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八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叶信和叶随风展开交谈的时候,王城中的宫殿中,也有着一场非常重要的谈话,铁心圣坐在王座上,参加议事的臣子并不多,只有邓知国、沈忘机、官翰雨和秋祥几个人。

  “叶信……叶信……”铁心圣喃喃自语着,今天这两个字他已经重复无数次了,似乎心中有缔结难以放下。

  “观海遇害之事虽然与孤无关,但孤当时确实没有出面阻拦,本想着是借机杀一杀观海的锐气,让他以后不要再那么执拗了,没料到最后竟然闹到那般结果……”铁心圣长叹一口气:“几位,你们都是孤的重臣,这种时候就不要有顾虑了,真的要启用叶信么?一旦他羽翼长成,纠结于观海的事情,事事与孤作对,孤又该何以自处?”

  “主上!”秋祥第一个走了出来:“百姓当中有一句话俗话,说得很贴切,人心都是肉长的!只要主上能对叶信恩宠有加,以前那些不快,自然会被慢慢放下,其实微臣看来,叶信是个重情之人,他和三殿下的关系一直不错,就是一个证明,如果他真的心怀嫉恨,恐怕早就和三殿下疏远了。”

  “总院此言大善。”沈忘机沉声说道:“叶信对小女多有关照,甚至得了一匹无界天狼,只因小女以前帮过叶玲,而且据我所知,狼骑的薪饷是元石,按月发放,小女只是和叶信一起去了趟大召国,呵呵……小女刚刚步入先天武士境,和狼骑相比差得远了,根本帮不到叶信的忙,纵使如此,她也带回了十颗元石。”

  “主上,叶信的心性和狼帅不一样。”秋祥又补充道:“或许是因为叶家大起大落,还有他被打入天罪营的缘故。性格变得颇为乖张,比年少时更甚,但又极重旧情,叶信不止是和三殿下关系好,听说太令大人之子王猛也得了一匹无界天狼呢。”

  “小女告诉我,她听到叶信告诉温容,让温容把宏任带到叶家去安住。”沈忘机说道:“不过以宏任的禀性,恐怕是不会应允的。”

  “天罪营……”铁心圣皱起眉,这又是一桩心事,当初正是他亲自下诏令。把叶信关入了天罪营。

  “主上,现在有流言,说当初叶信是被人诬陷。”秋祥低眉顺眼的说道,毕竟这个话题太敏感:“但不管此言是真是假,叶信当时会上当,一方面是因为年幼,容易被人挑唆,另一方面应该对七公主也有几分懵懂之情吧。”

  “秋祥,你……这是什么意思?”铁心圣问道。

  “主上。解铃还须系铃人啊!”秋祥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是说……卉真?”铁心圣愣住了。

  * * * *

  傍晚,一辆马车停在了信义楼侧方的角门前,叶信跳下马车,缓步走了进去。

  角门后有两个汉子。看到叶信走进来,急忙要上前阻止,叶信抬手把一块黑色的牌子扔了过去,那是义盟老大墨衍的信物。那两个汉子相互对视一眼,悄悄退到一边。

  义盟的总部内,墨衍正坐在桌边。认真的写着什么,而那子车灰象猴子一样不老实,居然就在桌子上盘坐,低头看着墨衍。

  “墨衍,本来不想多嘴的,可我实在忍不住了。”子车灰叹道:“你这一手字……真是丑得一绝,简直和鸡屎差不多!”

  “至少我会写。”墨衍淡淡说道,随后他的神色顿了顿,似乎感应到什么:“大人有令,每天都要学十个字,并且做到会写,这么长时间来你一直偷懒吧?”

  “嘿嘿嘿……你管我?”子车灰斜眼看向墨衍。

  “你就不怕大人知道了处罚你?”墨衍说道。

  “这么多兄弟呢,老大总不会只盯着我一个吧?”子车灰大大咧咧的说道:“而且我就不明白了,老子能操刀砍人,还不行?认什么字啊,有时候啊,我感觉老大简直象我小时候的老妈,一天到晚的碎碎念碎碎念,烦不烦?”

  “呵……”墨衍长长吐出一口气,随后很惬意的眯起眼:“真舒服……”

  “什么舒服?”子车灰问道。

  “我心里舒服,但你马上就要不舒服了。”墨衍叹道。

  “凭你?”子车灰以为墨衍在挑衅:“如果是在千米之外,那我服你,让我管你叫爹都成,现在我们距离不过三米,信不信我把你人脑子打成狗脑子?”

  “我不和你打。”墨衍不咸不淡的回道:“不过,你现在慢慢转过去,向门口看。”

  “看毛啊?”子车灰转过身,蓦然看到叶信就静静的站在门口,他唬了一跳,险些从桌子上栽下去,随后急忙翻身落在地上,陪笑道:“老大,您回来了呀?哈哈哈……我想死你了……”

  “墨衍,以后你给我看着他。”叶信没理会子车灰:“连续十天,每天都要会写五十个字,完不成军法从事!”

  子车灰的脸色真的灰了,以前每天认十个字,他都痛苦得咬牙切齿,每天五十个字,简直是要了他的命。

  “是,大人。”墨衍露出阴笑。

  “这一次得了多少颗元石?”叶信把子车灰踢到一边,与墨衍对面坐下。

  “一共是四万六千一百四十七颗。”墨衍翻动着手中的账本:“上三品有三颗,中三品有三千一百零九颗,下三品有两万九千八百二十二颗,剩下的都是不入品的元石。”

  “收获不小啊。”叶信叹了一口气。

  “大人,我已经花去了一千多颗元石。”墨衍说道:“弟兄们总不能白忙一场,鬼先生和我要了五百颗,朱总捕那边也需要安心。”

  “嗯,这是你的事,你自己做主,我不过问。”叶信说道,接着他话锋一转:“洪前辈已经到了?”

  “到了。”墨衍点头说道:“就在后面,大人要见他?”

  那位洪前辈就是叶信让薛白骑拿出六百颗元石去请的上柱国级强者,也就是叶信所说的变均势为胜势的那个点,几个月的时间,他终于在叶信准备发动之前赶到了。

  “嗯,带我过去。”叶信说道。

  “这边走。”墨衍站起身。

  叶信和墨衍离开了房间,子车灰却一动不敢动,依然站在原地,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只怕叶信,在天罪营的时候,被叶信折腾惨了,心有余悸,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恶狠狠盯着墨衍的背影,口中嘀咕着:“好你个墨衍,你敢阴我……”

  片刻,墨衍带着叶信走进一间很幽静的小院,墨衍走到院门前,朗声说道:“洪前辈可是歇息了?”

  “进来吧。”里面有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两个人推开院门,走进正房,看到一个年过花甲的老者正端坐在窗前,墨衍微笑道:“洪前辈,这就是我家少主。”说完他看了看叶信,随后转身走了出去。

  那老者凝视着叶信,接着,他慢慢站了起来,这是对叶信的一种尊重,倒不是因为叶信的身份,到了他这种境界的强者,对气息的感应非常敏锐,而叶信这时候又没掩饰自己,虽然还无法准确辨别叶信的实力,但他能看得出叶信的强大。

  “见过洪前辈。”叶信微微躬了躬腰:“晚辈知道大陈国有南宗北洪之说,今日有幸得见前辈,果然非凡。”

  “小先生莫要客气,请坐。”那老者向一边让了让。

  双方同时落座,那老者略微沉吟了一下:“既然小先生开门见山,那老夫也就直来直去了,宗别离果真在九鼎城?”

  “就在九鼎城。”叶信说道:“前些日子,他还在外到处奔走,现在应该回来了,只是……我暂时找不到他藏在什么地方。”

  “他在就好。”那老者眼中露出刀锋般的光芒:“早晚会碰上的。”

  “洪前辈是心忧天下的高士。”叶信笑道:“我的属下告诉我,他找到洪前辈,想用六百颗元石请洪前辈出一次手,但被洪前辈拒绝了,后来他提起宗别离在九鼎城,洪前辈却想也没想,立即应允,呵呵……宗家世代得到贵主上的信重,本应该粉身碎骨以报君恩才是,竟然从贵国叛逃,此獠不除,贵国上下之心难安啊!”

  “小先生,就莫要在老夫脸上贴金了。”那老者轻轻叹了口气:“老夫愿来九鼎城,只为私仇!洪家被人从丽水赶出去之后,老夫也就没有什么主上了。”

  “哦?”叶信愣了愣,对方如此坦言,或许还有别的用意。

  “不过,老夫只有一人,宗家却有很多狗腿子。”那老者皱起了眉:“不是老夫怯战,恐怕……”

  “这个还请前辈放心。”叶信说道:“我座下有不少精锐,自当给前辈留出一个公平的战局,其实……前辈只需要拖住宗别离一时半刻就好,待到事了,他也就插翅难飞了,而且,计划会出现一些变动,或许要几个月之后,才会劳烦到前辈。”

  “什么变动?”那老者问道。

  “九鼎城近期会出现一些大事,宗别离未必显身,但接下来,就容不得他坐山观虎斗了。”叶信说道:“前辈要安心等一段时间。”(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