信卷去。

  叶信露出笑意,静静的看着四合宝镯化作一颗毁天灭地的大火球,又静静的看着大火球向他砸落。

  车鹤灵也在死死盯着叶信,随后,她看到了膨胀到了极致的四合宝镯把叶信乃至叶信的领域全部吞没,可接着巨大的火球卷过了叶信的位置,继续卷向远方,而刚才被火球遮挡的叶信还有叶信的领域便出现了,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车鹤灵长吸一口气,她连本命法宝都顾不上收回,立即转身,就要向着前方飞掠,可是,恍若在她转身的同时,叶信居然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

  车鹤灵惊骇欲绝,她不停的转身,猛然发现,不管她看向哪里,叶信都静静的站在前方,只有叶信领域外围的背景在不停的转动。

  车鹤灵全身都开始剧烈颤抖着,她突然抬头看向天空,发现叶信在天上,又猛地转向地面,看到叶信又出现在地面中央。

  此时此刻,车鹤灵几乎要崩溃了,但毕竟是天路中有数的巅峰大能,她选择了闭上双眼,收拢神念,看不到叶信了,她接近崩溃的心境奇迹般的稳定下来。

  “装神弄鬼!”车鹤灵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瞒得住别人,休想瞒得过老身!”

  “哦?”叶信淡漠的应道。

  “老身伤不到你,你也伤不到老身,否则你早就出手了!”车鹤灵喝道。

  “真的么?”叶信的语调还是很淡漠。

  车鹤灵对自己的判断充满自信:“你双眼无神、嘴唇发白、气息转弱,这种法门应该耗尽了你的元力,所以你现在拿老身亦没有办法!”

  “擎天夫人果然厉害,短短时间就能看出破绽,嗯……我以后知道应该如何掩饰了。”叶信发出轻笑声:“但是,夫人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闭上眼睛的。”

  “叶殿主莫要动用这种小伎俩,老身岂会连着上你的当?!”看不到叶信了,车鹤灵的自信越来越强:“你的法门施力于心神,应是一种幻术,老身闭了六识,你又能如何?!”

  “闭了六识?你的耳朵好像还在听我说吧?”叶信笑意更盛:“夫人的境界确实要比叶某高得多,叶某靠着冥府亦伤不到夫人,但是……夫人早已入局,我可以把冥府送到另一个不需要我亲自动手的地方去啊。”

  “叶殿主,后会有期吧!”车鹤灵冷笑道,接着她再次全力展动身形。

  下一刻,车鹤灵突然感应到无穷无尽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她继续坚持不睁眼、不释放神念,只是靠着圣体强行支撑。

  时间的流逝似乎变得很慢,又似乎变得很快,车鹤灵不管那么多,一直向前飞掠,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圣体竟然有些支撑不住了。

  “夫人……不累么?”叶信的叹息声犹如在耳边响起。

  车鹤灵顾不上许多了,她急忙张开眼睛,随后发现自己处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在这一瞬间,车鹤灵的心跳都停止了,她什么时候离开了灭法世?这里……是传说中存在的虚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