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六九章 螳螂捕蝉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小叶,你真的……已经投靠神庭了么?”计星爵这个时候才回过神,吃力的说道:“是神庭赠与你了足以支撑神域的法器?”

  “没有,我的冥府也和神庭无关。”叶信说道。

  “冥府……”计星爵扫视着四周,真正的神域,他只见过一次,当初的黄老曾经释放出过,那代表着黄老拥有了封神的资格。

  叶信的修为与黄老自然无法相比,所以计星爵还是无法理解,叶信怎么可能缔造出这种独立于天地外的空间?!

  “计大哥,丁大哥,你们两个还能打么?”叶信说道。

  “你想让我们做什么?”丁剑白问道。

  “一会帮我拖住那个疯子,否则局势就要全面失控了。”叶信说道。

  “好!”计星爵长吸一口气:“你要出手?是帮着邪路,还是要帮我们?”

  计星爵虽然是逃犯,为三十三天所不容,但在关键时刻还是要选择与天路修士并肩作战,在他看来这是大义,凌驾于个人荣辱生死之上的大义。

  “都帮,也都不帮。”叶信笑了笑。

  计星爵没听懂,他犹豫了一下:“你是怎么得到了虚空的认可?”

  “以前我曾经想和你说,但你就是不听,怕九霄镜会给我带来灾难,但这个时候,你也没必要顾忌什么了。”叶信说道:“我有一位师尊……不对,应该是三位师尊,劫宫的虚空法印,还有大劫幡,是用我一位师尊的骨肉淬炼出来的,说起来掌控虚空本就是我的传承,而天域诸神和劫宫不过是一群强盗而已。”

  “你师尊是……”计星爵骇极而呼。

  丁剑白身形剧震,身为劫宫虚空行走,当然知道虚空法印的来历,不过,他们今天已经受到了太多的震骇,内心都有些麻木,虽然叶信吐露的信息让他们感觉如遭五雷轰顶,但已经不像最初那么失态了。

  叶信抬头再次看向空中,诸位顶尖大能的战斗越来越激烈,无数元力波动疯狂卷动着,这是一片黑暗的世界,没有天没有地,更没有山川大河,如果换成灭法世,这种强度的元力波动必定会引发天崩地裂的效应。

  “你准备什么时候出手?”计星爵突然说道。

  “不急。”叶信说道:“现在还没有把握。”

  “要不然……我们就一直躲在你的冥府里算了。”计星爵说道:“我们的人手多一些,任雪翎他们会逐渐占据优势的。”

  计星爵这是不放心叶信,怕叶信冲出去之后在箭台无业等人背后插刀。

  “那可不一定。”叶信摇了摇头:“神夜带来的那个家伙在神庭中地位极高,和黄老差不多,他根本就没有动用全力。”

  “你以为任雪翎他们就动用全力了?”计星爵说道:“任雪翎的大天元箭威力绝伦,银鸢的银雷九击术可以摧毁一切领域,罗纹的焚穹焰瞬间便可融毁大多数法宝法器,还有箭台无业的衍业箭、危危的无量霸气,都有以一敌万之能!“

  “没有用,那家伙可是连虚空都能封印的。”叶信叹了口气:“何况除了封印之外,他还有一种恐怖的力量。”

  “你怎么知道?你和他很熟?神夜是哪一个?难道你的目标是……”计星爵接连想到了很多问题。

  “但天道有缺,世间绝没有十全十美的法门,威力越厉害,破绽也会越大,只看能不能及时抓住。”叶信自顾自的说道。

  顶尖大能们的战斗始终处在相互试探的阶段,天路修士这边都很慎重,因为这里充满了真气,却没有元气,他们的消耗得不到任何补充,这是在人家的主场,只要一击不中,局势便有可能急转直下。

  只是,他们在试探,而其余那些天路修士却有些支撑不住了,参战的邪路修士有百余名,数量是他们的几倍,每一个人都陷入了包围之中,幸好金瞳太岁是个变数,他没办法伤到叶信,理智逐渐恢复了几分,在那些邪路修士中左冲右突,给敌人造成了极大的困扰,而天路修士这边只要被打急了,便向金瞳太岁的方位逃窜,让敌人们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但这种在试探中形成的平衡是非常非常脆弱的,只要有一个人发生改变,便会出现一连串的连锁反应,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打破了平衡。

  打破平衡的是银鸢,她的性格最暴躁,在不停的接触中,她感觉那个中年人实力极强,很难逼近,而那个女子长袖翩翩,或化作巨蛟横冲直撞,或化作层层叠叠的帷幕,把自己守得风雨不透,同样不容易对付,唯有神夜最为薄弱,神夜手中的神庭战旗杀伤力并不强,卷动凝聚的旗势几拳便能轰灭。

  既然认为神夜是个软柿子,可以被随便捏,银鸢便忍不住了,在她又一次被那中年人的掌风震飞,而神夜刚刚与罗纹对了一招,身形从她上空百余米外翻滚而过的瞬间,银鸢突然爆发出咆哮声,她的身形同时迸射出比闪电更为耀眼的电光,接着电光化作一道道光影,射向了神夜。

  每一道光影都是一个银鸢,怒目圆睁,一头银发被劲风拉得笔直,同时逼近了神夜。

  “十击!”冥府内的计星爵惊呼道:“银鸢什么时候冲破了自己的屏障?!”

  其实如果加上银鸢同样化作电光的本体,应该算是十一击了。

  见银鸢突然把自己当成了突破点,神夜低低叹了口气,显得有些自怨自艾,好像在说,我看起来那么好欺负么?

  另一边任雪翎眼中露出了一丝惊慌,她认为还没到时候,但银鸢已然发动,她必须跟上,否则等于出卖了银鸢。

  任雪翎身形一扭,手中的长弓全力张开,她的身上闪烁出无数道流动的光斑,沿着她的胳膊急速流向弓脊与弓弦,最后向着箭尖凝聚。

  危危在这同时突然转向,截在了那中年人与任雪翎之间,旋即爆发出怒吼声,一道圆形的冲击波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急速膨胀开。

  尽管都是天路修士,但还是有亲疏远近之别的,象以前那样,危危习惯了用自己的无量霸气阻拦一切卷向任雪翎的攻击,给任雪翎释放大天元箭争取时间。

  罗纹的肉翼陡然展开到极致,接着便化作无数熊熊燃烧的熔火,他的肉身也已变成了火人,手中的长枪亦化作千余米长的火柱,向着那女子卷去。

  箭台无业闪入另一个方位,手中的长弓拉满如圆月,弦上的箭是一根白骨箭,与任雪翎一样,箭尖遥遥指向了神夜,所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此刻必杀斩杀敌方最弱的一环,才有望夺得胜算,至于神夜是不是最弱的,他无暇思考,银鸢已经冲上去了,他只能配合。

  高空中的中年人嘴角露出微笑,他的双手向外推开,口中发出低喝声:“真时……之壁”

  在冥府中观看战局的计星爵与丁剑白看到决战已然爆发,紧张得已无法呼吸,死死的盯着场中的变化,接着发现了极其诡异的一幕,所有的人好像都不动了。

  包括外围的战群,包括那些顶尖大能,都好像凝固在了空中。

  危危的无量霸气已膨胀至千余米方圆,然后好像冻住了一样,一动不动,神夜刚刚释放出一面十余米高的圆镜,本体则躲在了镜后,看不到神夜的反应,但从各个方位扑来的一共十一个银鸢都悬停在了镜前,最近的拳锋距离圆镜已不足十余米远,而镜面中也出现了十一个银鸢,那种场面分外令人心悸。

  化作一团巨型火球的罗纹也是一样,就像变成了一张照片,不过从他身上喷吐出的那些火舌、火团,形状千奇百怪、各不一样,给人一种绚丽的感觉。

  箭台无业也化作了雕像,然后才能看到原来他的白骨箭是由无数细小的骷髅头凝成的,每一个骷髅头差不多只有芝麻大小。

  唯一能让人看出异状的是任雪翎,她的身体虽然不动,但沿着胳膊、弓脊弓弦流向箭尖的光斑,都在一点点移动着,只是速度比蜗牛差不了多少。

  “这是什么法门?!”计星爵的脸孔骤然扭曲起来:“我……我们怎么没受到压制?”

  “他的力量没办法透入我的冥府。”叶信说道:“天域诸神有没有想出克制虚空的法门,我不清楚,但在神庭里,那家伙就是我的克星了,不止可以封印虚空,还能阻断神游。”

  “你要杀的其实是他?!”丁剑白叫道。

  “没错。”叶信点了点头:“据说他一直对劫宫的虚空法印和大劫幡感兴趣,所以利用这个机会,把他引出来了。”

  “有把握么?”计星爵长吸一口气,如此强大的邪路修士进入了灭法世,那么迟早也会闯进天路,如果能在此处击杀对方,肯定是大好事。

  经历形成的烙印,很难被改变,计星爵身为劫宫通令追杀的逃犯,此刻竟然在为天路的安危着想,而叶信一脸漫不经心,因为他没有计星爵的经历,天路的修士死多少,他一点都不在意,正相反,前次与神夜那番长谈,对他隐隐有了影响,使得他总会在不自觉的瞬间冷漠的看待天路中的生命。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