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八一章 无可匹敌的合击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话音刚落,叶信的身形已然掠动,闪电般射向了那黄骨山主。

  计星爵与丁剑白对视了一眼,身形立即消失不见,显然是进入虚空之内。

  黄骨山主的脸颊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知道情势有些不妙,已经被叶信死死盯上了,但他毕竟是成名已久的大修,不能当众露怯。

  下一刻,黄骨山主全力运转元脉,口中吐出一道白光,无数被淬炼成金色的骨骸如雨点般喷涌出来,笼罩住了方圆数百米的空间。

  天路修士中,拥有神兵,却不是前辈赠与,而是自己苦苦修成,大都属于能力非凡、造诣深不可测的大能,而黄骨山主就是其中之一。

  黄骨山主原本是妖界圣禽天的修士,一家老小为妖族所害,发誓复仇,最后靠着一己之力灭了数个宗门,斩杀无数大妖,得到了数以万计的本命妖骨,他突发奇想,想用妖族的本命妖骨淬炼法宝,终炼成了神兵骨山。

  不过黄骨山主是人族,在妖族的天路中大开杀戒,自然为妖族所不容,四处逃窜的时候,巧遇明佛,被明佛感化,皈依明界,而妖族修士惧于明佛的威名,加上大天劫出面斡旋,只得放弃了这段恩怨。

  黄骨山主的法宝聚而成山,散则化作暴风骤雨,算得上攻防兼备的上品神兵,他在明界的地位仅在贺羽仙、一川仙君等人之下,就是实力的证明。

  眼见叶信的身形急速逼近,黄骨山主长吸一口气,随后发出一声叱喝,悬停着的骨骸突然化作万千道金线,向着叶信怒射而去。

  叶信视若未见,笔直冲向由万千道金线汇集成的惊涛骇浪之中,可就在他的圣体受到冲击产生震荡的瞬间,身影已陡然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叶信居然鬼魅般的出现在黄骨山主后方,足以斩天裂地的刀幕轰然斩落,卷向了黄骨山主。

  黄骨山主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叶信也有虚空行走的能力,不过招式已然用老,全力释放出的本命法宝不可能立即收回,只得全力撑开圣体,试图挡住叶信这一击。

  轰……刀幕与黄骨山主的圣体相撞击,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黄骨山主的修士虽然没能炼出领域,但因为本命法宝的特殊性,他的圣体要比寻常修士坚韧得多,叶信的一击并没能轰灭他的圣体,可黄骨山主也不好受,圣体能挡住攻击,却无法完全化解力量的渗透,肉身遭受极其凶猛的碾压与震荡,让他喉咙间有一种腥甜感,如果叶信的力量再强上一些,这一击定会让他吐血。

  只是,出手的并不止叶信一人,计星爵紧随其后,在黄骨山主左翼出现,他的右手卷起,空中陡然闪过一座座山峰、大河的幻景,随着他的右手挥落,无数幻景凝成一道如鞭状的霞光,重重抽击在黄骨山主的圣体上。

  轰轰……黄骨山主的圣体在剧烈的震荡中溃灭,事实上叶信的攻击力是极其恐怖的,黄骨山主仅仅靠着圣体,便能挡住叶信的寂灭杀意,已算难能可贵了,但他亦陷入到强弩之末的境地,如果再给他几秒钟的时间,或许他能重新稳定自己的圣体,可惜,计星爵的出现,粉碎了他的奢望。

  黄骨山主被计星爵挥动的霞光砸飞出去,就在他拼力运转元脉,试图恢复圣体的刹那,耳边突然听到一声低喝:“看剑!”

  一道白炙色的剑光闪电般卷至,罩住了黄骨山主的肉身。

  丁剑白的法门是雷烬剑,他和曾经的贪狼星皇有些相似,法门都得至于天族大能,贪狼星皇的圣裁是从灭道之光衍化而来,雷烬剑则是从天雷之光中参悟而成,从天域神祇的角度看,灭道之光是主宰之光,天雷之光属于第二序列的法门,不过丁剑白的悟性、能力要比贪狼星皇强得多,只能说,得到上等法门,只是入门的第一步,能走出多远,还要看自己。

  如果当初得到杀神刀、得到钟馗传承的是另一个人,亦很难走到叶信这种高度。

  轰……黄骨山主发出惨烈的嚎叫声,丁剑白的剑光一卷而过,在他身上留下了无数点电光,电光犹如接近熄灭的灰烬,忽而变得暗淡,忽而又如星星般亮起,而黄骨山主的肉身在以极快的速度干瘪下去。

  此刻,叶信的寂灭杀意再次卷来,黄骨山主的肉身在撞击中化作无数点碎片,四下迸射。

  威震明界的黄骨山主,在叶信、计星爵和丁剑白的联手绞杀之下,瞬间殒落,不管他之前创下多少传奇,拥有什么样的名望,此时已一切成空。

  以黄骨山主的能力,与三人之中任何一个对抗,都应该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但叶信、计星爵与丁剑白相互配合,威力绝不是1 1 1=3。

  这便是虚空行走的威力,他们三个人都无视距离,无视方位,可以在任何一点上集中全力完成合击,所谓双拳难敌四手,那一瞬间的爆发,让任何与他们本身实力相当的对手都难以应对。

  诸多天路修士依然没有回过神来,战斗结束得太快,叶信前后发出两击,可时间加一起也不超过一秒,强大无比的黄骨山主便永远消失了。

  接着,叶信、计星爵与丁剑白又同时消失,随后他们出现在一个白袍老者周围,那白袍老者还在呆呆的看着黄骨山消失的地方出神,等发现前方计星爵的身影,骇极而呼,立即全力撑开圣体。

  轰……计星爵挥出的霞光直接把那白袍老者刚刚撑开的圣体斩灭,而丁剑白头下脚上,如标枪般从空中坠落,凝聚的剑光直接透入那白袍老者的颅顶,出现在后方的叶信挥出一拳,裹挟着寂灭杀意的拳劲达到了一种腰斩的效果,直接把那白袍老者的肉身硬生生轰出了两截。

  眼见有两个人同伴惨遭毒手,那些天路修士终于爆发了,有一个人怒吼道:“各位,难道你们要束手待毙么?!”

  “虚空行走又何如?!杀!!”另一个天路修士咆哮起来。

  轰轰轰轰……一股股元力波动如同无数烟花般竞相绽放,所有的天路修士都把自己的元脉运转到了极致。

  “他们又进入虚空了!”

  “布阵!快布阵!”

  “谁有法器?这个时候就不要藏私了!“

  “不要慌、大家不要慌,几个人一组,相互守望!!”

  “阁老呢?阁老怎么不站出来说句话?!”

  “动用虚空行走是要耗费元力的,只要大家能撑过一时半刻,他们便无力为继了!”

  天路修士们纷纷吼叫着,他们都在极力表达自己的想法,却让场面变得更加混乱,因为不知道应该听谁的,而且,这些是拥有大无畏精神,准备迎战的,还有少部分修士突然脱离集体,向着远方飞掠,他们不想冒险,只想着逃出去。

  虽然丁剑白刚才用了‘土鸡瓦狗’一词,但那些天路修士的实力毕竟达到了大圣级,其中还有登顶的大能,肯定要比土鸡瓦狗厉害得多。

  其中有一个中年人盘坐在空中,口中吟着法诀,他的双手缓缓向中央合拢,双掌间出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小人,接着小金人突然炸裂开,化作无数缕金光,每一道金光都凝成一个盘坐的光影,垂落在场中每一个修士上空。

  这属于无私奉献形的,或许以前自己宗门与别的修士发生冲突时,他可以动用法门大幅提升同伴们的战力,但在这里动用,无疑是在向叶信等人挑衅,来啊,来杀我啊!

  “好,有大日护体,我们又多了一成胜算!”一个天路修士欣喜的叫道。

  “大日尊者果然厉害!”又一个天路修士吼道,反正自己得了好处,捧一句也不掉块肉,而且场中有这么多修士,大日尊者的法门能精准的罩住每一个人,单单是这种操控力已足以让人佩服了。

  场中一道道七彩斑斓的光芒不停闪烁着,很多修士把自己藏在了法器之内,有光罩、有古钟、有嶙峋的巨石、还有各种各样的法印,有的修士则在高度运动,他们属于擅长攻击、短于防御的,担心自己成为下一个目标,只能不停转换方位,不过他们到处胡乱穿梭,却给同伴们造成了困扰,也使得场面愈发乱了。

  虽然那些天路修士释放出的元力波动如排山倒海一般,但从另一个角度演绎着一盘散沙的真谛,除了那大日尊者意外,绝大多数修士考虑的都是自己,其实也怪不得他们,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各不相统,贺羽仙、一川仙君和银鸢没有发号施令,这种时候不考虑自己又考虑谁呢?

  此刻,沉寂了几秒钟的叶信、计星爵和丁剑白终于出现了,计星爵挥动霞光,笔直卷向了大日尊者,丁剑白手中的长剑挺得笔直,轰向了大日尊者的背心,而叶信停在了大日尊者前方几十余米开外的地方,好像在张弓搭箭。

  “你们……”大日尊者发出惊愕的叫声,他不是针对叶信等人,而是针对其他天路修士。

  如果时间足够,他的怒火足以支撑他喷上几天几夜,老子用大日护体保护你们,你们倒是也过来保护我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