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六章 骄横的天才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看台上,铁心圣已经到场了,他左首是大任国大名鼎鼎的破山公宁高悟,宁高悟左侧端坐着一个面色黝黑的年轻人,在铁心圣右首则是大罗国寒甲军团的同时周破虏,周破虏右边则是大息国的使者吴秋深,这三个使者年纪相当,在四十岁左右,都正值年富力强的黄金岁月,又都是名声显赫的大将。

  宁高悟的破山军,周破虏的寒甲军,还有吴秋深的长蛇军,都有资格进入十大名军的序列。

  换成十年前,十大名军之首是叶观海的天狼军,无界天狼毕竟属于高阶凶兽,机动力无比强大,虽然叶信认为,父帅白白浪费了无界天狼的禀赋,从没把无界天狼的速度运用到极致,但对其他军队而言,已经够可怕了。

  当然,天狼军在萧魔指的魔军手中,一直没占过大便宜,不过要明白一点,萧魔指的魔军就是针对天狼军缔造出来的,他殚精竭虑,一心想着克制叶观海,所以才能扛得住天狼军的冲击,换成其他军队,那就可能正面与天狼军团对抗了。

  铁心圣的心情很愉悦,宁高悟等人都是外国名将,却在他面前行臣子礼,满足了他的自尊自傲。

  这时,他看到一个年轻人走进场中,秋祥缓步跟在后面,他不由错愕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那就是……”

  “正是他。”坐在后面的沈忘机轻声回道。

  铁心圣双眼精光闪烁,他心中很期待,期待叶信能在大比中再给他一个惊喜。

  今天的比赛只动用一个战台,通过预赛的三十二个学生按照名次的单双,分列在战台两侧,而战台中央,已经被一道巨大的幕布隔开。

  这一次总算是看到熟人了,魏轻帆、铁人豪和铁卉真都是单号的,铁人豪当然还是装作看不到他,魏轻帆和铁卉真都在向他点头微笑示意。

  魏轻帆倒没什么。铁卉真居然会向他笑?而且笑得如此自然、和善?换成别人,说不定会被搞得一头雾水,而叶信只是片刻便猜到了铁心圣的想法,眼底闪烁一缕讥诮之意。

  有两个王族在。叶信的地位不是最高的,但他的态度依然和往日一样张狂,让谢恩去搬来一张躺椅,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要知道连铁人豪和铁卉真都乖乖的站着。

  叶信的举动立即引起了看台的注意。宁高悟遥遥伸手指向叶信:“陛下,那是什么人?”

  “他啊?”铁心圣露出笑意,此时此刻,他是真的在叶信自豪:“他就是叶信。”

  “阵斩虎头军庄不朽的叶信?”宁高悟大吃一惊。

  “就是他。”铁心圣点头道。

  “此子有些骄横。”周破虏皱了皱眉。

  “他有骄横的资格。”铁心圣微笑道:“孤这点容人之量还是有的。”

  周破虏一笑,见铁心圣全心回护,他也没必要争执,小小的孩子,能阵斩庄不朽,全赖天狼军团余部的强悍战力,而且庄不朽也老了。不值得他重视。

  今天的预赛正式开始,一对对学生跳上战台,幕布一次次拉开,胜负分定,有的喜、有的悲,反复重演,不过看台上的观众们很热情,随着战台上元力的每一次激烈绽放,都会响起如雷般的欢呼声。

  只是,这些都无法对叶信构成影响。他又睡着了……

  严格的说,其实这是一种很出众的能力,代表着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绪,天罪营的精锐们几乎都可以做到。在飞驰的战马上睡觉,在战前歇息,那怕是马上就要发起攻击了,都能偷空睡个几分钟。

  “叶信,该你了。”一只小手落在了叶信的肩上,轻轻拍了拍。

  叶信张开眼。正看到铁卉真绚烂的笑容,他也跟着笑了笑,随后起身走向战台。

  看到叶信顺着木梯往战台上爬,看台上的叶玲、温容和沈妙都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不会……这么巧吧?”叶玲吃力的说道。

  在幕布另一端,邵雪正急速旋动着手中的链刀,一柄柄链刀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声,她是准备先声夺人,让对方未战先怯。

  邵雪在传递一种信息,链刀这种武器是很难收住的,差不多就可以了,别死战到底,否则出现伤亡就不要怪我了……

  幕布被拉起了,一眼看到叶信,邵雪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刀式也随即乱了,竟然差点扫到她自己,幸好及时后退两步,才勉强避开刀光。

  “怎么是你……”邵雪的质问和昨天的沈妙一模一样。

  “我也没想到啊。”叶信叹道。

  “我不服!”邵雪怒吼道:“这是作弊!!”

  邵雪的声音响彻全场,看台上先是安静了片刻,随后轰地一声炸开了。

  果然是巾帼楷模!整个龙腾讲武学院,谁不知道叶信在作弊?但从没有人敢正大光明的说出来!只有今天,才有人在门口贴了一张告示,象邵雪这般堂堂正正的指责学院作弊、袒护叶信,真的让人敬佩!

  按照规则,进入决赛之后,负责督战的是总院,秋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想说什么,但看台上的声音太大,只得让护卫们敲响战鼓,把噪杂声压下去,等人群变得安静下来之后,他才缓缓说道:“邵雪,你说谁在作弊?可有证据?”

  秋祥很重视叶信,所以对叶信的各个小圈子也多做了些了解,他知道邵雪的名字。

  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邵雪石破天惊的质问。

  “为什么信哥的对手都是我们第五营的人?”邵雪大声说道:“怎么会这样巧?让我们自相残杀么?!”

  看台上眼珠子都快要掉一地了,这算哪门子石破天惊的质问?

  秋祥也是哭笑不得:“邵雪,上场的顺序是通过抽签来决定的,所有的院长都可以作证,而且抽签是分头进行的,你是左营第六个上场的学生,难道我们还能让叶信也分到第六名的签么?再说……这只是学院的正常比试,自相残杀……你的用辞有些不妥当吧?”

  “反正我不服!”邵雪还是不认输,事情巧得有些过分!

  “可以开始了么?”秋祥不想再啰嗦了。

  “我认输。”邵雪气呼呼的说道,随后转身跳下战台。

  看台上又一次燃了,那些刚刚对邵雪生出敬佩之心的,现在都变得出奇的愤怒,还有脸说‘作弊’这两个字?你本身就是作弊的一员!

  “作弊?怎么回事?”铁心圣感到不解。

  沈忘机把昨天的事情讲了一遍,随后说道:“主上,可能是因为叶信走得太顺了,所以让别的学生感到很不满。”

  “哼!不被人妒是庸才!”铁心圣冷哼一声:“叶信的对手全部认输,反正证明他确实有勇冠三军的实力!年轻人不想着提高自己,反而极力诋毁别人,真是不可救药!”

  铁心圣已经给此事定了调子,看台上别的地方依然很噪杂,但中央区域是一片安静,谁都不会不会和铁心圣对着干。

  到了正午,今天的决赛已全部结束,除了叶信那一组出现些风波,其他都很正常,和以前的大比没什么重要的区别。

  不过,到了晚上,龙腾讲武学院中又多出了几十张告示,都是谴责学院当局和叶信的,开始的时候,贴告示的学生在鬼鬼祟祟的,生怕被人抓到,结果有一组学生无意中撞上了几个护卫,可那些护卫全当没看到他们,施施然走了过去。

  学生们在惊悸之余,都大受感动,公道自在人心啊!学院上层极力偏袒叶信,可连护卫们都看不过去了,所以才放他们一马!

  感动过去,那些学生们愈发激动,都多贴了几张告示,直到子夜才离开学院。

  护卫们全当看不到,是因为秋祥已经打了招呼,他心中坚定自己不会看错人,叶信肯定能夺得冠军,如此,现在就让孩子们去闹吧,用不了几天,事实会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不过,学院的事情也惊动了铁心圣,他特意把秋祥叫到宫中,秋祥便把叶信的话一五一十禀报给铁心圣,铁心圣大笑几声,也就不管此事了。

  第三天,比赛继续进行,今天是要选出八强,叶信没机会昭显自己的傲慢了,刚刚让谢恩去拿躺椅,结果他是第一个上场的。

  幕布开启,对面站着的是铁书灯,四目相对,安静了片刻,两个人同时笑了。

  “三哥,玩一场?”叶信笑眯眯的说道,他心里确实是想打一场了,总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算怎么回事?对他来说,击败铁书灯只是小事一桩,不会暴露自己的底细。

  “没心情。”铁书灯摇头道:“前些天宫里有事,一直忙得脱不开身,你也知道的,呵呵呵……我心里很高兴,今天晚上我们找个地方乐呵乐呵?”铁书灯潜意指的当然是王储之事,他知道叶信能理解。

  “好啊。”叶信道:“你请客,我就来。”

  看台上的人听得莫名其妙,连秋祥也是一头雾水,这是友好茶话会还是大比啊?哥俩跑到战台上叙旧来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