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九零章 挑拨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冥府中,叶信显得黯然失神,所有的元神都融入到冥府之内,可冥府的面积依然没有恢复原状,绚丽的寂灭之花只有三、四百朵,与之前差了太多。

  别的修士实力越来越强,而他经过这一场大战之后,综合战力反而衰退了,这让他无法接受。

  这时,鬼十三的身影出现在冥府之中,他看了叶信一眼,低声说道:“信哥,心情不太好?”

  “损失太大了。”叶信在鬼十三面前,是没必要隐瞒什么的,他长叹了一口气:“至少,我有三个月的修炼时间,等于莫名其妙消失了,也就是说,我比别人少活了三个月。”

  “信哥,我们进入长生世才多久?”鬼十三说道:“你的进境,已算是惊天地泣鬼神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你不懂,我要滚雪球啊。”叶信又叹了口气。

  “滚雪球?”鬼十三一愣。

  “听说过渔汛么?”叶信说道:“每到春夏之交,会有大批鱼群进入浅海,繁衍生息,实力强的渔民,会带上巨船出海,甚至能组织一个船队,而实力差的渔民,顶多能划着一艘小木船出去,人家转一圈,是几万斤乃至几十万斤鲜美的大鱼,我捞个一、二百斤就不错了,你说我能甘心么?而且,等到第二次渔汛,人家可能有两个船队了,我呢?划着三、两艘小木船?”

  “你说的渔汛就是神庭……”鬼十三喃喃说道。

  “没错。”叶信说道:“唉……怪不得别人,只能怪我自己,没想到贺羽仙有那种神兵利器,本以为可以突破第二狱,结果差一点被打回原形,劫宫……劫宫!只要让我抓住机会,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他们彻底毁掉!“

  “算了,已经过去的事情,多想无益,你以前不是总这么劝我么?”鬼十三笑了笑。

  “你不去修炼,跑到我这里做什么?”叶信说道:“上一次不是说你那傀儡的修为都远比你高,要努力奋进么?小心些,如果你们之间的差距逐渐拉大,你总有一日会遭受反噬。”

  “那家伙……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对,我只能找个地方躲起来了。”鬼十三无奈的说道。

  “谁?”叶信不解的问道。

  “那个邪路修士。”鬼十三说道:“他一直盯着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叶信思索了片刻:“应该是你的傀儡引起了他的注意。”

  “凤四?”鬼十三想了想,立即明白了:“其实我也没想到,凤四的涅槃之火是黑色的,在外面没什么稀奇,可到了真界中,居然能变得无形无迹、无声无息,如果他能把法器送给我,那我的战力会跃升很多倍!”

  “送你了,你也没办法用,神庭的法器需要真力驾驭。”叶信说道:“虽然他的实力深不可测,但你不用害怕他,他暂时不会有恶意的,稍和他接触一二应该无碍。”

  ****

  计星爵与丁剑白正在自己的居所中修炼,他们刚刚参与了一场大战,需要休息。

  任雪翎和危危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门口,计星爵与丁剑白立即明白了什么,眼神有些黯然。

  任雪翎也看到了计星爵和丁剑白的情绪波动,但她假做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笑了笑,随后轻声说道:“我要走了。”

  “这上古遗迹气象非凡,正适合我们修炼。”计星爵勉强露出笑容:“你还是多留几天吧!”

  “有些坐不住了,留之无趣,不如离去。”任雪翎顿了顿,随后神色突然变得凝重了:“他不是好人。”

  计星爵和丁剑白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片刻,丁剑白干咳一声:“我等修行,就是在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认真说起来,谁敢说自己是好人?!”

  “你们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任雪翎叹了口气:“你们是留在这里呢,还是跟着我一起走?”

  计星爵和丁剑白再次无言以对,走?去哪里?还是和头几年一样,亡命天涯么?而且任雪翎还好说,他们两个属于劫宫的叛逆,为整个三十三天所不容,只有在叶信这里才能得到安宁。

  “我也知道……你们不会走的。”任雪翎的眼神也变得黯然了:“叶信给了你们虚空法印,让你们的修为重返巅峰,这是大恩,留下来你们更有前途,但……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打扰了。”

  “雪翎,你何必那么执拗呢?”计星爵轻声说道:“此番你受了我们的连累,恐怕劫宫已经把你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了,你回天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而且,我和叶信认识已经有几年了,他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好,但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坏,只要你愿意和他成为朋友,他便不会辜负你,真的,我和丁剑白逃出劫宫之后,天路所有修士都把我们当成敌人,除了你和危危之外,愿意来帮我的不就只有他么?!”

  “是啊,雪翎,你这些年来总是到处奔波,何苦呢?该停下来歇歇脚了。”丁剑白说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不劝你们跟我走了,你们也不要勉强我留下来。”任雪翎说道:“我已看清了叶信的品行,此人一心一意只为成全自己,最多惠及身边的修士,呵呵呵……仅仅是这么一小撮人,至于天地苍生、兴衰大势,他根本不放在心上,这样的人……不成势一切还好说,一旦成势,必行诛天伐地、大逆无道之举,你们小心吧,希望下一次见面,我们不会成为敌人。”

  说完,任雪翎大步向外走去,危危满脸无奈,向着计星爵和丁剑白耸了耸肩,随后转身跟上了任雪翎。

  留下计星爵和丁剑白相顾无言,修士亦会有很多无可奈何,纵使到了他们这种境界也一样,就如同此刻,他们没办法挽留任雪翎,更没办法改变叶信。

  经此一战,他们已看得分明,叶信对天域、天路有着莫大的敌意,以前叶信不露声色,只是不敢、也不能,现在,已经没有谁可以挡得住叶信了。

  ****

  第二天,谢恩找到师东游,说叶信让他马上过去,师东游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不敢延误,随便嘱咐几句,让他那些弟子们继续努力修炼,便离开了自己的小院,匆匆离开小天界,进入浮城。

  浮城中的建筑依然很简陋,前后被毁了几次,大家都没有心情重建了,一座小院中,叶信与神夜、计星爵、丁剑白围坐在桌前,低声说着什么。

  这时,萧魔指的身影出现了,叶信抬头看向萧魔指:“萧帅,可是有事?”

  其实叶信知道萧魔指来做什么,昨夜萧魔指已经来禀报过了,今天再来一次,只是为了说给别人听。

  萧魔指的视线从计星爵和丁剑白身上扫过,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就说吧,这里都是自己人。”叶信说道。

  “主上,有两件事。”萧魔指说道:“昨天我已经告知了归元国主,在一川仙君走出山门前,归元国主匆匆赶到,向一川仙君大礼参拜,可能是碍于周围有耳目,一川仙君并没有说太多,只是勉励了归元国主几句,又赠与了归元国主几件法宝法器。”

  “然后呢?”叶信说道。

  “归元国主返回去之后,有些情绪不稳,别的倒是没什么。”萧魔指顿了顿:“我和封圣国主谈过,让他平日里稍稍留意一二。”

  “好,我知道了。”叶信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事,昨夜任雪翎与危危离开山门,我等并没有阻拦。”萧魔指说道:“不过,在他们走出山门之前,任雪翎的那只小紫貂莫名在山门内撒了一泡尿。”

  “这种事也值得萧帅你来禀报?”叶信皱起眉。

  “主上莫要大意,所谓灵兽回头、必有缘由,不是报恩、就是寻仇。”萧魔指说道:“主上也有一只小紫貂,这等灵物屎尿极少,和我们修士差不多,身体中的杂质都会随着吐纳排到外面,主上不妨回想一下,可见过小紫貂到处拉屎撒尿么?”

  “这个……”叶信露出好像明白了什么的表情。

  “我不敢大意,马上找到了苏静智,这段时间苏静智一直在养炼小紫貂,对小紫貂的习性应该很熟悉。”萧魔指说道:“苏静智去山门查看了很久,发现任雪翎的那只小紫貂留下的尿迹中隐隐有奇异的元力波动,苏静智取了一些样本,分别放置在瓶内,然后让龙青圣封印起来,又挖了不少泥土存放在一边,让小紫貂寻找,小紫貂每一次都能准确的把样本找到。”

  “后来苏静智往样本里参入各种毒物,试图掩盖尿迹中的元力波动,但小紫貂还是能把样本找出来,所以,苏静智可以确认,那属于一种奇特的印记,除非是把整片泥土都挖出来,然后放到别的地方去,否则,任雪翎那只小紫貂可以轻松的找到这座上古遗迹。”

  计星爵和丁剑白的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是吗?也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大家互不相干,但情义尚在,以后有人遇到生死玄关,还可以守望相助,但是,利用小紫貂在这上古遗迹中留下印记算是什么意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