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八五章 压箱底的本事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刚才还气势如虹的天路修士们瞬间变得萎靡了,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前方有一尊半神在等待着他们,什么是半神?那是如大天劫般恐怖的存在,他们敢围攻劫宫中的大天劫么?自然不敢,那凭什么去攻击前方的半神?!

  天路修士们停手了,神夜却不会放过他们,高耸的法身抬起手腕,向前挥动,一根足有七、八米粗细的巨型铁链闪电般透过天路修士们组成的战群,笔直卷出万余米开外。

  沿途所有被巨型铁链直接命中的修士,都是瞬间粉碎,一丁点抵抗的余地都没有,那些运气好,巨型铁链擦身而过,并没有直接被命中的,也被罡风吹得翻滚着飞了出去,有的连圣体都被震得溃灭了。

  神夜的法身手腕再震,卷出万余米开外的巨型铁链突然开始甩动起来,在天路修士们组成的战群中化作一道道残影。

  贺羽仙此刻全力驭动九子神剑,试图拦截神夜的本命法宝,可双方的力量差距太悬殊,用针去刺毛毛虫,有可能做到一针一个,但用针去刺猛犸,恐怕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冥府内的叶信三人同样都惊呆了,叶信愣了片刻,突然咬着牙说道:“他肯定是贪墨了我的宝贝,原本是暂时存放在他那里的,谁知都被他用了!”

  “什么宝贝能让他踏破铁壁,步入半神之境?!”计星爵满脸震惊的问道。

  “是不是……他那种法门?!”丁剑白也想起了那一幕,而且当时任雪翎还毫不客气的指责过神夜。

  “没错。”叶信死死盯着神夜的法身,满心都是羡慕嫉妒恨。

  丁剑白说不出话来,他的悟性很高,瞬间联想到了一种心境,当初他也感到神夜的法门太过残忍、恶毒,可是,如果这种法门能让他飞速步入半神之境,他还会不会拒绝呢?

  场中那些天路修士已乱成一团,就像在水柱溅射中躲避的绝望蜂群,神夜动用法身驾驭自己的本命法宝,让他的力量变得无比浩瀚,那些天路修士完全无力相抗。

  唯有贺羽仙还有一点反击之力,他以四象神剑护体,堪堪能挡住神夜的攻击,只是元力损耗的速度已变得极快。

  之前叶信三人的合击攻势虽然势不可挡,但杀伤效率并不高,只干掉了十几个天路修士,而神夜释放出自己的法身之后,短短不到十息的时间,至少已斩杀了三、四十个天路修士,还有不少天路修士被震得元脉混乱,到处逃窜,论攻击力,神夜一个人明显比叶信三人加一起更厉害。

  而且场中另有异象在悄无声息的蔓延着,之前那被叶信三人所伤的中年修士的双瞳已变成了莹绿色,他突然飞身扑向一个圣体被轰灭的修士,从后面把那修士死死抱住。

  那修士一惊,侧头发现后面是同伴,他怒声:“你干什么?这个时候还胡闹?咦……你的眼睛……”

  话没说完,一口绿色的液体便喷吐在那修士脸上,那修士身形陡然一僵,圣体被轰灭后已经渗入血肉的生毒与此同时亦开始发作,那修士的神智立即陷入到迷乱之中。

  随后两个修士左右分开,各自寻找着自己的目标,他们有智慧,并不会去袭击那些保持状态的修士。

  两个很快变成四个,不长时间,四个又变成了八个,在他们被引起注意之前,这种转变的趋势很难被扼制。

  战旗真界外,鬼十三盘坐在湖边,他的心脏处透出了绿色的灯光,而一个浑身黝黑的人影稳稳站在他身后。

  “嘿嘿……信哥你不要怪我虎口夺食哦,其实也不算抢了,元神归你,肉身归我,浪费是一种犯罪。”鬼十三笑眯眯的说道:“小凤凤,你别急,一会我就把你送到冥府中去,到时候都是你的。”

  吼……那浑身黝黑的人影仰天发出咆哮声,似乎有些急不可耐。

  此人正是鬼十三在证道世时炼化的凤四,说起来与纪天凤极有渊源,所以此刻纪天凤不时向着这边张望着,她能隐隐感觉到那个怪人似乎拥有天凤涅槃的力量,但又很不一样,至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就想不通了。

  而祝寒象被季书虎、季书蝶兄妹还有云宝銮、路无常堵在当中,附近的卫金胎一脸的茫然,东张西望着,他有些无法适应眼前的变化。

  叶信了解卫金胎,这个人没什么坏心眼,但也不堪大用,所以把卫金胎排斥在计划之外,他很担心卫金胎言语间露出了什么破绽,让祝寒象提前察觉,万一主持大师的贺羽仙感觉贪狼星殿没那么简单,禀报给明佛,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祝寒象脸色苍白,他的视线在云宝銮和路无常之间扫来扫去,而云宝銮和路无常相互对视了片刻,都展颜一笑。

  他们以为只有自己是叶信的内应,没想到对方也是识时务的,早就与叶信有联系了。

  战旗真界内,神夜已收回法身,身形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避开了贺羽仙的疯狂进攻,眨眼间,他又在黑空的另一端出现。

  其实可以把每一个修士比喻成一座庞大的水库,修士运转元脉释放元力,就是水库开闸放水,洪峰的强与弱完全取决于水库蓄水量的多与少,而神夜用平常态进行战斗,等于水库只吊起了少部分闸门,动用法身,代表着所有闸门全部放开。

  神夜自从突破天堑,真正踏入半神之境后,这是他的第一次战斗,本意只是试试自己法身的强度,真力损耗过大,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毕竟大战即将来临,他必须保有余地。

  叶信看到神夜退走,长吸一口气,随后大吼道:“你这是抢我的风光啊?!好,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压箱底的本事!”

  神夜笑了起来,随后躬了躬身,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他是不想耗费更多的真力,我们躲在这里就好,他一个人可以应付的。”计星爵急忙低声提醒道:“既然是压箱底的本事,最好是藏起来。”

  “你不懂。”叶信露出无奈之色:“我每次找他,他都毫无怨言的过来帮我,偶有冒犯失礼之处,亦都是一笑而过,全不在意,只因为他是把我当成了伙伴,对我寄予厚望,如果让他认为我没办法跟上他的脚步……这种人翻脸比翻书都快,到那时候,我们会面临最可怕的危机。”

  计星爵愣了愣,随后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我的冥府还没有长成,这个时候强行动用第一狱之力,会引得万物凋零。”叶信缓缓说道:“但我没有别的选择,面对别人,我总会习惯性的藏拙,可在他眼前,我必须要把场面撑起来,让我知道我行,很行。”

  叶信缓缓伸出手,他眼中的无奈之色更浓重了,原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靠着神夜的神庭战旗,靠着与计星爵、丁剑白的合击,能够逐个绞杀场中所有的天路修士,只是速度慢了点,最后剩下贺羽仙,叶信也为贺羽仙准备了一些大招,墨衍一直在酝酿气势,已参悟大圣境的千代无双亦在养精蓄锐,鬼十三也会把他的傀儡放进来,叶信认为这些足以干掉贺羽仙了。

  可变化永远比计划快,贺羽仙居然有了新的法宝,还有什么听起来很牛掰的九子神剑,交手之后,他也承认九子神剑确实厉害。

  这就没办法了,耗到现在,感觉贺羽仙还能支撑一会儿,可他实在等不起了,如果让神夜以为他叶信已是束手无策,会生出失望的。

  所以,叶信感觉异常无奈,按道理说,他舔着脸再躲一时半刻,或者神夜再威风一阵子,或许贺羽仙就是山穷水尽了,他可以大摇大摆的出来占便宜,可神夜不想太过耗费真力,脱离了战场,他叶信就一定要站出来。

  随着叶信的手腕翻动,遍布冥府的花草突然开始摇晃,一片片花瓣飘离花丛,向着叶信卷至,计星爵和丁剑白扫视四周,突然发现,飘向叶信的都是散发着七彩霞光的花瓣,冥府的每一丛花草中,都有成百上千朵小花,不过其中只有十几片花瓣是呈彩色的,这些花瓣脱离出去,整座冥府转眼变得一片死灰。

  叶信负手而立,如潮水般涌来的花瓣在他附近萦绕、飘荡,犹如无数蝶群在起舞,场面很美,给人一种目眩神迷的感觉。

  叶信长吸一口气,只有最深邃的寂灭才能衍化出最绚丽的生机,他已经逐渐领悟了轮回。

  后方的计星爵有些好奇,突然伸手截住了一片花瓣,接着感觉到手腕一沉,他露出震惊之色,小小一片花瓣,让他感觉恍若大山一般沉重。

  “你们躲到虚空中去。”叶信沉声说道,接着他的身形掠起,跃出了冥府,而冥府在叶信飞离之后,瞬间消失无形。

  计星爵与丁剑白早有准备,立即退入到虚空,而叶信的身形笔直向着贺羽仙掠去。

  神夜不打了,贺羽仙正感到无比的惆怅无奈,战斗到现在,他已经失去了近一半的元力,而且他的元力还会持续衰弱,时间拖得越长,他的生机就越渺茫,而且什么都换不回来,就在这时,贺羽仙看到叶信居然向着自己飞掠而来,他脸上立即露出狞笑,接着怒吼一声,向着叶信迎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