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七二章 冤冤相报永不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姑娘以前可曾吃过肉食?”神夜淡淡说道。

  “吃过,那又怎么样?”任雪翎心里不想搭理对方,但不说话好像代表着自己胆怯,所以只能用生硬的语气做出回应。

  “天之下地之上,所有智慧的生灵都在用汲取其他生灵养分的方式,壮大自己。”神夜笑了笑:“就算有人只吃果子,果子也是那丛植被耗费了整整一个夏天的精力,养育出的孩子,一口气都被吃光,不残忍么?他与你、与我,又有什么区别?“

  说完,神夜的双手舞动起来,他在控制戮仙台,随后又补了一句:“进食乃万物天性,不吃只有死路一条。”

  “你这是进食?!”任雪翎冷笑一声,在她看来,这是天底下最邪恶的法门。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声,还有计星爵与丁剑白的闷哼,金瞳太岁全力发动,冲破计星爵与丁剑白的阻拦,向着叶信飞掠而来。

  “你他么的……”叶信本来很平静,见那金瞳太岁居然没完没了,当即怒从心头起,转身向着那金瞳太岁迎去。

  见叶信向自己快速逼近,金瞳太岁双眼散发出红光,两道无法察觉的劲流悄无声息的卷向叶信。

  叶信继续向前冲刺,接着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金瞳太岁释放出的劲流同时在空中炸响,化作万千道滚动的涟漪。

  下一刻,叶信已从金瞳太岁后翼出现,一拳轰向了金瞳太岁的后背。

  虚空行走?!

  任雪翎和危危都愣在了那里,叶信给人表演,在虚空中进进出出,那时候任雪翎和危危并不在场,之后叶信对真时圣主发起攻击,只是第一击的时候动用了虚空行走,而任雪翎和危危都在被封印着,什么都看不到,所以此刻突然看到叶信动用虚空,大吃了一惊。

  事实上叶信在这段时间的刻苦修炼中,得到了飞跃式提升,虚空已不再仅仅是逃跑的通道。

  按照叶信的性格,如无意外,他肯定会选择藏拙,但此刻骑虎难下,他只能全力出手。

  叶信释放出冥府之后,这些巅峰大能都明显露出了吃惊之色,甚至是震骇,他们当然明白什么叫神域,从那些目光中叶信知道自己已经成了来历神秘的大能,有足够的资格让人忌惮。

  辛辛苦苦修炼,不就是为走到那个位置么?叶信算是提前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么当然要维持自己的高人风范。

  而金瞳太岁的实力极强,这么短时间便强行冲开计星爵与丁剑白的阻拦,就是证明,叶信心中有些没底,万一冲上去,他力不能支,狼狈的败退,脸面就要丢光了。

  轰……灰暗的拳劲已在金瞳太岁的圣体上炸响,而叶信的身形继续向前冲刺,双拳幻化成无数残影。

  金瞳太岁的圣体已被轰灭,衣襟也被寂灭气息腐蚀成飞灰,但他的后背突然亮起一道红光,形成淡淡的光幕,阻住了叶信的后续狂攻。

  叶信吃了一惊,因为金瞳太岁的后背上居然长出了一只海碗大小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并让他本能的感觉到危险。

  叶信身形晃了晃,再次退入虚空,消失不见,而金瞳太岁虽然用法门阻住了寂灭气息的侵蚀,但无法化解拳劲,不由自主向前翻滚出数百米远,才稳住身形。

  接着,金瞳太岁长吸一口气,他背后的那只巨眼缓缓合上了,不到半息的时间,金瞳太岁的颅骨突然发出令人心怵的破裂声,随后一道红光从他颅骨上方的裂隙中升起,凝成一只差不多有桌面大小的金瞳。

  在金瞳睁开的刹那,金瞳太岁周围近千米的空间都发生了微微的震荡,计星爵与丁剑白大惊失色,同时向外飞掠。

  叶信的身影也出现了,他正在不停的围绕着金瞳太岁打转,似乎在寻找着最佳的角度和时机。

  “小心!小叶,你小心啊!!!”计星爵用全力发出呼喊声。

  可是,叶信一无所觉,因为他正在自己的虚空中游走,这里是他的地盘,他当然认为自己是安全的,而且,他只能看到计星爵满脸惊恐的喊叫着,但什么都听不到。

  所有的人都能看到叶信,只有叶信以为自己藏得很好。

  信息永远具有无可估量的价值,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说的就是信息!

  神夜皱起眉,他知道叶信的处境有些不妙,但他正在炼化真时圣主,无暇抽身,只能向着那女修使了个眼色,那女修心领神会,刚想有所动作,任雪翎的视线立即转向了她,搀扶着箭台无业的罗纹也再次亮出了自己的火焰长枪。

  还是信息缺失,如果任雪翎知道神夜与叶信是一伙的,那女修是要去帮助叶信,她绝对不会针对那女修,反而会牵制罗纹,给那女修机会。

  那女修稳住身形,冲着神夜耸了耸肩,她没办法越过去的。

  “小心啊……”计星爵再忍不下去了,他刚刚拼力脱离金瞳的笼罩范围,此刻却又拼命向金瞳飞射过去。

  计星爵是怎么回事?叶信心中打了个突,计星爵好像能看到自己一样,在拼命向自己使眼色。

  就在这时,叶信突然发现虚空中出现了一只眼睛,而且那只眼睛以几何倍数极速分裂着,他只是愣了一下,周围已莫名多出了成千上万只眼睛,都在死死的盯着他。

  叶信立即抽身向着上空飞射,试图从这片由眼睛组成的包围圈中冲出去,但不管他在虚空中如何变幻位置,成千上万只眼睛始终距离他百余米开外。

  叶信的冥府曾经给那擎天夫人造成过相同的感受,现在,他也品尝到了相同的滋味,那些眼睛并不在虚空之中,他躲不开也避不了。

  轰……计星爵被一道红色的光幕弹了出去,吐出一口鲜血,后方的丁剑白急掠而至,搀扶住了计星爵,他的眼中充满了苦楚,如果还处在巅峰状态,他们可以破开金瞳太岁的结界,帮助叶信脱离危险,但虚空法印被夺,他们的修为被毁了大半,以现在的力量,实在无法对金瞳太岁构成致命威胁。

  就在这时,一道光幕从侧翼掠来,轰开了金瞳太岁的结界,击中那只桌面大的金瞳。

  轰……光幕被震得粉碎,化作无数流光四下迸射,而桌面大的金瞳也象棒球一般被抽飞了出去。

  金瞳太岁身形剧震,猛然转头看向来人,他眼中充满了震怒、不解,还有无尽的谴责,这是他与仇人的公平对决,你凭什么插手?!

  金瞳太岁看到的是面带狰狞的危危。

  怪只怪金瞳太岁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心智,他只看到了叶信,却看不到别人。

  可以说,金瞳太岁有多想让叶信死,危危也多想让他金瞳太岁去死。

  前番危危负责去阻拦金瞳太岁,没有动用全力,只因任雪翎百般嘱咐他,小不忍则乱大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眼下当务之急是保得计星爵和丁剑白平安。

  危危一直把任雪翎当成自己的亲姐姐,只能咬着牙把仇恨压在心底,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箭台无业已成了废物,银鸢亦受了伤,计星爵的那个朋友与邪路修士好像有些交情,而对面只有一个罗纹保持全盛状态,这个时候不报杀师灭宗之仇,还等什么?!

  轰轰……危危在怒吼声中释放出了无量霸气,极速膨胀开的光团却又被他挥动的铁锏一卷而空,接着光幕再次斩向了金瞳太岁。

  金瞳太岁不得不向后飞退,同时探手招回自己的本命金瞳,在本命金瞳归位的刹那,一道若有若无的红光以他的身体为中心绽放。

  轰轰轰……危危裹挟着无量霸气的全力一击砸在了红光中,元力乱流疯狂震荡着,危危的身形高高弹起,而金瞳太岁的身形向下直坠。

  刚才危危能一击破开金瞳太岁的领域,是因为金瞳太岁正拼力酝酿针对叶信的攻击,现在金瞳太岁把元力用在对抗危危的攻势上,危危就没那么容易得手了。

  突然,叶信的身形从金瞳太岁背后三米远的地方透出,裹挟着恐怖波动的灰色刀幕重重击中了金瞳太岁的圣体。

  轰轰……金瞳太岁的后脑到尾椎,出现了一条皮开肉绽的创口,鲜血刚刚流淌出来,眨眼便化为灰色的液体。

  金瞳太岁身形剧震,尚没有做出反应,他的一双金瞳莫名变成了银色,银色还在不停的颤动。

  不是金瞳太岁的眼睛变了,而是有两支箭矢刺穿了他的双眼,深深透入他的脑袋。

  远方的任雪翎放下长弓,发出轻轻的叹息声,她原本不想参与这种冲突,但计星爵拼死冲锋,好像与那修士交情极深,而且危危已经暴走了,决意就在这里报仇,她想不出手都不行,否则没办法给危危交代。

  这时,金瞳太岁的侧翼出现了一条黑色的裂隙,一只手从里面探出来,正抓住了金瞳太岁,金瞳太岁好像知道对方的用意,没有反抗挣扎,接着那只手把金瞳太岁拽入到裂隙之中。

  “罗纹……”危危目眦欲裂,他发出咆哮声,全力向着黑色裂隙发起攻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黑色裂隙已经消失不见,铁锏带起的光幕从空气中卷落,卷向深不见底的下方。

  叶信愣了愣,向上看去,发现箭台无业、银鸢都不见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