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八三章 贺羽仙的破绽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贺羽仙没有理会一川仙君,因为对一川仙君已是失望透顶,看着远方忽隐忽现的叶信、计星爵与丁剑白,他心中还充满了无奈,如同独狼遇到了苍鹰,在面对虚空行走的战局中,他永无法占据主动。

  看着贺羽仙的身形掠向前方,银鸢的双瞳闪烁了几下,低声说道:“你应该把他留下的。”

  “如果能留下,他就不是贺羽仙了,明佛也不会那么信任他,前段时间他那孽徒的事情本已让他满怀愧疚,既感到对不起明佛的信重,又不忍害了自己的孽徒,此次正是报答明佛的时候,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明界修士惨遭屠戮?”一川仙君摇了摇头:“话说回来……银鸢,你真的相信那个叶信么?”

  “不信也得信,那家伙还没出手,他要比叶信厉害得多。”银鸢说道:“如果叶信真的食言……拼死一战而已,何况有这么多明界修士,就算站着不动,也能让叶信砍到手软,到时候未必能拦得住我。”

  “我们一起。”一川仙君沉声说道:“只要给我三十息的时间,天下没有任何结界能挡得住我的天势剑。”

  “好。”银鸢毫不犹豫的点头应道。

  此刻,贺羽仙已投入了战团,但他晚了一步,叶信三人又击杀了一个修士,随后隐入到虚空中,而附近的天路修士们只能愤怒的咆哮,却束手无策。

  “诸位勿慌!”贺羽仙朗声说道。

  “阁老来了!阁老来了!!”有一个天路修士发出近乎喜极而泣的呼喊声。

  “那是……劫宫的九子神剑?怎么在阁老手里?”另一个天路修士不解的叫道。

  “噤声!不要乱说话!”又一个天路修士低声叫道。

  贺羽仙面无表情,可心中在隐隐作痛,因为九子神剑是用景公子换来的。

  劫宫中有无数超品神兵,三十三天的修士对劫宫有足够的忠诚,并且做出巨大贡献,劫宫便会赠与神兵,以示奖励,但神兵只归其一人所有,他活着,便可以一直使用神兵,身殒道消之后,劫宫会把神兵收回。

  景公子加入邪教,明佛亲自出面,希望贺羽仙配合,明佛对待自己人还是很大度的,认为贺羽仙虽然管教不严,但一向对明界忠心耿耿,功大于过,为了弥补贺羽仙的损失,并且不想让贺羽仙做出错误的决定,便从劫宫把九子神剑带了出来,赠给贺羽仙。

  劫宫收藏的法宝法器,威力远超过三十三天中寻常的神兵,随便拿出一样,都有可能挤入前十之列,九子神剑更是其中的上品,威名远震,前几任主人都曾借用九子神剑的力量留下了无可匹敌的传说。

  所以天路修士们发现贺羽仙亮出的是九子神剑,心中大定,神色也显得放松了许多。

  下一刻,贺羽仙长吸一口气,灵炎剑受到神念感召,突然大放光华,一道道隐约的虹光以灵炎剑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弥散开。

  贺羽仙每一次呼吸,虹光的笼罩范围都会扩张出数千米之遥,只是短短时间,黑空中已布满了闪烁的光斑。

  “好剑……”神夜的微笑突然消失,远远凝视着那柄灵炎剑,他能感应那柄剑对自己的战旗真界都构成了威胁,如果那贺羽仙的元力波动再增强几倍的话,战旗真界极有可能被硬生生撑毁。

  而且,那个贺羽仙还仅仅是动用了一柄剑!

  叶信不让他插手,他原本也不想插手,这种搏杀正可以让叶信得到大量经验,可现在,他有些稳不住了。

  就在这时,叶信、计星爵、丁剑白再次出现,形成一个铁三角,向中央的一个中年修士发起了围攻。

  从虚空中向外看,天地是非黑即白的,没有任何色彩,而且感应不到外界的元力波动,这很正常,如果在虚空中能感应到外界的波动,那么外界的攻击也会突破虚空壁垒。

  叶信三人看到了贺羽仙已经掠入战团,也看到了如孔雀开屏般悬停在贺羽仙身后的九柄长剑,但他们感应不到元力波动,也无法察觉飞速弥漫开的虹光,只是把攻击点选在了远离贺羽仙的地方。

  但,他们刚刚出现,隐藏在黑空的虹光立即被引爆,圣体外层突然开始剧烈燃烧起来,转眼就便成了火团。

  叶信三人处惊不变,一方面全力撑开圣体,一方面依然继续发起进攻,由叶信的寂灭杀意开路,一拳便把那中年修士的圣体轰灭,计星爵的霞光随后掠至,劈开了那中年修士穿戴的法衣,在那中年修士背后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创口,而丁剑白的身形如闪电般欺近,一剑刺向了那中年修士的太阳穴。

  在接触到虹光的第一瞬间,叶信三人还想靠着自己强横的圣体撑过去,结果不到半秒钟,便惊觉不对,圣体在以极快的速度坍缩、枯萎,马上便会泯灭。

  叶信立即划开虚空,身形消失不见,丁剑白已没办法继续攻击,他这一剑把那中年修士斩杀之后,自己的圣体也会瓦解,未必来得及进入虚空,情急之下,只能收敛剑光,冲入自己的虚空中。

  叶信以为进入虚空就安全了,结果发现周围燃烧的火焰如跗骨之蛆,进入虚空后并没有熄灭,他大惊失色,立即掠出了虚空。

  叶信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计星爵与丁剑白,稍微有些拖延,计星爵与丁剑白极有可能被这种火焰重创。

  计星爵与丁剑白分别进入自己的虚空,亦发现那种火焰没有熄灭,随后便看到叶信又重新出现,幸好他们早已把自己定位在配合叶信作战的角度上,以为叶信要再次发起攻击,毫不犹豫的穿出虚空。

  轰……一道灰色烟气猛然绽放,叶信不得不提前释放出自己的神域,同时把计星爵和丁剑白卷了进来。

  叶信手腕翻动,无数灰色的花瓣卷上半空,如鹅毛大雪般围向了计星爵和丁剑白,转眼把他们包裹成了灰色的雪人,而附着在他们圣体上的火焰终于熄灭了。

  这时,天路修士们看到叶信三人不再玩消失了,而是悬停在固定的地方,精神大振,不等贺羽仙发令,已经全力发起了自己的攻击。

  轰轰轰轰……无数法宝引发的各色耀光把这片黑空照得通亮,一道道元力波动如惊涛骇浪般疯狂卷动着,这一刹那间,叶信三人已遭受到数百位天路修士的集团攻击。

  如果不是有冥府神域,叶信三人的实力再强大,也决定挡不住这种攻击,因为心中有底,叶信三人面色不变,静静的看到无数法宝铺天盖地般卷来,又从冥府结界中透过来,这是两个世界,不会出现任何相互干扰。

  “九子神剑?劫宫居然把九子神剑给了贺羽仙?他也配?!”丁剑白长吸一口气,吃了亏之后,他马上明白贺羽仙掌控着什么样的神兵。

  “贺羽仙一直对明佛忠心耿耿,现在明佛已入劫宫,成为大劫者,他出面说话,大天劫是不好拒绝的。”计星爵叹道。

  “这是劫宫的法宝?劫宫中有多少这样的法宝?”叶信轻声说道。

  “很多。”丁剑白说道:“劫宫经常把自己的法宝法器赠与三十三天的修士,一方面是为了拉拢人心,一方面也是利用各方修士温养法宝法器,当法宝法器被温养到了一定阶段之后,便会被送入天域,从此再不会于天路中出现。”

  “贺羽仙手中有九子神剑,这一战就难了。”计星爵皱起眉:“幽冥剑、水月剑、灵炎剑与裂空剑为四象之剑,可以各自撑开大法界,定天剑、人玄剑、影魔剑、飞妖剑与荒海剑为五元之剑,专破五族修士的各种法门。”

  “未必。”叶信摇了摇头:“你们要学会分析、观察。”

  此刻,那些天路修士还在拼命释放着攻击,其实如果只有一个人或者是几个人出手,早就能看出叶信这片神域的奥妙,知道自己的攻击完全没有意义,但场面太乱了,无数法门相互碰撞引发的爆炸团足有数千米之广,震耳欲聋的声响、轰然膨胀的闪光彻底把叶信三人湮灭在其中,那些天路修士以为叶信的守护结界极其强大,能挡住他们的集团攻击,更是不惜损耗元力,把自己的元脉运转提升到极致。

  “观察什么?”丁剑白说道,他与计星爵不一样,计星爵遇到叶信的时候,叶信还很弱小,而丁剑白遇到叶信的时候,叶信已足以与他比肩了,又救了他们的性命,还赠与他们新的虚空法印,让他们重返巅峰,所以丁剑白与叶信说话时,总会显出几分恭敬。

  “你们在劫宫的时候,九子神剑并没有赠给贺羽仙,对吧?”叶信说道:“按照我的经验,这种强大的神兵,至少也要十年、二十年的淬炼,才有可能自如驾驭,贺羽仙得到九子神剑的时间太短了,这就是他的破绽。”

  叶信在浮尘世的时候就得到了杀神刀,转眼已二十多年,在不久之前才算完全参悟,就算那贺羽仙的悟性、能力远超过他叶信,也不可能在几年时间内便完全掌控九子神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