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七三章 同仇敌忾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罗纹和银鸢都不是傻瓜,虽然前者自视甚高,后者性格暴躁,但眼下的情境有太多不利,箭台无业无力再战,金瞳太岁也身受重创,而任雪翎、危危始终保持着巅峰状态,叶信与神夜配合无间,肯定是一伙的,以二敌四、必败无疑!

  所以罗纹当机立断,当其他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金瞳太岁身上的时候,突然释放出虚空行走,带着银鸢和箭台无业脱离,又把金瞳太岁也拖入虚空。

  这正是劫宫的虚空行走最让人头疼的地方,身法来去无碍,神出鬼没,连同样掌控虚空的叶信也来不及阻止。

  危危的怒火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到半息的时间,他就恢复了冷静,随后看向叶信:“他为什么盯上你了?”

  “因为我杀了他的老婆。”叶信如实说道。

  “白秋彤?”危危突然笑了,他笑得样子很温暖、很秀气:“干得漂亮!”

  “这个……”叶信有些汗颜,虽然他认为自己没做错,想来杀他叶信的人,都要有被反杀的觉悟,但白秋彤的实力太差了,没什么好自豪的,也不值得被称赞。

  “以后金瞳太岁再来找你,叫上我。”危危说道。

  叶信看着危危,突然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随后他笑道:“以他的伤势,恐怕三、五十年是走不出来了。”

  “我们差了一点,没能伤到他的根本,劫宫肯定会利用这个机会拉拢他、扶持他,估计他很快还会出来找你。”危危认真的说道:“你可千万不要大意。”

  这时,计星爵和丁剑白向着这边掠来,计星爵上下扫视着叶信,接着恨声道:“你太轻狂了,不知道金瞳太岁的领域能窥探虚空么?!”

  “你又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叶信苦笑道。

  “你们聊完了没有?”任雪翎在上空突然冷冷的说道:“至多五十息的时间,罗纹就有可能去而复来,到那时候我们谁都走不了!”

  接着,任雪翎的视线转向叶信:“老计,这是你朋友?”

  “嗯。”计星爵点了点头。

  “我修炼这么多年,不知道打过多少次架,这一次是打得最乱的,从头到尾都是乱七八糟。”任雪翎长吸一口气:“到这时候了,你也不用瞒着我,打完了没有?不要等一会又开始打!”

  说完,任雪翎的眼角瞥向了神夜与那女修,她看不出来叶信与神夜是相互利用,还是真的同盟,一直在保持着高度警惕。

  “剩下的都是朋友了。”叶信说道。

  “那他们呢?”任雪翎的视线转向四周。

  双方修士之间的战斗,在叶信与神夜联手向真时圣主发起攻击时,便逐渐停止了,那些神庭修士们感到目瞪口呆,造反啊……这是大逆不道的造反!身为神庭的一份子,怎么敢向圣主出手?!

  而天路修士们得到了喘息的时间,相互靠近,等看到罗纹把银鸢等人带走,放弃了他们,那些天路修士眼中都露出了绝望之色,空间结界并没有消失,罗纹可以从虚空中离开战场,他们就做不到了。

  “神夜,你什么意思?”叶信问道,那些神庭修士都目睹了经过,以神夜的性格,恐怕是要杀人灭口的,他不能贸然干预。

  “你说。”神夜知道叶信的潜意,看向了那女修。

  “放心,我能管得住他们。”那女修微笑着说道。

  神夜皱了皱眉,心中应该是有些不喜,但还是开口说道:“随你,但你以后不要后悔。”

  任雪翎是很聪明的,她开始只关心那些天路修士,听对方的话风有些不对,暗自沉吟片刻,马上明白了对方的用意,那百余名邪路修士应该是逃过一劫了,可天路修士的安危还被对方攥在手里。

  “既然你的目的已然达到,就没必要殃及无辜了吧?”任雪翎缓缓说道,虽然那些天路修士都是为追杀他们而来,但劫宫之令,天路修士不得不从,所以她不想赶尽杀绝。

  “叶信,你怎么说?我听你的。”神夜缓缓说道。

  神夜并没把任雪翎放在眼里,真时圣主的力量已接近干涸,他很快就能腾出手了,这与力量无关,其他所有生命,他看重的是有多少利用价值,能不能被操控,唯独叶信不同,他把叶信当成了自己的伙伴。

  真元两界是相生相存的关系,犹如阴阳水火,争斗冲突是为了保持平衡,神夜想成为神庭之主,如果叶信也能掌控天域,便可以缔造出千秋万代的基业,叶信有麻烦,他倾神庭之力来帮助叶信,等他受到攻击,叶信也来为他而战,主宰之位就是铁打的,谁都无法撼动。

  叶信看着任雪翎,他与那些天路修士没什么交集,也不关心他们的生死,但任雪翎的面子总归是要给的,随后他开口说道:“算了吧。”

  “好。”神夜叹道,刚才那女修不想大动干戈,他明显有不喜之意,而叶信要算了,他的笑容虽然有嘲笑的味道,但那是充满善意与无奈的嘲笑,好像在说,心肠这么软,你能挑得起那份担子么?!

  “多谢。”任雪翎低声说道。

  “客气。”叶信说道。

  “你让他们走吧。”任雪翎依旧把声音放得很低:“这份人情应该由你来领。”

  “我不需要。”叶信摇了摇头。

  任雪翎顿了片刻,突然扬声喝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走?!”

  神夜伸手一卷,手中出现了神庭战旗,无边无际的黑暗开始向着神庭战旗坍缩,只是十几秒钟,世界已回复了原本的样子。

  残余的天路修士一哄而散,而神庭修士亦没有试图阻拦,任雪翎向四周扫视了一圈,提醒道:“时间差不多了。”

  “神夜,我们先走了,你也要尽快走。”叶信说道。

  “下次再算?”神夜问道。

  “下次恐怕也算不了,都放在你那里吧。”叶信说道。

  “你真是穷……早些和我说啊?”神夜笑了:“这种法器我现在只有一个,回头想办法找人帮你炼制。”

  “行。”叶信说道,随后犹豫了一下:“你真的没事?”

  叶信不喜欢那个女修,就是感觉不对头,本能的对那女修产生了敌意!

  但时间太短,他无法完成自己的推理,只能用这种隐晦的办法提醒神夜。

  “没事,你放心。”神夜冲着叶信眨了眨眼。

  叶信长吸一口气,一股灰色的烟气猛然炸开,把任雪翎、危危等人都卷入到自己的冥府中,接着投入虚空裂隙,消失不见。

  时间不长,上古遗迹内的湖面上空,出现了一条黑色的裂隙,叶信带着任雪翎等人跃出了虚空,悬停在那里,随后叶信收回了冥府。

  璀璨的金光,使得危危立即眯起了眼睛,随后忍不住高叫道:“我去……这……好地方啊?!!”

  计星爵和丁剑白都是目瞪口呆,方圆几十里之内,到处都是卷动震荡的金光,元气已经浓郁到了接近液化的程度,他们虽然长时间在劫宫行走,但从没见过这么多金髓,萦绕在周围的元气波动,给他们一种沉入大海的感觉,兴奋得几乎要窒息。

  “这是你的老巢吧?”任雪翎长吸一口气:“你是不是……太信任我们了?”

  叶信只是笑了笑,他分辨人心,从来不靠听,只暗暗观察所有的行为。

  计星爵落难,任雪翎甘冒大不韪,一力相助计星爵,哪怕落得天怒人怨的境地,也不悔改,不管任雪翎与计星爵之间有什么苟且也罢,是谁欠了谁的人情也罢,至少任雪翎做到了一个‘义’字。

  那些天路修士是为了追杀计星爵等人才聚在一起,而任雪翎居然动了恻隐之心,为他们求情,虽然有圣母婊的倾向,让叶信不太高兴,但任雪翎总归是向善的。

  告诉叶信自己开口,让那些天路修士退散,代表着任雪翎行事有自己的底线,她不会蓄意去占谁的便宜,既然叶信起到了决定性作用,那么功劳或者是人情都应该属于叶信,最后叶信不愿意理会那些天路修士,任雪翎才不得不开口。

  一个有义气、有怜悯之心、做事讲道理的人,应该不会谋害他叶信,但必须要高度戒备。

  这两者并不矛盾,叶信很年轻的时候就懂得一个道理,坏人做坏事,危害一时,而一个大好人做坏事,却可以危害一世,因为相信自己的正义,追求自己的理想,勇往直前,绝不回头,还可以用高尚的人格吸引无数人追随。

  有一句西方谚语说得好,犹大毁灭世界给不了人警示,耶稣毁灭世界才是真的可怕。

  譬如说某位元首,从个人道德层面来说无可挑剔,简朴、勇敢、坚强、忠诚等等优良品质汇集于一身,但他所有决定引发的后果却是异常恐怖的,再譬如说某个故事中的二代执剑人,有圣母情怀,心有大爱,结果是让世界因为她而毁灭。

  神庭的总攻即将爆发,叶信无法猜出任雪翎会在这场大乱中做出什么事情来,但,走一步看一步吧,把任雪翎带入上古遗址,也算是对任雪翎保护计星爵的回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