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七五章 千里之堤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小天界,一道黑色的裂隙蔓延开,随后叶信从虚空中走出。

  上古遗迹中有任雪翎等人守护,已经可以让他放心了,灭法世虽然有无数界面,地域广阔无边无际,但那种上古遗迹应该是极其稀少的,以前的上古遗迹肯定遮蔽性的阵法,现在阵法因不知名的缘故,已经被毁掉,或者是消失,所以卫金胎才能捡了个大便宜。

  上古遗迹需要保护,但他要准备应对即将爆发的真元两界的大决战,无暇他顾,这也是他把任雪翎和危危带进去的原因,没事的时候在上古遗迹的山门外坐一坐,任雪翎和危危就成了哼哈二将,寻常修士绝对没可能闯得进来。

  与上古遗迹相比,在灭法世到处飘荡的浮城更让他担忧,万一遇到大群的神庭修士,或者是搭伴行走的大能,结局不堪设想。

  以前他没办法,真真虽然能用神通把浮城悬山收入到天道碑中,但他知道这时候的天道碑有多么沉重,带几个人在虚空中行走没问题,可要是带上天道碑,恐怕走出半步他的元力就会耗尽,他不敢尝试。

  现在淬炼出冥府,又多了一层保障,冥府是他的神域,如果能把天道碑先收入到冥府之内,再踏入虚空,应该能化解大部分压力。

  此刻,真真站在一只由琉璃制成的巨罐前,面带微笑,看着在里面蹦蹦跳跳的参宝。

  “你在做什么?身体感觉怎么样?”叶信轻声说道。

  “我还好。”真真说道,接着把手掌摊开:“看!”

  叶信看到真真掌心中有一蓬极其细小的沙砾,居然闪烁着寒光:“这是什么?”

  “死土。”真真说道:“这小家伙对地力的损害是毁灭性的,我特意给它装了满满一罐小天界里最肥沃的土壤,还不到一百息的时间,就变成了死土,一点生机都没有。”

  “你可要把它看住了。”叶信说道。

  “如果是小猫小狗,还真防不住,但它是有智慧的。”真真笑了笑:“我明白告诉它,如果它能乖巧听话,我会时不时的把它放出去,任由它玩耍,如果它不听话,我就要把它宰了炼制丹药了,你以为它还敢胡闹么?”

  “放出去?放哪去?”叶信一愣。

  “灭法世那么大,足够它折腾了。”真真说道。

  “你……要考虑环保啊……”叶信说道:“短时间没问题,时间长了岂不是让灭法世都变成沙漠了?”

  “什么是环保?”真真不解的问道。

  “算了,当我没说。”叶信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以参宝的能力,想把灭法世整个变成沙漠,恐怕要等几千万年吧?除非参宝会随着自己的强大,汲取地力的速度亦大幅增加,才会形成危害。

  随后叶信转移了话题:“真真姐,我想把浮城送到上古遗迹中去。”

  “你开玩笑吧?”真真很吃惊:“这座悬山自成一界,你带不动的!”

  “要不然你拿上日月匣,我带着你来回走一趟试试?”叶信说道。

  “不一样的。”真真摇头道:“日月匣是天域神祇用大神通淬炼出来的,可轻于鸿毛亦可重于山岳,只要日月匣在我的神念笼罩之内,对你没什么影响。”

  “如果你再把浮城收入到天道碑之内,我只带着天道碑走,应该不会有问题了吧?”叶信说道。

  “我虽然每天都在参悟日月匣的奥妙,但距离天域诸神的高度还差得太远。”真真露出苦笑:“应该算只得其形、未得其神,你敢试,我可不敢,万一害了你怎么办?”

  “我有冥府,只要冥府能装得下天道碑,我就能把天道碑带过去。”叶信说道。

  真真犹豫片刻:“你可要想清楚了,现在我的元气已恢复了大半,遇到事情,驭动浮城飞上几天几夜都没问题,上一次我利用日月匣汲取法身的神能,最后尚且耗得精疲力竭,如果不成,浮城在几个月之内就变成靶子了,一旦有危险,大家只能等死。”

  “那我先闭关一段时间,准备准备。”叶信说道:“只剩一个月了,我必须要做到后顾无忧。”

  真真不由叹了口气:“好吧,反正大主意都是由你来定的,那我也要歇息一段时间。”

  从天罪营的时代开始,如果不满意叶信的计划,真真肯定会坚决反对,一点不给叶信面子,可叶信就是不改,一定要执行,那她最后又会选择坚决的支持叶信,谁都不许和叶信唱反调。

  反对是希望叶信深思,不想看到叶信犯错,支持是因为信任,这两者并不矛盾。

  随后叶信进入浮城,浮城的面貌已经被改变了,一次次被摧毁,又一次次重建,众人已经不再奢望建造巍峨的宫殿群了,取而代之的是成片的普通砖瓦房,与以前那些大殿相比,低矮得可怜,浮城变成了一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镇子,而坐落在镇子中央处的星轮则显得格外雄伟。

  远远看到叶信,成化门长立即迎上来,低声说道:“主上,双极殿季书虎殿主已经来过几次了,我是不是应该派人过去通禀一声?”

  “嗯,我也正找到他呢。”叶信点了点头,随后向前方颌首:“我就在亭子里等他。”

  成化门长立即退下,时间不长,星轮散发出阵阵霞光,又过了片刻,两个身影从星轮中掠出,落在了广场上。

  季书虎缓步走进亭子,向叶信略施一礼:“见过叶殿主。”

  叶信没有托大,起身还礼:“季殿主已经来过几次了,应该是有所收获吧?”

  “都在这里。”季书虎拿出一本书卷,递给了叶信。

  两个人分别落座,随后叶信拿起书卷翻阅起来,他看得非常仔细,足足看了有半个多小时,才缓缓把书卷放下。

  季书虎见叶信皱眉沉思,没有说话,安静的等待着,贪狼殿这里不养闲人,连叶信都不搞享受那一套,谁都不敢逾越,成化门长只能充当侍者的角色,轻手轻脚端上了茶盘,季书虎欠了欠身,向成化门长微笑示意。

  良久,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季书虎放下茶杯,叹道:“有些棘手啊……”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叶信说道:“堡垒通常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叶殿主想怎么做?”季书虎的神色变得凝重了。

  “我对十二星殿格局的衍化始终很模糊。”叶信说道:“季殿主和我大概讲一讲吧,譬如说谁与谁走得近,谁与谁又相互看不顺眼。”

  “这个……”季书虎顿了顿:“其实早些年没什么变化,后来星主归隐,不知所踪,十二星殿之间才慢慢开始互相较劲了,段贪狼得势的时候,祝寒象、顾风雷、路无常与云宝銮是他的左膀右臂,纪天凤与童四灵关系很好,但他们处在弱势,没办法与段贪狼争长短,俪青花么……在我们之中算是难得心思纯净的,只喜欢摆弄花花草草,应歌起舞、自得其乐,卫金胎那死胖子和邹烈光、石观空三个人抱团,但他们属于墙头草,哪边风大就往哪边倒,我和书蝶算是中间派,谁有道理就支持谁。“

  “再后来段贪狼出了事,祝寒象很识时务,转头向纪天凤靠拢,顾风雷、路无常和云宝銮其实也是认可纪天凤的,没办法,论实力、论才干只有段贪狼能压得住纪天凤,不过他们抛不下脸面,表面上还是不卑不亢,心里早准备投怀送抱了。”

  “可惜,纪天凤是很高傲的,认为顾风雷几个人太过矫情,慢慢的,顾风雷他们三个逐渐被边缘化了,相比之下,卫金胎他们的动作很快,以前段贪狼声音大,就听段贪狼的,现在纪天凤声音大,自然也要听纪天凤的,呵呵……他们倒是赢得了纪天凤的好感。”

  “所以啊,有时候真的不能顾及脸面……”季书虎露出自嘲的笑容:“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和书蝶一直是论事不论人,凭道理说话,好处么,没多少,苦头么,一个个的往下咽,不吃都不行,硬是往你嘴里塞。”

  叶信神色不动,他知道季书虎这是在表态,从段贪狼到纪天凤,季书虎兄妹一直保持中立,不拉帮结派,结果就是落不到好处,现在季书虎大彻大悟了,想通了,绝不愿再错过第三个机会。

  季书虎毕竟是一殿之主,很有水平,从头到尾没有任何阿谀奉承,但分明是在告诉叶信,我悟了,我知道识时务了,从今天开始,你说,我做。

  “脓包终归是要挤破的。”叶信缓缓说道:“不过按照我的惯例,还是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自己选择。”

  叶信与季书虎谈了有三个多小时,季书虎才起身告辞,叶信看着季书虎的背影出神,良久,他突然说道:“门长。”

  “在。”一直侍候在身边的成化门长立即应道。

  “如果有一天,太虚星主回来了,你是继续听我的,还是听他的?”叶信悠悠说道。

  “我是贪狼殿的修士,自然是听主上的。”成化门长毫不犹豫的回道。

  “其他星殿的殿主呢?”叶信说道。

  “……”成化门长愣住了,这个问题他实在无法回答。

  叶信哈哈大笑着站起身,在成化门长的肩膀上拍了拍:“不要往心里去,我只是随便问问,其实……我是在问自己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