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五章 告示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信儿,此事可不能慢慢来,宗别离这个人很可怕!”叶随风说道。±頂點小說,.23wx.

  “我们先要找到他的脉络。”叶信眯起眼睛,他的速度放得很慢很低:“请周破虏来,是绕不过铁心圣的,应该是宗别离给铁心圣画了一张大馅饼,铁心圣以为自己是主事者,实际上操纵全盘的是宗别离……宗别离的目的是……名将这个组织布局有些松散……没办法快速拧成一股劲……那么宗别离是想获得一块他可以完全控制的区域,让名将扎下根……原来如此……他和我一样,在觊觎着国器啊……”

  叶随风愣愣的听着,而薛白骑的神色变换不定。

  “那么铁心圣也会成为他的障碍,铁心圣在大卫国经营已久,眼里容不得沙子,如果察觉到宗别离的势力快速膨胀,肯定要翻脸……”叶信的大脑还在飞速运转着:“宗别离会除掉铁心圣,扶植铁书灯或者是铁人豪上位,然后他挟拥立之威,才能一点点把大卫国的国土转变成他的江山……”

  “这也是他离开大陈国的原因吧……虽然他在大陈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大陈国的国主霍启勇对他是深怀忌惮的,绝不能容忍宗别离的势力暴涨,只有铁心圣……铁心圣根本不了解宗别离,又处于风雨飘摇的境地,所谓病急乱投医……暂时不但不会怀疑,而且会把宗别离当成帝国的支柱……”

  “大人,那我们的计划是不是要中止?”薛白骑忍不住了。

  “为什么中止?”叶信突然露出畅快的笑意:“不但不能中止,还要加快速度!”

  “大人,这样……有可能是为别人做嫁衣啊!”薛白骑说道。

  “如果我们不知道宗别离的想法,那会被他算计,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是我们在暗,他在明。怕什么?”叶信摇头道:“我已经摸到了宗别离的禀性,他只喜欢搞那些小伎俩、小诡计,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果发现有人要先一步对铁心圣下手,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去做那只黄雀,甚至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我们有必要这样冒险么?”薛白骑皱起眉,他有一种走钢丝的感觉。

  “这不是冒险。”叶信的神色变得很兴奋,所有的节点终于融会贯通了,如果情势发展能按照现在的逻辑,他都想不出自己会输的理由。基本上是赢定了:“宗别离想下一盘大棋,那就和他比一比谁的格局更高、谁的眼界更宽吧!”

  “信儿,你们到底有什么计划?”叶随风说道。

  “二叔,我不是想瞒着你。”叶信叹道:“是担心你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到时候你自然就明白了。”

  叶观海和叶随风兄弟,目标是宗门,他们从来没想过要去谋害铁心圣,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国家,而叶信和天罪营的将士们不一样。他们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

  “大人,刚才还有件忘了说。”薛白骑说道:“归北居然来了,他现在是破山公座下的爱将,鬼先生说。破山公也有可能去观摩龙腾讲武学院的大比,那么归北也会到场,大人还是不要去参加比赛了,否则你的身份有可能泄露出去。”

  “小北也来了?”叶信一愣:“看起来……你们都不是很喜欢小北啊。”

  “大人对他恩重如山。他却不想为大人效力,一心一意要返回大任国。”薛白骑冷冷的说道:“这样忘恩负义之辈,我们当然要防着一些!”

  “我曾经听一个流浪者描述过一个完美的世界。那个世界没有争端,甚至连争议都没有,每个人都过着平安快乐的生活。”叶信说道:“因为那个世界只能听到一种声音,只能有一种颜色,只能抱着一种理想,只能有一个主人,任何质疑都会被视为异端,遭受集体的共同迫害,久而久之,虽然他们的相貌看起来各不相同,但灵魂被改造得完全类似,挑不出什么区别,在有些人看来,那是真正的美好,但对我来说,那是地狱,呵呵……我在梦里看到过地狱!”

  “所以,我从来不会压迫你们的天性。”叶信续道:“我能容忍谢恩的懒惰,能容忍符伤的粗鲁,能容忍子车灰的放肆,自然也能容忍归北的思乡之情。归北和你们不一样,他本来就是大任国的商人,因在大卫国失手打死人才被关入天罪营,他从来没忘记过自己的家乡,我们有什么理由阻止他回去?”

  “大人,你有时候心肠太软了。”薛白骑苦笑道。

  “无妨,我相信他。”叶信淡淡说道。

  * * * *

  第二天,龙腾讲武学院的大比进入了决赛阶段,铁心圣将亲自赶往学院观摩,今天是争出十六强,每个学生只会打一场,叶信并没有听从鬼先生的建议,他还是要继续参加比赛。

  温容几个人里,温容和沈妙都被淘汰了,叶玲是一胜一平,没能进入三十二强,邵雪靠着那恐怖的武器,倒是大展神威,跻身决赛,不过,虽然已经没资格比赛了,但温容和沈妙还是来到了学院,一方面是想观摩学习一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邵雪助威。

  叶信带着叶玲几个人走进学院,突然看到学院门口的柱子周围挤满了学生,异常嘈杂,相互激烈的讨论着。

  柱子上贴着一张大纸,上面写满了字,只是距离远,看不清写的到底是什么,很多学生对着柱子指指点点。

  看到叶信几个人走过来,噪杂的气氛迅速变得安静了,而且人群居然让出了一条路,似乎在欢迎叶信过去观看。

  叶信几个人走到柱子前,看着那张大纸,一时间都变得目瞪口呆。

  那居然是一份声讨告示,字字都在痛斥叶信的作弊行径,文笔倒是不错,向上追溯,说叶信是龙腾讲武学院建造出来最无 耻的败类,居然用作弊的手段混入决赛,反思过去,又罗列出叶信以前的种种荒诞事,最后断言叶信根本不配称为武士,接着又展望未来,说龙腾讲武学院必须要大力革除弊政,应该就拿叶信开刀,开除叶信,如此龙腾讲武学院才有希望,才配称精英学院。

  叶玲看得勃然大怒,上前就要把告示撕掉,叶信笑着叫道:“小玲,回来!不要动!”

  “哥,这是在骂你啊!”叶玲转头不解的叫道。

  “最好是留着,然后过几天我们再来看,你就明白了。”叶信说道。

  “叶少,还是撕掉吧!”突然有一个学生叫道:“是谁这般丧尽天良的诋毁叶少?叶少刚刚为我大卫国建下奇功,总做不得假吧?”

  “是啊是啊,我不相信叶少会作弊!”立即有别的学生捧场。

  气氛一下子转变了,不管他们刚才是什么态度,在叶信面前,每一个人都在痛斥着胡说八道的告示,有的还叫嚷着要给学院施加压力,一定要把写告示的人揪出来。

  就在吵闹中,不知道有谁大叫一声:“总院大人来了……”

  学生们当即四下散去,给学院施加压力?开什么玩笑……惹得总院大人发火,叶信还没被开除,他们先得滚蛋了。想出人头地,只有两条路,一条本身确实是天才,进境极快,自然就能赢得学院的重视;本身实力不行,就得老老实实混资历了,最好是混入世家做家将,如果被学院开除,只能依附商团,或者去天缘城历练,那都是下下策。

  秋祥带着十几个护卫走到近前,他先是含笑向叶信点点头,随后视线落在了那份告示,还没等看完,他的脸色已变得铁青,接着转身使了个眼色,一个护卫走上前要把告示撕掉。

  “总院大人,还是留着吧。”叶信说道。

  “这种蛊惑人心的东西会对学院的声誉造成坏快的影响,对你也很不利。”秋祥皱眉问道:“为什么要留着?”

  “我这人喜欢打别人的脸,但不想被人打脸。”叶信笑呵呵的说道:“如果现在把告示撕下来,就被人打了,等我夺冠之后,我会用整整一天时间站在这里,看着那些精英们是怎么在告示下进进出出的,哈哈……想一想还真有点小兴奋呢。”

  “叶信,你真的有把握夺冠?”秋祥脸色舒缓了,随后沉声问道。

  “都是一群孩子,如果连他们都对付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接掌天狼军团。”叶信淡淡说道。

  “好!既然你要打他们的脸,那我也帮你。”秋祥转身喝道:“来人,找一块琉璃把这张告示罩起来,上面搭个小棚子,不要让风吹到、也不要让雨淋到,就让这张告示成为我龙腾讲武学院的一处景致吧!”

  “多谢总院。”叶信笑道。

  “不用谢我,到了主上下达诏令那一天,我也要恭称你一声大人了。”秋祥笑得更开心:“如果秋某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还望大人多多担待一些。”

  “总院这是说哪里话。”叶信叹道。

  “请。”秋祥让在一边,他居然让叶信先走。(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