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三八章 心术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的视线缓缓落在了青佛身上,随后微笑着说道:“青佛前辈,你看这到底是鹿还是马?”

  “是马。”青佛轻描淡写的回道,其实明佛早已与他们交代过了,等叶信点到他们的时候,他与红佛说那是马,而白佛说那是鹿,然后还要责怪厅中的修士都瞎了眼。

  原本安静的氛围立即被打破了,天路修士们万万没想到青佛居然站在了叶信这一边,他们相互窃窃自语着,虽然这里没有剧烈的元力波动,也没有刀光剑影,但每个人都感受到了莫名的紧张压力。

  “红佛前辈,你看这是鹿呢还是马?”叶信的视线又转到了红佛身上。

  “明明是马。”红佛沉声说道。

  “你们两个还没有老,眼睛就已经变得昏花了么?”明佛悠悠叹了口气。

  明佛心中是很轻松的,实际上在叶信和他商议的时候,还觉得叶信的办法不太好,甚至给叶信出谋划策,准备在宴会中抛出一个问题,然后叶信公开反驳他,然后他无奈认输,如此可以让叶信的威信迅速提升,接下来他就能安然躲在幕后了,任由叶信去拼命折腾。

  但叶信坚持用这个办法,他拗不过叶信,而且心中有些担忧,在光天化日之下,当众颠倒黑白,谁会跟风?那些天路修士怎么会一点操守、一点自尊都没有?万一败了,叶信就要沦为笑柄了!

  明佛并不清楚,人格威势乃至信用一旦开始崩塌,会引发一连串无法遏制的连锁反应!

  在漫长的时间里,明佛一直是明界的无冕之王,他已习惯了一言九鼎,并且把这当成了本该如此的常识,就象火会燃烧、水会流动一样。

  他愿意配合叶信,只为了有机会躲在幕后,当有一天,他决定重新走出来,人界还是他的,明佛对此有足够的自信。

  “明佛前辈,恐怕是你的眼睛不太好用吧?”叶信笑道,随后他的视线一转,再次落在班远航身上:“远航兄,你看这是鹿还是马?”

  我就知道……班远航在心底里无奈的呻吟着,随后慢慢站起身,既然红佛和青佛都站出来公开支持叶信了,他当一次小人也未尝不可,只是,他还有些放不开,就在这时,一位班家的长者低声说道:“是马。”

  班远航精神一振,既然家里的长者们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容易多了,接着他朗声说道:“我看这是一匹马。”

  “我就说我不会看错么。”叶信微笑道,他扫视全场:“诸位,你们说这是鹿是马?”

  厅中又变得安静了,差不多有两、三息的时间,一位大班家的长者站起身,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还没老,这就是一匹马!”

  随着大班家的长者站出来支持叶信,情绪立即被点燃了,厅中天路修士们对明佛有着很深的怨念,他们从各方聚到日月城,为明佛出生入死,等到最后,叶信明明把四分之一的混沌结晶分给了他们,结果明佛召来了各界的大劫者和虚空行走,如果不是叶信立场坚定,抵住了那些大劫者和虚空行走的压力,恐怕他们一点好处都捞不到!

  既然你做初一,就别怪我们做十五!

  更何况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如果是叫嚷着让明佛滚出日月城,把大劫幡让给叶信等等,这些话绝对是死罪,他们不敢胡来。

  仅仅是把一头鹿当成一匹马,算得了什么?我就是一时眼花看错了,不行么?还能杀了我不成?!

  “明明是一匹马啊,哪里来的鹿?”有一个天路修士大叫道。

  “是啊是啊,而且此马神俊无比,绝非等闲。”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说的?我们这么多人不会都看错吧?就是马啊!”

  厅中响起了一片嘈杂声,所有的天路修士都指证那是一匹马,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反驳。

  或许有的天路修士感觉眼前的场景太过荒谬,看不惯叶信,但只要想起叶信一言不合便出手杀人的举动,心底升起的正气也就淡了,没必要,看叶信现在的气势,谁敢出来说那是一只鹿,转眼必将遭到毒手。何况以后还要仰仗叶信,跳起来和叶信唱对台戏,不但非常危险,以后的好处也没他们的分了。

  就算叶信不是什么好东西,明佛更不是好东西,一点不照顾自己人,那就安静的看戏吧。

  事态发展远远超出了几位佛主的预料,青佛和红佛都露出了诧异之色,转头看向了白佛,现在白佛是唯一能扭转局面的希望,犹如皇帝的新衣里那纯洁的孩子。

  白佛心中在暗自叫苦,叶信点了他的名,他站起身指证那是一头鹿,顺便痛斥其他天路修士胡说八道,这是正常的流程。

  现在叶信一直没有点他的名,厅中天路修士们纷纷起身支持叶信,叶信的气势一直在增长,这个时候强行站出来扼制叶信的气势,无异于公开表态与叶信为敌。

  白佛拿不定主意,轻咳一声,转头看向了明佛,他在等明佛的指令。

  明佛面沉似水,他万万没想到局势会变成这样,所有的天路修士,都在睁眼说瞎话!你们的荣誉呢?你们的大道呢?叶信的谎言是那么的分明,你们就这样屈服了?!

  此刻,叶信伸出手,向下压了压,天路修士们的嘈杂声逐渐减低了,叶信的动作,加上天路修士们的配合,更让叶信的气势达到顶峰,如果有陌生的修士从外面进来,肯定会认为叶信才是这里的主人。

  叶信的视线落在了辟卷身上:“辟兄,你认为呢?”

  “确实是一匹马。”辟卷微笑着说道。

  叶信走了十几步,正站在了白佛的席位前,用自己的身体把有些忍耐不住的白佛挡住了,这属于心理战,面对着都在睁眼说瞎话的天路修士们,白佛有可能忍无可忍,而叶信切断了双方的视线,白佛只能看到叶信,那么感受到的压力自然成倍增加,而天路修士们对他的影响则会降低。

  叶信没有向东宫猎和黑滔发问,因为没有把握,辟卷不一样,从这一次相遇开始,辟卷一直在努力传递着友好和亲近的气息,叶信知道辟卷会在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上配合的。

  “我也只看到了一匹马!”东宫猎突然说道。

  “是啊是啊,明明是一匹马啊,有什么好争的?”黑滔也大声叫道。

  东宫猎是妖族的代表,黑滔是海族的代表,他们岂能让魔族专美?叶信没有问,他们也要开口,是在告诉叶信,我们也是你的朋友,不要忽略了我们!

  事态发展到这种地步,明佛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崩溃心情了,甚至他以为是弟子们搞错了,真的把一匹马儿拉到了厅中,可睁大眼睛看过去,那又明明是一头鹿……

  ****

  曲终人散,白佛到最后也没有开口的机会,而宣布散席的是叶信,他已完全以主人自居了。

  佛院恢复了平静,几位佛主的心情很沉重,青佛与红佛并肩而行,久久无言。

  不过两个人有各自的居所,迟早要分开,走到交叉路口时,他们都停下了,青佛幽幽说道:“叶信让明主把各界大劫者请来,如果是为了此宴做伏子……他的心术真是歹毒到了极点!”

  “哪里还有如果?”红佛笑了笑:“先是让各方修士生出怨念,又用‘利’字与劫宫各界搭上一条线,呵呵呵……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啊。”

  “你好像不担心?”青佛皱起了眉。

  “有什么好担心的?”红佛反问道:“虽然我不清楚那叶信到底想要什么,但他并不想动我们佛宗,否则,他早就动了,用不着这般转弯抹角。”

  “倒也不错……”青佛眉头舒缓了一些,叶信确实没有毁掉佛宗的想法,及时出现斩杀那浮冥大士,证明叶信对佛宗是有善意的。

  “此番天地剧变,福祸难料,叶星主想冲在最前面,未必就是一件坏事。”红佛说道。

  “你好像在替那叶信说话。”青佛笑道:“对了,明主让我们在五天之内彻底剿灭七杀门……此事有些不寻常啊,我从来没听说过七杀门,只给我们五天……莫非我们几个之中……”

  “谁知道呢。”红佛的脸色很平静,他知道青佛在观察自己,也有自信让对方什么都看不出来:“反正我这几天要闭关静修了,谁与七杀门有故,自然就要由谁去收拾局面。”

  在佛院另一个地方,叶信和神夜也在并肩而行。

  “你这么做只能让他们暂且服从你的号令,却无法尽收其心。”神夜低声说道。

  “心?他们的心白送我都不要,暂时服从已经足够了。”叶信笑着摇了摇头。

  “你可是硬生生踩着那明佛的脑袋跳起来的,他居然能忍得住,真是不容易。”神夜说道。

  “这次确实是我无赖了。”叶信说道:“除非他不想合作,否则只能默认,嗯……当然了,我还得再找他聊一次,不能让他记恨在心。”

  “还聊?你可是把他骗惨了,他怎么还会信你?!”神夜叹道:“你可不要把他当傻子!他是因为危患尚没有解除,只能任由你兴风作浪罢了。”

  “我还留了不少底牌呢。”叶信说道:“我知道他的过去,知道他做过些什么,嘿嘿……”8)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