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二七章 要变天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我还有些不太明白……”鬼十三说道。

  “惊神剑已经废弃了很久,并不是什么厉害的法宝,只是意义有些特殊而已,就像当初龙青圣一定要得到惊龙戟一样。”叶信说道:“他们得到了惊神剑,便立即炼化,试图抹去小月的印记,足以证明他们有多么重视惊神剑了。”

  “可是那惊神天女好像没有后代吧?”鬼十三说道。

  “不要忘了,惊神天女还有一个妹妹。”叶信淡淡说道:“她叫寒樱天女,在三十多年前,还生下了一个孩子。“

  “北山列梦的娘亲?!”鬼十三一下子恍然大悟了。

  “寒樱天女?我听说过的。”计星爵皱眉说道:“她可是大圣境的修士,怎么可能生下孩子?”

  “她被打得粉身碎骨,跌入下界,然后只得重新淬炼肉身,自然可以生育了。”叶信说道:“龙青圣你见过吧?他以前是圣境修士,后来遇到敌人,只剩下一颗脑袋逃入浮尘世,龙小仙和她那些哥哥,都是龙青圣在浮尘世养育出来的。”

  “北山列梦不应该是这种人啊……”温容喃喃的说道,她对北山列梦的观感一向很好,有些不敢相信。

  “北山列梦或许还有底线,但北山九思就不一定了。”叶信叹了口气:“我犯了个错误,就是低估了环境对人性的影响力,本以为列梦生性开朗、有侠肝义胆,缺点是过于天真幼稚,让他去跟着那些见不得光的家伙们混一段时间,有助于他的成长,可没想到,他变得太快、太彻底了,上一次我见到列梦时就有一种感觉,他与之前的北山列梦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你真不该让他过去……”鬼十三也叹了口气。

  “这个没办法的。”叶信说道:“因为我不可能忽视北山九思的存在,万一以后和那些家伙发生冲突,我是杀还是不杀?北山九思死在我手里又该怎么办?一直瞒下去,如果有一天北山列梦知道了全部真相呢?我让北山列梦过去,就是为了化解双方的矛盾,避免发生冲突。”

  “信哥,如果真的是那北山九思干的,你可不能心慈手软啊!”鬼十三说道。

  “北山九思一定要死。”叶信沉默了片刻:“至于列梦……血亲复仇、天公地道,那我也没办法留着他了,这是命……”

  计星爵、丁剑白和千代无双等人还好,鬼十三和温容他们都说不出话了,心中的感触复杂到了极点,他们认同叶信的决定,杀了北山九思,北山列梦必然会替父报仇,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一次的事情还有可能再次发生,不过,毕竟当初的北山列梦曾经是这里的一员,大家属于朋友,叶信下了决心,让他们心有戚戚然。

  “我要去闭关了。”叶信说道:“现在明界充斥着无穷尽的真元,你们应该多去走走,在那里修炼,对你们大有好处,但是,一定要小心一些。”

  ****

  劫宫,御无极呆呆的看着上首的大天劫,他的脸色不太好看,另一边的罗纹和辟卷在面面相觑。

  刚才御无极一直在痛斥叶信的恶毒行径,他口若悬河吼了半天,最后大天劫只是云淡清风的回了他一句话:“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

  御无极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以往大天劫得知类似的事情,必然雷霆大怒,今天是怎么了?!

  御无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天宫的,突然感觉到一股风儿吹来,让他遍体生寒,他才恢复清醒。

  前方,魔宫的殿堂已若隐若现,后方,天宫下无边无际而又空无一人的广场似乎充满了寥落的气息。

  御无极并不傻,从大天劫平淡的回应中,他做出了很多判断。

  大天劫必定知道有叶信这样一个人族修士,但更清楚拿叶信没办法,保持平淡,仅仅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威信并且在不得不做出回应的情况下,唯一的选择。

  甚至……大天劫有可能与叶信动过手,还吃了大亏!

  这意味着,再没有谁可以约束叶信,三十三天中,居然出现了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大能!

  上下、尊卑、道统、法统、规矩这一切都好像变得摇摇欲坠。

  御无极呆立了良久,突然长叹一声:“劫宫居然也会这般无力……”

  “御老。”辟卷低声说道:“明佛敢悍然出手,好像早就知道大天劫必定不会因此事怪责他。”

  “不错……”御无极慢慢点着头,他的视线注意到侧方的云团都被染成了淡淡的紫色,那是人界七天氤氲紫气辉映所致,接着他轻轻的说道:“要变天了……”

  罗纹与辟卷对视了一眼,他们听得出御无极最后这句话充满了深意,只是他们没办法确定,往低处理解,好像是指三十三天的乱象会持续加剧,往高处理解,就有些耸人听闻了,劫宫权威将被动摇?或者是……天族有可能走向没落?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老朋友。”御无极说道:“你们有时间,帮我找一找他的下落。”

  “御老说的是谁?”罗纹急忙问道。

  “怀奇先生。”御无极说道:“他最后一次出现,是在万圣天,有一批极上秘龙道的修士偷袭他,嘿嘿嘿……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那老家伙也敢招惹?!”

  “明白了。”罗纹和辟卷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要去明界。”御无极说道:“除非是找到了怀奇先生,其他寻常事,不要来烦我。”

  “御老是去找明佛吗?”罗纹说道。

  “我去找那叶信。”御无极说道:“得要好好与他讲一讲道理了。”

  “讲……道理?”罗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做为魔族的最高主宰,大劫者御无极居然要讲道理?

  “敌弱我强,自然用不着。”御无极露出了自嘲的笑意:“但敌强我弱,道理就是最后的法宝了,至少不会让事情变得太糟。”

  “御老,那叶信应该是得了奇遇,所以修为大增,但他未必就比我们强了。”罗纹说道。

  “真的么?”御无极又笑了:“如果是真的,那位会老老实实躲在天宫里?”

  ****

  魔界赤虹天,两个一脸狼狈的魔族修士落在了一座大院前,接着纵身向内飞掠。

  这大院有法阵护持,如果从空中直接落下,会惊动法阵,那两个魔族修士已经来过多次了,知道怎么样才能进去。

  院中有不少人,他们认得那两个魔族修士,见对方向内闯,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手拦截,稍微犹豫间,那两个魔族修士已经闯了进去。

  片刻,两个魔族修士并肩闯入一座小院,其中一个魔族修士怒吼道:“北山九思!你给我滚出来!!”

  房中不时绽放的元力波动消失了,接着房门缓缓开启,北山九思背着双手走了出来,他皱起眉头,上下打量着那两个魔族修士,这时,从后方赶到的人堵住了两个魔族修士的退路,他们听到魔族修士出言不逊,各个都露出了怒容。

  北山九思挥了挥手,示意那些修士退下去,随后低声说道:“出了什么事?”

  “出了什么事?你还有脸问?”那魔族修士惨笑道:“你说!那两个女娃到底是什么来历?!”

  “是老夫很久以前一位旧识的入门弟子,怎么了?”北山九思说道。

  “是你的旧识?你不敢惹,然后让我们去送死?!”那魔族修士突然发出狂笑,但他喷吐出的唾沫都是血红色的,双眼的眼眶都因为极致的愤怒裂开了:“好好好……北山九思,你狠!我八皇山对你不薄,你为何要置我们于死地?!”

  “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夫被你们搞糊涂了!”北山九思的眉头越皱越紧。

  “你那位旧识打上门了!”另一个魔族咆哮着:“八皇山完了!八皇山全完了!!!”

  北山九思脸色一变再变,接着突然出手,手中出现一柄黑色的尖刺,万千道细小的乌芒如暴风骤雨般卷向那两个魔族修士。

  那两个魔族修士早已决定要和北山九思拼命,在北山九思的气息绽放的同时,他们也立即运转元脉,但是,他们发现自己的元脉变得异常僵硬,好像受到了某种压制。

  这种近距离的战斗,一瞬间的迟滞便足以决定一切了,乌芒一闪而没,那两个魔族的肉身上出现了无数道细小的创口,一缕缕鲜血飙射出来,就像两个被刺得千疮百孔的水囊。

  “惊魔刃……”一个魔族抽气般吐出了三个字,身形软软向后栽倒。

  北山九思手中确实是惊魔刃,当年的惊门五宝对天下五族修士,分别有着强大的压制力,魔族修士知道惊魔刃就在北山九思手中,他们愿意为北山九思奔波,正因为北山九思答应过会把惊魔刃送给八皇山,但没想到,北山九思一直在骗他们,暗地里早就把惊魔刃炼化了!

  北山九思脸色铁青,他当然不是害怕这两个魔族,而是为八皇山覆灭的消息震骇,接着他走上前抓起两个魔族的尸体,这时突然感应到什么,急忙转头,等看到来人,他露出微笑:“列梦,你回来了。”

  “嗯。”走进小院的北山列梦也露出了微笑:“爹,这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家伙莫名来找麻烦。”北山九思说道:“列梦,你先坐一会,我去去就回。”

  说完北山九思拎着两个魔族的尸体,纵身掠向了空中,北山列梦默默的看着北山九思的背影,良久,他的笑意一点点淡去,眼神变得异常空洞而绝望。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