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零零章 翅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吉祥天狼烟四起,叶信与班远航在高空中飞掠,平均每百余次吐息间,都能遇到一伙神庭修士,人数多的有千余个,少的只有几十人,叶信和班远航不想耽搁时间,总是选择避开,而那些神庭修士们的态度各不相同,有的见叶信和班远航飞掠的声势惊人,又以为是冲着自己来的,立即四散奔逃,有的则飞上高空,试图拦截住叶信和班远航,但他们的身法差了些,没能及时赶到叶信和班远航前方,只得望着叶信和班远航的背影高声喝骂。

  他们无从知道自己已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还以为敌人望风而逃是畏惧他们的勇武,显得更为嚣张了。

  不过,这一路叶信收获颇多,吉祥天到处都是血光,无数生灵湮灭,他们遗留下的生命烙印自然都落入叶信的轮回之中,只可惜,叶信能感应到并且召来生命烙印的距离是有极限的,如果他能把自己的感应范围扩张到整个吉祥天,神能的提升速度不知道要比现在快出多少倍。

  飞掠了大半天,前方看到了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但整座山峰都是秃的,山体上遍体裂痕,中间的山谷一片狼藉,布满了看不到边的废墟,还有横七竖八的尸体。

  “不好,天道府的山门已经被攻陷了!”班远航脸色大变,身形急停,随后眯起眼睛看向远方。

  叶信也停了下来,他的气息卷向四面八方,无数微小的光点蓦然被叶信的气息激活,如大雪般纷纷扬扬飘向了叶信。

  经验只能在身体力行中积累,这里只能召出生命烙印,却没能发现元神,代表着战斗至少结束了几个小时,实力强大的元神早已遁走,实力弱的元神无法维持,逐渐消散在天地间,不过,有这么多修士殒落,为什么没能滋生混沌之气呢?还是已经被别人收集干净了?

  叶信的神念不停的向周围弥散着,良久,他突然发现了什么,轻声说道:“他们在下面。”

  “下面?”班远航顿了顿:“是在天道府的十二芝田?”

  “走,我们过去看看。”叶信说道。

  两个人启动身形,向前飞掠,差不多有几十里远,前方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元力波动,接着大地开始剧烈颠簸起来,片刻,一道如火云般的光芒陡然穿出了地面,掠往高空,随后又一条人身鱼尾的光影紧紧跟上。

  轰轰轰轰……两条人影在高空中激斗,荡起了一阵阵波动,他们的实力相差好像不大,一时间打得难解难分。

  “分神?!”班远航的眼睛蓦然瞪大,倒吸一口气冷气。

  “那是什么人?”叶信知道那人身鱼尾的光影就是浮冥大士的分神,但另一个修士他不认得。

  “是红佛……”班远航咧了咧嘴,他心中很不是滋味,大班家遭受邪路修士袭击,早已向劫宫求援,但劫宫并没有人过来,可红佛却在为天道府而战,摆明了在劫宫眼中,大班家并没有天道府重要。

  地面被撞出一个数百米方圆的大洞,从里面传来无数杂乱无章的波动,显然里面激战正酣,叶信感应了片刻,接着把视线转向高空。

  红佛是一个身材瘦削的老者,身穿一件红色的法袍,用佛门弟子的话说,那是佛衣,每当红佛运转元脉时,都有无数火焰喷吐出来,使得红佛周身变成了火人,看不清他的真实面貌,而他手中持着一柄长槌,攻势极为凶猛。

  在明界的神兵中,明佛的十方杖,红佛的诛邪槌、青佛的煌光剑,白佛的度业珠,占据了前四名的位置,而明界其他修士纵使想争一争,也绝对不是四位佛主的对手。

  浮冥大士的分神虽然完全由神念凝成,但战力却不输与那红佛,而且它不怕受伤,亦不怕被摧毁,神念是不可能被轻易抹除的,叶信以前也见识过,纵使把分神轰成散乱的光斑,光斑依然能重新聚合在一起。

  相比较之下,红佛就要显得束手束脚了,如果他被打得粉身碎骨,那是真正的身殒道消,再无法复生,换句话说,纵使他能拉着分神和自己一起堕入寂灭,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浮冥大士的一尊分神而已。

  叶信看了片刻,随后皱起眉:“诛邪槌……我怎么有一种被压制的感觉?那是什么法宝?”

  “红佛的诛邪槌是极强的,据说不亚于明佛的十方杖。”班远航低声说道。

  “不对……有些古怪……”叶信微微摇了摇头,他的感应能力要比班远航敏锐得多,班远航可以把那种被压一头的感受理解成对方的法宝过于强大,但他不可能接受,毕竟他已淬炼出了法身,在修行的高度上,绝不亚于红佛。

  就在这时,又有几十条身影从地洞中急掠而出,雷公子就在其中,他战力全开,手中的天师刀发起如惊涛骇浪般的攻击,但雷公子的表现并不是最耀眼的,其中有一个天族修士,卷动巨大的光翼,释放出的剑幕极为闪亮、耀眼,每一剑都拥有恍若可以劈开天地的威势。

  另外还有十几个天路修士,应该是天道府的潜修前辈,他们各个双眼通红,在与各自的对手死拼。

  神庭方面的实力也不弱,而且人数还多了几个,至少现在处于异常胶着的状态里,谁都没办法快速击杀击伤面前的对手。

  红佛与浮冥大士的分神,还有刚刚出现的这个战团,真元两界的高端战力应该都出来了,他们的战斗波及太广,所以天路这边的修士刻意转移了战场。

  叶信身形剧震,双眼充满了惊愕之色,他死死盯着那个天族修士的身影,嘴角时不时的抽搐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天族修士?天域……也参战了么?”班远航喃喃的说道。

  叶信没听到班远航的话,听到了也不会理睬,因为他的大脑正在飞速转动,无数信息在他的脑海中相互碰撞,差不多过了十几息的时间,叶信突然发出悠悠的叹息声:“明白了……终于……全明白了……”

  “叶星主,你明白了什么?”班远航不解的问道。

  “任雪翎去我那里做客时,曾经谈起过一件事。”叶信眼神有些茫然,他还在分析判断,如果理智全部恢复,他不会回答班远航的话:“明佛会决意害死黄老,都是因为红佛在其间作祟,事后红佛才发现自己急功近利的做法,使得其他大劫者甚为不满,而且红佛还为此事向明佛认错……”

  “这又怎么了?”班远航依然不懂。

  “都说红佛城府极深,难以揣摩,既为明佛冲锋陷阵,也为明佛出谋划策,呵呵呵呵……”叶信露出微笑:“这样的人,真的是在事后才发现自己做错了么?”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班远航挠了挠头。

  “以后你自然会懂。”叶信恢复了理智,他的脸色发沉了:“远航,刚才我和你说的话,绝不能告诉第二个人,就连你们班家的诸位老祖,你也不要提,否则,我必定和你没完!”

  “我不是那种长舌头的人。”班远航苦笑道:“何况我根本没听懂啊……”

  “很多事情,单独拿出来分析判断,什么都看不出来,但连在一起就有趣了。”叶信缓缓说道:“明知道错还是要做……我居然有一种被踩一头的感觉……还有他……”

  “他是谁?”班远航心中暗叹,好像鸡同鸭讲,完全听不懂叶信在说什么。

  “老朋友了。”叶信说道:“最开始的时候,他每隔一两个月都会来找我一次,寻求我的帮助,慢慢的,间隔越来越长,最后这一次,我的人已经有近两年没见到他了,翅膀硬了是吧?确实硬了……但……还差得远啊!”

  “翅膀?”班远航明知道叶信是在比喻,但他还是看向了远方那个天族修士,没办法,他能听懂的真不多:“你是说那个天族修士?”

  “呵呵呵……”叶信笑而不语。

  班远航要疯了,他只得转移话题:“叶星主,我们还出不出手?”

  其实班远航和雷公子是有交情的,按照本心来讲,他看到雷公子之后,不管敌人有多少,实力有多强,都会立即加入战团,不过,看到红佛在这里,他心中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天道府必须来救,大班家就可以放弃?

  只是,班远航擅于自我排解,很快化除了心结,叶信不是来救了么?!现在大班家也已化险为夷了,没必要纠结,心胸要宽广一些,所以他才问叶信,以他的实力,起不到多少作用,如果叶信愿意出手,才是真正的一锤定音。

  “不急,现在出手我们只是陪衬。”叶信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班远航追问道,从地洞中隐隐传来的惨嚎声在告诉他,天道府十二芝田中的战斗或许没有空中那么激烈,可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生命殒落。

  “快了。”叶信侧头看向远方的山脉,冷笑愈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