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一章 叶信的时代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差不多用去了一个多小时,叶随风才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讲给了叶信,当年的叶观海虽然为人方正,但不是傻子,绝不可能热血上涌、一拍脑袋就决定要与宗门对抗,凡事都有前因后果,叶观海能做出那种决定,正是他了解了宗门、以及一个个消息累积沉淀后的结果。

  “现在明白了?”叶随风轻声说道。

  “差不多了。”叶信点点头,如此,他心中的疑问几乎都找到了答案,事实上叶观海留下的破绽太多了,单单说他叶信,以叶观海的自傲,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唯一的孩子变成一个纨绔子弟?而且他叶信没办法凝聚元力,那么叶观海应该尽可能的寻找帮助叶信的良方,可是,叶观海的表现好似一点都不关心叶信。

  现在,叶信已经找到了叶观海的逻辑线,只要能在宗门内拥有一定的话语权,一切问题都是迎刃而解的,叶信没办法凝聚元力,发动整个落霞山想办法,落霞山不行,可以找上其他宗门,实在不行可以拿出海量的资源去换;叶信的禀性越来越纨绔,让叶信进落霞山,不许离开,熬上几年或者十几年,自然能把叶信的禀性扳过来。

  真正的核心问题,就在于计划能否成功,只是,叶观海和谭心慧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落霞山上,却没想到青云宗会突然出手,背叛来自于名将内部,宗别离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叶观海以为,这些叱咤风云的名将们从某种意义上说都是被抛弃者,为了挣脱宗门的桎梏,大家志同道合,自然能携手合作。但是,有的人并不这么想。

  “我们也该走了。”叶随风说道。

  叔侄两人跳上无界天狼,向着封城的方向赶去,只过了半天,他们便追杀了骑队,一路平安无事。来到封城。

  叶信让叶随风和秋戒察出面去和那些天狼军团退役的老兵接触,听到要重整天狼军团,并且聘请他们去做教习,老兵们的情绪变得极为振奋,但封城的产业还要留人看守,经过好大一番争执,选出百余名老兵,他们将和骑队一起返回九鼎城,其他的人继续留守。

  叶信此行是想一箭双雕的。把宗别离引出来,再将其格杀,随后拿到厄运之花,这样就完美了,不过宗别离和他预料中一样,是个很能沉得住气的人,让他稍微感到些遗憾。

  只是在心中叹息了一阵,叶信就暂时把宗别离忘掉了。想做个好猎人,当然要比猎物更沉稳。

  当骑队带着老兵们返回九鼎城时。时间已过去了八天,叶信现在是家大业大了,别说只有百余个老兵,就算再多上十倍、百倍,他也能养得起。

  把老兵们安置好,又把秋戒察等人留下。叶信带着薛白骑他们返回叶家。

  刚刚坐定,温容、邵雪还有沈妙就一起找过来了,狼骑确实威武霸气,但又太过招风了,根本没办法隐藏自己的行迹。叶信这边刚刚进城门,消息就已经传开了。

  “信哥,你们跑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喊我们一声?”邵雪快人快语:“别忘了,我们三个也是狼骑哦!”

  “你们刚刚回城,我是想让你们多和家里聚一聚。”叶信看向邵雪,他略微犹豫了一下:“邵雪,你家里没什么变化吧?”

  “怎么这样问?”邵雪不解的反问道。

  “血山军团洗劫了八座子鼎,今年的元石收成出现了天大的亏空。”叶信说道:“恐怕主上要对各个世家施压了,你们邵家应该排在第一位,否则主上过不去这一关的。”

  邵雪静静的看着,片刻,露出笑意:“看来我这一声‘信哥’没白叫!”

  “呵呵……”叶信也笑了:“这么说你们邵家早就定策了?”

  “如果换成十几年前,还是我爷爷当家,恐怕就要被折腾得焦头烂额了。”邵雪说道:“但我爹和我爷爷的理念不一样,我爹坚持认为,钱分为两种,转换成货物,在各地奔波,就是活的,转过成资产,或者放在库里,就是死的。”

  “哦?这倒是很有见地。”叶信显得有些吃惊,毕竟他拥有现代社会的知识,知道经济的本相。

  “如果主上真的想为难我们邵家,损失当然会有,但不会很大。”邵雪说道:“我们现在的资产,就是一条条流水线,有的在走进来,有的在离开大卫国,只要主上动了一根线,其他的线都会向后收缩,远远避开大卫国,主上的收获会很有限。”

  “所谓流水不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叶信说道:“有机会真想见见邵叔叔,也好长些见识。”

  “好啊,我爹对你也很感兴趣呢。”邵雪说道。

  “温容。”叶信的视线转向温容:“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喜事了?”

  “我?”温容一愣,随后露出苦笑:“我就那么肤浅么?连这点心思都藏不住?”

  “温大人已经回温家了,这也是信哥的功劳。”沈妙笑嘻嘻的说道:“听说温大人已经被重新列入族谱里面了?嘻嘻嘻……你家老爷子这是在闹哪样啊,变脸变得太快了,温容,你不要多想,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感觉……”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好事。”温容白了沈妙一眼:“至少我娘脸上见了笑模样,我爹也不那么消沉了。”

  “你不恨温老么?”叶信问道,随后反应过来自己的问话有些唐突:“大家都是朋友,随便说说而已,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

  “为什么要恨?”温容的脸色很自然:“爷爷也不容易,他要考虑一大家子人的安危存亡。”

  叶信轻叹一声,当初那些闹剧,他只对温弘任力挺叶家而吃惊,至于温元仁把温弘任赶出家门,合情合理,没什么好意外的。

  叶信最大的智慧,就是在思维领域内从不恪守什么立场,可以自由转换,去揣摩别人的心理,换个角度说,如果他叶信年老了,后辈大都寥寥,只有一个孙女颇有能力,他会不会把这个孙女许配给一个一无是处、喜欢惹是生非,让国主憎恶的后生呢?

  绝对不会!既然他都不会,又有什么理由要求别人呢?

  “哎呀,你们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吗?”沈妙拍手叫道:“扯得太远了!”

  “怎么?你们还有别的事?”叶信问道。

  “信哥,你的时代来到了,要努力哦!”沈妙向叶信挥了挥小拳头。

  叶信差点把刚喝下的水喷出去,勉强把咳嗽压下去:“搞什么?我的时代?”

  “你不知道?学院大比后天就正式开始了啊!”沈妙笑吟吟的说道:“听说主上也会来给我们助威呢!我家的赌坊都已经准备妥当了,随时都能开设赌局,对了信哥,听说你们叶家和义盟很熟?那你知会那边一声,不要再来我家的赌坊惹事了哦,再来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太阁大人还经常赌坊?”叶信感到不可思议。

  “哪有。”沈妙一笑:“是我和小雪的产业,她负责经营,我负责干掉所有的麻烦。”

  “哪里用得着你。”邵雪说道:“三殿下和王猛都有份子,有麻烦了他们自然会出手,真不知道害臊!都快三年了,你管过事情么?就知道伸手要钱!”

  “好了好了,我们又扯远了。”沈妙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转移话题:“这一次和往年相比,可是人才济济的,铁书灯、王猛、宗云锦、宗云秀、魏轻帆、铁卉真、邓多洁……啧啧,都好厉害呢!”

  “有什么用?”叶玲很傲娇的说道,只要叶信出了手,他们确实没什么用了。

  “上上一届夺魁者是铁冠天,他去了青云宗,上一届是邓多曜,可惜他在两年前战死在大召国了。”邵雪说道:“这一次应该就是信哥了,小玲,你知道你哥哥的厉害,可别人不知道啊,所以嘛,只要我们的赌坊操作得当,是可以大赚一笔的。”

  “那你们要算我一份。”叶玲的眼珠转了转:“我是说赌坊哦!”

  “这……不太好吧!当年我们收购赌坊的时候,已经分派明白了,我和小妙各占三成,三殿下和王猛各占两成,你让谁割肉呀?”邵雪为难的说道。

  “那我不管。”叶玲说道:“如果没我的份,我就央求我哥半道输掉比赛,让你们赔得精光!”

  “小玲,我们还是不是朋友了……”沈妙叹道。

  “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叶玲摇头道。

  “我觉得小玲说得没错。”叶信当然要支持叶玲:“我们算是人才入股,懂不懂?还有啊,主动权在我手里,我想输就会输,想赢就能赢,不让我们两个满意,你们会很惨很惨很惨!”

  “我就说不该来的么!”沈妙顿足道:“你们看,被人算计了吧?”

  “你什么时候说不来了?是你跳得最欢好不好?”邵雪说道。

  几个女孩子叫嚷声愈发大了,对叶信的狂言,她们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好似每一个人都认为理所应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