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八零章 猛虎出笼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我不招惹你,你也别来招惹我,如何?”银鸢双瞳中陡然爆射出锐芒。

  “好。”叶信点了点头,随后转向贺羽仙:“羽仙阁老大概是不甘空手而归吧?”

  贺羽仙满脸惊愕的看着银鸢,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银鸢的气势虽然很犀利,但说出的话却是明显示弱的。

  “其实……阁老的身份让我有些难做,但这是缘分啊,我这个人一向是随缘的。”叶信轻轻吁出一口气:“想当初我刚刚走进长生世的时候,满心都是诚惶诚恐,三十三天广阔无边,举手投足便能移山填海的大修士数不胜数,而我太过卑微了,如果说天路是一片草原,天路中的修士就是万物霜天竞自由的无数狮虎熊象,我呢,只是不起眼的小蚂蚁,在我无法观察到的地方,随便一只狮虎熊象翻个身,或者打个喷嚏,我都要完蛋。”

  “不过,时光如梭,转眼就是五年多,我才发现,原来天路也不过如此。”

  贺羽仙和银鸢依然保持着沉默,一川仙君则露出了苦笑,他知道叶信说的是真话,但这真话却是那么的不可思议、那么的假,五年便能走到这种高度,恐怕那些传说中曾经转入轮回的天域神祇也远远比不上,叶信到底依仗的什么?

  下一刻,一川仙君的瞳孔突然收缩起来,他为了掩饰,急忙拿起酒杯。

  一川仙君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叶信是否拥有神祇的力量?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神祇,应该是天域中的主宰之一,否则,便无法解释叶信修炼的速度。

  那些天路修士们同样一言不发,他们都是各个宗门的定海柱,见多识广,在银鸢开口之前,他们完全没把叶信放在眼里,但在银鸢明显示弱之后,他们都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我说的话似乎有些托大,但我说的不是各自的法门高低强弱,而是头脑。”叶信眼中不加掩饰的露出讥讽之色:“我给你们留下了很明显的警示,你们看到了警示之后,如果能迷途知返,愿意和我叶信交个朋友,我是不介意散些财的,很多年前我做过买卖人,知道一个道理,共赢远胜过独享,所以我不会做守财奴,可惜的是,到现在为止,你们依然一无所知。“

  “仙君应该在思考是战是和,银鸢姑娘么,可能在回想前些天的事情,两位没有察觉,亦算情理之中,可你们明明坐在那里,却什么都看不到……“叶信叹了口气:“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蠢货!”

  轰轰轰……那些天路修士中有少部分人已被叶信激怒,纷纷开始运转元脉,震荡的元力波动如海啸般四下蔓延,这让场内的星主们暗自叫苦,他们虽然都是大圣,但境界与那些天路修士相比有着不小的差距,承受不住这种压力。

  “我原本多摆了几十张椅子,因为各方星主可能会多带着人过来。”叶信淡淡说道:“可在你们赶到之前,我已经让人把多余的椅子撤下去了,主桌不算,一共二百七十六张椅子,你们到场的一共有二百七十六位,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正好坐满!”

  那些天路修士四下扫视着,果然发现了奇异的现象,所有的椅子都有人占了,全场满满当当,一个空位都没有。

  “我煞费苦心,就是为了提醒你们,我知道你们要来,也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敢把你们放进来,自然有信心让你们回不去。”叶信摇了摇头,视线一转,突然落在呆若木鸡的祝寒象身上:“今天应该是寒象星主最威风的一天了吧?撬动这么大的杠杆,把这么多天路大能带进来,是不是有一种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豪情?”

  “叶……叶殿主,你误会了……”祝寒象吃力的说道。

  “你桌子上有两封信,自己拆开来看一看吧,也不妨大声念出来,让大家知道信上写得是什么。”叶信微笑着说道。

  祝寒象的视线落在那两封信上,接着拿起一封信拆开,看了几眼,脸色已由白转青,接着又拿起第二封信,他的手突然开始颤抖起来。

  旁边一个天路修士见祝寒象没有念,便先捡起桌上的那封信:“贺羽仙、一川仙君、东皇天银鸢、四合天君、黄骨山主、提澘炉……“

  念到这里,他念不下去了,接着毫不客气的把祝寒象手里的信抢过去:“银鸢、一川仙君、贺羽仙、黄骨山主……”

  场中的天路修士都变得噤若寒蝉,叶信并没有吹牛,早知道都有谁会闯进来,两封信肯定写满了人名,排序有分别,应该是写信的人对天路修士的名望、实力判断有所不同。

  虽然他们还是人多势众,而主桌上的叶信显得人单力薄,但他们都感觉到了不详的气息。

  “叶殿主,你又何必触犯众怒?”贺羽仙冷冷的说道:“想把我们三个也留下么?你倒是真敢想!”

  “众怒是什么法器?很厉害?”叶信的脸色也转冷,他慢慢站起身,双手撑在桌面上,眼中满是狰狞,缓缓扫视着全场。

  从踏入修行以来,他一直在忍,因为他知道自己最终的对手是什么样的存在,此时此刻,他终于熬出头了。

  天域神祇相比起他叶信,现在还是格外的强大,但没什么了不起的,天地就像一间巨大的屋子,天域神祇的个子很高很壮,但他们的脑袋已经顶上天花板了,这是永远无法突破的瓶颈,而他叶信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即将到来的大收割,就是他最后冲刺的养分,这属于一种水到渠成的感受,叶信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未来。

  更重要的是,天域神祇已经到头了,他们无法挣开法则的禁锢,而天帝钟馗早已为他留下了一道缝隙,换句话说,天域神祇没办法再长高,他叶信却有希望破开天花板。

  叶信很喜欢一句话,胸有猛虎、细嗅蔷薇,今天,猛虎已然出笼!

  就在叶信站起身的同时,有两道黑色的裂隙无声无息的出现,接着计星爵与丁剑白从裂隙中走了出来,站在叶信左右两侧。

  “怎么……”贺羽仙看到计星爵与丁剑白,双眼蓦然瞪大,身体也不由自主向后仰。

  “你……你们……”连银鸢也是大惊失色,计星爵和丁剑白不会把银鸢吓成这样,问题在于,计星爵和丁剑白怎么可能重获虚空行走的能力?!

  一川仙君从喉咙间挤出一缕呻吟声,他胸中已泛起了阵阵惊涛骇浪。

  “计星爵?丁剑白……”有一个天路修士发出了嘶吼声。

  场中的气氛已变得无比沉重,所谓余威震于殊俗,计星爵与丁剑白成为虚空行走已有千年,此刻刚刚现身,便已压制全场。

  何况计星爵与丁剑白分左右拱卫中央之势非常明显,但站在那个位置上的不应该是叶信,而应该是大劫者黄庭!

  只是计星爵与丁剑白的神色都很自然,好像叶信已成了大劫者黄庭名正言顺的继承者。

  “有熟人么?”叶信轻声说道。

  “不少。”计星爵负手而立、器宇轩昂:“当初我在劫宫时,他们都是摇尾乞怜之类,等我离了劫宫,又争先恐后来落井下石,呵呵呵……风水轮流转,他们应该没想到还有今天吧……”

  “废话勿多。”丁剑白双手环扣在胸前,抱着自己的长剑:“该送他们上路了。”

  “神夜,开工了。”叶信说道。

  “这就心满意足了?我以为你还得装个几百息的时间呢。”神夜一笑,接着无数缕黑色的烟气轰然炸开。

  轰轰轰……一道黑色的帷幕突然从场中卷起,只是刹那间,便让整片天地陷入到无边的黑暗之中,满场的桌椅接连炸裂,化作一蓬蓬迸射的绿色荧光,不过,天路修士们都没注意到异象,满脸恐慌的向周围扫视着。

  “邪路修士!叶殿主,你居然与邪路修士为伍?!”贺羽仙长吸一口气,他的心如堕深渊,能把这么多修士一起带进来,那邪路修士手中必定有了不得的法器!

  纪天凤、俪青花等各方星主还有众多星官也被卷进来了,他们正感到惊慌,那边神夜接连掐动法诀,他们的身影一个接一个极其突兀的消失在黑暗中。

  “我们只有三个,他们有近三百个,怎么样?有把握么?”叶信说道,此战一定要计星爵和丁剑白参与,因为他不清楚计星爵和丁剑白能不能彻底改变立场。

  “不知道呢。”计星爵悠悠说道:“反正我熬了好几年,现在浑身上下都是劲,这一场我一定要杀个天昏地暗!”

  “土鸡瓦狗而已。”丁剑白说道。

  按理说计星爵和丁剑白全盛状态的修为,未必比贺羽仙强多少,但说的人理所当然,听的人鸦雀无声。

  “好吧……”叶信吁出一口气,计星爵还好,他怎么感觉丁剑白比他叶信还能装呢……

  “我呢?”神夜笑眯眯的说道。

  “没你的事,你控场就好,不要让人逃掉。”叶信说道,接着他的视线在人群中扫视,落在了那黄骨山主身上:“你……是第一个!”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