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六七章 血海深仇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时,远处传来剧烈的元力波动,一个背着长弓的年轻女子面沉如水,从高空中急掠而下,而在另一个方位,一个身材不高的男子飞奔而来,他跑得不紧不慢,但背后荡起一片冲天的烟尘。

  来者正是任雪翎和危危,他们早已看到了箭台无业与银鸢,任雪翎先一步落在圈外,视线闪烁了一下,接着看向箭台无业:“无业兄,真的要这样苦苦相逼么?”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而任雪翎与银鸢一直相互看不顺眼,所以在这个时候她无暇与银鸢对话,只要能让箭台无业显得有些顾虑,或许还可能冲得出去。

  这个时候的箭台无业已经没有斗志了,他闭口不言,眼神有些惶然,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箭台无业能等,任雪翎却等不了,她急声道:“这里的阴气越来越重,必定有邪路大能赶至,有什么事情我们走出去之后再说,如何?”

  箭台无业还没有说话,一个声音却在空气中突兀的响起:“雪翎啊,不觉得你下手有些重了么?枉我费尽心机曲意讨好你,居然如此无情,真是让人心碎啊……”

  随着说话声,一道虚空裂隙在空中出现,接着一个魔族修士从里面飘落。

  此刻危危也已赶至,他越过了那些虎视眈眈的天路修士,停在了圈外,寻常的大能对他不构成威胁,但箭台无业和罗纹一个比一个难缠,又加上一个东皇银鸢,让他万分头痛。

  远方传来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一道人影向着这边激射而来,那是一个光头修士,他的脸孔扭曲着,目眦欲裂,很明显,那光头修士正处在怒发欲狂的状态中。

  叶信心中突然打了个突,他感觉那光头修士在死死盯着自己,好像自己是什么血海滔天的仇人,但他可以确定,以前绝对没见过对方。

  场中的修士,包括后来的任雪翎和危危,都把自己的气息控制在一定的界限之内,免得引起别人的误会,爆发冲突,箭台无业有那么一刹那把自的气息提升到了极致,但因为叶信后面的话,他的战意已经瓦解,同样控制着自己的气息。

  而最后赶来的那个光头修士,咆哮声如炸雷,疯狂震荡的元力波动昭示着他进入巅峰战斗状态,下一刻便会彻底爆发。

  “他是怎么回事?”银鸢愕然问道,原本场中最暴躁的人是她,现在已完全被人比了下去。

  “危危,你把他怎么了?”任雪翎同样也很惊愕。

  “没有啊……”危危大惑不解的挠着头:“我就是抽冷子在他背后砸了一下,没必要气成这样吧?”

  古怪!叶信在心中暗自叫道,那光头修士的距离已经不足千米了,他可以清晰的确定,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

  轰……高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面巨大的黑色旗帜,向着地面卷落,在黑色旗帜出现的瞬间,千余米方圆内那些天路修士,还有场中的任雪翎、箭台无业等人,都同时感觉眼前一黑,恍若灭法之暗突兀的降临了。

  等他们能看清东西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中,这里没有大地,只有无数飘浮着的黑色烟云,气象显得很阴森。

  轰轰轰……一个个人影从黑色烟云中穿出,向着这边缓缓飞来,他们明显都是邪路修士,数量有一百多个。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天路修士们大惊失色,就连那个处于疯狂状态的光头修士也蓦然稳住身形,扫视着周围。

  神夜的身影在上空出现,居高临下俯视着天路修士们,与神夜并肩的还有两个人,中间是一个中年修士,须发张扬,而神夜与一个女子分列在左右,应该是以那中年修士为主。

  “不错不错,我果然感应到了那种力量,一共有三个!”那中年修士发出大笑声。

  “圣主,是两个。”神夜微笑着说道,随后凑到那中年修士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放心,我自然不会难为你的朋友。”那被称为圣主的中年修士点头道:“神夜,你为本土立下大功,该给你的绝不会少。”

  “多谢圣主厚恩。”神夜躬身施了一礼。

  上方神庭修士们在交谈,下方任雪翎、箭台无业等人自然也要商议对策。

  “看来这些邪路修士是有备而来,尽早离开才是上策,任姑娘,你是跟着我走呢还是自己走?”箭台无业露出了讥诮的笑意。

  任雪翎和危危则是脸色铁青,跟着箭台无业走,恐怕直接进了劫宫,不跟着箭台无业走,必定要与邪路修士爆发一场死斗,怎么选都没有好果子吃。

  那些天路修士发现自己已被包围,纷纷向着中央掠来,眼巴巴的看着箭台无业与罗纹,从烟云中走出的那些神庭修士,气息一个比一个强横,显然修为不比他们差,而且他们似乎被法器卷入到完全陌生的地界,这个时候争锋斗胜太过莽撞,幸好这里有两位虚空行走,可以随时带着他们离开。

  见任雪翎和危危不说话,箭台无业露出怜悯之色:“好吧,我不勉强,随你。”

  说完,箭台无业伸手划向空中,他是无意逗留了,要马上从虚空中离开,至于任雪翎和危危,还有计星爵两个,如果愿意进来,自然会带他们一程,直接返回劫宫,如果不愿意进来,他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这里是法器生成的结界,任雪翎几个人绝无可能逃得出去。

  其实箭台无业刚才漏算了叶信,在他启动虚空时,才想起叶信展露出的力量,只是,还没等他的大脑做出反应,身体已突然变得僵硬了。

  箭台无业的指尖划过空气,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竟然无法开启虚空!

  看到箭台无业莫名脸色大变,另一边的罗纹显得有些惊讶,他也伸出手指划向空中,当即变得和箭台无业一样了。

  虚空之力居然会被禁锢?!这是箭台无业和罗纹成为虚空行走以来,从没遇到过的事情,就像一个人习惯了行走、奔跑,然后突然发现自己的腿迈不开了,完全不听使唤,刹那间爆发的震骇让他们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事实上,箭台无业和罗纹在神庭战旗飘落的时候,依然有时间从虚空退走,但他们对自己的能力太过自信了,明知道这片天地被突然出现的巨大旗帜困住,他们也一点不担心,想看个究竟。

  任雪翎头脑反应极快,见箭台无业和罗纹都变得呆若木鸡,便知道虚空出了问题,她大声喝道:“虚空已被禁锢!诸位,我们当下必须摒弃前嫌,只有决一死战,方能抢得一线生机!”

  听到任雪翎的喝声,天路修士们精神一振,接着罗纹探手抓向空中,手中突然多出一条炙热发红的火焰长枪,口中爆吼一声:“杀!!”

  吼声未落,罗纹身后已伸展出一对长达百余米的黑色肉翼,随后他的身形化作一道黑色闪电,掠向长空。

  如果是天路中寻常的大圣,在这种情境中恐怕会被吓得六神无主,但劫宫为了追杀计星爵和丁剑白,动用的都是巅峰大能,手中各有无数杀业,刚才想走,是因为修士之间爆发冲突亦是要讲天时地利人和的,现在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自己这一边,避战远走才是上策,但邪路修士蓄意困住他们,摆出赶尽杀绝的姿态,那只能死战到底了!

  轰……危危的气息也全面爆发,他手中的铁锏陡然化作一道光幕,斩开了弥漫着的黑色烟云。

  “罗纹,此番你还往哪里逃?!”高空中的神夜发出长啸声,他这是在向罗纹邀战。

  还不到一息的时间,几乎所有的天路修士都陷入了暴走状态,向着敌人发起冲击,只有几个人是例外,喜欢占便宜的叶信肯定不会动,他嘴角露出微笑,刚想和计星爵说话,视线突然一凝,转向侧方,他看到那个光头修士再一次咆哮着冲向他。

  你他么……有病吧?叶信的内心感到很崩溃,那任雪翎不是说了么,此刻就要摒弃前嫌,大家并肩作战,方能抢得一线生机,怎么又冲着我来?别说你未必是我的对手,就算能杀掉我,你也逃不出去啊?!

  如果对方能保持理智,叶信肯定要进行语言上的沟通,但那个光头双眼血红,又一次陷入了癫狂状态,语言是苍白无力的。

  被对方纠缠上,他和神夜的计划就要失控了,叶信长吸一口气,接着突然吐出一道灰色的烟气。

  换成灭法世,叶信释放的领域瞬间便能扩张到极致,足以占据近千米方圆的空间,但在这里,他的领域想扩张开就有些难了,尤其在达到五十余米方圆时,叶信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他无暇继续控制领域,反手把计星爵和丁剑白招了进来,幸好计星爵与丁剑白都没有试图挣脱,在那光头修士拼劲全力的一拳轰到之前,两个人亦进入了叶信的冥府。

  轰……叶信的冥府突然变得飞沙走石、狂风阵阵,无数灰色的花瓣被狂风卷落,如雪片般四下飘荡着。

  好强大的神念!居然能透入我的冥府?!叶信大吃一惊,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