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一九五章 天鹅肉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沉默良久,嘴角突然露出了笑意,随后说道:“为什么不可能?”

  如果鬼十三、谢恩他们在这里,必定会欣喜若狂,叶信在思考大策时,每每露出这种略带得意与欣慰的笑容,便代表着他已经有了办法。

  而神夜是看不出来的,他轻声说道:“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了。”

  “来到天路的,不过是浮冥大士的法身而已,我们也有法身,怕她什么?”叶信说道。

  “你不懂,差了几阶大境界呢。”神夜说道:“你刚刚淬炼出法身之后,是不是感觉法身蕴藏着无穷尽的力量?“

  “是啊。”叶信说道。

  “这仅仅是第一步,昭示着你半只脚已经跨入半神之境而已。”神夜说道:“淬炼出法身,是一大境界,而法身的力量却有极限,当你的实力慢慢超越了法身之后,你才会步入第二个大境界。”

  叶信静静的听着,其实神夜说的他都知道,当初钟馗告诉过他,不过,神夜满脸的长吁短叹,他知道自己应该成全这份为人师长的诉求。

  “然后终有一天,你会接近瓶颈,这个时候就要重新淬炼法身,用自己的五脏之血,还有神能,融入到法身之内,这是第三个大境界。”神夜说道:“你我的法身都属于虚法,被人斩灭只会化作真元乱流,而浮冥大士的法身受损是会流血的,懂了吧?我们两个只是刚刚起步,而浮冥大士已经超越了第三个大境界,并且在第四个大境界中达到了顶峰!”

  “你说的我都明白。”叶信说道:“但你没看到我们的优势。”

  “我们?”神夜愣怔了一下:“我们有什么优势?”

  “这里毕竟算我们半个主场,而且,我们还有无数同伴,愿意与我们并肩作战。”叶信说道。

  “你是说……”神夜的眼神急速闪烁起来。

  “劫宫就不提了,大天劫与天域诸神应该是一路的,但这里还有明界。”叶信说道:“明界已经陷入了糜烂的绝境,如果我们告诉他们,说要一起攻灭神庭法身,你认为他们会愿意与我们合作呢,还是坚持拒绝?”

  “你……好像与明界已成不共戴天之势了……”神夜喃喃的说道。

  “天下哪里有永远的敌人?”叶信笑了笑:“此事不成,我们继续做自己的,然后飘然远退,什么都不损失,而明界呢?他们敢拒绝么?“

  “你有几成把握?”神夜的呼吸显得有些粗重了。

  “尚没和明界的几位佛主接触,现在还不好说,等碰过面之后才知道。”叶信说道。

  “我只是想动一动浮冥大士的分神,你却想斩灭浮冥大士的法身……”神夜的表情很诡异:“你的胆子简直是……”

  “上千年的修为啊……足以让我愿意冒任何风险,去挑战一切规则了。”叶信说道,随后他顿了顿:“你要做好准备,我可不清楚会引发出什么样的蝴蝶效应。”

  “什么是蝴蝶效应?”神夜不解的问道。

  “我家乡的一句话,一只蝴蝶在森林的一边扇动了一下翅膀,或许会在森林的另一边引发一场风暴。”叶信见神夜的眼神在画圈,便知道神夜无法理解,他想了一下:“这样说吧,时间是一条长河,你我就站在河边,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三息的时间后,一条金色的小鱼会跳出水面,五息的时间后,一条小河虾捕抓到小虫,美美的进食,七息的时间之后,一只游隼盯上了那条金色小鱼,急速扑下来把小鱼带离了河水,十息的时间之后,一支利箭突然射出,命中了那只游隼。”

  神夜还是不懂,但他安静的听着。

  “当然,在时间的长河中还有无数种即将发生的变化,可是,都被我们破坏了,因为我们闲着无聊,把一颗石子扔到了河水里。”叶信说道:“那条金色小鱼受到惊吓,向着深水游去,正好看到了小河虾,一口咬住小河虾又把小河虾吞进了肚,那条小虫完全不知道自己本应下一刻被河虾吃掉,也不知道小鱼救了它,还在那里优哉的游着,而那只在树梢上休憩的游隼一直没发现目标,慢慢睡着了,刚才射箭的猎人没能找到猎物,很灰心的走向了别的地方。”

  “我们脚下的长河表面没有变化,实际上可以算是另外一条河了,因为原本孕育的一切因果,都已经被我们打碎,我们会在无意中挽救很多生灵,也会把很多原本不该死的生灵推入火坑。”

  “而浮冥大士,就是我们要扔下去的石子。”

  神夜还在呆呆的看着叶信,虽然他极聪明、极有悟性,但第一次听到这类东西,大脑的转速有些跟不上。

  “其实我原本想的只是占些便宜就好,但你告诉我浮冥大士的法身能给我们带来千年修为,让我没办法控制自己了。”叶信长叹一声:“我的神能一直在壮大,修为的提升却很缓慢,现在虽然没有问题,但迟早会成为我的硬伤,能抢下这千年修为,他们再也挡不住我了,而且……你还说过,不止一个浮冥大士,对吧?”

  “你说的我有些懂,也有些不懂。”神夜幽幽说道:“但是,只要你真的有把握,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好了。”

  以前都是神夜提携叶信、帮助叶信,从心态上说,神夜好像对一切都胸有成竹,叶信差得远了,但在此刻,主客之势悄悄发生了改变,叶信一点点的成了首脑。

  如果叶信有疑问,肯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哪怕是做一做小学生也没什么,神夜就不行了,叶信的神性是虚拟的,可收可放,而神夜的神性早已取代了人性,他宁愿自己花费大量的时候去参悟叶信的话,也不愿意当面请教。

  “把握……现在远远谈不上,我只看到了第一步,还有最后一步,至于中间会发生什么,我是一无所知的。”叶信说道。

  “最后一步?”神夜无法理解,既然知道了最后,岂不是知道了所有?

  “最后的决战必定在灭法化界塔。”叶信说道。

  神夜的嘴唇抖动了几下,此刻他真想抓住叶信的脖领,把叶信拎起来,然后大声喝问,继续说啊,为什么?!

  但,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他是神夜,神庭最终的至高神,神祇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

  “唉……如果早几天能想到这么多,我或许就有办法把任雪翎留下来了。”叶信又叹了口气:“那是一个修行天才,至少我可以把她的剩余价值压榨干净,可惜了……”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神夜低声问道。

  “先做一个称职合格、万众所归的救世主。”叶信说道:“不过你的身份有些尴尬,那只能由我站在台前了。”

  神夜的心情说多郁闷就有多郁闷,他不懂事情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开始由叶信为主导了,但是,看在千年修为的份上,听叶信的好像也属于情理之中。

  “你先走,该上台的时候,我再找你。”叶信说道。

  “好。”神夜点点头。

  神夜离开之后,叶信等了片刻,确认神夜的气息已然消失,立即释放出自己的冥府,空气中出现了无数光团,小的犹如散发着微光的沙砾,大的犹如明耀夺目的宝珠,所有的元神还有生命烙印纷纷扬扬向着叶信这边卷来。

  叶信眯起眼,享受着冥府的充盈感,虽然是临时起意,但他的决心非常坚定,无论如何也要夺得那千年修为,冥府壮大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修为的提升却步履维艰,用不了多久,神能便会因差距太过悬殊而开始失控。

  ****

  明界,吉祥天北方的断天岭,大班家,满身血污的班远航冷冷的扫视着远方的神庭修士,神庭修士正在歇息,用不了很久,下一波攻势还会降临,他长吸一口气,转身跳下高墙,等到落在地面的一瞬间,他的双眼已失去了那种刀锋的锐芒,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疲惫。

  班远航做为大班家的明星,早已步入了大圣巅峰,在正常情况下,有领域与圣体的双重保护,衣衫根本不可能染上血污,搞得这么脏,代表着战斗异常激烈,以至于他的领域和圣体一次次被轰灭。

  这时,一个老者匆匆迎上前:“太爷,几位老祖已经在等着了。”

  “我知道。”班远航点了点头,他的相貌虽然年轻,但修行的时间可不短,上一次天梯之战他就有资格参加,只不过知道技不如人,才会选择刻意回避。

  接着,班远航纵身向着大班家后方的祖祠掠去,片刻间,他已落在祖祠前,干咳一声,随后推开门,缓步入内。

  大班家很擅长制造,祖祠修建得非常壮观、华美,当然,这只是表面,在镶金嵌玉的装饰下,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机关。

  祖祠内共有七位老者,分坐成半圆形,都面对着中央的一面金色蒲团。

  “远航见过几位老祖。”班远航双膝跪倒:“不知道老祖叫远航过来所为何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