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八四章 半神之体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你的意思是……我们等?”计星爵说道。

  “不错,贺羽仙虽然没有后续无力的迹象,但我可以料定,他无法持久。”叶信点了点头:“很久之前,我是率军出征的统领,而统领的责任便是观察、分析敌军的所有动向、意图,针对敌军的弱处着手,其实现在和作战没什么区别,既然已经知道了贺羽仙的弱点,那就要让他不舒服。”

  叶信看事情的角度与其他人总会不一样,譬如说两军对峙时敌方突然出现了新的利器,如何破解这种没见过的利器是将军们的事,而叶信却要思考敌人制造这种利器希望在哪方面占据优势,利器是在这里制造的还是从其他地方运过来的,后者代表着自己的计划可能被识破,接下来就是决定是该不惜代价的进攻还是立即率军撤走。

  其他修士看到九子神剑,只会想着应该如何破解,而叶信想的会更深一些、更远一些。

  计星爵与丁剑白坐在那里,服用了一颗金丹,随后开始闭目调息,他们已耗费了一些元力,反正要等,不如尽快让自己恢复巅峰状态。

  叶信则把自己的神念努力探出充满惊涛骇浪的爆炸团,扫视着那些天路修士,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刚才被他们三人所伤的中年修士已退到了人群后,他的神色很怪异,脸颊抽搐了一下,随后吐出一口血,他的血居然是绿色的,接着他的脸色大变,手忙脚乱的掏出几个小瓷瓶,把小瓷瓶中的丹药全部吞服下去。

  事实上黑空中到处都是鬼十三的生毒,那些天路修士有圣体保护,生毒没办法透过圣体侵入到血肉中去,但那中年修士的圣体被叶信三人轰灭,肉身暴露在外,情况就变了。

  到这个时候,天路修士们才感觉到不对,纷纷停手,等到烟云消散,才看到冥府神域依然静静的悬停在那里,计星爵和丁剑白竟在盘坐入定,显然他们的攻击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叶信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十几颗珍珠大小的光球在他身边萦绕着,叶信探手接住一颗光球,凝视片刻,一指把光球弹得粉碎,光球化作无数道烟气,弥散开来,几息的时间,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冥府神域的边缘在不引人注意的扩展着,差不多扩出数米的面积。

  天路修士们大眼瞪小眼,叶信三人是什么意思?斗不过九子神剑?怕了?怕了倒是走啊,他们也就恢复自由了,既不打又不走,这要耗到什么时候?!

  贺羽仙神色不变,心中却是无尽的悸动,他终于明白银鸢为什么不敢出手了!

  神域啊……如果他早知道叶信拥有神域,绝无可能带着这些明界修士过来找麻烦,正相反,他会想方设法给叶信送来一份厚礼,然后与叶信结交,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把叶信得罪了,那只能分出生死。

  时间在不停的流逝着,那些天路修士感到有些尴尬,其中几个修士也学着计星爵和丁剑白,准备盘坐修炼,弥补自己的损失的元力,可眼睛刚刚闭上,便又惊愕的跳起身,这里可是神夜的战旗真界,哪里有一丝一毫的元力?

  刚才始终处在紧张的自我保护或者是战斗中,他们无法察觉,现在静下来才发现,这片黑空正在一点一滴的消磨着他们的元力,就算从此刻开始再不动用元力了,几天之后,他们的元力恐怕也要消耗殆尽。

  冥府中的叶信一直怡然自得,那十几颗光球都被他打破,亦让冥府的范围又膨胀了近百米的面积,叶信的神色似乎有些失望,他摇了摇头:“太少了啊……还有十天,真让人迫不及待。”

  “怎么?十天后有什么?”睁开眼睛的计星爵不解的问道。

  “一场旷古绝今的大决战,然后,你们将看到天路中会多出一位半神。”叶信顿了顿:“至少是半神。”

  冥府的面积会多出百余米,是因为刚才那些天路修士的元神已融入到冥府内,不过,只是靠自己亲自动手,又能得到多少元神?

  就像自己杀猪做烤肠,效率肯定非常低下,等到神庭全面入侵,叶信无疑是闯入了一座大型肉联加工厂的出货端,面对着一仓库一仓库、堆积如山的烤肠,前者可能会饿死,后者要担心的就是被撑死了。

  以叶信的坚韧心性,他的期望也已到了无法抑制的程度,恨不得马上就能到神庭大举进攻的日子。

  沉寂了许久的贺羽仙终于明白了叶信的意图,这是要活活把自己耗死啊……

  贺羽仙的眼神在闪烁着,就像曾经的一川仙君一样,对叶信稍微有些了解后,心中感到惊骇莫名,因为叶信的实力,更因为叶信的狡猾,怎么可能?自从炼化了九子神剑之后,他是第一次动用九子神诀,叶信从什么地方看出他无力为继的?!

  换成天路,贺羽仙都无法长时间驭动九子神剑,此刻在神夜的战旗真界之内,情况更加糟糕。

  但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叶信在短时间应该不会走出神域了,贺羽仙的大脑飞快运转,猛然间想到了一个念头。

  接着,贺羽仙示意两个修士靠近,在他们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两个修士又掠向其他天路修士,把贺羽仙的话转告给他人。

  贺羽仙的叮嘱就在天路修士们的交头接耳的传开,叶信看得到,也明白贺羽仙肯定有什么阴谋,只是他完全不在乎,除非有法身亲临,或许能威胁到他的神域,至于贺羽仙,已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下了。

  所有的天路修士都变得沉静了,但他们集体散发出的元力波动却在不停的暴涨。

  片刻,贺羽仙长吸一口气,定天剑、玄人剑、影魔剑、飞妖剑、荒海剑这五元神剑突然爆发出耀眼的光波,在黑空留下一道道虹桥,向着那神夜卷去。

  与此同时,天路修士们也一窝蜂的冲向了神夜,全力以赴发起攻击。

  贺羽仙知道自己奈何不了神域,便把目标转向了神夜,他的想法是有道理的,只要斩杀神夜,这战旗真界定会破解,然后他们便能恢复自由身,纵使还是没办法除掉叶信,至少可以安全退回到明界中去。

  “完了……”银鸢看到贺羽仙转而进攻神夜,露出错愕之色,她没想到贺羽仙会如此愚蠢:“那个叫神夜的家伙不想插手,是为了让叶信多一些历练,我总感觉他在培养叶信,贺羽仙……是在找死啊!”

  “你很少有这样畏惧的时候。”一川仙君轻声说道。

  “我向他出过手,只要他不逼我,我想再不会有第二次了。”银鸢露出苦笑。

  神夜见自己突然间变成了焦点,显得目瞪口呆,随后叹道:“叶信,这就不要怪我了哦……”

  其实神夜距离战团在数千米开外,虽然贺羽仙的攻势非常突兀,但他有足够的时间躲避,只是,他并不想躲,因为他也需要历练,为最后的大收割,他准备了很久很久,越是即将来临,他越是惶恐,担心自己准备的还是不够。

  嗡嗡……神夜推出了一面圆镜,圆镜以极快的速度膨胀,转眼变成了一座足有千余米高的镜墙。

  镜墙映照出了外界的所有,贺羽仙的定天剑、人玄剑、影魔剑、飞妖剑和荒海剑向着镜墙怒射而去,而镜面中也有五元神剑迎上来,那些天路修士们的攻击亦一样,镜内与镜外,是两个完全一模一样的绝对平衡的世界。

  轰轰轰轰轰……天路修士们释放出的攻击,包括贺羽仙的五元神剑,都被镜墙反弹了回去,所有的元力波动都化作乱流,向四下疯狂迸射。

  贺羽仙心中发沉,没想到对方还拥有如此强横的法器,阻住了这毁灭天地的集团攻击,但他并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一边极力控制翻滚的五元剑,一边继续向着镜墙飞掠。

  天路修士们义无反顾的跟在贺羽仙后方,叶信三人的虚空之力让他们绝望,说打就打,打完就走,让他们毫无办法,而傻乎乎躲在那里的神夜便是他们的靶子,正可以用来出口恶气。

  下一刻,神夜收回了自己的法器,在镜墙消失的刹那,贺羽仙的身形陡然急停,双目圆睁,他的眼角已经崩裂了,呆呆的看着前方的神夜。

  神夜并没有什么变化,但他身后已幻化出一道足有数百米高的光影,光影居高临下,俯视着苍生,就像在看着一群蝼蚁。

  “法身?半神?怎么可能……”银鸢再次骇极而呼:“他在十几天前还仅仅是巅峰之力,怎么可能这样快……”

  “世间万事皆有因果,银鸢,你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一川仙君亦是脸色发白,他之前还以为靠着自己的天势剑,大有把握强行冲破这战旗真界,但如果面对的是一尊半神,那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银鸢突然想到了被罗纹带进虚空时看到的最后画面,那半神被禁锢在无计其数的铁链中,铁链似乎在汲取那半神的力量,莫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