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八九章 分歧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差不多有几息的时间,叶信的双瞳出现了情绪波动,接着他立即闭上眼睛,神念已沉入到冥府之中,曾经把冥府点缀得颇为绚丽的寂灭之花,已变得星星点点,最多只剩百余朵,让冥府的生机荡然无存,而且,冥府的面积也缩小了一半以上。

  叶信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脸色逐渐变得发青,他布下这个大圈套,本以为能继续乘势而上,参悟第二狱的力量,没想到损失这么大,所谓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他倒是把鸡偷来了,但损失远超所得。

  叶信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是不是不应该自我催眠?哪怕能保持一丝正常情绪,他都不会那么的挥洒无度,让这几个月的所有努力都化作流水。

  可是,神夜又说过,拥有神性才能让神能的威力达到最大化,他的自我催眠,就是为了达到神夜描述的那种心境。

  唯一的安慰是,冥府中有二百余颗光球缓缓飘荡着,那是各方天路修士殒灭后被剥离出的元神,或许他能挽回一些。

  叶信心情不佳,也不想说什么,转身准备掠往小天界,借助天道碑的力量再行淬炼冥府,但就在这时,任雪翎的声音响了起来:“叶信,贺羽仙呢?!”

  “死了。”叶信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死了?!”任雪翎的声音骤然提高了许多:“你怎么这般残虐无情?!贺羽仙是明界的中流砥柱,邪路之祸就在眼前,你毁了他,让明界何以自处?!”

  “明界关我屁事?!”叶信也火了。

  一川仙君和银鸢的表情显得非常精彩,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极力藏起来的笑意。

  他们对任雪翎的过往有些了解,此人天性固执,在三十三天中到处游走,不计他人毁誉,只一心追求自己的道,天路巅峰大能们在面对任雪翎时,总会感到很矛盾,与任雪翎交朋友吧,此人又绝对靠不住,只要所作所为与任雪翎的道相违背,便会受到任雪翎的阻扰、破坏,那么与任雪翎翻脸,此人又修为精深,大天元箭威力无穷,惹不起。

  譬如说几年前,明佛为了收服任雪翎,让任雪翎进入劫宫对付计星爵与丁剑白,理由就是计星爵与丁剑白为邪人所惑,欲图作乱,等到任雪翎进入劫宫之后,发现明佛所说的邪人就是黄老,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却对计星爵和丁剑白留了情面,在最后关头,虽然有其他族的大劫者出面捣乱,但自有明佛对付,只要她及时发动大天元箭,计星爵和丁剑白未必走得了。

  等到离开了劫宫那座龙潭虎穴,任雪翎立即翻脸,四处寻找计星爵和丁剑白的下落,此事已成了明佛的笑柄,当然,寻常修士不敢和明佛乱开玩笑,而其他族的大劫者、虚空行走时不时的把此事挂在嘴边,讽刺明佛不配做大劫者,无法执掌人脉。

  银鸢在去往灭法世追杀计星爵一行人之前,在劫宫见过了大天劫与明佛,明佛的意思很明白,尽可能把计星爵和丁剑白的元神带回来,至于任雪翎,直接斩至形神俱灭,显然明佛对任雪翎憎恶到了极点。

  现在,他们又看到了任雪翎的坚持,既然叶信把你们带到这上古遗迹中休养,你们就算是叶信的朋友好不好?怎么当面指责叶信?

  更重要的是,叶信与明佛属于两种极端,不管明佛是不是虚伪,是不是有很多见不得光的手段,为了让自己有资格掌控人脉,得到所有人族修士的拥戴,他必须要显出自己的涵养,所以明知道任雪翎故意没有发箭,亦不点破,任由任雪翎离开。

  而叶信何曾考虑过什么涵养?这是一个追求快意恩仇的人,上一次明明可以用虚空避开金瞳太岁的骚扰,却突然对金瞳太岁下毒手,此番一意要斩杀贺羽仙,完全不给贺羽仙退缩的机会,都是证明。

  在战旗真界中,只要叶信口风稍微软一点,贺羽仙早就认错道歉了,他死战到底不是为了还想贪图叶信的上古遗迹,而是为了求生!

  不过,一川仙君、银鸢和叶信并不是朋友,和任雪翎亦没有瓜葛,安心在一边看热闹,如果必须在叶信和任雪翎之间选择站队,他们只会选择叶信,毕竟叶信说到做到了,丝毫没有难为他们,也给了他们足够的体面。

  任雪翎见叶信眼神很阴沉,明白自己的用词过于激烈,她长吸一口气:“冤家宜解不宜结,贺羽仙固然有错,但罪不至死,星主已是称霸一方,当有大胸襟、大气象,这般睚眦必报,恐怕撑不起一个‘主’字。”

  “我本来就撑不起。”叶信被气笑了:“任姑娘所说的大胸襟莫非是……我给你左脸一巴掌,然后你会把右脸伸过来让我打?”

  “你……”任雪翎瞪大了眼睛。

  “算了算了……”计星爵陪着笑挡在叶信身前,其实如果是因为自己的事情,他不会如此为难,可现在不得不出头,一方面感觉对叶信感到歉疚,另一方面又为任雪翎受委屈而难过。

  “雪翎,你少说几句。”丁剑白则拦住了任雪翎。

  叶信知道计星爵心里不好受,只得强忍一口怒气,转过身,接着发出吼声:“我就怕有人喧闹,所以早早让她去了山门,是谁把她叫回来的?!”

  叶信含怒而发的吼声恍若晴天霹雳般在上古遗迹内震荡着,四面八方都是回声,距离过近而修为不够的人,被震得胸中气血翻腾。

  “我……”一个怯怯的声音在各方星主之间响起:“我是……怕你吃亏……”

  叶信顺着声音的方向去,发现居然是俪青花,在十二星主之中,俪青花就属于小白羊一样的存在,不管谁有话语权,都不会难为她,叶信叹了口气,随后摆摆手:“算了算了……”

  俪青花也知道自己是好心做错事了,脸颊涨得通红。

  接着叶信看向一川仙君和银鸢:“两位,我有些疲惫,就不送两位了,丁大哥,你替我送一送。”

  “星主应该闭关歇息了。”一川仙君急忙说道:“此次冒然扣扰,失礼之处,还要多谢星主宽厚大度。”

  “客气,以后仙君有闲,不妨多到我这里坐一坐。”叶信回了一礼,接着看向神夜:“神夜,这一次我又欠你的了。”

  “债多不愁,我不急,你也不用急。”神夜心满意足的说道,他一点没吃亏,收起的神庭战旗隐隐升腾着真元氤氲,回去淬炼之后,他的收获会很大。

  “不过,我放在你那里的东西……”叶信说道。

  “这个……”神夜愣了愣,其实他并没想占用叶信的资源,可在他闭关修炼时,发现出奇的顺利,也因为那位天域神祇的分神还有真时圣主的力量纯粹到了极致,居然使得他逼近了半神的天堑,情急之下,便把所有的神髓都用了,但是,该怎么向叶信解释呢……

  “我知道你给用了,记住了啊,你也欠我一个人情,到时候要加倍还我。”叶信叹道,神夜居然已达成半神,拥有了自己的法身,让他到此刻还满是羡慕嫉妒恨,而且,他知道自己距离半神有多么遥远。

  等到神庭的大总攻开始,如果一直没遇到意外,他或许也有一点希望冲击半神,但是,神夜以半神之体,汲取的力量还会远胜过他,他到了半神,神夜呢?

  这种竞赛从一开始就要占据优势,差了一点,距离可能会越来越远。

  神夜松了一口气,尽管力量远不到神祇的境地,可神夜早就淬炼出了神性,那种视天地万物苍生为草芥的高傲冷漠,已渗入他的灵魂深处,把自己视为神祇,却又被人当场讨账,那可就是无地自容了,而叶信只是要他一个人情,让他感到舒服了许多。

  “好,我还你几十倍。”神夜微笑着说道。

  “那不用,我这个人你还不知道?最本分了,该我的,一定就是我的,不该我的,我绝不会贪。”叶信也笑了,随后他身形拔地而起,掠入绽放的冥府,接着连同冥府一起消失不见。

  一川仙君和银鸢见叶信已走,一颗心总算是能彻底放下了,虽然更强大的神夜还在,但叶信只要对他们还有一丝敌意,便绝不会撒手不管这里的事。

  接着一川仙君和银鸢向着神夜施了一礼,准备往外走,突然一声大喝从他们后面传来:“两位与贺羽仙结伴而来,真的忍心把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这里么?”

  一川仙君和银鸢一脑门的问号,什么意思,这是冲着他们来了?

  “任姑娘的意思是……”一川仙君试探着说道。

  “我见两位神清气爽,想来一直是隔岸观火的,应该早就与叶星主是熟识了吧?”任雪翎说道,她的意思很明显,你们是不是一起做了个套,一定要贺羽仙的命?!

  “我……”银鸢气不打一处来,她的性格也是很暴躁的,哪里会忍受这种阴阳怪气的指责?!随后她突然想起叶信的呵斥,怒声叫道:”我与叶信熟不熟,关你屁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