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零六章 恩仇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瀑布往南几十里开外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座小规模的城市,瀑布是整座上古遗迹的中心,元气最为浓郁,泥生、师东游等人选址时,自然要占据最好的地方,其他星殿也在向上古遗迹搬迁,但距离瀑布都要在千余里开外,不过,那些星主没有异议,叶信允许他们进来,已经很是感激涕零了,除了个别心怀不轨的人,其他星主肯定会希望更上一步,这上古遗迹怎么也比他们那地方强得多。

  离得老远,在小城边上一座显眼的院落中,叶信看到了景公子、小胡子,还有花补真君那些修士,他们正聚在一起聊这什么,叶信暗自吃了一惊,改变方向,向着那座院落掠去。

  景公子也发现了叶信,他大笑着站起身,扬声叫道:“小叶,你出关了!”

  叶信落在院子里,上下打量着景公子,随后微笑道:“老景,你是怎么过来的?”

  “你小子把我们扔到那里不管了,我们又不敢出去乱走,呆得好无聊。”景公子叫道:“还是老杂毛惦记着我们,求计星爵计大哥过去把我们带过来了。”

  “你不是有伤在身么?而且这里不太安全,我都不敢肯定自己能不能站得住脚,那边要安全得多,所以把你留在那边了。”叶信说道:“老景,你的伤怎么样了?”

  “早就没事了!”景公子说道:“对了,有一件事想和你说。”

  “什么事?”叶信问道。

  “我几天前就想着带他们返回天路,可老杂毛不让我走,说你在闭关,无论如何也要见你一面。”景公子说道。

  “天路现在很乱,尤其是明界,你回去做什么?”叶信微微皱起眉头。

  “乱了才好啊!”景公子笑嘻嘻的说道:“乱了劫宫就顾不上管我了,再说,天下大乱才是我等英雄豪杰建功立业的时候。”

  “你这家伙……”叶信无奈的摇着头。

  “而且,我们不去明界,你不用为我们担心。”叶信说道:“我们去妖界,到花补真君的老窝里商议些事情。”

  “就知道你闲不住……”叶信叹了口气:“也罢,现在计星爵和丁剑白都在闭关,等他们出关了,我让他们送你过去。”

  “你点头就成了。”景公子说道:“那我们先回去收拾收拾,然后等计大哥的消息。”

  接着叶信与景公子、小胡子聊了几句,目送着他们进入小城,当景公子等人的背影消失之后,叶信的脸色一点点阴沉下来。

  这时,叶信身后出现了一道裂隙,鬼十三从虚空中探头探脑的走了出来。

  “星魂汲取的是分神的力量,这机会千载难逢,你不好好炼化,跑出来做什么?”叶信没好气的说道。

  “我和他们不一样。”鬼十三说道:“我有毒,毒毒毒毒毒毒……哈哈,只要我的生毒汲取了力量,自然可以让我的修为暴增,他们能和我比么?”

  叶信没有理会鬼十三,默默的看着景公子坐过的石凳出神。

  “信哥,你的眼神不大对啊?好像要择人而噬一样。”鬼十三绕到叶信前面,观察着叶信的双眼:“以往你每次这么发狠的时候,总会有人要倒霉,这一次是谁惹到你了?”

  “命。”叶信露出苦笑,在鬼十三面前,他没必要掩饰自己,刚刚出关,本应该精神振奋才对,而他却显得有些怅然若失。

  “你是真不高兴了啊?到底是怎么回事?”鬼十三讶然问道。

  “在我眼里,天下人无所谓好坏,只是各有各的特点罢了。”叶信说道:“从好的角度看,特点就是优点,从坏的角度看,特点也就成了缺点,所有的人,包括你我,都会不自觉的按照自己的特点往前走。”

  “什么……什么和什么啊……”鬼十三挠着头。

  “景公子知道是我杀了贺羽仙。”叶信说道。

  “谁告诉他的?”鬼十三愣了愣。

  “无问真人。”叶信说道:“其实我知道这件事瞒不住,太多人知道内幕了,但我原本想诱导景公子做些心理准备的,没想到……”

  “那个无问真人怎么回事?他不知道什么事情能说,什么事情绝对不能说么?!”鬼十三眼神闪烁起来。

  “不能怪他,他有朋友之情,如果忍着不说,他会感到很痛苦,好像自己背叛出卖了朋友一样。”叶信轻轻叹了一口气:“而且,他认为他可以化解景公子的心障,弥补有可能出现的裂痕,让我和景公子继续做朋友,可惜……他并不是完全了解景公子,也用错了方法,至少结果证明他错了,本来确实是有希望化解的,都被他搞乱了!”

  “信哥,刚才你和他们说话的时候,我都听着呢,也没听到你们说什么啊?你又是怎么知道的?!”鬼十三呆呆的看着叶信。

  “我刚才说了,每个人都会按照自己的特点往前走,留下独属于自己的轨迹,如果,他莫名其妙改变了自己的轨迹,那么在改变的地方,必定有事发生。”叶信说道。

  “信哥你能不能说得再明白点?我知道我笨,不用你时时刻刻提醒我!”鬼十三愁眉苦脸的说道。

  “无问真人性格宽厚,博才多智,又难得有恻隐之心,上一次他不忍计大哥的宝卷有损,还特意托我把他积攒的东西送给计大哥。”叶信说道:“不过,他没有支配型人格,虽然多谋,但无法当机立断,遇到左右难以抉择的事情,总会下意识的用不作为的办法拖延,如果他很笨,那就没问题了,笨蛋当然看不到未来、看不到后果,自是敢作敢为,可他非常聪明,看到的太多,不敢拿主意。“

  “说得再明白一点,行不……”鬼十三咧嘴说道。

  “把事情说出去,辜负了我叶信,不说,又背叛了景公子,他这些天熬得肯定很艰难,最后应该是自以为想出了化解的办法,才找到计大哥,请计大哥去把景公子带过来。”叶信说道:“虽然计大哥不知道无问真人的身份,但无问真人有自己的底气,毕竟那些东西是他送给计大哥的。”

  “就因为他请计大哥把人带过来,你就认为他把事情说出去了?”鬼十三问道。

  “要不然呢?”叶信说道:“他的习惯是不作为,现在选择了有所作为,其中必定有事,而且我还有佐证,景公子说他早就想离开了,这我可以理解,换成我,知道了真相,我也待不下去,但无问真人就是不让他走,只因为他要亲眼确认我和景公子尽弃前嫌了。”

  “那……尽弃前嫌了么?”鬼十三说道。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叶信长叹了一口气:“如果景公子看到我,跳着脚骂我一顿,或者向我出手,那证明他还是顾惜我们之间的朋友之情,他必须要发泄,才能接受既定事实,可他选择了当做无事发生……”

  “这么说他已经心怀歹意了?”鬼十三眼神转冷。

  “不要难为他,让他走。”叶信说道:“纵使是敌人,我也总会给一次选择的机会,更何况我们曾经是朋友?只不过……我心情不太好,前些天刚刚看到了北山列梦,现在又看到了老景……所以,这就是命吧……不要说你我,就算是天域诸神也无法轻易改变命途。”

  “你的心真软……”鬼十三摇头道。

  “景公子的心更软。”叶信笑了:“如果他选择忍辱负重,决定先在这里安身,借助上古遗迹慢慢修炼,等待时机,那么就会发现自己装什么都没发生,是致命的破绽,然后他会痛骂我,甚至和我翻脸,和我动手,以他的能力,肯定会做得滴水不漏,而我就很难识破他的用意了,因为心中歉疚,还会从各个方面帮助他,如此在将来的某一天,可能真的被他抓到机会。”

  鬼十三呆呆的看着叶信,一时说不出话来。

  “景公子最重义气。”叶信说道:“面对敌人,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但我曾经是他的朋友,他不屑于使用阴招,哪怕有一天他要为师报仇,与我叶信为敌,那也要大大方方从正面来。”

  “他就没想过,是贺羽仙妄图侵占我们的地盘,才引发这场冲突的么?”鬼十三说道。

  “他知道,所以他才会心软。”叶信说道:“谁对谁错,谁占了道理,是一码事,他应不应该为师报仇,是另外一码事,极上秘龙道讲的就是快意恩仇啊。”

  “信哥,你只是和他们说了几句话,就能想到这么多?”鬼十三叹道:“怪不得真真姐总说你多智近妖,以后在你面前搞鬼可要加十二万分的小心,有一丁点马虎,就可能被你抓到毛病了……”

  “正因为我想得多,才会当头,而你只能跟在后面。”叶信说道。

  “信哥,这事情就是你蠢了,跟在你后面不好么?”鬼十三笑眯眯的说道:“遇到麻烦,我远远躲起来,你当哥哥的当然要冲在最前面,遇到好处,我厚着脸皮跟你讨要,你能忍心不给?哈哈哈……便宜我都占了,麻烦你全接着,世上还有比这更美的事么?”

  这一次轮到叶信目瞪口呆了,以前他一直认为自己比鬼十三聪明得多,现在看,还真是未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