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五七章 缰绳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夜深了,红佛端坐在自己的书房中,默默的看着自己的脚尖,虽然这里只有他一人,可桌上却摆放着两个茶杯,茶壶的壶嘴冒出了热气,下方的茶盘在散发着着若有若无的波动。

  书房的门被推开了,叶信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红佛急忙站起身,陪笑道:“见过星主。”

  “前辈无需多礼。”叶信淡淡回道。

  两个人分宾主落座,红佛一边为叶信倒茶一边沉吟着,而叶信却直接开门见山了:“记得之前我告诉过明主,我再不想看到七杀门的人。”

  “是,明主转告过我。”红佛的指尖抖了一下。

  “可前辈这么做,算不算阴奉阳违呢?”叶信说道。

  叶信这是扯开了所有的遮羞布,单刀直入、锐气夺人。

  “我……”红佛有些惊愕,他没想到叶信会如此不客气。

  “事已至此,前辈该如何给我一个交代呢?”叶信说道。

  “我不懂星主在说什么。”红佛苦笑道,他不想承认,因为他完全无法理解因果之力,并不知道让叶信的神识进入他的元府,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高圣,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叶信说道:“其实你们都误会我了!对我来说,在天路中历练只是暂时的,我的目标在天域,我的根基在灭法世,如此进可攻退可守,大事可成,我便扫荡天域,不成,我又可以退回灭法世养精蓄锐,谁都奈何不了我。”

  “正因为我秉持着客居的心态,所以凡事得过且过,不想太过较真,现在大家共同对坑神庭,等大胜之后自然各奔前程,我帮你们,你们也要帮我,仅此而已,但你们认为我这个人心性宽厚,容易糊弄,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宽厚的人!”

  红佛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揣摩着叶信的目的。

  “现在接连闹出事情,我才发现自己错了。”叶信笑了笑:“大家好像都习惯了上面有个主子,大天劫被我打回劫宫,再不敢露面,然后每一个人的胆子都大了不少,就像挣脱了铁链的野狗,呵呵呵……我的实力明明强过大天劫,可大家只怕大天劫,却不怕我,真是有趣!“

  叶信用‘野狗’来做比喻,无疑是一种羞辱,不过红佛极有城府,装作没听懂,嘴角依然带着柔和的微笑。

  “既然大家都不适应没了主子,那我只好勉为其难出来争一争了,高圣以为如何?”叶信缓缓说道。

  “这是哪个不开眼的,惹得星主如此大动肝火啊?”红佛笑道。

  “高圣现在还想装糊涂么?”叶信露出了冷笑:“我让你斩灭七杀门,你把北山九思和北山列梦留下来算是怎么回事?把我当傻瓜了?!”

  红佛再也笑不出来了,脸颊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什……什么……”

  “你以为把他们关在牢里就万无一失了?”叶信冷冷说道:“那些强徒居然打开了牢狱,把北山父子截走了,没想到吧?高圣,你拿什么给我交代?!”

  红佛已是汗流浃背,呆呆的看着叶信,他想不通,什么地方出了纰漏?叶信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

  “我猜……高圣是想得到北山九思的同炼之术吧?把惊门五宝融而为一,或许就是证道封神的界桥。”叶信轻叹了一口气:“这就让我为难了,现在高圣已经得到了惊神剑和惊魔刃,但惊天斧在我的大弟子手里,惊龙戟在我的二弟子手里,那么高圣为了找齐惊门五宝,以后定会向我那大弟子和二弟子下毒手,是么?”

  红佛脸色变得惨白,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如此推算,高圣早已打定主意要与我叶信为敌了,我可以这样理解吧?”叶信说道。

  “星主……误会了……”红佛吃力的说道。

  “没有误会。”叶信摇头道:“除非高圣能给我一个理由,呵呵呵……你我之间不足两米,神夜就在外面,他随时可以动用神庭战旗,我的人还为高圣准备好了雷霆一击,所以……高圣最好不要妄动。”

  “星主此来……就是为了杀我么?”红佛勉强笑了笑,叶信眼中那择人而噬的杀意,让他遍体生寒,而叶信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让他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只是短短的时间,他的衣衫已被汗水浸透,连眉头、胡须都挂上了汗珠。

  “不能杀么?”叶信一字一句的说道。

  红佛哑口无言,叶信当然可以杀他,单单是留下北山九思和北山列梦这件事,叶信完全有理由与他翻脸了。

  战?红佛知道自己面对叶信,一丁点胜算都没有,更何况外面还有一个神夜;逃?现在两个人只隔了一张桌子,叶信一抬手就可以攻击到他,他没有机会动用虚空之力。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红佛始终枯坐不动,他做下了,又被叶信察觉,狡辩是没有用的,打又打不过,逃也逃不掉,这是真正的绝境。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信的神色突然放缓:“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家都是因为突然之间没了缰绳,忘了规矩,才做出了种种错事,那我把缰绳重新给你们戴上就是了,奴才跪得久了,一下子恢复自由,会变得狂乱的,应该慢慢来,高圣以为呢?“

  “是啊是啊……”红佛干笑道,他不是很明白叶信的意思。

  “我要让三十三天的修士们都知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叶信顿了顿:“以前是我心态不对,只以为自己属于客人,没必要管太多,所以你们做了错事,不怪你们,是我没说明白,但从现在开始,我已经决定把一切都说得明明白白,如果再有人搞鬼,那就是他们自己找死了,对吧?”

  “嗯……是这个道理……”红佛喃喃说道。

  “高圣,我可以助你证道封神。”叶信话题一转:“但不知高圣何以报我?”

  红佛身形一震,如果换成别人这么说,他会当成放屁,可叶信敢做出承诺,那就必定能做到。

  “不知……星主想要什么?”红佛试探着问道。

  “一滴血。”叶信说道。

  “我……的血?一滴?”红佛的大脑飞速运转着,他在寻找有血液有关的法门,嘴里还得继续拖时间:“星主什么时候要?”

  “当然是现在了,如此我才能相信高圣的诚意。”叶信说道:“莫非高圣还怕疼么?”

  “我……”红佛绞尽脑汁,也猜不出叶信想用他的血做什么,但他知道一件事,如果拒绝,那就不是流一滴血的问题了,而是即刻身殒道消,别看叶信现在的微笑很柔和,这个人是说翻脸便翻脸的。

  “一滴血换一个神位,我实在不懂高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叶信的脸色果然沉了下去:“应该是有违高圣的初衷吧?也罢,那就算了。”

  红佛的身形再次剧震,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只是源于本能,担心叶信用某种诡异的法门伤害他,而叶信的话,让他瞬间彻悟了。

  一滴血换一个神位,为什么不换?!

  要助他证道封神,叶信肯定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如果最后是想害了他,又何必助他封神?!

  想到这里,红佛心中一片通透,随后毅然说道:“好!”

  接着红佛猛地咬破自己的指尖,就在血滴将要落在桌面上时,一朵寂灭之花突然出现在下方,接住了血滴。

  红佛的血渗入到寂灭之花深处,把花瓣染成了鲜红色,接着寂灭之花缓缓飘起,落在叶信掌中。

  寂灭之花生出一道光影,那隐隐是微小版的红佛,红佛看到了这一幕,嘴角不由抽动了一下,但他不后悔。

  叶信拥有无道者与天帝钟馗的传承,证道封神指日可待,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必然,而对自己,红佛就没有那么大的信心了。

  他知道自己的修炼有问题,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可以用来借鉴的地方,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去参悟,经常感觉前方一片茫然。

  红佛已经达到了自己这一生中的最高峰,就像冒险家走进了从无人涉足的森林,没有攻略,没有资料,无法学习,必须一点点去摸索。

  所以红佛需要一个引路人,尽管叶信的话让他感到扎心,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八个字中充满了霸道、霸气,但世间所有的收获都需要代价,何况他以前要听大天劫、听明佛的,现在改变立场,开始听叶信的,前后两者还不都是一样?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惊门高圣!可这个身份他一点都不稀罕,如果让他在高圣和红佛之间做一个选择,他肯定会选择红佛,因为红佛的地位更高、掌控的资源更多。

  逃犯亡命天涯,只是无可奈何罢了,难道还会为逃犯的身份骄傲自豪么?

  鲜红色的寂灭之花飘入冥府,落在了花丛中,而微小版的红佛开始向内坍缩,最后消失不见,不过,那朵寂灭之花的颜色并没有改变,刺眼的鲜红色在五彩斑斓的花丛中非常显眼。

  “那是……”红佛喃喃的说道。

  “缰绳。”叶信笑了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