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三七章 诱导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金瞳太岁的事情可以暂且搁置一段时间,既然知道他在幡龙天,那就好办了。”叶信说道:“晚辈另外有一件事,只能仰仗前辈出手相助了。“

  “什么事?星主但讲无妨。”明佛急忙说道。

  “我听说有一个七杀门,偏巧贪狼星殿还有个七杀星,这让我很不喜欢。”叶信说道:“万一他们做了什么坏事,很可能要由我贪狼星殿来背黑锅。”

  “那星主的意思是……”明佛缓缓问道,他明白所谓的重名了,不喜欢了,可能背黑锅了,等等都是借口。

  叶信把玩着桌上的茶杯,他有些拿不准主意,小月和清瞳遭受袭击,此事应该是与北山列梦无关的,按照北山列梦的性格推算,他有六、七成的把握,但是,只要他动了北山九思,与北山列梦之间将再没有回旋的余地,那是杀父之仇!

  良久,叶信轻叹了一口气,还是……交托给命运吧,他要逼红佛亲自出手清理门户,从某种角度说,全因他不想沾到北山列梦的血。

  “我再不想看到他们了。”叶信一字一句的说道。

  “明白。”明佛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没听说过这个七杀门,但叶信把此事交托给他,必定有缘故,或许青佛、红佛和白佛之中的一个,与七杀门大有渊源,叶信说再不想看到七杀门的修士,这是斩草除根的代名词。

  叶信此次出手护住了日月城,更是把海量的资源分给了他们,于情于理,这件事一定要做得妥善,否则没办法给叶信交代。

  稍微沉默了片刻,明佛再次开口:“星主身边的计星爵和丁剑白,对我佛宗应该有很深的怨气啊。”

  “很正常。”叶信说道:“他们与黄老有着亦师亦父的感情,换成别人,也会和他们一样的。”

  “所以我有些想不通。”明佛说道:“他们应该没少在星主面前诋毁佛宗,可星主还是毅然出手,救我日月城于水火之中……“

  “我说过了,至少在当下,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叶信说道。

  “话倒是不假,但我以为,星主在我日月城与浮冥大士拼得两败俱伤之后,才会现身。”明佛说道。

  “前辈这可是把叶某当成小人了。”叶信笑道,其实他明白自己就是小人,因为现在一心要谋划的,是诱导明佛心甘情愿的把话语权让渡出来。

  “呵呵……”明佛笑了笑:”难道星主从没怪过我佛宗么?“

  “怎么说呢……”叶信沉吟起来,他知道现在是关键,不解开明佛的心结,他就无法得到信任:“西街有个无赖,一天与一个挑夫发生了口角,随后他抢过屠户案头上的一柄刀,刺死了挑夫,挑夫的妻儿赶到这里,抚尸恸哭,他们的命运出现了断崖,前一刻,他们还是美满的一家,这一刻,他们已成了孤儿寡母,但,他们应该痛恨屠户案头的刀,还是应该去痛恨那个无赖?“

  明佛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叶信,他隐隐听出了一些话外音,但还无法确定。

  “前辈与黄老的事,不外两种因果。”叶信说道:“一种是前辈想取而代之,不过,难度太大了,首先要获得大天劫的首肯,还要让天域神祇出手相助,换成我是大天劫,应该会希望三十三天始终保持稳定,如果知道前辈一心要兴风作浪,痛斥一番都是好的,说不定要出手除掉祸根,以维持三十三天的气象。”

  “还有一种可能,是大天劫对黄老不满,想要夺走黄老的大劫幡,另换他人,也就是说,是大天劫先找到了前辈,商议此事,如果前辈应允,自然前途无量,如果前辈拒绝,恐怕要比黄老倒得更快一些。”

  “在没见到前辈之前,我不敢妄自揣摩,等到对前辈有了些了解,才知道应该是后者了,以前辈的心性,岂会甘冒大不韪,去谋害黄老?说实话,前辈还没那么大的本事。”

  叶信对黄老的事情做出过很多分析,计星爵和丁剑白都清楚,黄老的实力已接近封神了,直逼大天劫,与他叶信现在的境界相当,位居大劫者之首,想对付掌控着大劫幡的黄老,只能由天域诸神亲自出手。

  而明佛没有那么大的权威,召来天域诸神相助,唯一能做到的,是承上启下的大天劫。

  以前叶信还以为大天劫与明佛私交甚笃,现在看透了,在大天劫眼中,各族修士不过属于犬马而已,是用来使唤的,不是用来结交的。

  明佛久久无言,叶信的猜测大概说中了七七八八,这种叛上作乱的事情,他当然不敢主动挑起,只有在得到了一些暗示之后,才能开始谋划。

  “前辈莫要担心叶某。”叶信说道:“我的目标不在天路,对前辈来说,我叶信只是个过客罢了。”

  “哦?那星主莫非是想……”明佛的眼睛微微向上翻了翻,他指的是天域。

  “现在只是开始,很快其他天路也会出现神庭的法身。”叶信露出讥讽的笑意:“其实这种真元两界的大战,以前爆发过多次了,一切变化都在天域意料之中,而他们唯一意料不到的,应该就是叶某了。”

  提到叶信的来历,明佛有一种窒息感,叶信居然拥有无道者和天帝钟馗两种传承,未来已无可揣度,谁都不能预测叶信到底能走出多远。

  “我此次故意在天路修士面前损了前辈的面子,其实是为了保护前辈。”叶信说道:“就让我拼了命去折腾吧,前辈不要参与进来,明哲保身,如果我做成了,把天域搅得一团糟,前辈自然水涨船高,如果我输了,敌不过天域,前辈与我不是一路人,自可出来收拾残局。”

  明佛的心陡然开始剧烈跳动起来,他明白了叶信的全盘勾画!

  叶信居然是要与天域为敌!他明佛则要退居暗处,不与叶信争锋,而且叶信的意思是,他还可以与大天劫来往,甚至是通风报信,当然了,通报的应该是一些无足轻重的消息。

  如此他明佛处在不败之地,明界的地位无可撼动。

  叶信见明佛眼神闪烁不定,知道此事已成了十之八九,随后慢条斯理的说道:“前辈这里有鹿么?”

  “鹿?星主要做什么?”

  “前辈和我一起做个表态。”叶信说道:“没有鹿找别的灵兽也行,但最好是鹿,因为我有轻微强迫症……”

  ****

  日月城的宴会盛况空前,除了几位佛主之外,还有代表各界的虚空行走,妖族的是东宫猎,箭台无业和叶信有仇,百丈懈情当然不敢把箭台无业留下了,魔族的是辟卷,理由同上,罗纹也和叶信发生过冲突,海族留下的是黑滔。

  叶信和神夜都坐在上首,虽然神夜是神庭修士,坐在上面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人家毕竟是半神之境的大能,当初叶信斩杀浮冥大士时,只有神夜有资格助战,其他修士都被远远阻在了外围。

  来自吉祥天各地的巅峰大能们汇集一堂,毕竟得到了巨大的收获,情绪是很高涨的,人人喜笑颜开。

  叶信得到了广泛的尊重,席间天路修士们相互争抢着为叶信敬酒,叶信说过,浮冥大士只是第一个,很快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他们手中还能感觉到混沌结晶的余温,对叶信描述的未来自然深信不疑,所以,讨好讨好叶信是应该的,到时候还指望着叶信去冲阵杀敌呢。

  几个小时转眼过去,明佛突然让弟子下去把神鹿带上来,片刻,两个佛院修士牵着一只巨鹿走进了大厅。

  那只巨鹿有五米余高,如果把鹿角也算上,差不多有七、八米了,天路修士们不知明佛是什么用意,又发现明佛的神态很凝重,喧哗声逐渐停息,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了那只巨鹿身上。

  “这是玄灵神鹿。”明佛缓缓说道:“大家今天都辛苦了,元脉到现在亦无法平息,玄灵神鹿的鹿血有巩固元脉的功效,各人自饮一杯,有诸多好处。”

  天路修士们心中有些不耐烦,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回去闭关静修,元脉无法平息,是因为今天得到的好处太多太大,谁稀罕什么鹿血?都巴不得宴席早些结束呢,要不是有叶信在,其中很多修士早就离开了,不是不给明佛面子,毕竟明佛把其他界大劫者和虚空行走召来分一杯羹的举动,让他们难过伤心了。

  就在两个佛院弟子拿出长剑,准备把玄灵神鹿放倒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这哪里是鹿?明明是马啊!”

  厅中变得鸦雀无声,天路修士们面面相觑着,叶星主这是……喝多了?

  “叶星主看错了,这是鹿。”明佛微笑着说道。

  “我怎么会看错?!”叶信站起身,向前走了几步,上下打量着玄灵神鹿,他的双眼炯炯有神,显得非常认真,绝对没有喝多:“神夜,你看这是鹿还是马?”

  “我又不瞎,当然是马了。”神夜淡淡说道。

  厅中更安静了,能走到巅峰之位的修士们,绝对不傻,他们突然明白了,叶信好像在与明佛掰手腕!

  叶信扫视了一圈,当他的视线在班远航身上稍作停顿时,班远航脸色转白,心中暗自叫苦,他很聪明,立即明白了叶信的用意,凭本心说,他愿意站出来支持叶信,但这种问题太过诛心,叶信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颠倒黑白,他怎么支持?还要不要脸?

  班远航都不敢回视叶信,心中暗自叫着,可别点我,叶兄,叶大爷,你放过我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