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八八章 定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神夜再次释放出法身,他与天路修士不一样,天路修士没办法汲取元气,得不到补充,而这里是他的真界,天路修士殒灭,逸散出的元气会与这里的真气慢慢融为真元,可以把神夜的真界理解成一个密闭的烧瓶,把各种元素放起去,产生化学反应,所有的能量都被封印在烧瓶内,全部归神夜所有。

  之所以看不到紫色的结晶,是因为神夜动用神庭战旗把真元抽光了。

  既然已经得到补充,神夜并不介意再次释放法身,他也希望自己的经验累积得更多一些。

  得到九子神剑的计星爵与丁剑白心中大定,随后再次穿出虚空,向着天路修士们发起了攻击。

  天路修士们一直忍受着真界的侵蚀,每次以为抓到机会,又都不遗余力的发起自己最强的攻击,三番五次下来,他们的元力大都接近衰竭了,贺羽仙已被斩杀,九子神剑不复存在,没有谁能保护他们,而计星爵与丁剑白依然显得生龙活虎,神夜更不用说,虽然剩余的天路修士还有近两百多位,但这场战斗已经没有悬念了。

  不过,还是有几十个天路修士把所有的仇恨乃至濒死的疯狂都倾泻到了叶信身上,可叶信再次躲入冥府,让那些天路修士的攻击完全无效,而他同时释放出的寂灭之花,轻而易举的夺走了十几条生命。

  这时,一条黑色的人影出现在冥府中,那人影看不到相貌,周身上下覆盖着一层层黑色的犹如火焰状的烟气。

  叶信挥挥手,轻声说道:“去吧。”

  那条黑色的人影被叶信卷出了冥府,接着便消失在黑空之中。

  “咦?”神夜一直没有忘记观察叶信,他看到了那条黑影,感觉很奇怪。

  那黑影没有任何元力波动,离开叶信的神域之后,便再看不间踪影,连神念都无法捕抓得到,但神夜知道有一缕极其阴冷的气息就在真界中游动。

  下一刻,一个正在对计星爵发起攻击的修士突然发出惨叫声,他的圣体从后方被攻破,脊背上出现了一条深可见骨的创口,创口中喷出鲜红色的血液,可只是瞬间,血液已变成了一种散发着荧光的绿色。

  附近几个修士知道有敌人隐藏在暗处,拼力运转神念,搜索着敌人的踪迹,只是几秒钟,又一个修士发出惨叫,他的胳膊被一种看不到的力量斩断,半只手臂连同手中的长剑翻滚着飞了出去。

  每隔几秒钟,便有一个天路修士莫名惨死,或者遭受重创,恍若有鬼怪藏在黑空中作祟,离奇的现象让附近的天路修士感到胆寒,恐惧更超过了面对计星爵与丁剑白的突袭。

  战旗真界外,鬼十三显得眉飞色舞,一脸笑吟吟的看着前方,突然,一丛树冠从上空卷落,居然凝成了真真的脸。

  鬼十三一惊,随后叹道:“真真姐,你要干嘛?别这么吓唬人好不好?”

  “老十三,你有些不对啊。”一团烟气从树冠中飘离出来,凝成了真真的身影。

  “我哪里不对?”鬼十三反问道。

  “你这几年一直闷闷不乐,可始终我有事情要忙,也没时间开导你。”真真上下打量了鬼十三:“现在是怎么了?这样高兴?你的童子功破了?邵雪有喜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鬼十三脸色有些发红:“邵雪早过了圆满境好不好?哪来的喜?!”

  “那就是童子功破了?尝到了甜头?”真真又问道。

  “真真姐,说点正经的行不?”鬼十三无奈的说道。

  “行,说正经的,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离老远看到你,都感觉你马上就要放歌起舞了。”真真说道。

  “怎么说呢……”鬼十三顿了顿:“刚刚进入长生世的时候,我是很不开心的,感觉我修炼的是天下最无用的法门,这里的修士都有圣体护持,各个百毒不侵,我的生毒一点屁用都没有,大家虽然还是对我客客气气的,但那是看在信哥和你的面子上,恐怕他们也认为我没什么前途吧。”

  “你总是想得太多。”真真皱起眉。

  “想得多总好过傻乎乎什么都不想啊。”鬼十三说道:“熬了这几年,我终于悟了。”

  “哦?你悟了什么?”真真感到好奇了。

  “幸亏有信哥指点我,他说,他的家乡有很多研究毒的人,刚刚沾上身体,便会引得血肉腐蚀、筋脉崩乱的毒,并不是最厉害的,因为这种毒会让人轻易配制出解药,加以防治。“鬼十三说道:“进入身体,却能让人无法察觉,然后毒素慢慢积累,等到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之后,再全面发作,这种毒才最可怕,只能防,却无法治,察觉到中毒的时候已经晚了。”

  “你炼出了这种生毒?”真真说道。

  “真真姐,是不是感觉到这里的元气分外浓郁,甚至超过了瀑布那边?”鬼十三说道。

  “感觉差不多。”真真说道。

  鬼十三一笑,接着弹指一点,真真突然看到了一座足有千余米的绿色光罩,而她自己就处在光罩正中心。

  但只是一刹那,光罩便消失无形,鬼十三摊开手,他的掌心中有无数极其细小的粉尘:“别小瞧这些小东西,它们聪明着呢,用信哥的话说,就像蚁群和蜂群一样,单独揪出来一只,很快就会死去,可聚集在一起,会滋生出一种集体智慧,有序而规律,至少它们现在已经学会了伪装和克制。”

  “我怎么感应不到你的毒?”真真惊讶的问道。

  “因为它们散开就会化作元气,谁会提防元气呢?”鬼十三笑道,随后他招了招手。

  真真发现自己似乎在不由自主的出气,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离开了自己,如果不是她正在全神贯注感应着生毒的气息,很难察觉到如此细微的异常,而鬼十三为了让真真看得更分明些,刻意让生毒剥离了伪装。

  真真这才看到,一丝丝绿色的烟气从她的嘴里、鼻孔内飞离出来,聚向了鬼十三。

  “鬼十三,你居然敢对我出手?!”真真勃然大怒。

  “我可没有!”鬼十三慌忙摆动双手:“我刚才正在操控凤四,谁想到你突然间进来了,其实我可以悄无声息的把你吸进去的生毒带出来,全是为了让你看明白啊!”

  真真的眉头舒缓了一些,随后说道:“我也不明白你的生毒,算了,换个话题,老十三,你的童子功到底破没破?”

  “你这……”鬼十三的嘴角咧了一下,随后发现了什么:“真真姐,那边好像要出事!”

  真真回头看去,发现任雪翎和危危从山门处回来了,而师东游正挡在了任雪翎前方,浮城的剑阵居然被师东游启动,悬停在半空中,附近各方星主的神色显得非常紧张。

  真真和鬼十三立即向着那边掠去,任雪翎眼中充满焦虑,不过师东游叶信的亲信,而她属于客人,也不好太过失礼,只能耐着性子说道:“我要见你们主上!”

  “不好意思。”师东游沉声说道:“我家主上有要事,还请任姑娘等一等。”

  “听青花殿主说,贺羽仙到了?还带来了不少天路修士?!”任雪翎长吸一口气。

  “我只是个看门的,主上的事情不可能全都告诉我。”师东游不卑不亢的说道:“我不太清楚。”

  任雪翎的视线跃过师东游,看向后方,叶信布置的会场一片凌乱,在会场上空,有一团数百米方圆的黑色迷雾不停扭曲着,那团黑色迷雾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任雪翎愈发焦虑了,但不是为了叶信,而是为了天路修士,这么长时间,她也算了解叶信了,贺羽仙带着天路修士过来找麻烦,只能有两种结果,一,叶信打不过,二,叶信能打得过。

  如果是前者,那么叶信肯定来找她任雪翎,让她帮助保护这座上古遗迹,但是,叶信没和她提及过此事,她完全不知道,这证明叶信有把握斩杀贺羽仙,还有所有带过来的天路修士。

  虽然这个判断让她无法相信,叶信凭什么?但事情发展必定如此,所以叶信根本不需要她和危危助战。

  任雪翎不想看到这种场面,邪路修士大举入侵就在眼前,天路修士们应该众志成城,团结在一起与邪路抗衡,此时此刻绝对不能自相残杀,哪怕贺羽仙理亏,也要放过贺羽仙,保全明界的战力。

  师东游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其实他的剑阵并无法对任雪翎构成威胁,任雪翎不动,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客人的身份,绝不能在主人家里大打出手。

  就在相持间,那团黑色迷雾突然炸裂开,化作一面飘荡的战旗,接着叶信、计星爵、丁剑白还有神夜的身影出现了,向着场中落下。

  叶信双眼发直,他正在从自我催眠的状态中走出来,神夜探手抓住战旗,满脸都是愉悦,而计星爵和丁剑白显得很振奋,接着出现的是一川仙君和银鸢,他们都面无表情。

  任雪翎望向空中,等着其他人出现,结果,黑色迷雾丝丝缕缕聚向战旗,全部消失,除了一川仙君和银鸢之外,她再没有看到任何人,任雪翎陡然有一种如堕冰窟的感觉,人呢?贺羽仙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