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七九章 夏虫不可语冰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原来是羽仙阁老,久仰久仰。”叶信略微欠了欠身。

  “这位是明界一川仙君,这位是东皇天银鸢,我们几个在三十三天中略有薄名。”贺羽仙缓缓说道。

  “嗯嗯……”叶信漫不经心的应着。

  贺羽仙见叶信一点都不吃惊,好像把他们几个的大名当成阿猫阿狗了,既有些恼火,又感到疑惑,想发作吧,人家叶信也没有说什么失礼的话,忍下去,一口气又堵在胸口,让他难受,错愕了片刻,哑然失笑,都说夏虫不可语冰,果然不假。

  这位星殿之主在诸道中肯定算是拔尖的角色了,虽然没有运转元脉,看不出深浅,但气息、气度都极为沉稳,不过,此人应该极少去天路历练,不知天路深浅,他与一川仙君、银鸢自不用说,跟着来的修士们,不是一方宗主,就是宗内数得着的长老、大能,这些修士聚在一起,随便跺跺脚就能把什么十二星殿震塌。

  所谓不知者不罪,何况此次来的目的有些说不出口,在这种小节上就没必要纠缠了。

  贺羽仙顿了顿,视线转向四周:“我虽然没有动用神念,但能感应得到,在叶殿主后方百余里开外,有大片大片的髓根,金髓的储量恐怕有几百万斤吧?”

  贺羽仙的话使得那些天路修士们一片哗然,实际上他们对这上古遗迹的了解非常少,如此大张旗鼓,是因为祝寒象在上一次进入上古遗迹时,悄悄动用寒象神功,吞下了一大口元气,然后用这口元气做证明,证明自己绝无半句虚言。

  祝寒象藏起的元气,浓郁到了极点,让那些天路修士、包括贺羽仙在内都大为震惊,而且贺羽仙还断言,三十三天中找不到此番气象,大概只有劫宫才可媲美。

  他们进入上古遗迹,发现祝寒象确实没有说谎,本已兴奋到了极点,谁知又听贺羽仙说,这片遗迹中有大片髓根,金髓的储量已达到百万斤,巨大的冲击感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以巅峰大能的坚韧心性,都变得有些接近失控了。

  “不清楚,我没有仔细计算过。”叶信很平淡的回答道:“但……应该是只多不少吧。”

  “此地之福缘,堪比神迹。”贺羽仙长长叹了一口气:“不过叶殿主也要当心了!”

  “哦?我要当心什么?”叶信问道。

  “得江山易,守江山难,这神迹不知会让几人发疯、几人癫狂……”贺羽仙说道:“而且现在进入灭法世的邪路修士越来越多,大战或许一触即发,叶殿主一下子便得到了百万金髓,三十三天都要为之震动啊!”

  贺羽仙这话有些言过其实,以劫宫为例,整个劫宫每年消耗的金髓在十万斤到二十万斤之间,三十三天所有修士聚齐那是什么当量?百万金髓并不足以让三十三天震动,就像俗世间的商户一年赚了几万两银子,已算非常富有了,但对整个国家乃至庞大的商团来说,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贺羽仙这么说就是想让叶信感到害怕,不管是伪君子也罢、是真君子也罢,只要带着‘君子’二字,总归有些底线,爱惜羽毛,不可能象强盗一样露骨,何况还有这么多天路修士眼睁睁看着呢。

  “哦?他们震了就震了,与我何干?”叶信说道。

  “叶殿主就不怕被人嫉妒、受人眼红么?”贺羽仙说道:“天路能人异士不知凡几,如果那些登顶的大能成群结队来袭扰这神迹,叶殿主又该如何应对呢?”

  “羽仙阁老的意思是……”叶信说道。

  “我与一川、银鸢还有到场的所有朋友,都愿助叶殿主一臂之力!”贺羽仙说道:“我们可以在山门押名,等回头我还能把明主的法印带过来,如此不管哪一方修士,都要退避三舍,绝不敢过来找麻烦。”

  “而且,把金髓炼成灵丹,需要有极高造诣的大丹师亲手淬炼,稍微差了一点,就是暴殄天物!我的羽仙阁里,达到神兵级的丹炉至少有三个,足以让炼化事半功倍,天路中真正的大丹师,我也认识几个。我们还可以在这里修起法阵,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叶殿主随便让人来通禀一声,我等便会立即来源。”

  “俗话说得好,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如果仅靠叶殿主一人,必定捉襟见肘,这么多珍贵的金髓,亦无法做到物尽其用,最后不知道便宜了谁。”

  “原来羽仙阁老是担心我这里被人洗劫啊?”叶信笑了笑:“多谢前辈好意,不过呢,我叶信也不是好欺负的,呵呵呵……我相信不会有谁敢来找我的麻烦。”

  “叶殿主你还是太年轻了,心性有些轻狂。”贺羽仙见叶信油盐不进,不悦的皱起了眉。

  这时,那些因叶信大言不惭而集体陷入错愕的天路修士们突然哄堂大笑起来,他们从进入上古遗迹到现在,一直规规矩矩的,但不是给叶信面子,而是给贺羽仙、一川仙君和银鸢面子,至于叶信,他们根本没放在眼里。

  因为贺羽仙希望得到一个合情合理的名分,所以他们只能控制自己,可听到叶信的狂言之后,他们再忍不住了。

  接着,一个黑袍大汉站起身,用双手向下压了压,他似乎也很有名望,笑得前仰后合的天路修士们见有人出头,便逐渐停下了笑声。

  “叶殿主,好大口气,不会有人敢来找你的麻烦?”那黑袍大汉笑眯眯的说道,接着他突然抓起身前的酒坛,向着三十余米开外的一个侍女扔了过去。

  轰……酒坛就像一颗炮弹般擦着那侍女的额头射了过去,裹挟的劲风把那侍女拽得踉跄了一下,险些栽倒,而那酒坛笔直射出千余米开外,正撞在一块巨石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酒坛碎了,巨石也被撞得粉碎。

  那侍女这才知道自己与死亡擦身而过,吓得华容色变,呆呆的看着那黑袍大汉,她无法理解自己哪里得罪了对方。

  “叶殿主,如果我找你麻烦,你又能拿我如何呢?!”那黑袍大汉笑道,接着他开始运转元脉,一股强横的气息陡然卷向四面八方。

  “黄骨山主,你这是做什么?”贺羽仙喝道。

  “阁老,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这位叶殿主开开眼界。”那黑袍大汉对着贺羽仙躬了躬身,随后散去自己的气息:“免得再信口开河、贻笑大方。”

  “在我的地盘上无礼,是犯了死罪。”叶信淡淡说道。

  其实那黄骨山主只是想给叶信一个小小的教训,本来已准备坐回去了,听到叶信的话,不由被气笑了:“好啊,你来杀我!”

  “这个‘杀’字实在是让人心痒难耐啊,但……不急。”叶信的视线落在了一川仙君身上:“仙君是什么意思?”

  一川仙君表面上很沉稳,其实自从落座开始,他一直在犹豫不决,是战还是不战?

  战,半年前他就与叶信遇到过,那个时候的叶信不是他的对手,但仅仅半年时间,叶信似乎成长了许多,眼见这么多人虎视眈眈,而叶信的淡定自然绝对不是装假,恍若早已胜券在握。

  不战,这上古遗迹属实让他眼馋,而且叶信在半年时间便成长到这般深藏不露的境界,再过半年,恐怕连他也要被压一头,后生可畏,但亦不足畏,只要他及时出手把人毁掉就是。

  一川仙君本来难以下决定,突然见叶信开始逼问他,一股火猛地涌上心头,半年前一口一个前辈,执礼甚恭,现在就敢叫‘仙君’?岂有是理!

  但就在一川仙君的气势开始凝聚的瞬间,他的眼角瞥到了银鸢,一颗心陡然变得冰凉,不对……

  银鸢的脾气非常暴躁,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按道理说,银鸢早就该跳起来指着叶信的鼻子破口大骂了,甚至一拳轰过去,可现在的银鸢安静得诡异,眉头微皱,似乎忧心忡忡,眼神亦四下飘忽不定。

  一川仙君硬生生把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虽然他和叶信合作的时间很短,但他也看得出叶信是非常狡猾的,难以被控制,情势如此不利,叶信的自信到底如何而来?

  要知道聚来的这些天路修士各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他与贺羽仙、银鸢能成为领头人,是因为他们三个的实力、地位,可真要是和这些天路修士打起来,他对付二、三十个修士应该没问题,而近三百个大圣,其中有四十余个登顶的高位大能,明界精锐几乎到场了三分一,打到最后,他们终将被人群吞没。

  可能是嗅到了致命的危险气息,一川仙君突然变得异常冷静,随后慢吞吞的说道:“我说过了,只是来讨杯喜酒喝。”

  “明白了。”叶信转头看向银鸢:“银鸢,你呢?”

  贺羽仙愣住了,而那些天路修士或是目瞪口呆,或是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银鸢是你叫的?!

  贺羽仙介绍过银鸢,那么叶信知道银鸢的名字很正常,但除了贺羽仙和一川仙君之外,在座的谁敢直呼银鸢的名讳?疯了不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