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五八章 欺之以方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叶信缓步走出红佛的书房时,外面已是艳阳高照,两个人聊了整整一夜,在很多事情上达成了共识,而红佛对叶信的称呼亦由‘星主’变成了‘主上’,所谓万事开头难,或许叫第一声的时候,红佛很不情愿,内心非常抵触,但叫着叫着,慢慢也就习惯了。

  叶信此次决定与红佛开诚布公的谈一次,是做了两手准备的,谈不拢,他必定会干掉红佛,谈得拢,他就要把红佛竖立成典型、榜样了。

  至于用红佛的鲜血滋养寂灭之花的法门,叶信再没提及过,看不清猜不透的威胁往往更有威慑力,而事实上他暂时拿红佛是没办法的,只有淬炼出第五狱的降魔之力,才能对红佛形成上位的压制,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重创红佛的元神,可现在做不到。

  红佛也再没提起此事,似乎是认命了,当然,他的心防不是在舍出那滴鲜血之后就完全打开了,之所以谈了这么久,是因为叶信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又吓又拉,还要先说出自己的秘密,从各个角度一点点突破红佛的心理防线,到了黎明时分,他们才进入到无话不谈的情境。

  这时,红佛也缓缓从书房中走出来,看着天空,他心中有一种两世为人的感受。

  “如果太虚星主又找到你,你要尽可能拖延时间。”叶信说道。

  “主上可莫要打草惊蛇。”红佛急忙说道:“邢旭泰亦能动用虚空之力,而且早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这个我很久之前就有所怀疑了。”叶信说道:“虽然他在淬炼星魂时还不知道大劫幡和虚空法印的来源,但他不可能把钟馗的神烬耗费一空,肯定要给自己留下一些。”

  “主上果真有见微知著之能。”红佛说道。

  “所以我才会把所有的星殿都迁入上古遗迹,不给他趁虚而入的机会。”叶信说道:“对了,明佛这个人……你怎么看?”

  “明主可欺之以方。”红佛说道。

  “呵呵……你看轻他了。”叶信摇了摇头:“我可是知道他在下界干过什么勾当的。”

  “不然。”红佛也在摇头,和叶信天罪营那些老班底不同,谢恩、郝飞他们都把叶信当成神人,所以叶信说什么就是什么,而红佛虽然在威逼利诱之下,不得不选择低头,但他心里是把此事当成了一桩买卖,你助我证道封神,我为你奔波卖命,可以服从,但不是为奴为仆,那么在他有不同意见的时候,会很自然的说出来。

  “哦?”叶信认真的看向红佛。

  “在我刚刚与他相识之时的那个明主,与现在的明主,并不是同一个人,当年的高圣,与现在的红佛,也不是一个人。”红佛微笑着说道:“主上可能忽略了,流逝的时光会改变很多很多。”

  “这……倒是有些道理。”叶信有些被说动了,其实他算是一个合格的统帅,从不搞刚愎自用那一套,一直善于接受别人的不同意见,不过谢恩他们久处积威之下不敢乱说,从某种角度而言,他倒是更欣赏红佛这样的人。

  “那时候的明主是锐意进取的,极有胆量,前后只用了几百年,便扫平光明界,并且把光明界改成了明界。”红佛说道:“现在的明主,更趋向于守成,我不知道费了多少唇舌,诱导他谋夺大劫幡,可他一直无动于衷,等到大天劫有了换人的念头,他才敢战战兢兢的跨出这一步。”

  “从锐意进取到守成,就是一个颠扑不破的轮回啊。”叶信明白了,也赞同红佛的话:“年轻的勇气迟早会丧失殆尽,然后从求变到求稳。”

  “有些人会变,有些人却永远不会变。”红佛说道:“那邢旭泰就是不变的,或许……是因为目标的高低不同,邢旭泰还没有达到目标,所以不变。”

  ****

  灭法世,坐在山巅上打坐的李归元突然跳起身,前方一颗圆形水晶散发出了柔和的光芒,他大叫道:“成了!!”

  “成了?”一边为李归元护法的苏百变眼神闪烁不定:“也就是说,以后我再不用苦苦忍耐了?”

  “是啊,我们都不用再忍耐了!”李归元咬牙切齿的说道。

  李归元和恒封圣闹掰了,上一次李归元要和恒封圣一起离开上古遗迹,恒封圣不想动,李归元只得一人独自出行,结果神迹再现,从那之后,恒封圣简直是把李归元当成了扫帚星,看到李归元的身影便远远躲开,躲不开了也装看不到,拒绝任何交流。

  李归元在愤怒之余,也庆幸自己没有对恒封圣全盘托出,但,他正在图谋大事,真的需要一个朋友化解巨大的压力,而就在这时,苏百变走近了他,两个人一拍即合,成了好朋友。

  他们对师东游同样憎恨,对叶信同样不满,有着说不完的知心话,与恒封圣相比,李归元更信任苏百变,因为恒封圣从来没有在背地里骂过叶信,而苏百变在离开上古遗迹之后,咒骂声始终不绝于耳,这样的朋友不相信,那还去相信谁呢?

  “归元兄,你能不能透个底,你这法器是怎么回事?”苏百变说道。

  “百变,说实话,以你我的资质、阅历,进境不应仅止于此,我们都被那叶信坑了。”李归元长叹道:“现在你我就算长了三头六臂也斗不过他们,难有作为,但是,我认识了一些好兄弟!”

  “好兄弟?”苏百变犹豫了一下:“归元兄,这段时间我们天天在一起,也没见到你的好兄弟啊?”

  “灭法世这么大,他们过不来。”李归元俯身拾起了水晶球:“看到了么?今天……他们终于找来了!”

  “哦?”苏百变挺起身向四下张望着:“他们什么时候到?”

  “不急,他们刚刚进入此界,第一件事是要建起一座法阵。”李归元说道:“我等他们已经等了几个月了,真是煎熬啊……”

  “还建什么法阵?直接过来不好么?”苏百变说道。

  “百变,不用急,现在过来有什么用?”李归元说道:“灭法世有无数分界,他们为了找到我,一直分散开四处奔走,今天好不容易到了此界,当然要建起法阵,否则等到灭法之暗来临,那就又要失之交臂了。”

  “是这个道理。”苏百变犹豫了一下:“归元兄,你这法器是谁送给你的?”

  “自然是先祖了。”李归元露出自嘲的笑容:“除了先祖,谁会理会我这失势之人呢?!”

  ****

  吉祥天一川峡,一川仙君李逝川正在招待两个朋友,随身玉简突然散发出波动,他拿起玉简,释放出神念,接着眉头紧皱成一团,脸色也变得有些发苦。

  李逝川的朋友一个是来自寒门的寒奇锦,一个是擎天门的太夫人芍药,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接着芍药说道:“仙君,出了什么事?”

  “没事。”李逝川勉强笑了笑:“我的朋友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来,我们接着喝。”

  “仙君这是没把我们当成朋友啊。”芍药笑道:“一点都不爽利。”

  李逝川犹豫了一下:“那我……就请教请教两位吧。”

  “请教可不敢,仙君请讲。”寒奇锦说道。

  “有一件事,几乎没有成功的把握,此行恐怕要把身家性命都赔进去。”李逝川吞吞吐吐的说道,他不敢泄露太多秘密,但此刻又感觉六神无主,拿不定主意,而寒奇锦和芍药都是他多年老友,所以想拐弯抹角问一问老朋友的看法:“两位以为我该不该去?”

  “如果成了,仙君能得到多少好处?”寒奇锦说道。

  “这个……”李逝川突然语塞了,付诸一切,能换来的好像并不多,甚至还不如什么都没发生,继续跟着叶信混,每一次神之法身在前方殒落,他的境界都能攀升一大截,这个好处可是实实在在、明明白白的。

  “仙君,你修炼这么多年,都修炼什么了?”芍药发出怪笑声:“连身家性命都要赔进去?又拿不到多少好处,然后你还问我们该不该去?”

  “这是为了……大道!”李逝川说道。

  “仙君是要去对付邪路修士?”芍药的表情变得凝重了。

  “此事与邪路修士无关。”李逝川摇头道。

  “那叫什么狗屁大道?”芍药叫道:“对天路而言,正邪不两立,这是唯一的道,其他种种,不过是争锋斗胜抢食吃而已,表面上冠冕堂皇,背地里男盗女娼,别人看不透,你仙君还执迷不悟么?”

  李逝川无话可说,他总不能把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去,犹豫良久,咬了咬牙:“两位以为那叶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你想对那叶星主不利?”表现一直很泼辣的芍药也被惊呆了。

  “不是,但此事确实与那叶星主有些关系。”李逝川急忙否认。

  芍药死死的盯着李逝川,过了好半天,她沉声说道:“仙君,不要干蠢事!叶星主已经接连斩杀两位神之法身,风头正盛,你啊……你说的大道我不懂,但我知道什么是大势!”

  “不说别人,就说我吧,擎天门与叶星主是有过节的,可我都决定放下,去投奔叶星主,谁让他说过欠我人情呢,老娘就赖上他了。仙君啊,你……可要想清楚了。”

  “我和老夜叉流年不利,因为抢那上古神兵受了伤,两次盛宴都没能赶上,仙君,你的运气比我们好多了,能看得出来,你的进境已是今非昔比,这么做……是不是有些恩将仇报了?”寒奇锦慢吞吞的说道。

  “两位误会了,我怎么可能要对叶星主不利?”李逝川苦笑道:“何况以叶星主的修为,挥手之间我就会身殒道消的。”

  “你问我们两个,不如去问问青佛红佛,他们与你的关系一向很亲近,或许他们能帮到你。”芍药叹了口气,她看得出李逝川有些口不对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