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七八章 霉运当头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宴会如期召开了,因为人数比较多,叶信特意划出了两块区域,一块容纳贪狼神殿的中层和下层修士,一块用来招待客人,而且,一时间找不来那么多的桌椅,叶信也不想对这片生机盎然的大地造成破坏,索性模仿了‘自助餐’的形式,在草原上铺了无计其数的小块丝绸,到时候让修士们席地而坐就好,每隔百余米,会分出一片‘投食区’,修士们想喝酒或者想吃东西,自己过来取。

  俪青花很不满,认为这么搞太不庄重,不伦不类,可叶信坚持,她也不敢说什么。

  当然,叶信所在的主会场是要布置一些摆设的,但东西也不多,二十几张圆桌,还有三百多张椅子,两旁再搭一些木架,用以摆放酒坛瓜果,仅此而已。

  第一个赶到的是双极星殿的季书虎和季书蝶兄妹,虽然叶信允许各方星主多带些修士过来,可季书虎只带来了双极星殿的几位将星、府星、暗星与光明星,天下宗门内部都是要论资排辈的,只把星官带来,人数亦差不多了,也表现出了给叶信捧场的诚意。

  第二个赶到的是纪天凤,她也一样,只带来了自己的四位星官,不过,她在礼数上是无可挑剔的,有足够的尊敬,但态度似乎显得若即若离。

  “好无聊……”神夜吧嗒着嘴,也就是叶信求到他了,他不得不委屈自己,换成别人,恐怕他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会无聊呢?”叶信低声笑道。

  “哪里有趣?”神夜对叶信嗤之以鼻。

  “世间百态,一眼就能看得分明。”叶信说道:“有愿意赌一把的,当然,有人在我身上押注,有人却是在别人身上押注;有保持中立的,既可以看出我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又能脱身事外;有头脑简单、根本看不出潜流涌动的,只想着怎么样讨我欢喜;也有磨刀霍霍,准备着干掉我,然后独占这片基业的。”

  “所谓人生如戏,在这里静静的看着一场场表演,我总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

  “你这个人……很古怪。”神夜叹道。

  “我们两个应该可以活很久很久。”叶信说道:“如果不及时找些乐子,那才是真的无聊呢。”

  金胎神殿的卫金胎,烈光神殿的邹烈光,观空神殿的石观空也先后赶到,每一方星殿都占了一张圆桌,不过摆放的椅子多了一些,他们带的都是自己殿内的星官,大半位置空了出来。

  时间不大,风雷神殿的顾风雷与四灵神殿的童四灵也到了,只剩下无常神殿的路无常、宝鸾神殿的云宝銮与寒象神殿的祝寒象不见踪影。

  又过了几十息的时间,远方浮城中的星轮突然爆发出剧烈的元力波动,从各方星轮中穿梭,需要消耗相应的元力,人越多,消耗的元力就越大,这种程度的元力波动昭示着来了很多人。

  卫金胎等人显得很吃惊,探头探脑看向浮城的方向,因为这里是叶信的地盘,他们不敢冒然运转元脉,释放神念,只能用眼睛去看。

  纪天凤如老僧枯坐,一动不动,好像没有感应到元力波动,另一边的童四灵有些紧张,不时的看向纪天凤,但纪天凤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正在招呼侍女们的俪青花皱起眉,看到浮城上空掠起的一片片人影,她非常恼火,这是谁呀?带着这么多人过来?还真敢倾巢而出蹭吃蹭喝么?!

  叶信向着侧方扫了一眼,坐在一棵万年桃树下的鬼十三伸了个懒腰,随后慢吞吞走到树后,消失不见。

  “差点忘了。”叶信从怀里取出两封信,递给身后的龙小仙:“小仙,去把这两封信放在那张桌子中间,等一会,把寒象星主引到那张桌子边落座。”

  “师父,哪个是寒象星主啊?我不认得。”龙小仙小声说道。

  “这种大事,他当然要出头彩,你想不认得他都不行。”叶信笑了笑。

  龙小仙接过信,向着叶信说的那张桌子走去。

  “那是什么信?”神夜好奇的问道。

  “是今天清晨才接到的,昭示着我掌控全局、高深莫测的信。”叶信说道。

  “装神弄鬼!”神夜再次表示对叶信的不屑。

  “人活着不装……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叶信笑眯眯的回道。

  此刻,从浮城中掠来的人影如雨点般落下,他们集体散发出的元力波动如海啸般卷向四面八方,祝寒象、云宝銮与路无常走在前面。

  来者人数众多,大概估算一下,差不多近三百人,而且从元力波动上感应,他们的平均战力达到了一种恐怖的高度,尤其是在祝寒象等人身后的两男一女,气势如山,让人不敢直视。

  “祝寒象、云宝銮、路无常,你们三个搞什么?!”卫金胎失声叫道,叶信确实说过,大家可以带着朋友过来,但这来的人也太多了吧?是来闹事的还是来捧场的?!

  “好巧……”神夜突然低声笑了:“明界……算是完了!”

  “卫金胎,还轮不到你来管我的事!”祝寒象瞪了卫金胎一眼,随后快步走向叶信,深施一礼,接着陪笑道:“寒象见过叶星主,我这些朋友听说叶星主找到了一处洞天福地,都想过来凑凑热闹,事有唐突,叶星主不会怪我吧?”

  “不怪不怪,来的都是朋友,请坐。”叶信微笑着说道。

  “就知道叶星主心怀坦荡,常人难及。”祝寒象长长松了一口气,不过他的神色显得有些做作,接着看到叶信这边只坐了两个人,便向着主桌走来。

  可祝寒象只走出一步,就被人拽住了,是龙小仙,龙小仙向着另一边指了指:“寒象星主,你的位置在那边。”

  祝寒象愣了愣,试图把龙小仙甩开,但龙小仙哪会放手?依然死死抓住他的袍袖,在众目睽睽之下,祝寒象又不能发火,只得转头看向叶信:“叶星主,这是……”

  “你的位置在那边。”叶信淡淡说道:“这里已经满了,我还有几个客人没到。”

  “叶星主不是开玩笑吧?”祝寒象干笑道。

  祝寒象的画外音就是,你叶信可要想清楚了!这么多修士都是我叫过来的!!你敢不让我进主桌,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去吧。”叶信明显有不悦之色。

  祝寒象长吸一口气,但就在这时,云宝銮和路无常两人已经分别带着自己的星官走向了侧方的桌子,把祝寒象晾在了那里。

  祝寒象缓缓转身,看向身后那居中的长者:“前辈……”

  不过,那居中的长者没有理睬祝寒象,他的视线一直在盯着叶信,面带微笑,眼神闪烁不定。

  右侧的女子也没有给祝寒象支持,她到处张望着,也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左侧的老者干咳一声:“寒象,你是星殿的星主,自然也要遵守星殿的规矩。”

  “明白了,前辈。”祝寒象急忙露出笑容,他压制着内心的不甘,看向龙小仙的视线非常冰冷,但又不得不顺着龙小仙的引领走,刚刚被打了一次脸,他可不想再被打第二次。

  那居中的长者向着叶信笑了笑,随后转过身,好像要去找别的桌子,叶信轻声道:“三位,请坐。”

  这三个人自然是领头的,神夜只认得其中一个,因为不久之前见过,那女子正是东皇天的霸主银鸢,而叶信认得两个,居中的长者明面的身份是一川仙君,暗中的身份却是极上秘龙道的人皇,李逝川!说起来李逝川还算是叶信的老乡,从同一个浮尘世走出来的。

  “多谢叶星主。”李逝川缓缓说道。

  “请。”叶信只说了一个字,再没有多余的信息,让人无从揣摩。

  李逝川三人入座之后,气氛变得死一般沉寂,李逝川心中思绪翻腾,完全静不下来,银鸢更不用说,叶信拥有虚空行走之力,连大天劫听到消息后都显得惊骇莫名,何况上一次叶信是与任雪翎、危危等人一起走的,现在她又看到了神夜,恐怕任雪翎他们也都在附近,一直在东张西望,是在寻找任雪翎等人的方位,还要判断自己的出路在何方。

  那个叶信不认识的老者却有些坐不住,不停的向李逝川示意,但李逝川故作看不到,他有些急了,轻声说道:“一川,是你来说还是我来说?”

  “我只是来讨杯喜酒的,你说吧。”李逝川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位前辈是……”叶信说道。

  “老朽贺羽仙。”那老者说道,随后又瞥了李逝川一眼,他感觉李逝川的态度突然变得古怪了,没办法理解。

  事实上,李逝川对叶信是极其痛恨的,上一次本来已与叶信达成协议,结果叶信莫名其妙消失,撂了挑子,他发动了大批人手,准备围剿明界修士,最后却演变成极上秘龙道与明界的全面厮杀,幸好双方都感觉到进入灭法世的邪路修士越来越多,不想平白耗光自己的本钱,不得不收手,但损失已经没办法弥补了。

  银鸢一肚子苦水,她昨天找上李逝川是想借一件很关键的法器,结果正好遇到了贺羽仙,贺羽仙说有下界修士发现了一处遗迹,气象非常,可能是上古留下来的,问她和李逝川想不想走一趟,银鸢的东皇府被劫,正穷得双眼发红,毫不犹豫的点头应允,可一眼看到叶信,才醒悟自己依然是霉运当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