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五零章 公敌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叶信缓步走出了天道碑的结界,以往他每一次出关时,都会显得精神抖擞、信心百倍,但此时此刻,他眼中充满了犹疑之色。

  本以为自己已经达到了半神的巅峰,挟着法座大士的神力归来,闭关后却发现法身并没能淬炼到极致,居然还有提升空间,不过,这些并不重要,只是有些失望而已,重要的地方在于,他发现自己出问题了。

  他的力量正在不停的逸散,哪怕他此刻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扫视着小天界,这完全不需要耗费力量的,可逸散始终没有停止。

  这种感觉很不好,就像漏气的车胎!

  换而言之,纵使他一直站在这里,不动不说话,大概十几天的时间,他的元力必将消耗殆尽!

  如果是与人战斗,消耗再大都可以理解,可是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啊……这样下去还怎么修炼?!

  叶信长吸一口气,因果案出现在他手中,就是这东西在消耗他的力量,但他完全不懂该如何补救。

  怎么回事……莫非是他动用了因果之力?可他已经斩杀了法座大士,一切早应该结束,因果之力停止了运转,为什么因果案还在消耗力量?!

  这可不是小问题,现在他获得了海量的神力,又是刚刚出关,正在最为巅峰的状态,也仅仅只能支撑十几天,换成平常时,三、五天他就不行了。

  问题出在哪里……叶信皱眉苦思着,如果他的判断没有错,这种消耗在第一次动用因果之力,斩灭浮冥大士之后就应该发生,可那时又为什么没有察觉?

  或许是那时候太过兴奋了,斩灭浮冥大士时,神夜、明佛他们都是欣喜若狂的,甚至可以用疯狂来形容,其实叶信心中也同样兴奋,只不过他非常擅于控制自己罢了,并没有表现出来。

  而且获得了浮冥大士的海量神力,所以那种消耗并没有引起他的警觉,只以为是正常的。

  等到他再次动用因果之力,之前的消耗还存在着,新的消耗又叠加上去,这种消耗速度已经对他构成了威胁,他才发现。

  这是最可能的逻辑解释,那么……因果之力不能多用?

  叶信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用因果之力,他又拿什么去和盖灵大士争斗呢?

  这就是有师父指导和没有师父、只能靠自己参悟的区别,当初的钟馗确实要把自己的传承交给叶信,但不可能面面俱到,而且对钟馗来说,因果必将造成反噬是非常浅显易懂的,可对叶信而言,他需要吃亏碰壁,或者是察觉到危险威胁之后,才能有所参悟。

  如果钟馗还活着,又真心想看到叶信延续他的辉煌,此刻早就对叶信破口大骂了,几句话就能让叶信彻底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这时,叶信察觉到真真的气息,他紧锁的眉头立即松缓,双眼变得炯炯有神,嘴角挂上了一抹柔和的微笑,这是叶信的习惯,有难题有危险,他总会藏起来,然后独自去面对,不想让别人为他担忧。

  “可惜……你还是差了一点!”真真的身影出现在身前。

  “等我斩了那盖灵大士之后,必能证道封神。”叶信笑道。

  “你又想去找那盖灵大士?”真真一愣:“我感觉你有些太急了,一张一弛、文武之道,这可是你告诉我的。”

  “主动权可不在我手里。”叶信耸了耸肩:“他要动,那我只能去找他了。”

  其实叶信是口是心非的,在他隐隐感觉因果之力不能频繁动用之后,心里已经有些打鼓了,寻常的法门,很难威胁到神祇。

  因果案的霸道强横,让他叶信都感到无比震骇,杀神如杀鸡,那么强大的力量亦完全无法与因果案相抗衡。

  在日月城的宴会中,大家谈笑风生,几乎都把那盖灵大士当成了死物,这源于对他叶信的信赖,而他叶信的信心又来自于因果案,不用因果之力,那怎么玩?!

  叶信这么说已经是软化了,盖灵大士不动,他不会主动去找麻烦。

  叶信知道自己需要参悟,不过,闭关修炼很容易,找真真要些丹药,进入天道碑,不停的汲取元力就好,但想要参悟什么就难了。

  悟,有时候会需要几年或者几十年,有时候却会在拈花一笑中豁然开朗,这是一种完全无法被量化的境界,或远在天边,或近在眼前。

  “还是等一等吧,我感觉你的状态有些不对头。”真真说道,随后想起了什么:“对了,老十三他们一直在等你出关呢,有大事情。”

  “他们在哪?”叶信说道。

  “都在你那院子里。”真真说道。

  叶信返回了自己的居所,鬼十三、萧魔指、计星爵和丁剑白等人都在书房里,看到叶信出现,他们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出了什么事?”叶信问道。

  “李归元那边……应该要出乱子了。”鬼十三轻声说道:“我也不愿意相信,暗地里做过多方查证,别人还好说,恒封圣的话让我不能不信了。”

  “哦?封圣国主说了什么?”叶信急忙问道。

  “都在玉简里呢。”鬼十三把一块玉简推了过来:“恒封圣最后说,不出三年,李归元必定作乱。”

  “用不着三年了。”萧魔指淡淡说道:“看他上蹿下跳的样子,在这半月之内就可能出事!”

  “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叶信抓起玉简,用神念扫视着。

  “最初应该是你把他惹火的。”鬼十三说道:“你夺下了九子神兵,都赏给了师东游,却忘了李归元亦是用剑的。”

  “天下事不患寡而患不公。”计星爵叹道。

  “计大哥,你说得不对!如果那李归元是这么想的,那他真是彻底不要脸了!”鬼十三说道:“什么叫不公?他拼命夺来的法宝法器,信哥拿过来给了别人,这才是不公,信哥夺来的东西,想给谁就给谁,完全由信哥做主,李归元凭什么以为就要有他那一份?!”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萧魔指顿了顿:“李归元就是不服气,谁都劝不了他的。”

  “简直是利令智昏!李归元居然向主动向师东游挑衅。”鬼十三说道:“幸好师老有些城府,没和李归元一般见识,只是防守,否则事情就闹大了。”

  “而且李归元经常和王芳、沈忘机他们走动,讲一些怪话。”萧魔指说道:“说什么他们老了,没用了,所以主上早已经忘记了他们,只是出于情面,把他们当成猪狗养起来而已。”

  一个李归元掀不起什么风浪,大家都明白,但这里是一个由很多人组成的大集体,而任何集团都有自己的运转规律。

  所谓君视臣如手足、臣视君如父母,君视臣如草芥、臣视君如仇寇,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在座这些修士,随便出去一个,都能秒杀李归元,但不能乱杀,要有理有据,让旁观者心服口服。

  还有,一个集团在蓬勃发展的过程中,更新迭代是必然现象,总会有更厉害更有能力的人加入,然后把原来位置上的人挤下去,譬如说,萧魔指来了,渔道和薛白骑的光芒自然被遮盖,计星爵和丁剑白来了,原本被叶信当成左膀右臂的师东游降到了第二序列,至少星魂没有师东游的份。

  这种事情根本没办法避免,有的时候,需要叶信去开解,但更多时候,需要当事者自己拥有宽广的胸怀,师东游就一直表现得不错,荣辱不惊,他不会因为叶信重用苏百变而心怀不满,也不会因为自己没得到星魂而生出怨念,只是尽心尽力去做自己能做到的事,叶信会把九子神兵全部赠与师东游,与师东游的这份坦荡是脱不开关系的。

  假设叶信进入证道世之后,再没有新的力量加入,那么李归元和恒封圣将一直是这个集团的中坚力量,但是他们还能走得这么快、这么远么?!

  此刻,叶信缓缓把玉简放下,低声说道:“还有别的事么?”

  “这是妖族虚空行走东宫猎送来的玉简。”鬼十三又拿出一块玉简,随后失笑道:“计大哥说你威名极重,已经压过了劫宫的光芒,可我怎么感觉你已经成为天路公敌了呢?”

  叶信接过玉简,他的神念刚刚接触到玉简中的内容,眉头已皱了起来。

  “东宫猎的玉简我也看过了。”计星爵说道:“肯定有很多事情没有说,他一向谨慎,心细如发,等找到切实的证据才会把经过原原本本讲出来。”

  “一个一个来吧,大势在我,他们都只是纤芥之疾而已。”叶信说道。

  “信哥,要谨防阴沟里翻船啊……”鬼十三说道。

  “我敢放他们走,任他们折腾,就是不怕他们搞鬼。”叶信说道:“有可能给我们造成致命威胁的,我也已做好了防范,譬如说,我强令十二星殿迁入上古遗迹,就是因为敌我不明,不能给他留下任何可乘之机。”

  “主上说的是……太虚星主?”丁剑白立即明白了。

  “不错。”叶信点了点头。

  “可是,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大了。”鬼十三说道:“我没和银鸢交过手,你们说她的实力极强,可她在金瞳太岁手里只撑过几招就败了,还有,那景公子居然淬炼了两件上古神兵,据说已步入了半神之境,啧啧……他在这里的时候,我想干掉他只在反掌之间,现在已被他甩出几条街了!”

  “他那是自寻死路。”叶信轻叹道:“所有的上古神兵都是神庭布下的陷阱。”

  “主上,既然是神庭布下的陷阱,那么神庭肯定有办法对付他们。”萧魔指轻声说道:“可我们……有么?”

  叶信心中咯噔一下,猛然直起身,还没等他说话,温容匆匆从外走进来,急声说道:“有人要见你,很急。”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