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一零章 风起云涌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在上古遗迹正北方的一片山脉中,两条人影正对峙着,他们散发出的元力波动完全相反,一个如疾风劲矢,凌厉而尖锐,一个如潮水弥漫,沉稳而厚重。

  片刻,其中那穿着黑袍的老者发出长吟声:“吾意……如山!”

  随着那老者的掌劲运转,一排排元力波动如排山倒海般向着前方卷去。

  另一个白袍老者发出轻笑声,他的手腕轻抖,一柄闪烁着寒光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接着他的身形突然向后急退,转眼之间已变成了天际的一个小黑点。

  黑袍老者不敢大意,他知道自己的老对手,也算是老朋友,马上就会释放出恐怖的圣诀,他的掌风接连向前卷起,凝成一道道幕布。

  这时,那白袍老者退到了极致,突然停下身,在他的剑光绽放的瞬间,身形如流星般向着山谷这边激射而来。、

  天势剑!

  这是一种优点与缺点同样明显的法门,飞掠的距离越远,杀伤力就越强,甚至能让自己的杀伤力达到自己的真实修为数倍以上,不过,一剑之后,因为消耗的元力太大,释放出天势剑的修士,在一、两息或者更长的时间内,战力会变得锐减,需要再次拉开距离,一方面是让自己的天势剑达到最强,另一方面也因需要喘息。

  轰轰……剑光撞在了层层叠叠的幕布上,恒封圣凝聚的数十道掌劲竟然如泡沫般接连破碎,他脸色大变,等到准备再次运转元力时,剑光已激射而来,直到距离他二十余米开外,才蓦然消散。

  恒封圣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苦笑着说道:“没想到……你的修为远胜过我了!”

  “我们两个一路并肩而行,相互知根知底,你真的相信我远胜过你了?”李归元叹了口气:“还是……你知道另有蹊跷,但不好过问?”

  “呵呵呵……我确实有些不解。”恒封圣轻轻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几个月前,我们还能平分秋色,现在你至少要强出一倍,我的镇诀完全没办法挡住你的天势剑,想不通啊……”

  “很简单。”李归元扬起手,他的手腕上戴着一只散发着霞光的玉镯:“先祖送了我几件法器。”

  “我听说过,是逝川前辈。”恒封圣也叹了口气,人比人有时候真能气死人,本来他和李归元地位相当、身份相当,眼界见识亦差不多,所以这些年来逐渐成了朋友,几乎无话不谈,可人家突然遇到了先祖,然后就能碾压他一头,说羡慕吧,心里还有一些愤恨、嫉妒,说嫉妒吧,他又真心为李归元的福缘高兴,毕竟李归元变得强了,对他并没有坏处,只不过是内心很失落而已。

  “还记得你我面南背北、登高望极之时,因为苦山一带那十几座城池大打出手的事情么?”李归元笑着说道:“我现在是悟到了,神兵异宝,就象那些城池一样,只要你占住了,就会源源不断的为你输送钱财、粮食、兵源,让你越来越强!”

  “这个道理我也懂。”恒封圣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眼中突然露出期待之色:“前些天听邵雪姑娘说,很快就要分红了,而且还有大批法宝法器,可以凭着分红换取。”

  “那叫什么法宝法器,都是没人要的破烂。”李归元撇了撇嘴:“各方修士,肯定要把自己最好的法宝法器随身携带,就象先祖送我的法器,到现在都没离过身,你用分红换的那些,只能用来淬炼天净沙。”

  恒封圣不说话了,他知道李归元说的是事实。

  “再说……真的有好东西,还能轮得到你我?”李归元笑道:“他们星殿一脉,早就自己先一步分得干干净净了。”

  李归元这话有些诛心,恒封圣皱起眉,向着左右扫视了一圈,他担心被有心人听到,然后传扬出去,那么他会很尴尬。

  “如果你想要真正的神兵异宝,还得靠自己,到杀戮场中去找。”李归元说道:“封圣,想不想到天路去走走?”

  “主上交代过,现在天路危机重重,我们可不要妄动!”恒封圣说道。

  “笑话,我们又不是囚徒,难道出去走走也不成?”李归元说道:“反过来说,如果我们要出去,那边就是不让,如此……我们的处境好像有些不妙呢……”

  “我知道,上一次师东游一人独得九子神剑,你心里很不舒服。”恒封圣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但……九子神剑毕竟是主上夺回来的,如何分派自然应由主上一言以决,你莫要心怀嫉恨。”

  “封圣,这还是你么?一点锐气都没了?”李归元摇头道:“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遗迹中所有修士亦是分阶层的,天罪营出来的那些毛头地位最高,其次是星殿一脉的修士,到你我这里,是个人都能踩到我们头上。”

  “你这是什么话?”恒封圣沉声说道:“没有主上照拂,你我岂能有今日之造化?!”

  “真的是造化么?现在你可是远不如我的,我的修为增长得如此之快,也是靠着主上照拂?”李归元晃了晃自己的手腕,让恒封圣更清晰的看到他手腕上的法器:“你啊……连真话都不敢说了?我们不是他的老班底,亦不是星殿的修士,纵使主上真的有福泽四海的本事,到了我们这里,又能剩多少呢?”

  “真话不等于怪话,我感觉你现在满心都是怨气!”恒封圣说道。

  “我能不怨么?其实我们都是躲在角落里混吃等死罢了。”李归元说道:“还有龙青圣,他也不太得主上重视,但他有个好女儿啊,我们比不了。”

  “几十年了,主上从来没短过我们丹药,而且我们都得了股份,至少还有分红。”恒封圣说道:“但……我们又立过什么功劳?!”

  “主上是一宗之主,你说的这些难道不是主上应该做的?”李归元说道:“封圣,不瞒你了,我准备到天路中走一走,你是继续留在这里混日子呢,还是与我一起去?!”

  “这个……”恒封圣犹豫了,李归元怨气如此深重,让他非常不安,本能的想要和李归元拉开距离,但他又明白李归元的话有些道理,叶信最重视的还是天罪营的老班底,其次是星殿一脉的修士,师东游能独得九子神兵,就是一个证明。

  神兵异宝对一个修士而言是多少重要,已经不言而喻了,谁不想要?留下来按部就班,轮到他恒封圣不知道要多久,去天路走走或许会有自己的际遇。

  “只有我们两个?”恒封圣心动了。

  “被排斥在外的不止你我,也不止龙青圣,还有别人呢。”李归元说道:“我能说得动他。”

  “是谁?”恒封圣追问道。

  “你说哪一个最憎恶师东游?”李归元笑眯眯的说道。

  “你是说……苏百变?”恒封圣猛然想了起来。

  “没错,就是他!”李归元点头道。

  “那苏百变对主上可是忠心耿耿的,想让他违抗主上的命令,跑到天路去……”恒封圣喃喃的说道。

  “苏百变有忠心不假,但主上把九子神剑都赠与师东游,又哪里在乎他的感受了?”李归元说道:“我一时难以自控,起身离开时,正好看到他,啧啧……他的脸都变得扭曲了,如果换成别人,他可能不会如此生气,可偏偏是师东游,他能忍?”

  ****

  明界吉祥天,叶信盘坐在废墟上空,附近的生命烙印都已被他收到了冥府中,没有离开,是因为在尝试着汲取天地间的氤氲紫气。

  萧魔指的判断没有错,叶信确实没察觉到上古遗迹中的人心波动与变化,精力终有穷尽,他站着最高、看得最远,当然要负责观察前方,至于身后的事情,只能交给真真、温容、鬼十三他们。

  世界已经变了,无数神庭修士殒落,使得天地间滋生出了无穷无尽的真元,用不了多久,活着的修士们便会出现如同变异般的巨幅提升!

  不止他叶信可以汲取真元,天路中的修士都一样,而且有些没有殒落的宗门,靠着山门法阵,汲取的速度未必比他慢,然后,真正的强者们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曾经高高在上的大圣巅峰或许会变得稀松平常,而堪称凤毛麟角的半神级存在,亦有可能不断的诞生。

  这是一场大收割,也是风起云涌的大时代!

  叶信在思考着事情,片刻,他感应到星魂的震荡,接着一道虚空裂隙出现在他后方,计星爵和丁剑白从虚空裂隙中走了出来。

  “水镜山庄已经没事了?”叶信问道。

  “还好。”计星爵说道:“但我们没能找到寒公子,他带着班远航和雷公子去了大班家,在神庭修士袭击水镜山庄之前已经走了,不过,我们倒是碰到了另外一个家伙,你可能有些兴趣。”

  “谁?”叶信说道。

  “青佛。”计星爵说道。

  “明界有三天,几位佛主不应该各掌一路么?怎么都跑到吉祥天来了?”叶信有些诧异。

  “我又不是劫宫的修士,哪里会知道?”计星爵耸了耸肩:“要不是因为你说过要与他们合作,这一次我肯定饶不了他!”

  “青佛有虚空法印,我们拦不住他的。”丁剑白说道。

  “拦不住也要给他点苦头。”计星爵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