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六六章 孤是究极大法王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我一直以为计大哥会跑到我哪里避避风头,可等了几年,也不见你的影子,原来……计大哥是不想牵连我啊。”叶信叹道。

  计星爵怒目圆睁,他气得几欲吐血,因为并无法得知叶信这几年的成长,在他看来,以叶信的资质、实力、才能,在赤阳道等下界称王称霸肯定是没问题的,但这里环伺的都是天路巅峰大能,还有劫宫的虚空行走,你叶信敢在这里卖弄,岂不是发疯了?!

  “原来是计兄的旧时,有趣有趣。”箭台无业笑吟吟的说道:“小子,你手里的劫宫令箭是哪里来的?”

  “问我么?是擎天夫人车鹤灵的。”叶信说道。

  “她人呢?”箭台无业皱起眉头。

  “死了。”叶信说道。

  气氛突然陷入了死寂,擎天夫人车鹤灵亦是天路巅峰大能之一,不管叶信用了什么办法干掉了车鹤灵,是阴谋诡计也罢,是明火执仗也罢,都昭示着叶信有几分本事,不可小窥。

  “你这是何苦……”计星爵露出了惨笑,他一直没有去赤阳道,就是不想拖累叶信,可叶信居然害了擎天夫人车鹤灵,此举必定惹得明佛震怒,叶信的赤阳道也将遭受灭顶之灾。

  他实在想不通叶信为什么这样傻,今天他和丁剑白是无法避开这一劫了,任雪翎与危危十有八九也会被押往劫宫,损失已经够大了,此刻叶信却一定要把自己也搭进去,完全没有意义。

  “没有计大哥,我早就死了,以前是你帮我,现在自然轮到我帮你。”叶信说道。

  “你简直是无可救药!”计星爵一点不领情,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只要陪好那只老虎,迟早有一天,她会回赠你一片天地,这是你最快也是最顺的路,又何必强自出头?!”

  “未必。”叶信笑了笑。

  “计兄,你们叙旧也该叙得差不多了吧?”箭台无业说道,接着他手腕一翻,手中已多出一张散发着银光的长弓,长弓是由骨骼制成,遍布弓背的一根根倒刺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在三十三天之中,以箭术登顶的只有两个修士,一个是任雪翎,一个就是妖族虚空行走箭台无业,箭台无业亮出了自己的本命妖骨,代表着他忍不住要动手了。

  “总是打断别人的话……”叶信显得有些无奈:“你到底是哪一位?”

  箭台无业被气笑了,计星爵沉声道:“他是虚空行走,别告诉我你感应不到虚空法印的波动。”

  “我知道他是虚空行走,但不知道他是哪一位啊。”叶信说道。

  “他是箭台无业!”丁剑白突然插话了。

  “原来是无业兄,那我也自我介绍一下吧。”叶信悠悠说道:“孤是神庭灭仙霸天金刚玄奥八方神游究极大法王。”

  敌我双方都出现了短暂的错愕,什么玩意?

  “封号有些长?”叶信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随后便解释道:“没办法啊,在神庭封号越长便代表着地位越高,我只能认了,如果你们脑子不够用,记不下来,以后直接叫我究极大法王就好。”

  “你……你投靠了神庭?!”计星爵大吃一惊。

  “也不算投靠,合作而已。”叶信说道。

  箭台无业已没办法忍受叶信的胡言乱语了,可就在他的元脉加速运转的瞬间,又听到叶信说道:“我的领域是掌控虚空,嘿嘿嘿……能在虚空行走的,可不仅仅是劫宫啊。”

  接着,叶信伸手在空中划去,划开一条黑色的裂隙,计星爵与丁剑白眼神发直,箭台无业的气息在黑色裂隙出现的瞬间,已变得有些散乱了,证明他心中有多么震骇,银鸢亦是大吃一惊,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进去了……我出来了……我又进去了……我又出来了……”叶信似乎担心别人感应不到虚空的气息,所以亲自表演,在虚空裂隙中来回出入:“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很简单么……”

  箭台无业脸色发沉,紧握着长弓的手已是青筋毕露,天路中每一族都有一位大劫者、两位虚空行走坐镇,形成无法撼动的铁三角,他们掌控着虚空行走的能力,掌控着虚空行走之力的修士几乎是杀不死的,而杀不死的修士无疑是可怕、强大的存在。

  箭台无业原来根本没把叶信放在眼里,看到叶信释放出虚空,他变得如临大敌,气势迅速膨胀到顶峰。

  就在这时,银鸢的眉头挑了挑,突然说道:“有阴气!”

  箭台无业向后退了两步,他也感觉到不对了,这片天地变得阴风阵阵,好像有什么力量在凝聚。

  银鸢的视线落在了叶信身上:“是邪路法阵!阵眼在他身上!”

  箭台无业立即张开了长弓,而叶信摆了摆手:“慢来慢来,孤是神庭灭仙霸天金刚玄奥八方神游究极大法王,自然有百万神兵随行,两位无需惊惧,而且,孤有一事不明,想问个清楚,无业兄身为虚空行走,应是见多识广,总该知道三万年一小灭劫,九万年一大灭劫吧?”

  “什么?”箭台无业顿了顿。

  “九万年大灭劫须臾将至,无业兄在这时候尚到处奔走,真的已经为应劫做好准备了么?”叶信缓缓说道:“说实话,孤前后已经准备了八千余年,尚且要战战兢兢,无业兄如此坦然,不知道这份底气从何而来?”

  “什么九万年大灭劫?”箭台无业显得将信将疑,他从没听过这个说法。

  “无业兄不知道?”叶信露出错愕之色:“大灭劫距今太过遥远,无业兄或许没听过,可小灭劫无业兄也不知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箭台无业说道。

  “那无业兄可曾听到过两、三万前的故事或者传说?”叶信又问道。

  箭台无业看向银鸢,银鸢也在看着箭台无业,他们眼中都是迷茫,或许在他们的少年的成长时期,问过别人相同的问题,但没有谁知道答案,慢慢的,这个问题便被遗忘在了心底深处,现在被叶信引动,疑问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据说天族在几十万年前便进入天域了,这几十万年的时间存在大段的空白,一点痕迹都没有。

  而叶信对他们的无知显得很惊愕,肯定是掌握着第一手资料,何况九万年大灭劫几个字听起来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凶兆,加上叶信刚才说他已经准备了八千余载,犹感到战战兢兢,让他们不得不重视。

  “我明白了……”叶信突然叹了口气:“天域诸神是为了控制你们,用大神通抹去了过去的一切痕迹,可怜……真可怜啊……”

  叶信说的本就是事实,还有他的自我情绪控制,表现出了百分之三百的真诚,他眼中的怜悯、感叹让箭台无业和银鸢感到一阵阵心悸。

  神庭为了保护草原,已经开始挑动羊群发起战争,这就是大灭劫,不过九万年是他胡乱加上去的,为了昭显出规律性,智慧生命总会本能的试图从历史中总结出规律,希望用以掌控未来,加了九万年,会让箭台无业和银鸢产生更强烈的求知欲。

  箭台无业和银鸢再次对视了一眼,什么是大灭劫?大灭劫须臾将至?这世界会发生什么灾难?他们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疑问,与之相比,他们已经无暇留意叶信散发出的真气波动了。

  “抹掉过去的痕迹,固然能让三十三天保持稳定,但天域诸神没想过么?一无所知的你们,又该如何在大灭劫中自保?”叶信又发出叹息声:“还是……天域诸神根本就不在意你们能不能活得下去……“

  叶信与神夜是不一样的,神夜要攀上至高峰,君临天下,他在乎的只有自己,有些事情或者有些办法,他不是想不到,而是不屑于去想;叶信却不愿意一根筋往前走,就像下棋,他要有主有辅、有攻有守、有明有暗,如果只是短短几句话,便能唤醒沉睡的羊群,又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叶信要在箭台无业和银鸢心中埋下一根刺,一颗种子,刺会腐烂发炎,种子会生根发芽,无论哪一种,都是天域不想看到的。

  “小叶,你……到底在说什么?你还是不是……你自己?!”计星爵实在忍不住了,他颤声说道,此时此刻,他怀疑叶信是被什么上古大存在夺舍重生了,说的东西那么高深莫测,让他完全听不懂?而且还什么准备了八千余载,他知道叶信踏入修行还不足三十年,到底怎么回事?

  “计大哥,你不信我说的么?放心,我绝对不会骗你的,其实……黄老也就是因为知道了大灭劫将至,才被劫宫所害。”叶信说道。

  “什么?!”计星爵的双眼蓦然瞪大,丁剑白亦是目瞪口呆。

  敌方的箭台无业和银鸢同样身形剧震,黄老突然获罪,身殒道消,此事太过诡异,但大天劫做事情从来不会给出解释,也没有谁敢去询问,天路各方修士只能把疑惑埋在心底,现在听叶信把黄老的事情与九万年大灭劫相联系到一起,让他们倍感揪心。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