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八六章 寂灭之花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过,叶信飞掠的速度在急剧减慢,只是百余米便停下了,他的神情有些错愕,随后进入虚空,围绕着他的绚丽霞光亦同时消失,贺羽仙全力运转元脉,幽冥剑、水月剑、灵炎剑与裂空剑这四象神剑的剑尖朝下,悬停在他身边,并且缓缓转动着,而定天剑、人玄剑、影魔剑、飞妖剑与荒海剑则在往来穿梭,等待着敌人出面。

  贺羽仙的悟性很高,否则亦不可能拥有当前的地位,虽然他参悟九子神剑的时间确实不长,但已把九子神剑的威力淋漓尽致的释放出来了,四象神剑凝成的领域坚如磐石,五元剑随时择人而噬,不论攻与防,都达到了天路的超级水准。

  贺羽仙全神贯注,呼吸变得非常缓慢,他在蓄势,而叶信躲入虚空,亦应该是在蓄势,等叶信现身的那一刻,生死决战就将全面爆发。

  “叶信是傻了么?”远方的银鸢非常吃惊:“他继续躲在神域里,贺羽仙一点办法都没有,为什么要出来?”

  “叶信是我见过的最为狡诈莫测的人,他会出来,肯定有自己的原因,或许……他有把握击败贺羽仙。”一川仙君低声说道。

  “那是九子神剑,不是寻常的神兵,连我也对飞妖剑有些忌惮,多年前,皇父就被飞妖剑伤到过。”银鸢说道:“换成我,一定会躲在神域里,把贺羽仙活活气死。”

  “银鸢,你以前见过叶信的神域?”一川仙君说道。

  “见过。”银鸢点头道。

  “怪不得……”一川仙君露出苦笑,怪不得银鸢给他一种色厉内荏的感觉:“可他的修为绝对达不到上位,怎么可能炼出神域?”

  “那家伙是个洪福齐天的怪物,你还看不出来?”银鸢说道:“别的不说,就说真界外的上古遗迹,你见过么?”

  一川仙君语塞了,极上秘龙道的大策是全力拉拢三十三天中的修士,但自己的根据地一定要设在灭法世内,无问真人、景公子他们不属核心,并不知道经过这么多年运转,极上秘龙道拥有的遗迹已多达百余座,但把所有的遗迹加在一起,也被真界外的上古遗迹比了下去,所以银鸢说得没错,叶信果真洪福齐天。

  “他不知道得到了多少大造化。”银鸢缓缓说道:“很久之前,皇父就教导过我,那些什么背景深厚的、实力强横的,完全不用怕,甩开膀子往上冲就对了,名声是打出来的,不打永远籍籍无名。但是,碰到那些运道极好的,又没办法做朋友,那必须远远避开。”

  “运道……东皇这话让人有些费解啊……”一川仙君喃喃说道。

  “皇父说,如果和这样的人对上,会发现情境变得很可怕。”银鸢说道:“人家是时来天地皆同力,什么东西都在帮着他,而你却要沦落到运去英雄不自由的境地,身边所有人都在有意无意的为难你,让你步履维艰。”

  “时也……运也……势也……”一川仙君长叹了一声。

  就在这时,万千道绚丽的花瓣陡然从黑空中涌出来,全神贯注的贺羽仙立即锁定叶信,随后发出怒吼声:“去!!”

  五元剑向着叶信的身形激射而去,虽然剑光并不算炽烈,元力波动亦不算很强,但叶信早已领教过九子神剑的威力,自是要全力以赴,还有,他在虚空中停了片刻,不是要蓄势,而是完成平生最复杂的自我催眠。

  决意出战时,叶信纯粹是被赶鸭子上架,他从没想到这么早就剥离冥府的力量,但面对贺羽仙之后,他的心境已完全变了,双眼是一种达到极致的安静,还有冷漠,前方的贺羽仙并不是他的对手,而是一个拒绝轮回的约束,执意在世间作乱的邪魔。

  所有的生灵都要遵从法则,不入轮回,便归寂灭。

  邪魔、当诛!

  “有点味道了……”远方的神夜微笑颌首,他欣赏叶信散发出的气息,这种气息才有资格与他比肩。

  轰轰轰……围绕着叶信的万千道绚丽的花瓣陡然膨胀开,形成足有千余米方圆的锦绣花团,在最外围的花瓣发出了微微的震颤,接着如火焰般燃烧起来。

  “怎么……”正在操控五元神剑的贺羽仙大吃一惊,在驭动五元神剑之前,他已经拼全力张开了灵炎剑的领域,因为之前看到了叶信三人手忙脚乱的场面,他知道用灵炎剑的领域可以收到奇效,可结果让他怀疑自己的眼睛,灵炎剑的领域竟然无法突破那看起来非常空虚的锦绣花团!

  还有,叶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深邃、安静得如万古长夜,却没有任何情绪,也没有元力波动,甚至没有生机,恍若此刻的叶信已不再是血肉之躯。

  贺羽仙在神夜的法身凝注之下,依然能保持心境不乱,可被叶信看了一眼,竟不由自主抖动了一下,他怕,但又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接着,叶信伸出手,有五朵绚丽的花瓣受到他神念牵引,如闪电般飞掠而起,迎向了贺羽仙的五元神剑。

  轰轰轰轰……定天剑、玄人剑、影魔剑、飞妖剑、荒海剑几乎被花瓣击中,每一处撞击点都爆起一片数百米方圆的火光,叶信透出的花瓣彻底消失了,而五元神剑向后翻滚倒飞出去,有那么短短的时间竟然失去了控制,其中的影魔剑与飞妖剑掠过贺羽仙的立足之地,继续卷向远方,贺羽仙把自己的神念运转到极限也拉不回来。

  叶信明明是后出手,但花瓣飞掠的空间远超过五元神剑激射的距离,证明叶信的攻击速度要比贺羽仙的御剑术快得多。

  贺羽仙的身形再次颤抖了一下,脸色也已变得发白,叶信释放出的是什么法器?能这么强?!使得他的五元神剑好像撞上了万丈高的铜墙铁壁一样。

  “哈……杀……”一个距离很近的红袍修士见叶信与贺羽仙交手,便想从叶信的后方发起袭击,他不敢冒然闯入花海,释放出一块法印,法印迎风便涨,化作一块百余米方圆的巨石,笔直冲向了花海。

  叶信伸出手,在自己的衣领侧轻轻弹了一下,三朵绚丽的花瓣向着那红袍修士射去。

  轰轰……三朵绚丽的花瓣呈‘品’字形打入到巨石之中,直接把巨石轰得粉碎,接着又从炸开的火团中冲出来,射向了那红袍修士。

  那红袍修士不紧不慢把自己的圣体运转到最强,接着反手抽出一柄飞剑,飞剑卷起万丈霞光,向着花瓣拍落。

  轰轰轰……万丈霞光被三片小小的花瓣震得粉碎,连飞剑都化作迸射的流光,接着花瓣穿透那红袍修士的圣体,打入到那红袍修士的肉身中。

  明明是血肉之躯,却象是由无数飞灰凝成的,在花瓣入体的同时,那红袍修士刹那间便化作烟尘,而他最后的眼神让人心悸,很镇定、很自信,似乎在死亡的刹那,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被斩杀。

  叶信动用自我催眠后,会保持一种最纯粹的理智,如果在平场时,他肯定要心痛,没想到冥府之力如此强横,动用一片花瓣就可以了,白白浪费了两片。

  因为冥府之力无法重生,每一片花瓣中都蕴藏着无尽的寂灭,用了就没了,他从冥府中把所有的寂灭都带出来,更要尽可能把寂灭带回去。

  可现在的叶信根本没有情绪波动,封住贺羽仙的五元剑,用了五片花瓣,要诛灭那个红袍修士,应该动用三片,结果是用力过猛,下次注意,仅此而已。

  贺羽仙倒吸一口冷气,随后高声叫道:“诸位,我等今日是生是死,就看此时!”

  轰轰轰……在远方目瞪口呆着的天路修士们全部沸腾了,他们呐喊着向着叶信这边冲来,叶信请来邪路修士,把他们封禁在结界中,摆明了是要把他们全部干掉,此时不拼命,还等什么时候?!

  叶信依旧保持着绝对的平静与冷漠,而贺羽仙一直在拼命运转灵炎剑,叶信的锦绣花团外围,亦有几十朵花瓣燃烧殆尽,都是被灵炎剑的领域所焚毁,不过,花瓣还有很多,贺羽仙想用灵炎剑的领域围住叶信,全是妄想。

  下一刻,叶信伸出手,有十几片花瓣激射而出,被叶信锁定的修士们立即撑开圣体,有的用自己的法宝法器对攻,有的全力改变方向,试图避开那小小的恐怖花瓣。

  但一切都是无用功,那些修士释放出法宝法器象纸一样脆弱,在与花瓣碰撞的瞬间,便逐个被轰得粉碎,接着被粉碎的是他们的圣体,然后是他们的肉身,想避开花瓣更不可能,眼看就要落空的花瓣在黑空中划出一道道绚丽的弧形轨迹,闪电般追向逃窜的修士,把他们的肉身轰成飞灰。

  “压箱底的本事么……”远方的神夜脸色变了,他喃喃的说道:“论起神性、神格,我应该能压他一头,论起神域、神能,我恐怕是差一些了……不错……不错不错……”

  这时,生出亡命之心的天路修士们也向叶信发起了反攻,无数元力波动如暴风骤雨般向着叶信卷来,叶信静静的抬起头,可惜,他的神念还不够强,寂灭太过厚重,他一次只能驭动十几片花瓣,再多就不堪重负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