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四章 先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作弊?战台上的叶信颇为无奈,他还用得着作弊么?

  叶信向四周扫视着,他的视线转到哪个方位,那片看台的人们就会安静下来,好似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威势。

  其实叶信并没有运转元力,就算他全力以赴,也没办法让嘈杂的人群变得安静,完全是心理作祟。

  铁心圣已经在北座子鼎的北方十余里处,建造营寨了,那就是天新的天狼军团整编军队的地方,叶信成为大卫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统帅,已是不争的事实,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们迟早会到叶信帐下听令,不管心中有叶信作弊的事实有多么不满,也不敢给叶信留下坏印象,所以叶信看到哪里,哪里的学生就会乖乖闭上嘴。

  很多人并不是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不过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变得古怪,有些人的神色显得非常紧张,他们也本能的选择了沉默,至少让自己变得很周围人一样。

  这就是盲从的心理效应。

  叶信心中了然,暗自发出冷笑,龙腾讲武学院的学生怕他,还在情理之中,但更多的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害怕,却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叶信还记得有个心理方面的实验,一些参与实验的人进入一间电梯,都背向电梯门站立,无意间走进电梯的人,大都会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与参与实验的人保持同向,一方面是可以拥有最优势的视野,保持警惕,另一方面就因为从众心理在作祟了。

  人类毕竟是群居生命,大多数人都不想自己被人视为异端,当然,少数天生拥有反社会人格的,就不在此列了。

  沈妙跳下战台,叶信返回了一号大棚。棚内学生们如潮水般迎出来,很多人已经打下了腹稿,叶信大胜而归,他们该如何吹捧叶信,如果叶信失败,他们又该如何去宽慰,但叶信这两战都胜得莫名其妙,让他们的腹稿失去了意义。

  “叶少威武!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了吧?”一个学生笑道。

  其他学生一阵心塞,最应景的话被人抢先了,但又没办法。只能接连出声附和。

  叶信笑眯眯的,面带得意之色,心中却无奈到了极点,叶玲啊叶玲,我这个做哥哥的也算是对你仁至义尽了吧?

  预赛只打两战,叶信今天已经完成了任务,而且他的自由度要比其他学生们高得多,没有谁敢干涉他,就算是那些院长副院长。见了叶信也要满脸堆笑。

  离开了龙腾讲武学院,回到叶家,刚刚坐定,薛白骑匆匆走了进来:“大人。王城里来了消息,新军的整编方案,铁心圣已经定下来了。”

  “哦?是怎么定的?”叶信偏转头看向薛白骑。

  “新军一共分为十二大营。”薛白骑说道:“铁心圣钦定了八个大营的统领,给大人留了四个。第五营的统领是……”

  “我对这些人选不感兴趣。”叶信说道:“铁心圣是不会再让自己的权力流失的,连其他世家估计都难以插手,他们是铁心圣的亲信。我指挥不动,也没想过要指挥他们,和我说说副将是谁?派给我的军监又是谁?”

  “副将还是秋戒察。”薛白骑说道:“左军监是秋祥。”

  “秋祥?总院秋祥?”叶信笑了:“铁心圣的算盘打得真有意思,那右军监又是谁?”

  “是铁书灯。”薛白骑说道。

  “铁书灯……”叶信愣住了。

  “鬼先生说,恐怕铁心圣是决定立铁书灯为王储了。”薛白骑说道:“此举也是为了拉拢……”

  “为了拉拢我,让我心安。”叶信再次笑了:“但也是暂时的,如果我和铁书灯的关系一直很亲密,几年之后,他就该替自己的地位担忧了,然后会想方设法挑拨离间,呵呵呵……这些孤家寡人啊,有时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按照大人的计划,铁心圣也等不到几年了。”薛白骑淡淡说道,他们商量的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而薛白骑的神色过于平淡了,只能说,这些被关入天罪营戴罪立功的囚徒,对大卫国是没有任何感情的。

  “他能再多活一个月,都是奇迹。”叶信的神色更平淡。

  “还有一件事情。”薛白骑说道:“大任国的破山公到了王城,还有大罗国寒甲军团的统帅周破虏,听说大息国的使者也在路上。”

  “什么?”叶信的神色变得凝重了:“铁心圣这是狗急跳墙了么?找了大羽国做盟友,却被人在背后插了一刀,现在一口气要找三个盟友不成?”

  “大任国的破山公宁高悟是潘远山的死敌,据说潘远山在他手里从来没赢过一次,屡战屡败,这也是破山公这个绰号的由来,他破的就是潘远山的血山军团啊。”薛白骑笑了:“宁高悟的名头差不多能与萧魔指齐名了,他的神浪军团也不逊色于魔军。”

  “把宁高悟请过来,应该就是为了报复潘远山了。”叶信喃喃的说道。

  “应该是这样。”薛白骑说道。

  “大任国与大羽国素来敌对,勉强说得通,大息国与大召国接壤,这是为了牵制大召国。”叶信缓缓说道:“但……大罗国远在寒北之地,与大召国没有任何关系,为什么周破虏会过来?”

  “应该是……子鼎的元石都遭受洗劫,铁心圣无法度过这个难关,所以希望能得到多方的支持吧。”薛白骑说道。

  “你想得太简单了。”叶信站起身,开始在厅中来回踱步,他竟然没看到,叶随风正站在门口,他听到了叶信和薛白骑的交谈。

  薛白骑本想开口提醒叶信,但叶随风摇了摇头,制止了薛白骑。

  叶信的神色显得焦虑不安,他就像一只狮王,隐隐约约感应到有一群鬣狗在觊觎他的领地,但却找不到危险源,心情逐渐变得暴躁。

  叶信在厅中来回走了一个多小时,他虽然非常聪明,但所得到的消息太有限了,想从这点消息中找出逻辑线,无异于大海捞针。

  “给我取纸笔来,要大纸!”叶信喝道。

  薛白骑转身要走,叶随风向薛白骑使了个眼色,随后离开了房门。

  片刻,叶随风取来了纸笔,交给薛白骑,薛白骑明白叶信的习惯,把纸钉在了墙上。

  叶信依然没注意到叶随风的存在,他的心神全部集中起来,寻找着其中的逻辑,因为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如果无法破局,冒然发动,应该他的肯定是失败!

  叶信端着笔,开始在纸上写出了一个个名字,铁心圣,官翰雨,韩三昧,王芳,邓知国,温元仁,魏卷,沈忘机,宗别离,乃至萧魔指、潘远山等等,只要是和九鼎城挨上关系的,或许曾经把目标定为九鼎城的,全都列在其中。

  叶信知道,他需要找到一个点,然后能把这些消息全部融会贯通,而这个点就藏在一个个人名之中。

  墨迹很快干了,叶信又开始重新书写,他的动作很慢,神情也显得茫然,处于彻底的神游于外的境界。

  不知道过了多久,谢恩来找过叶信,叶玲回来了,温容几个人进了叶家,他们都被叶随风挡在外面。

  叶信已是精疲力竭,这么长时间的全神贯注,连他也无法承受了,其实这种思考和破解迷宫游戏差不多,开始的时候会感到新鲜和好奇,逐渐会转变成一种煎熬,超过一定时限,就是深重的痛苦了,但叶信还能坚持,因为他背负着太多。

  终于,叶信的笔锋落在了宗别离的名字上,一点灵光突然在叶信脑海中炸响,接着是一种几乎要虚脱的轻松感,叶信长吸一口气,一拳击中宗别离的名字,把纸炸得粉碎。

  “他们是名将的人。”叶信缓缓说道,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衣襟已被汗水浸透了:“宗别离要有大动作。”

  叶随风和薛白骑都露出震骇之色,但他们两个的原因不一样,叶随风是无法相信,叶信只根据那短短几句话,便能猜出宗别离会有大动作?是真是假?如果真的猜中了,叶信简直到了多智近妖的程度!而薛白骑的震骇是因为出现了变数,他们的谋划几年的计划,要不要继续执行?

  “信儿,你此言当真?”叶随风急声问道。

  “应该不会错了。”叶信说道:“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所有的变化,铁心圣虽然是一国之主,但人脉也有限,他绝无可能和大罗国的周破虏有联系的,周破虏此行不能带军队,只能轻车简从,区区一个铁心圣,会让周破虏冒这么大风险么?发动者必然是宗别离,各国统帅,都把自己晋升为修士的希望放在了名将上,所以才会听他宗别离的。”

  “宗别离想做什么?”叶随风又追问道,他是吃过亏,当然知道宗别离的危险。

  “慢慢来……”叶信眯起眼睛:“既然已找到了切入点,那么想找出宗别离的目的,也就不是难事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