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二六四章 代价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上古遗迹中,星殿修士本已展开了全线反攻,但突然出现的霞光笼罩住了天地,并且凝成了一种异常磅礴、浩瀚的压力,让敌我双方所有修士看不到任何东西,也听不到声音,感应不到波动,战斗完全停滞了。

  幸好,十几息的时间之后,霞光开始消退,惊魂未定的修士们发现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搏杀又重新爆发。

  战局是呈一面倒的,因为千代无双、计星爵和丁剑白都参战了,还有一个挥舞着软鞭的小女孩,那小女孩的战力完全不输于千代无双等人,一条软鞭卷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片的支离破碎,极上秘龙道的修士可都是天路中老资格的大圣,在那女孩子面前,却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

  连星殿的修士都感到震惊,他们中有人见过那小女孩,一直跟在真真身边,本以为是真真新收的小侍女,没想到居然是半神级的大能!

  算上师东游,再加上萧魔指、鬼十三等人,还有三光、龙小仙这些小字辈,他们的集团战力是绝对碾压性的。

  遥远的神庭,一个年轻女子伸出手指,不停的在空中划动着,指尖划过之处,留下了一个个闪烁的金光的大字。

  突然,一缕不知从何处滋生的霞光卷过大殿,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那年轻女子的身形莫名变得僵硬了。

  她呆呆看着空中依然闪烁着金光的大字,良久良久,喃喃说道:“浮冥是什么?法座又代表什么……我这是在做……”

  那女子一直在用这种锲而不舍的方式与叶信的因果之力对抗,也给叶信带去了巨大的困扰,因为元力始终在不停的流逝。

  不过,叶信终于淬炼出了属于自己的神格本源,他的因果之力也强化了无数倍,瞬间达成了对世界的改变。

  “奇怪……好奇怪……”那年轻女子不安的在殿中来回踱步,她知道自己不停的留下印记,必定有极其重大的意义,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片刻,殿外传来一个声音:“我能不能打扰一下?”

  “你怎么来了?”那年轻女子蓦然转头。

  “有个事情要问你,你知道不知道浮冥和法座是什么东西?”那声音说道。

  那年轻女子变得呆若木鸡,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外面来者没得到回应,便飘入了大殿,结果看到巨大的殿堂中无数道闪烁着金光的字符,同样变得呆若木鸡。

  他们四目相对,都能看得出对方眼神中的不解、惊疑、恐慌,做为神庭的主神,天地一切运转都在他们掌控之中,此次是他们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你是怎么知道浮冥和法座的?”那年轻女子说道。

  “我也在做和你同样的事,但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了。”年轻男子说道:“我翻开心经,发现自己曾经记下了两段话,所以来找你问一问。”

  说完年轻男子甩出一块玉简,投向了年轻女子。

  年轻女子接过玉简,把神念打进去,看到玉简最后记着两段话。

  1:如果有一天记不起浮冥和法座,去找孔雀,如果连孔雀也想不起来,那我们已经输了第一阵。

  2:去化界塔找到黑麒麟,哪里有所有的答案。

  年轻女子皱眉思索着,片刻,她突然感觉到大殿中滋生出了微弱的波动,抬头看去,发现空中那些金色字符正不停的破裂、瓦解。

  “怎么回事?”年轻女子吃了一惊,她一边用手挠着大腿,一边说道:“我的印记足以维续几百年的,怎么会突然消失了?”

  “可能……是在你闭关之前留下的吧?”年轻男子说道:“你的腿怎么了?”

  “有些痒。”年轻女子说道,接着她露出狐疑之色,掀开长裙,看到自己的大腿有几条白印,好像是字符,等她定睛再看,白印也消失了。

  又一道霞光突兀的卷过,空气骤然变得一片死寂。

  片刻,年轻男子从愣怔中醒过神来:“我的心经怎么在你手里?”

  “这个……”年轻女子愣了愣:“不是你给我的么?”

  “有么?我为什么要把心经给你?”年轻男子说道。

  “没有么?难道我能从你手里抢过来不成?”年轻女子说道。

  他们再次面面相觑,刚才肯定有什么极其诡异的事情发生,但就是想不起来。

  又过了片刻,这次是年轻女子先说话了:“你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这……是你请我过来的吧?”年轻男子的口吻有些不确定。

  “我一向喜欢冷清,你见我请过谁?”年轻女子说道。

  “我当然知道你的脾气,所以啊,不是你请我,我会来么?来了受你的白眼?我又是何苦?”年轻男子说道。

  年轻女子犹豫片刻,把神念打入到玉简之中,随后转移了话题:“你要去化界塔找黑麒麟?找什么答案?”

  “我……也不知道。”年轻男子说道:“难道真的是我把心经给你的?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

  气氛再一次陷入了沉寂,过了很久,年轻女子:“我有一种要发疯的感觉……”

  “我也一样。”年轻男子叹了口气:“看样子只能去化界塔走一趟了。”

  “算上我一个吧。”年轻女子说道。

  神庭的两位主神都有种要发疯的感觉,而虚空中的叶信更想发疯。

  叶信盘坐在冥府之内,他眼神游离不定,脸色发灰,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精气神都变得异常衰弱。

  这什么情况?他刚刚淬炼出自己的神格本源,按理说已经是正式成为神祇中的一员了,状态更是达到前所未有的最高峰,可随后他动用了因果案,因为想彻底解决元力不断被莫名其妙消耗的问题,结果他的力量如泄洪一般飞速消逝,只是几息的时间,就耗尽了所有。

  因果之力到底是什么?叶信不得不开始反思了,莫非是必须要抹除浮冥大士和法座大士留下的所有痕迹?

  叶信的嘴唇在开始发抖,如果他的判断是正确的,那动用因果之力的代价实在是太惨痛了!

  他能隐隐感应到,自己的力量似乎是流逝到了天地的另一极,也就是说,这种抹除痕迹的过程要从源头开始。

  神庭那边,浮冥大士和法座大士的痕迹开始消失,不过,这里呢?

  因果案消耗了他这么多的元力,但依然和以前一样,残余的元力还在不停的流逝。

  他斩灭了浮冥大士和法座大士,创造出奇迹,天路中有无数修士都在颂扬着他的传奇,如果要让因果达成闭环,不止神庭会永远忘记浮冥大士和法座大士,天路中的修士也要遗忘,老天爷啊……这是什么样的损耗?会折磨他多久?!

  怪不得钟馗干掉那祖龙时,是直接把祖龙打入轮回,这种损耗连钟馗都没办法承受吧?

  别人是如何证道封神的,叶信不知道,但想来肯定会给人焕然一新的感受,气息、波动都会变得异常强大,让无数修士不由自主的顶礼膜拜,而他叶信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迷,现在让他出去,恐怕是要用爬的,因为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如果他还算是神祇,那也是真元两界最衰的神了……

  更让他懊恼的地方在于,因果之力的反噬如此惨烈,勉强用一次还好说,要以弱胜强,只能向死而生,可他马上就用了第二次,简直是不知死活!

  还有,等最后熬过了因果之力的反噬,天路修士遗忘了浮冥大士和法座大士,那他叶信又成了什么?

  他在天路已经拥有极高的威望和影响力,这一切都是通过斩杀浮冥大士和法座大士换来的,天路修士畏惧他叶信的强大,也感激他叶信带来的福泽,然后,也都消失了么?

  只是,现在已没有心情想太多了,叶信取出一只匣子,幸好真真送给他的神丹还剩了几颗。

  在叶信闭关的同时,上古遗迹内的战斗已进入了尾声。

  平原上到处都是伏尸,原本让人垂涎的洞天福地,遍布密密麻麻的沟壑、裂痕、坑洞,那都是元力激烈碰撞造成的,此战虽然一举歼灭了极上秘龙道的核心力量,可叶信这边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包括有很多修士伤亡,还有遗迹的气象也遭受到了损害。

  绝大多数极上秘龙道的修士都已被斩杀,李归元却还没死,他跪在那里,面如土色,而鬼十三、苏百变等人站在李归元身后,冷冷的看着他。

  真真和温容从远方掠来,温容看到李归元,脸色转寒,随后喝道:“还留着他做什么?杀了他!”

  鬼十三他们愣了愣,不知道该不该动手,苏百变直接拔出长剑,剑光闪电般斩落在李归元的脖颈间,李归元的头颅脱颈飞起,无头的尸身向前扑倒。

  真真脸色微变,低声对温容说道:“他总归是小信要培养的人,要杀他应该小信点头的,否则我也不会让苏百变接近他了,就是怕他见势不妙,自己寻死!”

  “真真姐,你是明白小信的,他的心肠有时候太软了,而且总是念旧情。”温容低声说道:“虽然李归元犯了天条,他也一定会下令处死李归元,但心境一定会出现波动,他现在已到了半神巅峰,心境绝对不能乱,我不能让这件事脏了他的手,乱了他的心,反正命令是我下的,责任我担着。“

  真真立即明白了温容的用意,不由发出叹息声,叶信现在正处在证道封神的最紧要关头,心境无论如何也不能受到影响,温容下令斩杀李归元,虽然显得有些逾越,但一点错都没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