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七四章 大义要分明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时,无问真人的身影出现了,他向着这边急掠而来:“小叶,你回来了?这几位朋友是……”

  “这位是无问真人,我兄弟。”叶信做了个介绍。

  “在下丁剑白。”丁剑白朗声说道。

  任雪翎向着无问真人点了点头:“我是任雪翎。”

  无问真人的身形戛然而止,什么?谁??丁剑白?任雪翎??

  “我叫危危。”危危说道。

  无问真人是个老江湖,成年累月各处走动,别人他无缘得见,任雪翎和危危都远远见过,虽然现在的任雪翎和危危经过长时间逃窜,又大打一场,神色疲惫,灰头土脸,但仔细看还是能认得出来的。

  果然是任雪翎和危危……无问真人的神色变得僵硬了,这两人在天路中都是惹不起的大爷,叶信怎么把他们带进来了?不怕惹出事情么?

  “在下计星爵。”计星爵说道。

  无问真人脸色再变,随后很含糊的躬身施礼,任雪翎等人也做了回礼,相互算是打过招呼了。

  任雪翎看出无问真人神色有异,不过,她以为是自己的名声太过响亮,现在又成了被劫宫通缉的逃犯,令人闻之色变,也属正常,并没有往心里去,唯独叶信在心中暗自点头,他没有猜错。

  “好了,两位在这里随便走走,然后找个地方歇歇,遗迹中的人不多,只有我们几个。”叶信说道,随后他看向计星爵和丁剑白:“计大哥,丁大哥,我有些事情想和你们商量。”

  “以后叫我老计就好。”计星爵苦笑道:“这一次我们两个的命可都是你救的……”

  “什么话?做人岂能忘本?!”叶信说道:“别因为这点小事纠结了,走,我送你们两个法器。”

  说完叶信向着侧方掠去,任雪翎和危危知道应该有机密事情,当然不会跟过去,他们缓缓落在湖边,凝视着如镜面般光滑的镜面。

  “此人真是福运昌隆啊……”任雪翎低低叹了口气:“恐怕要耗上十余万年的时光,才能聚起这片金髓,好大的造化……”

  “我挺喜欢他的。”危危笑了笑。

  “才见过一次,你就投缘了?只因为他是金瞳太岁的仇家?”任雪翎显得有些无奈:“虽然说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但你自己总要多走走、多看看的,唉……你这浮躁的心性就是改不了!“

  “我哪里有这么不堪?”危危显得很坦然:“他能把我们带进来,至少证明他没有把我们当外人。”

  “这倒是没错。”任雪翎皱了皱眉:“但此人亦正亦邪,不得不防啊。”

  “因为他和邪路修士是朋友?”危危反问道。

  “大义……必须要分明。”任雪翎缓缓说道:“与邪路修士走得那么近,在我眼里,他身上肯定要带个‘奸’字。”

  “你这么执拗就没意思了。”此次轮到危危感到无奈了。

  “记住,你我都是天路修士!”任雪翎说道。

  “好好好,再往下就是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不管劫宫怎么对待我们,毕竟因为劫宫的存在,才能让三十三天拥有当前的繁华气象,所以劫宫不能乱……”危危不耐烦的说道:“你都说过多少次了?!”

  在另一方,叶信与计星爵、丁剑白坐在一只大如凉亭的巨型灵芝下,随后计星爵好奇的说道:“你要给我们什么法器?”

  “计大哥,你们的虚空法印都被夺走了吧?”叶信说道。

  “是啊,否则我们怎么可能混得这样惨?”计星爵苦笑道。

  “没了虚空法印,我们两个的修为也被废了一半,至少这几百年是白修炼了。”丁剑白亦是一脸的苦涩。

  “如果我给你们两个虚空法印,你们多久能恢复全盛状态?”叶信说道。

  “你哪里来的虚空法印?抢了谁……”计星爵露出欣喜若狂之色,接着又蓦然变得恐慌了:“你有虚空法印?胡闹!快出去丢掉,别忘了大劫幡!”

  “我的虚空法印并不受大劫幡的压制。”叶信说道。

  计星爵和丁剑白都呆若木鸡,良久,计星爵颤声说道:“你……没有开玩笑?”

  没有了虚空法印,不止是修为毁了大半,而且他们的战斗技巧也被大幅削弱了,这些年来他们都习惯了在不断穿梭虚空中战斗,就像学会了飞翔的小鸟,被砍掉了翅膀,虽然还能抓虫子吃,但能飞与不能飞完全属于两种存在。

  “我岂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叶信说道。

  “怎么可能?!”计星爵还是无法相信。

  “忘了我说的么?大劫幡、虚空法印是用我师尊的肉身淬炼而成的,劫宫……拿不走所有。”叶信说道。

  说完,叶信取出了两颗星魂,分别递给计星爵和丁剑白:“计大哥,你的是天衡星,丁大哥,你的是天阳星,你们曾经淬炼过虚空法印,炼化法器的速度应该比那些笨蛋快多了。”

  “笨蛋?还有人得多了虚空法印?”计星爵悚然动容。

  “嗯。”叶信点了点头。

  “你一共……有多少虚空法印?”计星爵已无法呼吸。

  “加上我的贪狼星,一共有十三颗。”叶信说道:“这两颗星魂我一直给你们留着呢。”

  其实叶信不是没有别的选择,但他认为自己欠了计星爵太多,所以一直把天衡星和天阳星扣在手里,想得到星魂的人数不胜数,天罪营的渔道、谢恩他们,亲近的有叶玲、邵雪等人,还有后加入的师东游等等,这些人知道叶信肯定有自己的选择,不敢明说,只是隐晦的试探,叶信则故意看不到对方的渴望。

  不是叶信心狠,星魂只有十三颗,每一颗都必须带来巨大的价值。

  叶信比较看重的人选是苏百变,苏百变属于金牌杀手,修炼也非常刻苦,拥有虚空行走的能力,对苏百变而言是巨大的提升,但苏百变亦是次级人选,计星爵和丁剑白在千年前的天梯之战中成名之后,便进入劫宫,成为虚空行走,用一千年的时间积累下的经验与技巧无比珍贵,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人选。

  计星爵死死盯着手中的天衡星魂,双眼一点点变得湿润了,经历过断崖式的跌落,重返巅峰的渴望远远超过那些寻常的登山者,他本以为今生再无希望,但此时此刻,叶信把希望放在了他的掌心中。

  “你……让我……怎么谢你……”计星爵颤抖着说道。

  “如果计大哥把我当成一家人,那就不要说两家话。”叶信笑了笑:“不用谢我,我只求你能相信我。”

  “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你了?!”计星爵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波动,说话恢复平稳,不再结结巴巴了。

  “我不是说以前,是说以后。”叶信沉吟了一下:“我以后可能会做一些让你无法理解的事情,太复杂了……我没办法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只需要你无条件信任我,唉……我可以发誓,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大家,为了董事局!“

  计星爵默然良久,很坚定的吐出了一个字:“好。”

  “我信你。”丁剑白缓缓说道:“从今以后,这条命是你的了。”

  丁剑白知道,能得到星魂,他是沾了计星爵的光,落难之际,任雪翎和危危甘冒大不韪,一直保护着他和计星爵,因为他们是同甘共苦的朋友,如果任雪翎和危危遇到麻烦,他也会动用身为虚空行走所能操控的所有能量,帮助任雪翎和危危化险为夷。

  任雪翎和危危给了他苟延残喘的机会,叶信是给了他一个无限的未来。

  救命之恩与再造之恩,哪一个更重?很多时候真的无法精准做出评估,只是,他不会对任雪翎和危危说这句话,但愿意给叶信一个平生最为沉重的承诺。

  “你们开始淬炼星魂吧。”叶信说道:“如果一个月之内能恢复得差不多,你们就有机会看到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决战了。”

  计星爵和丁剑白再没有说废话,分散开淬炼星魂,叶信向着远方掠去,半途中正看到无问真人等在那里,满脸都是欲言又止。

  “真人,找我有事?”叶信落了下去。

  “那家伙……就是计星爵?”无问真人喃喃的说道。

  “是啊。”叶信应道。

  “他……怎么样了?”无问真人说道。

  “不太好。”叶信说道:“他的虚空法印被夺,修为大减,而且他的本命法宝受损也很严重。”

  “神卷受损了?蠢货!”无问真人恨恨的说道,接着他取出一只匣子:“你把这个送给他吧。”

  叶信打开匣子,发现匣子中有十几只紫色的蚕茧,虽然蚕茧已无生命迹象,但灵气扑鼻。

  “这是什么?”叶信问道。

  “如意仙蚕。”无问真人说道:“我修为不高,与人生死斗时,本命法宝经常受损,所有费了不小力气,才换来了这些如意仙蚕,随时准备修补我的本命法宝。”

  “哦……”叶信笑眯眯的说道:“原来炼制天书和神卷的材质是同一种啊?”

  “废话怎么这么多?!“无问真人瞪起眼睛:“你不替我送就算了,还给我,我正好肉痛得很,也算省了一笔。”

  “送,怎么不送?举手之劳而已。”叶信急忙把匣子收了起来。

  “还有,你别说是我的!”无问真人说道:“我不想和他打交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