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零九章 魔谋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鬼十三把匣子收起来,缓步向着匍匐在地的祝寒象走去,到了近前,他蹲下身,轻声说道:“你是怎么知道太虚星主把东西藏在这里的?说吧,别自己找罪受。”

  祝寒象咬牙切齿,挣扎着想站起来,但那影子突然伸出脚,踩在了他的后背上,祝寒象只感觉身体中好似有无数细小的虫子钻来钻去,而他的元力根本没办法凝聚。

  “交给你了,让他吃点苦头。”鬼十三耸了耸肩,随后站起身对着那影子说道,接着看向萧魔指:“萧帅不到天路转一转?刚才你也得到信哥的传音了吧,现在天路中到处都是氤氲紫气,在那边修炼的效果甚至超过了这里。”

  “你想过去?”萧魔指说道。

  “当然了,总要开开眼界的,整天躲在这里多没意思?”鬼十三笑道:“而且,连三光他们都过去了,我的胆子还不如他们么?”

  “我也想去,但我要是走了,这里就没有人了。”萧魔指说道。

  “真真姐她们还在的啊。”鬼十三说道。

  萧魔指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萧帅你这意思是……莫非遗迹里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鬼十三说道。

  “这里是好地方,没什么不妥的,不妥的是人。”萧魔指说道,以鬼十三与叶信的关系,他没什么好隐瞒的,随后沉吟了一下:“这些天你留意过李归元么?”

  “归元圣主?我留意他做什么?”鬼十三讶然。

  “你会忽视他们,只因你并不了解这些国主的胸怀气象。”萧魔指淡淡说道:“有一句话说得好,宁为鸡首、不为牛后,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身为国主,曾经站在世间的巅峰,掌控天下权柄,但为了长生,他们不得不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走向未知,不过……你真以为他们会心甘情愿的屈服在他人之下么?“

  鬼十三脸色微变,死死盯着萧魔指。

  “以荒野中的狼群为例,你抓到嗷嗷待哺的狼崽子,或许以后能让狼崽子为你看家护院,可你抓到一匹成年狼,就很难驯服了,不管你待它多么好,它也只会怀念属于自己的荒野,呵呵呵……如果你抓到的是狼王,那更不可能被你驯服。”萧魔指说道:“以前大家过得都不轻松,而主上的进境太快,可以威慑住一切不轨之念,可此刻天路就在前方,目的地快到了,只要敢走出去,或许就是一片海阔天空,有些人的心自然变得蠢蠢欲动了。”

  “萧帅可是听到了什么风声?”鬼十三急忙问道。

  “没有,但我看到了一些不太对头的地方。”萧魔指轻叹了一口气:“主上做事情,向来是面面俱到、巨细无遗的,不用我去多废话,但现在摊子铺大了,事情也多,主上承受的压力远超以前,所以忽略了一些细节。”

  “萧帅是指哪件事?”鬼十三说道。

  “主上斩杀了贺羽仙,夺得九子神剑,大家都知道了,显得很兴奋。”萧魔指说道:“我们用剑的人不少,你那些老兄弟,谢恩、郝飞他们就不说了,李归元亦是用剑的,如果主上只是得了一、两件神兵,他不会有太多妄念,全凭主上分派就是,但一共有九柄剑啊……李归元必定以为不管从资历上说,还是从实力上讲,都会有他一柄剑,结果,主上把九子神剑都交给了师老,你是没看到李归元当时的脸色,直接起身拂袖而走了。”

  “这……”鬼十三露出苦笑,他倒是能理解叶信,九子神剑如果被拆分开,实力会大打折扣,而且,他借用凤四看到了战斗场面,九子神剑的特性宜守不宜攻,都交给师东游,再加上师东游自己参悟的剑阵,必能把浮城守得风雨不透,更重要的是,当师东游接连炼化九子神剑之后,实力应该跃升几个台阶,等于又多出了一个强助。

  “不止是李归元,苏百变的情绪也非常低落,他本是师东游的心腹,后来闹翻,虽然都在主上座下听令,但他们之间是老死不相往来的格局,主上把九子神兵全部给了师东游,他连一柄剑都没有,你以为他心里会舒服?”萧魔指说道:“我这些天故意和他走得近一些,没少劝解他,幸好,他对主上的忠诚是无可置疑的,我告诉他主上与我提起过,师老的剑意以磅礴起势,而他的剑意以凌厉见长,九子神剑都不适合他,主上此次重返天路,就是为了给他寻找合适的神兵。“

  “信哥说过这种话?”鬼十三表示很狐疑,叶信返回天路是为了捕抓新的力量,为苏百变寻找合适的神兵……好像不那么重要吧?就算叶信真有这想法,也是次级,或者是次次级的目标。

  “没有。”萧魔指说道:“我只为了宽他的心,他可能信了,也可能没信,信了心结自然就没了,没信也知道应该就坡下驴,而且他更明白我已经注意到他了,就算他真的失望,想搞些什么事情,总要权衡一二。”

  “这帮家伙啊……”鬼十三长叹一声:“信哥真的没想那么多,他只是习惯性的做最优化选择。”

  “我明白。”萧魔指说道:“但天下事不患寡而患不均,凭什么师东游就能占了全部神兵,而他们一个都没有?其实啊,谢恩、郝飞他们也很失望呢,只是,你们之间有足够深的兄弟情,能压得住利欲心,所以他们倒是不会出问题。”

  “萧帅,幸亏有你……”鬼十三苦笑道:“我是一点都没留意到……”

  “主上有句话说得好,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萧魔指说道:“那李归元虽然很失望,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本不会有什么事情,不过……那个一川仙君找过李归元之后,我就感觉李归元有些变了。”

  “我自幼熟读兵书,也算有那么点小见识,你知道成大事者会在什么时候受到最严峻的考验么?就在他准备迈出最后一步的时候!”

  “此番主上已勘破半神之境,不说扫荡天路无对手,至少能与那些巅峰大能比肩了,而你我共十二人都炼化了星魂,又得主上神力灌顶,现在随时可以出战,是不是有一种大势已定的气象?但……这时候最最危险!”

  “从内部说,我们认为主上已经在天路中站稳了脚跟,连吉祥天大名鼎鼎的贺羽仙都把命留下了,还有谁能拦得住我们?所以,我们或多或少都有些放松,失去了应有的警觉。从外部说,主上看起来威风凛凛、不可一世,那银鸢还有一川仙君都得忍气吞声,给主上几分面子,只是……主上也已成了出头的橼子,众矢之的啊……但主上自己却不知晓,反而有些发飘,还记得主上临走时,你想让主上多休憩几天,主上是怎么说的么?“

  “信哥说现在天路遍地都是鲜美的小白羊,正是拼命抢食的时候……”鬼十三又叹了口气。

  “所以,真正的难关现在才降临。”萧魔指缓缓说道:“我在兵书中见过很多人,爬过尸山血海,终于坐到了那个位置上,可没几天却被别人掀翻,能坐上去并不代表什么,能坐得稳才是真正的赢家。”

  “多谢萧帅警示!”鬼十三向着萧魔指施了一礼:“不要说信哥……其实连我都感觉大势已定,天域没什么了不起的,最后信哥必会让天域诸神铩羽而归。”

  “我找你,就是为了让你留下,不要去天路乱跑,我一人不行,我们两个才能镇得住场面。”萧魔指说道。

  “好!”鬼十三深深点了点头:“萧帅,这些话你怎么不去找信哥说?”

  “我和你不一样,你是主,我本是客。”萧魔指笑道:“否则,我怎么会拼尽所有本事,去抢这颗破军星魂呢?”

  “听口气……萧帅你好像不想要?”鬼十三一愣。

  “不是想要不想要的问题,而是……如果我想活得长久些,就必须得到星魂。”萧魔指说道。

  “萧帅这是什么意思?”鬼十三更加不明白了。

  “这种法器必定有主从之分,而主魂也会克制其他星魂。”萧魔指说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可是当初主上告诉我的,让我如雷轰顶,绝不敢忘啊……主上应该一直防着我暗藏心思,我也在防着主上对我生出猜忌,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不声不响,夹着尾巴做人,主上用我了,我尽力把事情做好,主上不用我,我绝不主动请缨。“

  “萧帅你这简直……”鬼十三哭笑不得:“我了解信哥,他绝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

  “你是他兄弟,他自然不会成为那种人。”萧魔指深深的看了鬼十三一眼,随后笑道:“现在好了,我已接了星魂,不管以后修为有多高,都会为他所克,那么大家都可以放开心结了。”

  “萧帅……”鬼十三顿了顿,用试探性的口吻说道:“如果信哥没有把星魂给你,你又会怎么样?”

  “那我就要逃了。”萧魔指说道:“反正天下那么大,到处走一走,也是一桩趣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