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四八章 称兄道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日月城再次召开了宴会,这一次分为内外两厅,明佛、叶信和几位大劫者、虚空行走在内厅,其他天路修士在外厅。

  叶信被以众星捧月之势让在了上首,对明佛等人来说,已经得到了两次好处,想不想要第三次?对百丈懈情他们来说,才刚刚品味到修为巨幅提升的狂喜,想不想要第二次?如果想要,那就得捧着、哄着。

  酒过三巡,众人正在喜笑颜开之时,百丈懈情突然说道:“叶星主,前几天金瞳太岁突然离开了蟠龙天,去了银皇天,我数次挽留,他一定要走,我也不好强行阻拦,这事情……”

  这个时候的百丈懈情绝对不想惹叶信生气,把事情摆出来,就是想看看叶信的态度,如果叶信显出不悦,他就要想些办法了。

  “他去银皇天做什么?”叶信一愣。

  “不知道。”百丈懈情说道:“好像是银鸢请他过去的。”

  “银鸢……”叶信皱起眉,俗话说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可他叶信是做过亏心事的,当初他和景公子配合把东皇府洗劫一空,所以听到‘银鸢’这个名字,便会立即有所触动。

  “现在金瞳太岁的实力深不可测。”箭台无业说道:“应该是上古神兵使得他的修为大幅提升了,前些天闲暇时,与他比试过几次,我竭尽全力也无法撼动他的神域,而他却一直留有余招,不过么……等此次我回去闭关之后,再与他切磋,他就未必是我的对手了。”

  青佛、红佛等人不由看了箭台无业一眼,箭台无业与金瞳太岁的关系一直很好,以兄弟相称,这是什么意思?要抛弃那份交情了?

  箭台无业神色很淡定,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很浅显。

  从自己的角度去看问题,他和叶信确实有仇,现在得到好处,从叶信的角度去看问题,之前的仇怨好像没必要耿耿于怀。

  当初第一次冲突,是因为他要擒住或者是斩杀计星爵和丁剑白,而叶信是要保护计星爵和丁剑白,所以冲突没办法避免。

  此时此刻,计星爵和丁剑白都好端端的在席间坐着呢,这代表什么?代表以前他的行动是错误的!

  更何况,明佛、青佛等人都在与计星爵和丁剑白推杯换盏,很明显,他们是要修补以前的裂隙,连人族大劫者都放下了,他又有什么放不下的?!

  幸好,他当初没有得手,万一重伤到计星爵和丁剑白,甚至干掉了他们,恐怕他也没资格坐在这里了。

  心态的改写,会让认知出现天地之差的大变化,以前他恨不得把叶信撕得粉身碎骨,现在他觉得是自己错了。

  “无业,那金瞳太岁和以往有没有什么不同之处?”明佛说道。

  “不同之处?”箭台无业沉吟了一下:“感觉他好像变得越来越暴戾,还有些阴测测的,让人不喜。”

  “这应该就是上古神兵的影响了。”明佛叹了口气:“叶星主说过,这是神庭留下的陷阱,所以我这里有几十件上古神兵,却无人敢动。”

  明佛所说的上古神兵基本都是从斩灭浮冥大士那一战中缴获的,浮冥大士操控的傀儡,人手一件上古神兵,浮冥大士殒落后,所有的上古神兵都成了无主之物,有些天路修士想要动,被明佛严令喝止。

  “说起来我一直有些不太明白。”霄太低声说道:“神庭怎么能在天路布下陷阱?”

  “因为他们在几万年前来过这里。”叶信说道。

  “天域不知道?”霄太又问道。

  “天域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怎么会不知道?”叶信说道。

  这句话就让人回味了,明佛等人脸色各不相同,天域诸神也在修罗道中藏了上古神兵?为什么?

  事实上他们都没办法接受叶信对天域的态度,换句话说,叶信蓄意与天域为敌,颠覆了他们的核心价值观,别看现在都和叶信称兄道弟,等到天域诸神降临,要诛杀叶信,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对叶信出手,顺天而行本就是他们的习惯。

  而叶信也明白这些大劫者、虚空行走都很顽固,再没说过天域的坏话,现在仅仅是解答疑问而已。

  但是,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这些大劫者和虚空行走并不是傻瓜,刚开始他们对叶信极度抵触,等时间长了,每当从入定中醒转,看着充满氤氲紫气的夜空,想着天路中翻天覆地的变局,总会开始思考,而越思考疑团便越多、越大。

  “叶星主好像一直对天域颇有微词。”明佛缓缓说道:“不过,在邪路修士出现之前,三十三天都是安宁太平的,如果没有大天劫主持天道,难有这般盛况。”

  别的大劫者不会继续这个话题,因为他们的疑问还没有转化成迫不及待的压力,唯独明佛,当初他迫于情势危急,希望能与叶信联手,共同对抗入侵的邪路修士,谁知道大天劫强势干涉,甚至召集了数位极道之主,想要斩杀叶信,最后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到现在始终躲在劫宫深处,再不露面了。

  而事实的发展证明,他要与叶信联手的决定是极其正确的,先后斩杀了浮冥大士和法座大士,这种战果他以前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

  所以,明佛内心深处对大天劫乃至对劫宫的态度,从最开始的不满,发展到充满怨念,现在已是生出了恨意。

  “大道理我不会说。”叶信沉吟了一下:“还是讲个小故事吧,从前有一户农家,家里养了不少鸡鸭猪狗,平日里自然对鸡鸭猪狗照顾有加,毕竟有的会下蛋,有的会看家护院,有的会舍生取义,为农家奉献鲜美的肉食,当然了,想不舍也不行,够分量了肯定要挨刀的,这么说只是好听罢了。”

  “农家的小日子过得很美满,可突然有一年,天降大旱,什么收成都没有,农家不要说喂养家禽家畜,连自己都填不饱肚子了,这个时候他看到满院乱走的鸡鸭鹅狗,又会想什么呢?”

  叶信是把神夜那套说辞改编了一下,让故事变得更加简单易懂。

  “叶星主这小故事有些……”百丈懈情发出干笑声:“天域对三十三天修士可算是恩重如山的,别人不敢说,没有大天劫,老朽早就化作荒野中的一堆枯骨了。”

  “喂养当然是一种恩情,我并没有否认,但这是在丰年。”叶信笑了笑:“到了灾年么……有个词百丈前辈应该听说过,叫……易子而食。”

  在座的大劫者和虚空行走们各个脸色大变,他们猛然意识到,叶信这句‘易子而食’正完美的阐述了当前的乱局!

  神庭正在大举进犯天路,而天域诸神却去了神庭,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他们感到很不理解,又不敢乱想,此刻叶信的点睛之笔,让他们的眼界豁然开朗,好像瞬间领悟到了许多许多。

  席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良久良久,东宫猎勉强露出笑容:“我和银鸢的私交还算不错,既然是银鸢把金瞳太岁找过去的,我可以到银皇天打探打探,一有消息,肯定马上报与叶星主!”

  ****

  上古遗迹,温容已让自己的母鼎恢复了原状,她和真真站在数百米高的鼎边上,向下方俯视着。

  鼎内有一颗巨型人参,数不清的参须上开满了层层叠叠的艳红色花朵,犹如一片花海。

  哏……那颗巨型人参突然抖动了一下,逸散出一片金色的雾气,雾气缓缓飘起,当快要飘出母鼎时,又凝聚成无数极其细小的晶屑,如雪花般纷纷扬扬向下飘落。

  “像是在打嗝啊……莫非是撑到了?”温容喃喃说道。

  “变得这么大,肯定是撑得不行了。”真真探出手,用神念卷起一朵人参花,等人参花落在她掌心后,她仔细端详起来。

  “它好像失去神识了,怎么叫它都没反应,不会出事情吧?”温容说道。

  “用不了几天,这些花都是变成种子,一下子孕育出这么多,也不知道是坏事还是好事,等等看吧。”真真说道:“温容,你可要看紧些,千万不要让它跑出去,它的境界已逼近半神巅峰了,一眨眼的时间都有可能造成巨大的破坏!”

  “真真姐你放心,在我的母鼎封印之内,它跑不出去的。”温容急忙说道。

  就在这时,远方突然荡起了一阵波动,温容愣了愣,立即释放出虚空裂隙,身形消失不见。

  差不多十几息的时间,她又出现在真真身边,脸色显得很不好看。

  “怎么回事?”真真问道。

  “是李归元国主和师老打起来了。”温容苦笑道。

  “李归元现在才是什么境界?敢找师东游的麻烦?”真真显得有些吃惊。

  “谁知道他犯了什么失心疯,先是打伤了师老的一个剑徒,师老找他理论,他又出口不逊,师老动了气,出手稍微教训了他一下。”温容说道。

  “我前几天见过他一次,他好像有些不对头……”真真皱起眉:“告诉老十三一声,让老十三盯着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