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九章 又见亲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清晨,九鼎城的城门刚刚开启,狼骑便走出城门,离开九鼎城,向着封城的方向进发。

  除了温容、邵雪和沈妙之后,所有的狼骑都在,不过,墨衍躲在了骑队当中的马车里,马车内除了他之外,还有那位洪姓老者。

  叶家对外的借口,是去封城接人,封城是叶观海的狼军崛起之地,有大量的产业,很多退下来的伤残将士也被叶观海安排在封城养老,他们虽然没办法再次驰骋沙场,但训练新军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这只是叶信的借口,真正的目的,是看看能否把宗别离引出来,所以才会带上那位洪姓老者。

  宗别离的存在,让叶信感到很不舒服,因为他不了解宗别离,没办法构筑宗别离的逻辑线,对叶信而言,这就是一颗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带来无法想象的麻烦,如果可能的话,越快解决越好。

  只是,叶信也没有报太大的希望,仅仅属于一个小试探,叶随风刚刚从天牢里放出来,宗别离就会找上门么?根据他现阶段得到的消息去推测,宗别离应该是一个心机非常深沉的人,性格如此急躁,是难以成大事的,与他暂时做出的推测不相符。

  从某种角度上判断,他叶信和宗别离都是犯了天条、无法救赎的罪人,他不敢让真正的修士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其实宗别离也不敢,这样行事都会恪守底线,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样两个罪人相互试探、发现都没办法解决掉对方之后,极有可能达成合作关系,但他和宗别离的关系很特殊,害死叶观海的真正元凶,就是宗别离。他不可能饶恕对方,反过来讲,宗别离也一样,岂能去相信叶观海的嫡子?

  因为有马车的关系,狼骑行进的速度并不快,和寻常商队差不了多少,到了第二天正午,墨衍掀起车帘,对叶信摇了摇头。

  他一直在用妖眼观察着周围,始终没能发现异常。这意味着宗别离并无意寻迹跟进。

  叶信点点头,突然加快速度,追上前面的叶随风,叔侄两人对视了一眼,一起脱离骑队,向着荒野中行去。

  薛白骑、谢恩、子车灰和符伤四个人追向叶信,他们的速度并不快,坐下无界天狼的尾巴后还绑着一根大扫帚,狼爪上也缠着厚厚的粗布。他们的目的是扫掉叶信和叶随风留下来的狼爪印,大概跑出百余里之后,他们还要重来一遍,彻底让所有的痕迹消失。然后再追赶本队。

  洪姓老者从车帘的缝隙里看到了这一幕,他有些失神:“少帅行事一直如此谨慎小心么?”

  “前辈怎么知道我家少主是……”墨衍一愣。

  “我虽然老了,但不是瞎子。”洪姓老者淡淡说道:“除了叶家,谁能驾驭这么多无界天狼?叶观海已死。你们以他为首,那么他肯定就是叶信了。”

  墨衍露出苦笑,这位前辈自从进入义盟总部之后。一直呆在自己的院子里,从不出来走动,或许是担心引起宗别离的警觉,显得颇为知趣,非常配合,今天仅仅是出来一次,就看出这些,能突破上柱国境界的强者,果真每一个是傻子。

  “还请前辈为我家少主保守秘密。”墨衍缓缓说道。

  “这是本分。”洪姓老者说道,随后话锋一转:“少帅真的阵斩了庄不朽?”

  “是。”墨衍点头道:“只可惜我当时另有要事,没能追随在大人身侧,错过了这一战。”

  洪姓老者眯起眼,不再说话了。

  远方,叶信和叶随风并驾齐驱,他们毕竟是亲人,虽然第一次见面,叶信为叶随风的表现而吃惊,叶随风也为叶信而感到震骇,但他们都在第一时间选择了信任对方。

  叶信回头看了一眼,薛白骑几个人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他轻声说道:“二叔,过些天我或许会派人来刺杀你。”

  “这是做什么?”叶随风一愣,随后马上明白了:“你想让我诈死?”

  “嗯。”叶信点头说道:“义盟已经开始在找替身了,几年前,我在一个异人那里学到了很奇妙的易容术,又教给了周素影,她的在这方面的能力比我强,推陈出新,又搞出了很多奇妙好玩的花样,只要找到一个骨相和你差不多的人,一天之内就能让他变成你,当然,只能在远处看,近了还是有破绽。”

  “为什么让我诈死?你担心宗别离么?”叶随风说道。

  “是啊。”叶信说道:“本来是想明天出发,今天先让你死一次,不过,一时间没找到合适的人,而且我不知道该怎么向小玲交代,不告诉她真相,对她太过残忍了,盼了几年,总算把你盼回了家,转眼你又被刺杀了,恐怕她是难以承受的,以后就算明白了,也可能嫉恨我,如果告诉她真相,我又担心她被人看破,你的诈死就没有意义了。”

  叶随风沉默了良久,轻声说道:“还是告诉她吧,如果不给她锻炼的机会,她永远也长不大,当初的你……可是让我做梦都想不到,你竟然会变得这般……呵呵呵……”

  “二叔说得在理。”叶信说道:“看来你是同意了?”

  “我在天牢里呆了两年多,对我来说,很多事情都变得很陌生了。”叶随风说道:“所以,还是你来拿主意吧,如果你认为是对的,那我就死一次好了。”

  绕过山脚,前面又出现了一个独行的狼骑,正是杨宣统。

  杨宣统只是略带好奇的看了叶随风一眼,没有说话,闷头跟在他们身后。

  无界天狼整整飞驰了十几个小时,前方出现了一座小山村,叶随风吁出一口气,向山村村尾的一座荒废的小庙奔去。

  叶信略微顿了顿,眼前这小山村只有七、八户人家,又藏在深山里,估计在大卫国的户册上连名字都不会有。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从小庙中走出来,他的相貌虽然苍老,但体型却如同青年一般壮实,一眼看到叶随风,他露出了惊喜之色。

  叶随风跳下无界天狼,张开双臂拥抱住那老者,那老者哽塞得说不出话来,叶随风也同样激动。

  叶信和杨宣统都停下了,随后叶随风转过身,对叶信说道:“信儿,过来拜见一下长辈吧,这是你亲大舅,谭心放!”

  叶信吃了一惊,他可从没听母亲说过还有舅舅,只隐约知道,母亲是从一座很黄破的小山村里走出来的,因天资过人,很快在龙腾讲武学院闯出了自己的天地,甚至在学院大比中,险些击败叶观海,名声大噪。

  后来又上了宗门大选,战绩也非常优越,理应成为宗门弟子,结果当时主持大选的一位修士接受了世家的贿赂,把谭心慧和同样成绩优越的叶观海除名。

  再后来事情闹开了,那位修士也感觉没面子,向师尊多要了两个外门弟子的名额,随后又找到叶观海和谭心慧,要把他们带走,在那位修士看来,既然叶观海和谭心慧入了青云宗,也就不会再闹了。

  只是叶观海和谭心慧都是心高气傲之辈,他们断然拒绝了那个修士,之后叶观海苦读兵书,断了入宗门的想法,而谭心慧去了落霞山,并得到落霞山修士的欣赏,成为落霞山的外门弟子。

  叶信跳下无界天狼,轻声道:“见过大舅。”

  “这就是心慧的孩子?”那老者擦了把眼泪,快步走向叶信,上下打量着叶信,眼泪又控制不住了:“眉眼果然和心慧有八、九分相像!”

  “谭大哥,我们另有要事,恐怕没时间多耽搁。”叶随风说道:“东西还在么?”

  “我在东西自然也在。”谭心放露出惊愕之色:“小叶,你想干什么?”

  “不是我想干什么,是信儿有他自己的计划。”叶随风说道:“你先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先听我说完!信儿前些天在大召国阵斩了虎头军庄不朽,拿回了首级,他的能力已经不是你我能揣测的了,现在,你要选择相信他,把东西交给我们,如果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在路上慢慢说也不迟。”

  谭心放错愕在那里,叶信立下的战功确实太大了,每一个听到这件事的人都会很震骇、不敢相信。

  “谭大哥,快一点!我们的情势有些不妙,能早一刻都是好的!”叶随风沉声说道:“东西我们拿走之后,你也没必要守在这里了,跟我们去军中吧,然后我再仔细和你说。”

  “跟我来。”谭心放转过身,匆匆向小庙内走去。

  叶信等三人也走了进去,谭心放快步走到小庙的角落前,拂去上面的枯叶和灰尘,接着用指尖扣住石板,把石板撬了起来。

  一股森冷的气息在小庙中弥散着,谭心放十指如刀,挖出一蓬蓬泥土,转眼间,就在小庙中挖出一个差不多有一米多深的小坑。

  下面居然有冰层,从叶信的角度,能清晰的看到一朵如海碗大小、艳红色的鲜花。(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