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六四章 第一流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股黑色的烟气在半空中出现,接着凝成一条人影,正是神夜,神夜看向下方,叶信站在一个深不见底的天坑旁,向着神夜颌首示意。

  神夜身形一闪,轻盈的落在了叶信身边,叶信晃了晃手中的黑玉令牌:“你这令牌倒是好用,不到两息的时间你就来了,我还以为要等一阵子呢。”

  “这种令牌我一共只有三枚,在我身边时,每天都要用真气温养,当然好用了。”神夜说道。

  “你这种随意来去的法门叫什么?”叶信说道。

  “你不是也有同样的本事?为什么对我的法门好奇?”神夜说道。

  “随口一问罢了,如果这是你的秘密,你不想说,就当我没问过吧。”叶信说道。

  “也不算是秘密。”神夜说道:“我的法门叫神游术,在神庭单单以神游术的造诣相比较,我应该算是第一了。”

  “哦……”叶信点了点头。

  “别拐弯抹角了,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神夜说道。

  “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叶信说道:“我有几个朋友被困在了化界,我一个人恐怕应付不过来。”

  神夜沉默片刻:“你的神蕴要比上一次见面的时候丰满得多,想来这段时间有了自己的参悟,寻常的大能已远不是你的对手,能让你无法应付的……应该是大麻烦吧?”

  “确实。”叶信又点了点头:“据我所知,劫宫至少出动了八位虚空行走。”

  “八位?岂不是除了天族以外,其他几族的虚空行走都到场了?”神夜皱起眉头。

  “差不多。”叶信说道。

  “你朋友是什么人?居然惹得劫宫如此大动干戈?”神夜说道。

  “他们原本亦是虚空行走,后来被赶出了劫宫。”叶信说道:“我没想到事态会突然恶化,原本只有明界的红佛与青佛卖力气追杀他们,其他几族虚空行走因为黄老无端被害,有唇亡齿寒之感,都是胡乱应付事情,现在却莫名其妙全部出动了,好像不抓到我那几个朋友就绝不会罢休。”

  神夜又变了沉默了,良久,他微微叹了口气:“这件事可不容易,我们得要好好商议商议。”

  “你连天域神祇的分神都不怕,还怕几个虚空行走?”叶信说道。

  “我可是诚心诚意要帮你的,你用不着激将。”神夜很认真的说道:“上一次我们联手灭杀那个分神,你应该也看出分神的致命弱点了吧?分神的力量比你我都强,但没有头脑,只知进、不知退,就像一个力大无穷的婴儿,对付婴儿自然有很多种办法。”

  “你见过劫宫的虚空行走?”叶信感觉神夜的表情有些异常。

  “见过。”神夜说道:“是魔族的虚空行走,叫罗纹,他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畜类!”

  “他怎么了?”叶信一愣。

  “表面上要和我谈合作,却又突然出手,打乱了我的部署。”神夜说道:“说起来我们神庭的气象要比你们天域好得多,神庭修士至少是要讲信用的,不比你们,各个两面三刀、口蜜腹剑。”

  “你好像吃了不少的亏啊?”叶信感觉有些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已经修炼成自己的神格、视万物为刍狗的大能也会吃亏么?

  “别提了,刚开始走进天域那段时间,确实是自己在想当然,不过我学得很快。”神夜说道。

  “你斗不过那个罗纹?”叶信说道。

  “我的实力比他强,如果他敢正面与我抗衡,三十息之内,我必能要了他的命。”神夜说道:“可他是虚空行走,我拦不住他。”

  “你就不怕我也是两面三刀、口蜜腹剑的人?”叶信笑了笑。

  “原来我也是防着你的,但现在没必要了。”神夜说道:“那个分神被你我两人联手灭杀,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也从来没想过留退路。”叶信沉吟一下,转移了话题:“那两个朋友,我无论如何都要救出来,你说应该怎么办?”

  “八位虚空行走都到了,确实是个麻烦,但还不是致命的麻烦,我只担心……”神夜轻轻吁出一口气:“你说原本其他族的虚空行走都是混乱应付事情,突然之间开始服从劫宫的昭令,那只代表一件事。”

  “什么?”叶信急忙问道。

  “天域神祇已经降下了自己的分神,甚至是有法身,各族虚空行走或许敢对大天劫阳奉阴违,但在神祇的法身面前,就要变得乖巧顺从了。”神夜说道:“大天劫还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顾虑,不想动他们,可在天域诸神眼中,他们算个什么?稍有不满,必定随意抹杀。”

  “你是说我们此行有可能碰上神祇的法身?”叶信的脸色变了,分神与法身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力量,他全力爆发,可以在短时间内压着分神狂轰滥炸,但法身一招就能要他的命!

  可以这样理解,分神只是天域诸神拔掉毫毛变成的战斗机械,而法身属于本体的意志投影。毁掉分神,不过能让天域诸神感到痛了一下,而毁掉法身却能让天域诸神受到重创、意志崩乱。

  “那不会的,你放心。”神夜摇头道:“天域神祇降下分神与法身,只是为了明界的这场盛宴,至于别的事情,他们不会关心。”

  “如果你的消息没错,还有一个多月盛宴就要开场了。”叶信说道:“你真的要去么?”

  “为什么不去?”神夜愣了愣:“我感觉你好像有些害怕。”

  “我见过天域神祇的法身。”叶信叹了口气:“不是现在的你我能对抗的,幸亏我及时退去虚空,否则早就灰飞烟灭了。”

  “不是退出来了么?还怕?”神夜摇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拼命修炼神游术么?”

  “为什么?”叶信说道。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得到了我的神兵,这条秩序之链。”神夜缓缓说道:“不过,在神庭中走动的……拥有毁天灭地之能的修士太多了,多到每一天睡下,都怀疑自己再看不到第二天的阳光,我始终在想,到底需要多久才能修炼出可以保护自己的力量。”

  “后来有一天,我带着几个护卫去草原游玩,看到了一只狮子,那是雄狮,是整个狮群的狮王,很年轻,筋肉强劲,威风凛凛,在狮群的领地周围,没有任何凶兽能与它对抗。”

  “那只雄狮显得很骄傲,虽然我很小,没办法伤到他,但我只要挥挥手,那几个护卫就能把狮王杀掉,这就是我们修士的力量,所以我的修行之心也更加坚固了。”

  “我看了不长时间,又发现那只雄狮变得焦躁,不停的用爪子在空中胡乱挥动,还到处打滚,我问过护卫才知道,原来狮王正被毒斑蚊攻击着。”

  “毒斑蚊不止要吸血,吸血之后,还要往狮子的皮肉中注入毒素,让狮子的皮肉融化,然后再把自己的卵产在里面,只用七、八天,新的毒斑蚊就会从狮子的皮肉中钻出来,飞向天空,所以年轻的狮子外皮都很光滑,但活过十年的老狮子,身体上会布满无数圆孔形的疤痕,那都是毒斑蚊的杰作。“

  “然后,我顿悟了,凶猛的狮王居然奈何不了小小的毒斑蚊?为什么?因为毒斑蚊够小、够轻,能飞,而且飞得快,从那时起我就发誓,这一生我要做世间最聪明、最机灵的毒斑蚊。“

  说到这里,神夜转身看向叶信:“虽然我们只是见过几次,但我看得出来,你做事非常谨慎,通常只会选择去做自己非常有把握的事情。”

  “谨慎不好么?”叶信反问道。

  “你经历过的生死考验并不多吧?”神夜说道。

  “我是从军阵中熬出来的,你以为呢?”叶信再次反问,他感觉神夜的问话太过幼稚,让他不屑。

  “以你的能力,至少应该坐上将军的位置,但你只算是二流的将军。”神夜说道。

  “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我。”叶信更加不屑了:“何以见得?”

  “因为你用了一个‘熬’字。”神夜说道:“所以我可以断言,你的战斗是很艰辛、很痛苦的,你肯定不喜欢战场,只把自己经历的一切当成磨难,并且希望磨难能早一些过去。”

  “那又怎么样?”叶信还是不服。

  “第一流的将军,在战场上只会感到快乐,一种极致的快乐。”神夜悠悠说道:“那种快乐远超过男女交合、远超过美酒佳肴,世间一切享受,加在一起也无法相比,当他骑着战马冲向敌人时,会发出来自灵魂深处、酣畅淋漓的呼喊,你听到过这种快乐的呼喊么?”

  叶信呆在那里,一时无言以对,如果单单从心境上来说,他的负重前行确实要差了一筹。

  “没听过?好啊,等我们走进明界时,你就是知道什么才是第一流了。”神夜笑眯眯的说道:“相信我,天域和神庭,就是一群狮子,而我们要成为毒斑蚊,无情的戏弄他们!与死亡共舞,差了一点点,就要堕入深渊、万劫不复,那种刺激会让你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感受到无上的快乐。”

  “你……简直……是个变态……”叶信喃喃说道。

  “有些话我憋了很久,有些事也忍了很久。”神夜叹道:“唯独你,才有资格听,因为我们都是弑神者。”

  “……”叶信上下打量着神夜,他发现每一次与神夜谈话,都能让他有新的感悟。

  “说回正题吧。”神夜说道:“想帮你的朋友,首先要找到他们,化界那么大,你怎么找?”

  “这个没问题,来的时候,我杀了一个接了劫宫昭令的家伙,抢了她的法宝法器,还有劫宫的令箭。”叶信说道:“我能找得到他们。”

  “能找到就好,别的事情看我的。”神夜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